Connect with us

電視劇

好半天他才回過神來,卻是忍不住感嘆道:

「助人為樂,不求回報,藤原前輩真是個好人啊!

浩仁趕時間,急着回家,自然是沒有聽到這位後輩君的感嘆,也不清楚在這些社團後輩的眼中,他儼然是一位關心後輩、經常指導後輩劍擊術,樂於助人的好學長。

來到車棚后,浩仁熟練地披上雨衣,騎上單車,很快離開了學校。

「啊啦~藤原君,下課了!」

一路騎車回到家,浩仁迎面撞見了住在隔壁的太太——武藤藍子,一位居家的家庭主婦。

「下午好,武藤太太!」

浩仁立刻露出一副爽朗的笑容,禮貌地打了聲招呼。

「藤原君,今天到我家去吃晚飯不,熏醬也在哦,今晚我們做蓋飯吃。」

武藤太太似乎正在門口倒垃圾,一見到浩仁,就很熱情地邀請他去家裏吃蓋飯。

「不了,謝謝武藤太太,等會我要出去一趟,很晚才回來。」

浩仁擺了擺手,禮貌地拒絕了主婦的邀請。

「是去打工嗎?現在周四你也去打工?」

「恩,最近新找了一份兼職。」

「啊啦,那還真是可惜呢,這是第二份兼職了吧,雖然你還年輕,但還是要注意身體啊,其實不必這麼辛苦的!」

武藤太太看着眼前這位十七歲的少年,心中卻是有些感慨。

別家的孩子這個年紀,可都在父母掌心裏捧著,度過最快樂的學生時光。

可這位,還要自己打工賺錢養活自己。

聽說是因為父親早年離世,母親也不知道是犯了什麼事,被關進監獄了,現在獨自一人跟着鄉下的爺爺過。

鄉下的爺爺也沒什麼收入,無法供養的起讀高中的浩仁,於是他還要出去打工賺生活費。

多好的孩子啊,人長得帥不說,又懂禮貌,嘴巴甜,看上去沉穩大氣,顯得比較成熟,最重要的是還十分勤勞。

這麼優秀的一個男孩,上天怎麼就對他這麼不公呢?

「這也是沒辦法事呢,武藤太太也不想見到我下個月連飯都吃不起吧!」

浩仁自然不知道武藤太太的想法,小小地開了一個玩笑。

不過,他心中卻是着實有些羨慕。

羨慕什麼?

自然是羨慕家庭主婦的生活,島國這些家庭主婦的,平時都由丈夫在外面賺錢,她們在家裏做好主婦的工作就行。

說是主婦的工作,實際上,一天下來,除了家務事以外,正經的事一般只做四件,一日三餐,着實是比較清閑。

哪像他,除了每天上學,參加社團活動,課後還要跑去兼職,一天下來幾乎是沒有什麼空閑時間。

唉,要是以後能當個「家庭主夫」,吃着美少女的軟飯,那就好了!

抱着這樣不切實際的幻想,浩仁辭別了武藤太太,回到自己那去世的父親,給自己留下的唯一遺產——一棟門牌號為404的二層日式小樓。

掃了一眼不太吉利的門牌,浩仁輕嘆一聲,推門而入。

房子不大,是十年前的老舊日式小樓。

外牆刷的大白,地上鋪着十分廉價瓷磚,傢具也是老式的。

關上房門后,浩仁直接將書包一扔,快速走到大廳內的榻榻米上,隨後……

就這麼原地蹲了下來,雙手抱緊膝蓋,將頭深埋在膝蓋上,身體不禁開始顫抖起來。

一邊發着抖,他一邊發出宛如受傷小動物般的輕吟。

「牙白,牙白……不對,牙白個毛,應該是……草!」

「草,好恐怖,嚇死我了,一路擔驚受怕,總算是安全回來了!」

這副模樣,哪裏還有之前半分成熟帥氣、沉穩大方的樣子。

要是學校里的後輩、同學或是武藤太太看到這一幕,肯定會直呼不可能。

因為,這根本像是變了一個人一般!

瑟瑟發抖了好一會,浩仁終於是緩過神來,卻是異常酸楚地低語道:

「唉,為什麼我就這麼倒霉呢,說好的穿越者的開掛生活呢?為什麼和自己預想的不一樣呢?」

穿越之初,他也幻想着自己能和各類都市文小說主角一樣,覺醒一個強力的金手指。

然後賺錢開公司,各種裝X打臉,混一個風生水起,或是與可愛的東京美少女們一起玩幾場臉紅心跳的戀愛遊戲。

然而,理想是豐滿的,現實卻是骨感的。

他並沒有覺醒什麼虧錢系統,也沒有載入什麼戀愛遊戲,沒有任何金手指,也沒有任何特殊的地方,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和前世一樣。

當然,唯一有些不一樣的,可能就是,上天給了重生的他一副更好的皮囊吧!

在經歷了期望轉變成失望后,他放棄了這種不切實際的幻想,開始重新定義自己的人生。

他設下了一個比較實際的目標——努力學習,成為學霸,考進東大,畢業后再找一份好工作。

做一名有理想有抱負、生活條件還算過得去的平凡人,簡簡單單地過完一生。

並且他已經在這條路上行進了一半,眼看着幾年之後就可以達成目標。

然而,就在去年,一場突發的意外,卻將他的這個小小的夢想狠狠擊碎,讓他再也過不上簡簡單單的平凡人生活!

因為……

撕拉~

一聲衣服撕裂的聲音忽然響起。

緊接着,一條金色絨毛長尾,自浩仁的尾椎處破衣而出,瞬間伸展開來。

輕輕撫摸著這條毛色健康,看上去異常美麗的金毛長尾,浩仁露出了一絲苦笑。

「因為……我TM是個妖怪啊!」

沒錯,外人面前的優等生,好學長,勤工儉學的浩仁,實際並不是一個好人。

他甚至都不是人,而是個妖怪! 亞歷山大背對著他們,沒看到孩子,他的目光一直在封雲霆和時繁星身上來回逡巡,似乎是在探究什麼。

時繁星被他看了的有點不自在,輕咳了兩聲化解尷尬。

亞歷山大也是個聰明人,察覺到她的不適之後立刻就移開了視線,還對她笑了笑表示歉意。

封雲霆也看到了,偏過頭小聲問她:「要不然你去樓上陪孩子們?」

時繁星挑了挑眉,也壓低了聲音問道:「你這個朋友怎麼一直在看我?」

「咳咳,」封雲霆有些尷尬地別開眼神:「其實不是朋友,是合作方。」

「啊?」

「你應該知道,我最近在跟非洲那邊最大的寶石原石商人談合作,他是個家庭觀念很重的人,要求我必須是已婚的身份才能同意,我也是因為這個才去跟吳敏敏相親的。」

時繁星聽完只覺得滿腦子都是問號,什麼時候非洲人的思想也這麼傳統了?

還有就是……

「你要壟斷國內所有的寶石原石渠道?」

「沒辦法,這個世道就是這樣,只有壟斷才有高額利潤。」

「那你知不知道還有一部法律叫《反壟斷法》?」

「知道,但是又能怎麼樣呢?我並不是拿到原石之後就囤貨,其他珠寶商如果需要的話,可以在我這裡購買需要的寶石原石。」

「然後呢,加價賣出?」

「如果不賺錢的話,我為什麼要賣給他們,我開的是珠寶公司,不是物流公司。把寶石從非洲運回來也是有成本的。」

時繁星非常不贊同他的做法:「你這樣做會讓很多小公司都無法生存,比如我。」

「小星星,商場上講的是利益,不是道義。」

「你以前不是這樣的,」時繁星皺著眉道:「我以前認識你的時候,你還教我要『合作共贏』,要『百家齊放才能繁榮』,為什麼現在眼中只有利益,這些都不管了?」

封雲霆似乎愣了愣。

是了,以前他的經商理念一直是合縱連橫,最近三年多來,尤其是在購買寶石原石這件事上,他的思維里一直都是要達到最大利潤,可以不擇手段。

自從邢叔把他的產業都交給自己打理后,他的思想好像潛移默化中已經變了。

他想了想,道:「如果時家需要的話,我可以原價賣給你一些,或者直接送給你一批,你自己挑。」

「嘿,新婚夫妻在說什麼悄悄話,不能讓我們大家都聽一聽呢?」亞歷山大大笑著打斷他們的對話:「我這一趟來國內可是聽說中國菜特別好吃的,什麼時候能帶我去嘗一嘗?」

封雲霆聞言,道:「今晚就可以,走吧,我帶去H市最地道的中餐廳……」

「去什麼中餐廳呀!」封老爺子小聲咕噥著:「你們嘰里呱啦說英文,我可聽不懂,就聽懂了這一句中餐。外面餐廳有什麼好的?哪有自己家裡做的家常菜地道?」

封雲霆想了想也是,客人都到了家裡,也沒有再讓人家出門的道理,亞歷山大最注重家庭,在家裡吃說不定他更高興。

於是他說:「那好,就在家吃吧,我去跟廚師囑咐一聲。」

「今天廚師請假啦!」林伯安頓好兩個孩子,一邊下樓一邊說道:「老爺您忘了?你住院這些天廚師也回老家去了,還沒回來呢!」

封老爺子恍然大悟:「對,我怎麼把這件事給忘了,那怎麼辦,老林,你不是也會炒菜呢?你給大家露一手?」

林伯連連擺手:「我這三腳貓的功夫,哪兒能在外國友人面前獻醜呀?而且我們家不是有一個現成的大廚嗎?」

說著,他慈愛的看向了時繁星。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雖是被偷襲,但戰舟的防禦法陣依舊奏效,僅僅顛簸了幾下,然而針對戰舟大軍的攻勢並未停止,很快就有小型戰舟收到了損傷。

「是下面的毒霧!」

冷靜下來的大軍迅速便發現了攻擊的來源,竟是已經覆蓋整片山林的幽綠煙霧。幽綠煙霧之中,不斷有各種法術竄出毒霧,隨即打向半空中的戰舟。

「不要慌!一邊升空,一邊還擊,對方不過是一群散兵游勇!」煙霧中發出的攻擊大都是雜亂無章的,絲毫沒有合擊結陣的意思,各派的管事者、領頭人很快就發現了對方的破綻並下達了指令。

不過那幽綠煙霧十分麻煩,可以擾亂神識的查探,而且經過試探已經確認有毒,雖然不知對方是如何在毒霧中活動,但己方最好還是不要靠近毒霧為好,至少依靠戰舟的防禦法陣還擊並不太難。

「莫律、趙倫,你們兩人帶領其他弟子進行還擊,但要小心謹慎,不可深入知道嗎。」相樂府朝着莫律二人說道,對方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還輪不到長老甚至是他出場,讓弟子輩們練練手倒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弟子領命。」莫律拱手答道,隨即與趙倫一同出了大殿。

不多時,御音谷的弟子已經匯聚到了甲板之上,法術的轟鳴聲中,莫律站在眾人的面前認真說道:「下面的毒霧能夠擾亂神識,不過對我御音谷來說不成問題,還請眾位同門稍後與莫律一同譜曲《破陣子》以擋敵犯。」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