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好孩子,別哭了。媽知道你是個孝順孩子,你姥姥臨走前一直叫着你的名字,她多希望能看着你上大學。”媽媽哭着說道。

爸爸扶着我的肩膀說道:“曉宇,你姥姥走得很安心,你別哭傷了身體,有時間多去墳上看看她。”

“媽,姥姥得的什麼病,怎麼這麼突然就走了?”

“心肌梗塞,之前一點徵兆也沒有。那天吃完晚飯,她說胸口有點悶,就早早睡覺了。晚上十一點多,我和你爸聽到她的喊聲,都趕了過來。她說胸口疼,你爸趕緊找人往醫院拉。在半路,你姥姥就不行了,她一再叮囑我千萬不要把這事告訴你,以免影響你考試。到鎮醫院,你姥姥就嚥了氣。爲了不影響你高考,全家人一商量,你姥姥出殯也沒把你叫回來……”媽媽哽咽着,再也說不出話來。

我擦了擦眼淚說道:“媽,您別哭了。我沒事,想在這屋裏呆會,你們先出去吧!”

爸爸、媽媽、哥哥和姐姐他們見我沒事了,便都走出了屋。我呆呆地坐在炕上,環視着屋子的四周。

一天裏我都精神恍惚,晚上是哥哥陪着我睡的,我幾乎一夜沒閤眼,總感覺屋裏有姥姥的呼吸聲。

第二天,在哥哥的陪同下,我給姥姥上了墳。姥姥走時,我沒陪在她身邊是我特別遺憾的事情。直到現在,我都感到有些自責。

兩個星期,我一直把自己關在家裏,雖然村裏有些人來打聽我的高考情況,我沒有見任何人。其中,二虎和東華來過兩次,我也只和他們說了幾句話。二虎和東華見我情緒不好,便沒久待就離開了。

這兩個星期,我一直沉浸在失去姥姥的痛苦中,什麼奇怪的事情也沒發生。哥哥奉父母之命一直陪在我的身邊,生怕我出意外。

7月23日是我回學校填志願的日子。一大早,媽媽爲我做好了早飯,還特意煮了兩個雞蛋。我硬強吃了碗粥,雞蛋便放到了書包裏。

經過兩個星期時間,我的情緒稍微好了些。爲了不讓姥姥失望,我決定打起精神回學校把志願填好。

臨走時,我纔想起我是和莫春英約好一起回學校的。我趕緊從褲兜中翻出莫春英塞給我的紙條,我才發現原來莫春英說好八點半準時在牛家鎮路路口等我的。

“媽,現在幾點了?”

“八點十分了,怎麼了?你不用着急,一會讓你哥送你。”

“不用了,我走了。”不等媽媽說話,我背起書包一溜煙跑出了家門,直奔牛家鎮路路口。

等我跑到牛家這路上時,我突然感覺腳下軟綿綿的,一陣陣低沉的哭泣聲縈繞着耳畔。尤其是到了牛家渠上的小橋時,無論我怎麼跑,卻始終無法離開小橋。

我知道這一定是小蓮在做怪,便大喊道:“你出來,不要再戲弄我,別把我惹急了,不然我翻臉對誰都不好。別忘了,我是牛家二少爺!”我的聲音很大,幾乎到了瘋狂的地步。喊完,我自己都很詫異,不知道爲什麼自己要喊這些。

突然,我感覺身體一沉落在了地上,差點摔倒,耳旁的哭泣聲也沒有了。我往四下看了看,什麼也沒有發現,眼前一切如故。

我顧不了許多,又向前跑去。身後傳來一陣低笑聲:“呵呵,你終於承認你是二少爺了,你終於承認你是二少爺了!”

由於時間緊,我頭也不回地跑走了。等我到了牛家鎮路路口,看見莫春英正焦急地等着我。

莫春英對我說道:“你怎麼纔來啊,都幾點了?”

“對不起,我今天才看你塞給我的紙條。”

“你也真是的,兩個星期都沒看啊,我還以爲你不等我了呢!”

“我家裏出了點事,不好意思啊,讓你等這麼長時間!”

“你家裏出什麼事了?”

“也沒什麼,高考期間,我姥姥過世了,回家時,我有點難過。”

“哦,對不起,我錯怪你了。”

我搖搖頭道:“算了,都過去了。”

我們便在路口等着車,大約過了十幾分鍾,車來了,我和莫春英便上了車趕往縣城。在我上車的一剎那,我感覺身後有個人站在那條鬼路上一直看着我。 五路車上人不是很多,我趕緊找個位置坐了下來,莫春英坐在了我的鄰位上。

汽車發動了,隨着車輪的轉動,我和莫春英漸漸遠離了牛家鎮。此刻,我才趕往車窗外面看,一陣陣熱風從敞開的車窗吹進來,讓人覺得有些不舒服。

縣城的高樓原來越近,馬路也寬敞明亮起來。我們終於到達了縣城,返回到了學校。學校裏顯得非常熱鬧,已經有不少的同學到了學校。

我和莫春英分手後,來到三?二的教室裏,教室裏已經坐滿了人。同學們多日不見,顯得十分激動,相互間聊得十分熱鬧。

10點左右,班主任馬老師抱着一大摞報紙走了進來,他的臉上帶着燦爛的笑容。“同學們,這些日子你們還好吧?”

“我們都好,馬老師你也好吧?”

“我也好,現在還有沒到的同學嗎?”

大家左右看了看,異口同聲道:“老師,人都齊了。”

“好,今天是大家填報志願的日子,考試結束好多日子了。考得怎麼樣,大家自己心裏都有數。現在我先把考試報發給大家,一會再把志願表發給大家。大家要仔細看,挑選第一志願和第二志願各三個學校按順序填到志願表中。大家一定要慎重選擇,如果實在沒把握,那別忘了填上服從分配,到時還有調劑的機會。有的同學非填的志願學校不去的話,可以填不服從分配。這就要求你們對自己的考試成績有十足把握。大家都聽明白了吧?”

“明白了!”

馬老師將考試報一一發給第一桌的同學,第一桌的同學再往後傳。

我拿到考試報從頭到尾看了個遍,甚是仔細。我在紙上將第一志願和第二志願的六個學校按順序寫好,等着馬老師發志願表。

二十分鐘後,馬老師把志願表發了下來。我認真地將選好的學校填了上去,第一欄當然是理工大學。雖然我對自己的成績很有信心,但我依舊在是否服從分配一欄填上了服從分配。

同學們將填好的志願書紛紛交還給了馬老師。馬老師看着我們笑着說道:“你們這一屆是我教得最滿意和開心的一屆,希望你們將來在大學的校園裏生活的愉快!”

“謝謝老師!”教室裏傳來了一陣陣的掌聲。

馬老師揮了揮手道:“我也不多說了,志願表填完了,就要提交到教育考試院去審覈。再過兩週,8月5、6號考試成績就會張榜公佈了,希望大家做好心理準備,不管考得怎麼樣,我都希望大家開開心心的。”

教室裏又響起一陣掌聲,這掌聲不僅是送給我們馬老師的,更是送給我們自己的。

填完志願表,高中三年的生活就算真正的結束了。看分數時,我們這個班集體就不會再有了。同學們在教室裏聊了很長時間才紛紛離開。

我走出教室,來到學校大門口。此時,莫春英還沒有出來,我便在門口等着她。

過了十幾分鍾,我看見莫春英和幾個女同學才走了出來。莫春英走到我的身邊說道:“你第一志願時理工大學嗎?”

“當然,你呢?”

“也是,但我心裏沒底,我服從分配了。”

“服從分配我也填了,到時分數下來再說唄!你啥時候過來看分啊?”

“我想8月9號來,那時候保險點,分數一定出來了。”

“那行,到時我們還是一起來。”

莫春英搖了搖頭道:“我想自己來。”

“爲什麼?”

“我怕分數出來,我考得不好,萬一……”

“你是怕我的分數上線了,你不夠上線沒面子是嗎?”

莫春英點了點頭。

“怕啥,我相信你行的!”

“我們還是自己來看分吧,如果我們都上線了,我會在8月15日大集時候,在鎮上郵局門口等你,如果我沒上線,就不會去等你了。你看行嗎?”

“你怎麼對自己沒信心,既然你堅持自己來,那我就尊重你的意見。先別說了,都快中午了,我們先找個地方吃點飯吧,吃完就回去。”

“好吧,我還真有點餓了。”

我和莫春英便找了個小吃店一起吃了點東西后返回了家,這是我和莫春英第一次吃飯。

回到家,我便等待着分數張榜公佈的日子,一天天實在難熬。村裏人也一樣關注着我的考試成績。

雖然莫春英不同意我和她一起去看分數,但我也會8月9號那天去學校看成績。8月8號那天晚上,我早早就上了炕,躺下睡覺。因爲哥哥去大姨家了,所以這個屋只有我一個人睡覺。

我躺下後翻來覆去睡不着,憧憬着大學的美好生活,也擔心着自己的考試分數。畢竟只有考試分數張貼出來,才能揭示結果。

過了很長時間,我纔有些睏意,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二少爺,你來啊,你快來啊!”

我睜開眼看到小蓮正站在前面向我召喚着,她的臉上露出美麗的笑容。

“哦,我這就來!”我懵懂地向小蓮走了過去,整個人像被束縛住一樣,顯得十分僵硬。

小蓮站在大路的中央,四周一片血紅,一股股霧氣向我飄了過來。

當我走到小蓮身邊時,她對我說道:“恭喜你,二少爺,你終於考上大學了。”

小鹿撞進大佬懷 “你說什麼?”

“我說你考上大學了,你不是很想上大學嗎?離開這裏,你能不能帶我走?”

“分數還沒下來,我還不知道能不能考上呢!”

“你考了大學,是真的,你考了609分。”

“你怎麼知道?”

“我是鬼,還有什麼我不知道的。我只希望你帶我一起走,哪怕你和那個女孩子在一起,我都不介意。二少爺,我求你了!”小蓮說着,向我衝了過來。

“你們哪也不能去,只能呆在牛家村。”隨着話聲,牛老爺帶着兩個僕人突然出現在我們的面前,嚇得我和小蓮都大叫一聲。 我掙扎着從炕上爬了起來,滿頭大汗,發現自己又做了一個夢。俗話說,夢與現實總是相反的,我夢到小蓮說我高考得了609分,難道預示着我不能考上大學了,我的心緊張起來,再也睡不着覺了。一連好幾天,我整晚都睡不着覺,精神特別的差。

媽媽和爸爸看在眼裏疼在心裏,這一天,媽媽來到我的面前說道:“曉宇,你這幾天是不是考慮太多了,媽告訴你,考上考不上大學都得吃飯,別太往心裏去了。”

“媽,我不是因爲這個。”

“那你因爲什麼?”

“我就是太想我姥姥了,現在一個人睡覺總覺得孤單。”

“媽知道你孝順,不然你搬到我們屋去睡吧,免得你睡不好覺。”

城池營壘 “不用了,我都這麼大了,自己沒事的,過些日子就好了。”

“對了,你不說,我倒忘了一件事,你姥姥臨走前曾交給我一個縫好的小包,說讓你帶在身上,對你有好處。頭些日子太忙,我都忘了給你了。”媽媽說完跑回了自己的屋裏,我也跟了過去。

媽媽進了屋,從大衣櫃裏拿出一個巴掌大的藍色小布包交給我,我拿着它在手裏掂了掂,小布包很輕。“媽,這裏面是什麼啊?”

“我也不知道,你姥姥只說讓你帶在身上,千萬不要把它弄壞了。”

我把小布包放到鼻子前聞了聞,感覺到有一股草藥的香味。既然它是姥姥留給我的紀念物,我便把它小心地放到了內衣兜裏。

自從我把姥姥留給我的小布包帶在身邊,我的睡眠變得好了,而且不再做惡夢了。

8月9日,天很陰,淅瀝瀝下着小雨。我起得很早,吃完早飯,我便撐起一把傘出了家門,心裏忐忑不安。

當我蹣跚走到牛家鎮路上時,雨立刻停了,眼前出現一團白霧,影影綽綽裏面好像站着一個人。我嚇得不趕再往前走了,拿着傘站在那裏。

“你要去幹什麼?”一個嘶啞的聲音從白霧中傳了過來。

我呆在原地,腦袋裏一片空白,連話也說不出來。

呆萌一笑秋波起 “你去幹什麼,爲什麼不回答我?”

“我去看分數,你是小蓮?”

“我告訴過你,你高考得了609分,你不信嗎?”

我努力地向白霧裏面看去,卻什麼也看不到,裏面模模糊糊的,腳下也沒有泥濘的樣子。

“曉宇,你這孩子在雨裏愣着幹什麼呢?”面前走過來一個人,身上穿着雨衣。

我激靈靈打了個冷戰,發現自己竟然站在雨地裏,身上都溼透了。穿着雨衣的李大叔正站在我的前面。

“大叔,是您啊!這麼早您去幹嘛了?”

“你二奶奶頭疼,我去藥店買藥了,你這是幹什麼去,怎麼站在這裏?”

我趕緊把雨傘撐好答道:“我回學校去看分數,剛纔雨傘壞了,我整了整!”

“那趕緊去吧,可要考個好大學,路上小心點!”

“知道了,大叔,您也慢着點。”

我撐着雨傘告別李大叔快步跑向了五路車車站。

蠍女王駕到 因爲是雨天,五路車上人不是很多,我身上很溼,便找了個靠窗戶的座位坐好。

等我坐車來到縣城時,雨已經不下了,路面上的雨水匯成小河往下水道中流淌着,我下了車收好雨傘向學校走去。

今天來看分數的人還不少,我邁步徑直來到教學樓的大門前,高考成績單就被張貼在大門內側的玻璃上,門前擠滿了人,有的歡喜有的憂。

我隨着人流從前往後在榜上尋找着自己的名字,到我看到自己的名字時,我立刻就愣在了那裏。

牛曉宇609分,下面畫着一道紅色的記號。

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那就是事實,我真的考了609分,整整比重點分數線高出了49分。難道我那晚做的夢是真的,而且小蓮早就知道了我的高考成績,她是特意去告訴我的。

不管怎麼樣,我高考得了609分,可以上理想的大學了,我的心裏十分的激動。學校貼出的通知寫明:高考成績公佈後,超出各檔錄取分數線的同學在8月底可以來學校教務處領取錄取通知書。

我抑制不住內心的狂喜,離開學校往五里車站跑,我要把我考上大學的消息儘快地告訴父母,也好讓他們放心。

等到了五路車站時,我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那個人正是莫春英。我不顧一切地衝過去喊道:“莫春英!”

莫春英聽到我的喊聲,轉過身,她見到是我跑了過來,也喊道:“牛曉宇是你啊!”她的表情顯得十分的激動。

我跑到莫春英身邊,她對我問道:“你不說今天不來看成績嗎?”

“我可沒說,是你不讓我和你一起來,但我沒說我今天不來的。”

“你考的分數真高。”

“你看我的分數了,你考得怎麼樣?”

莫春英一聽,不高興地說道:“看來,你一點都不關心我,我考得不好。”

我心裏不免有些歉意,不好意思的說道:“對不起,我當時有些高興過頭了,就沒看你的分數。你到底考多少分啊?”

“反正不如你,我才考了587分。”

我一聽,激動地一把將莫春英抱了起來,高興地喊道:“真的啊,我太高興了,我們終於又可以在一起了。”

“快把我放下,勒得我喘不過氣了!”

我把莫春英放到地上,她用拳頭打了我一下說道:“真討厭,讓別人看見多不好。”

我一笑道:“這裏哪有人,即使有,看見了又怎麼樣,這關他們什麼事!”

“誰說的不關我們的事,你們也太放肆了。”

聽到話聲,我和莫春英都驚出了一身冷汗。 從站臺背後閃過一個髒兮兮的老頭對我和莫春英喊道。我和莫春英嚇得不敢再說話了,我們相視一笑。

老頭搖晃着腦袋自語道:“吵什麼吵,我正哄我的孩子睡覺呢,都被吵醒了。乖,我的孩子睡覺吧!”他懷裏抱着一個裝得鼓囊囊的綠色塑料袋邊說邊拍打着。

看他的舉止,我們知道這個人是個精神不正常的人,我和莫春英趕緊躲到了一旁。

十幾分鍾後,五路車進站了,我和莫春英趕緊擠上了車。透過車窗,我看到那個老頭向我們呲牙傻笑着,我從他的笑裏趕到了一絲的不安。

到了牛家鎮,我和莫春英是從牛家鎮後面的小路下的車,分手後我們便各自回了家。分手時,莫春英和我說定8月25日早8點在這裏見面,一起回學校拿錄取通知書。

父母聽說我考了609的高分,顯得非常高興。尤其是爸爸,竟然四處串門,將我考上大學的消息傳遍了整個村。

媽媽還特意爲我包了韭菜雞蛋餃子,這可是我們家好久沒吃到的美食了。吃飯時,我特意爲姥姥盛了一小碗,放到屋裏牆櫃上。

那頓飯我吃得特別多,都有些撐得慌。吃完飯,我便回到屋裏休息。當我躺到炕上時,我總感覺哪裏有些不對勁,當四處看了看,也沒發現什麼。

因爲今天剛下過雨,天氣比較涼快,我躺那迷迷糊糊便睡着了。就在這時,我突然看到門簾一掀,姥姥走進了屋裏,她進屋後坐在牆櫃邊的凳子上吃起碗裏的餃子來。

我看着姥姥,身體卻不能動,連話也說不出來,只能安靜地躺在炕上。

姥姥吃完餃子走到我身邊坐下,她看着我說道:“乖外孫,姥姥爲你考上大學很高興。姥姥以後不在身邊,你要照顧好自己。以後你就要離開牛家鎮了,記得回來爲姥姥上墳啊!”她說完轉身離開了。

我躺在炕上移動也不能動,想喊也喊不出來,只能乾着急。姥姥到門口時,突然轉過身說道:“曉宇,姥姥留給你的那個小布包記得要帶在身邊啊,千萬不要弄丟了。它可以辟邪,因爲你和別的孩子不一樣,你容易招引鬼怪,有它在身邊,鬼怪是近不了你身的,一定記住,一定記住……”隨着話音,姥姥一下子便消失了。

我拼了命大叫一聲“啊”,“騰”地從炕上爬了起來,發現我居然又做了一個夢。我坐在炕上靜了靜神下到地上,我發現手裏攥着那個小布包,布包上多了一個紅色的繩子。

我把小布包小心地放進口袋裏。當我走到牆櫃前看到那碗餃子時,我差點喊出了聲。因爲我發現那碗餃子居然少了一大半。

屋裏靜悄悄的,什麼也沒有,只有我自己急促的呼吸聲。我四處搜尋了一遍,什麼也沒看到。顯然,這餃子不是被貓狗偷食的。難道是……我再也不敢往下想,急忙把碗端到了外面。

這件事我對誰也沒說過,直到今天我都覺得那餃子是被姥姥給吃的,那天是姥姥回了家。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