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好耶!

「行,但我沒車。」富江不打算明說讓龍舌蘭打車來接自己。

既然是搭檔,那應該可以領會到他的意思。

「沒事呀!」龍舌蘭的聲音得意了起來,「我開車去接你唄。」

富江報完地址后就坐在長椅上,遠遠地就看到了一輛龐蒂亞克GTO駛來。

買了新車,立刻就跑來炫耀,屁的健身房,借口罷了。

富江撇了撇嘴。

特地在人多的地方繞了一圈后,龐蒂亞克停在了公園前。

沒穿黑衣的龍舌蘭大步走了出來拍了拍富江的肩膀。

「你沒車呀?那怎麼行哩?這年頭必須得有一輛車呀。」

好傢夥,就你這態度和口氣,琴酒是故意把你的車撞毀的吧?

富江不屑的瞥了一眼幼稚鬼,然後拉開車門準備坐進去。

誒還沒坐進去呢。

車裏的白髮小老頭木訥的轉過腦袋看了富江一眼,然後低下了頭。

「科恩?」富江扭頭看向龍舌蘭,「他怎麼也在?」

他沒有去詢問習慣沉默的科恩。

「因為他也要去健身房呀。」龍舌蘭抬手比量了一下科恩的體型。

「他太瘦弱了,本來我想讓基安蒂和卡爾瓦多斯也來,但他們拒絕了,就科恩沒拒絕。」

看了眼沒來得及拒絕就被拖來的可憐科恩,富江閉眼深思了一會兒。

「幫我打一輛計程車吧。」

龍舌蘭這車就兩座,和琴酒的保時捷還不一樣,356A的後座好歹能放下來。

龍舌蘭表情微僵,「擠一擠不就好哩…」

嘴上這麼說,他還是手頭利索的掏出錢包,拿了一張萬元鈔票給富江。

待富江打好計程車后,龍舌蘭坐回了車內,發車向健身房駛動。

「你好,格拉巴,久仰大名,這是我們第二次見面了,上次見面時我很遺憾的沒有向你打招呼,但這並不是因為我不禮貌,其實我很敬佩你,因為我兩年前聽基安蒂說你一腳踩在損壞的下水道井蓋上跌落了下去,下巴磕在井蓋邊緣導致頸椎斷裂,但我知道你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的人….」

龍舌蘭拍了拍科恩,「他已經走了。」

科恩沉默了下來。

又開了幾分鐘后,他突然出聲,「我打計程車就可以了,格拉巴你留在車內吧,你和龍舌蘭是搭檔,坐一輛車比較好,不用在意我,我….」

龍舌蘭嘆了口氣,「他已經坐在計程車上了。」

科恩低下了腦袋,開始思考待會兒見面時怎麼和富江打第三次招呼,並表達害的他坐計程車的歉意。

想着想着,他的額頭冒出了細密的汗珠。

連續兩次沒向格拉巴打招呼,他肯定已經討厭我了。

如果我打招呼的時候他罵我怎麼辦?要不要道歉?可身為組織殺手,我如果道歉了他會不會以為我在陰陽怪氣的挑釁?

那沉默以對?這肯定更不好,說不定他會開始排擠我,然後大家就都不理我了。

然後我就孤獨一人…要不這樣,我直接自殺以此表示歉意…

不行,我還不能死。

我還欠了伏特加一百三十円,雖然他忘了,但我得找機會提醒他,不能明說,不然他也許會以為我在嘲諷他腦子笨。

基安蒂上次陪我去醫院領葯我還沒來得及道謝,我還得找個合適的道謝方式,讓她不要以為我疏遠了她。

琴酒老大特意為我發展了一個心療科醫生做外圍,我也沒來得急道謝,琴酒老大肯定有些介意,可是給琴酒老大道謝必須找個鄭重的方式。

上次答應卡爾瓦多斯等他偷偷去找貝爾摩德的時候,我去幫他執行任務,雖然他忘了,但我得找個機會提醒他….

車子停在了健身房前,科恩渾身冷汗,全完了,他還沒想好怎麼給格拉巴道歉呢!

對了,我可以裝作不舒服躲在車裏,我得想個好點的借口,不能讓龍舌蘭覺得我在騙他。

龍舌蘭打開車門下車,看了一眼低着腦袋錶情陰晴不定的科恩。

待富江打開計程車門,並把找回來的零錢還給自己后,他伸手把科恩拽了出來。

「這小子想給你道歉,但沒想好怎麼道歉哩。」

科恩表情木訥的低着頭,也不說話。

「不用道歉,我知道你有極端嚴重的社恐。」

科恩頭低的更深了,完了,他已經知道了,會不會歧視我,會不會覺得我是精神病,他得知我住過精神病院了嗎?

富江眉頭微皺又立刻舒緩,佝僂身子平視着科恩被護目鏡遮擋的雙眼。

「我不會因此歧視或笑話你,都進了同一個組織,誰沒點病呢?

「我也是個社恐,比你還多個抑鬱症,我到現在都記得我爸媽更喜歡家裏那個小的,從來不在乎我的感受。

「我只能傻傻的努力提升成績,卻連一句讚賞或關心都換不來。」

聽完富江的話,科恩猛地抬起了頭,表情比屍體都僵硬。

「我,也….一樣,我們,很…像。」

富江那具同樣很難做出各種表情的死人臉讓他分外親切。

龍舌蘭的眼睛詫異的瞪大,富江這有操作的啊,關係級別都已經提升到了琴酒和伏特加,不,也許已經提升到基安蒂級別了。 安達爾物資倉庫區如今已經擴建了好幾倍,甚至專門修建了個附屬碼頭,才能滿足大量的物資卸載。

幾十分鐘后收取完物資的張昊,給穆大勇和陽立偉發出了下一批物資清單,才再次駕駛加美戰機去了斯瑞爾。

距離上次他前來斯瑞爾,已經好幾個月,也是來看下海蒂徹這個實驗體一號了。

不過,他降落的地方不是海蒂徹的秘密基地,而是十多公裡外的另外一個小村莊。

此刻還是夜晚,他躲進了一間無人的破屋,拿出了上次那部預充值手機,登陸上了奧美那個軍事論壇,就看見之前發的那個帖子已置頂變色。

帖子顯示的回複數量……一萬多條?

這帖子居然沒被刪除?張昊有點好奇,點開進去瞅了瞅,略過開頭那些嘲諷樓主白痴沙比做夢的無意義回復,跳著看後面的回復,就陸續出現了新內容。

「我有可靠消息,奧美空軍確實在斯瑞爾墜毀了兩架F4,樓主神預測。」

「樓上沙比,這種假消息都信。」

「樓上真沙比,這種真消息居然都還不知道。」

「樓上,你樓上那位肯定村通網。」

「我也不知道,可我家農莊通網好多年。」

「我表哥在紅海灣區那邊服役,他說那段時間紅海灣區的基地都提高了警戒等級,甚至有部隊進入了斯瑞爾的奧爾多城附近執行任務,至少墜機那部分可能是真的。」

「坐等樓主發圖,有圖有真相。」

「對,沒圖你說個丁丁。」

以上種種不一而足,張昊嘿嘿笑著看完,利用道具特權,又把自己的帖子內容重新編輯了一次,增加上了新內容:「話說,我正在被AIA追怎麼辦?他們正在監控我這部電話,怎麼樣反監控?在線等,挺急的。」

發完這貼,張昊迅速把這部手機收進空間塔,讓小蝸帶自己跑路,目標就是海蒂徹的秘密基地。

而就在張昊不久前剛拿出那部預充值手機,並登陸那個論壇的同時,早已等候他多時的一群人就瘋狂地開始追查他的位置。

「找到了,我們的特工先生又出現在了斯瑞爾……特么的,還是在奧爾多。」

「對方完全沒有反追蹤的意圖,已經定位到他手機大概位置,奧爾多南郊。」

「加快速度,抓住這個傢伙,他一定知道F4墜毀的內情。」

「不行,這傢伙跑了,信號中斷,手機基站里沒有信號接入。」

「Bu*L-Sh*t!就差一點點。」

「問題不大,這傢伙肯定在這幾個基站附近,立刻派人去包圍這個區域。」

「長官,那裡是交戰區,我們直接進入後會很麻煩。」

「我不管,把你們能動用的力量都給我調過去,把那片區域給我翻過來,也必須找到這個該死的特工扮演者。」

「是,長官。」

……

是的,張昊在那個軍事論壇上的註冊名是——傑森伯恩。

他明目張胆地盜了著名特工的名字,可正是如此,誰都覺得他不是特工,因為沒有哪個特工會傻到用這個名字,還來網上自曝擊墜F4的大新聞。

這妥妥是要當作死小能手的節奏。

AIA,奧美情報局早就盯上了張昊,作為全網路監控的祖師級國家,張昊的那個帖子根本不可能逃過他們的視線。

加上預充值手機和上網位置都是奧爾多,張昊肯定不是單純作死惡作劇目擊者,最少也是一名知情者。

那個帖子也是被情報局故意保留,反正這種網路上的東西很多,大多數人根本不會當真。

既然這個「傑森伯恩」會發第一次貼,那誰能保證他不會再來一次呢?

現在,他們預想成真,所有人都在興奮與憤怒中,腦中都有個下意識的懷疑:世界上,真有人會如此作死嗎?如果這是一個人的話。

敢公開和奧美叫板的人和勢力不少,但大多數墳頭草都一丈五了,而且人家那都是激情洋溢,熱血沸騰,號召全世界鬥士起來反抗奧美霸權主義。

而這個特工電影愛好者「傑森伯恩」就很詭異,他只是跑到奧美的一個軍事論壇上來發了個帖子,問題還是諸如「會不會坐牢」「如何逃跑」,還特么「在線等,挺急的」,這個混蛋不會是故意的吧?

可惜,奧美情報局裡並沒有大夏通,否則最後一句的梗就能抓到張昊的蛛絲馬跡,誰讓張昊用的是全聯邦文發帖呢。

奧美情報局那邊一陣雞飛狗跳,連帶著奧爾多最近開始比賽划水的正方兩方選手不得不重整旗鼓,又噼噼啪啪打了起來,焦點就在張昊剛才上網的那塊區域。

張昊在論壇作完一撥死就跑,有小蝸在,他十多分鐘就到了秘密基地。

一路利用無人機做前探,張昊沒有發現任何大部隊,這裡依舊是一片被人遺忘的地方,連被爭奪的價值都沒有。

張昊放心不少,這樣海蒂徹就不會莫名其妙被捲入戰場。

放出小黃,他熟練地找到秘密基地入口,再輕鬆地用空間塔打開被卡上的入口門栓,一人一狗進入了秘密基地。

此刻這原是海蒂徹家裡客廳的空間里沒人,他又去墓室那邊對著那棺槨,合什拜了兩下,打開了下層基地主體的通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