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好!”族長答應一聲,帶着村民立刻趴下了門樓,而此時門樓在重機槍的攻擊下,已經開始燃燒了。

看着第一道障礙被擊毀,這羣土匪立刻怒吼着向着門樓衝來,而就在他們來到近前的時候,牛博宇突然再一次扣動扳機,彈殼飛散猶如雨點,那恐怖的子彈立刻將衝過來的幾個人打成蜂窩。

誰都沒有想到,在剛纔那恐怖的攻擊中,門樓上竟然還有人堅守,無處遮擋的土匪們再一次趴在地上,可是雲天的95式自動步槍卻已經開始點名了。

一個接一個,衝上來的十多個人直接倒在了血泊之中,而身後那些土匪立刻轉身,沒命的向着山坡下逃跑着。

就在這時,一道拖着白煙的火光,從山坡下射了上來。 深夜之中,那道火光清晰可見,尾巴後面的白煙更是讓人心寒,而從山坡下射來的火箭彈,更是直接對着門樓撲了過來。

“rpg!”此時,雲天和牛博宇也已經反應了過來,眼看着那火箭彈直接落在了門樓上,劇烈的爆炸讓整個門樓都已經搖搖晃晃了。

“不行了,堅持不住了,撤退!”土牆垮塌,整個門樓搖搖欲墜,雖然這上面的工事,經過雲天的指點而重新修葺,但是畢竟整體上還是泥巴所做,這連鋼筋混凝土都轟的碎的火箭炮,更是小兒科了。

“你們先走!”可此時,就在雲天和牛博宇已經退出來的時候,一槍未開的唐曦卻對着他們喊道。

“太危險了!”門樓連同土牆已經炸開了一個不小的缺口,這裏隨時都會崩塌,再留在上面可是非常的危險,雲天急忙對着唐曦說道。

“我知道,給我一次機會!”從上了門樓,唐曦就一隻趴在掩體裏,任憑外邊的槍炮如何猛烈,她從始至終都沒有扣動扳機。

因爲她知道,那幾個傭兵纔是他們最大的威脅,而作爲狙擊手,她必須要儘快的找到並且擊殺他們,那怕少一個,就少了一份威脅。

雲天還想說什麼,但是看着一動不動的唐曦,他還是轉身跑下了樓,畢竟他不可能一輩子形影不離的保護唐曦,所以要想在戰爭中活下去,她必須要學會自己處置這種危險的情況。

牛博宇此時也端着機槍,來到了那缺口,絕對不能讓他們輕易衝進來,否則這個村子,可就麻煩了。

神界紅包群 “給我衝啊,先衝進去的人賞一萬美金!”看到大門旁邊的缺口,格哈爾立刻興奮的大聲喊叫着,不過他卻躲在一個掩體後面,死活都不肯露頭。

“殺啊!衝啊!”一千到一萬,所有人都好似做夢一樣,那一萬美金在這裏足夠他們逍遙快活好久好久,原本的恐懼立刻被貪婪替代,那些土匪急忙爬起身來,第一名的獎賞已經讓他們忘記了死神就在面前。

子彈呼嘯的穿過缺口,而藉着掩體的掩護,雲天和牛博宇則拼命的死守着那裏,隨着一個個屍體的倒下,身後的那羣傢伙再一次被嚇破蛋,畢竟那鮮血飛舞的場景實在是過於心驚動魄。

而一直趴在那裏的唐曦,雙眸卻死死的盯着山腳,那剛纔射來的火箭炮,絕對是來自於男爵小隊的某個傢伙,那麼如果他射來第一枚,一定還會在開火,只要捕捉到那一瞬間,就是最好的戰機。

門樓已經搖搖欲墜,一閃而逝的戰機是她最終的機會,唐曦努力的全神貫注,根本不理會那不斷射在牆壁上的流彈,放佛整個世界都安靜下來,她的心已經和狙擊鏡合二爲一了。

槍炮聲不斷的迴盪在耳邊,激戰在黑夜中更加的激烈了,而那狡猾的男爵小隊,依舊是沒有露面,而崩塌的門樓,也在恐怖的攻擊中開始變得飄搖起來。

出了故障的0.50重機槍又一次添彈成功,子彈呼嘯着,撞在風雨飄搖的門樓上。

終於,唐曦透過夜視儀,終於發現在左側的位置上,一個人影晃動了一下,不過很快就消失無蹤,等了一會後,他又一次出現在另一個位置,也是一閃即逝。

雖然沒有看清楚具體的長相,但是很明顯,這絕對是一個人,會如此躲避狙擊手的人,也明顯是男爵小隊的傭兵,很有可能,就是剛纔使用rpg的那個傢伙了。

深吸了一口氣,唐曦努力平靜下來,此時的他還在遊離,之前的狙擊槍聲,讓他有所警覺,但是久攻不下的缺口也讓對方傷亡過大,對方一定會再一次使用rpg的。

他們所使用的是rpg-7,屬於俄製的武器,因爲近幾年美軍已經淘汰了火箭筒,更是更換了威力更強的標槍反坦克導彈,這和prg價格差不多的反坦克導彈威力更強。

但是很顯然,這些人並不是美軍,無法真正做到最新的武器配備,就好像他們所謂的m16自動步槍,也不過是淘汰的裝備而已,最新式的m16a4也只有這幾個男爵傭兵纔會使用的。

rpg-7的直線距離是200米的射程,一旦超過就會產生弧線,而從山底到山寨,距離達到五百米,再加上高低落差,要想擊中,必須經過演算以及瞄準調整,這是需要花費一定時間。

那麼,在他瞄準的瞬間,也是唐曦射擊的最好時候,唐曦必須要抓到這稍縱即逝的瞬間,完成她的精準狙擊。

不斷閃躲,對方也意識到狙擊手還在,所以前後幾次的假動作都做的很像,只要槍聲響起,他就可以真正的瞄準射擊了,到時候整個門樓連同門樓上的狙擊手,也會被他輕易幹掉。

終於,再一次出現的獅騎士,已經舉起了手中的rpg-7火箭筒,通過瞄準的他,也必須儘快的完成演算,沒有標槍反坦克導彈那種電腦芯片制導,他只能用自己的經驗來判斷這一切了。

與此同時,門樓上,唐曦也已經鎖定了對方,在狙擊鏡中看到他的那一瞬間,十字星快速鎖定了他的腦袋,風向、距離、溼度,一切的數據都是影響是否擊中的因素,兩個人的腦海中,同時都在跳躍着各種數據。

“砰!”槍聲傳來前,狙擊鏡裏的獅騎士,整個人已經向後倒去,被子彈擊穿頭部的他,在臨死前扣動扳機,prg-7拖着那白煙飛射上了天空。

在他死亡的瞬間,他也已經計算的差不多了,可突然的倒下,自然讓火箭炮擡高了幾寸,但這也已經讓結果完全的改變,火箭炮直接落在門樓前的空地上,幾個土匪怎麼也不會想到,身後的隊友竟然把死神送到了他們的身邊。

“我擊中了!”退守在門樓上之後,唐曦可是一槍未開,現在眼見着自己擊中了對方的傭兵,她再也抑制不住的興奮喊道,可就在這時,她右手邊的位置上,一枚rpg已經飛了過來。

“唐曦,快跳!”就在唐曦歡呼的時候,守在缺口的雲天已經看到了那枚火箭彈,這恐怖的爆炸對於搖搖欲墜的門樓那可是致命的,雲天急忙大吼一聲,同時轉身向着後方跑來。

而此時的唐曦也意識到了不好,轉身向着門樓下跳了下來。

“轟!”那巨大的爆炸聲響徹夜空,整個大地都爲之一振,在這爆炸聲中,搖搖欲墜的門樓徹底崩塌,黃泥裹着碎石,揮灑在了半空之中。

霸道總裁,誘妻拐娃 眼看着唐曦從十米高的門樓上一躍而下,爆炸的衝擊波讓她在空中已經失去了中心,這麼高的地方摔下來,雖然不會致死,但稍有不慎可就要重傷,雲天此時快步跑來,他一定要接住唐曦。

風波漫漫 落實和衝勢相互抵銷,可以說,在雲天雙手接住唐曦的同時,他也硬生生的撞在了她的身上,也只有這樣,纔可以避免下墜力。

一個百餘斤的人從十米高的地方落下來,那衝擊力可是驚人的,單憑雲天的雙手,是不可能接得住的,所以他必須要狠狠地撞擊,卸掉一部分下墜力。

就地翻滾,巨大的撞擊讓兩個人都感覺胸口發悶,而云天卻依舊死死的抱住唐曦,通過翻滾卸掉一部分力量,兩個人最終重重的摔在地上。

不過,這並不算完,身後倒塌的門樓,垮塌下來,黃泥連同石子,直接將兩個人壓在下面,而云天則用雙臂死死的撐起一個空間,任憑那石子猶如子彈般,砸在他的後背上。

“雲天!唐曦!”

此時,被震倒在地的牛博宇也爬了起來,好在獅騎士臨時前的火箭彈,算是解了圍,牛博宇立刻跑了過來,伸手去挖壓在廢墟下的雲天和唐曦,而族長也帶領着村民趕了過來,大家七手八腳的開始忙活起來。

“我沒事,別急別急!”就在衆人憂心忡忡的時候,廢墟下面卻傳來了雲天的聲音。

很快,隨着那些石頭和木頭搬離,下面的雲天和唐曦已經探出了腦袋,雖然一身的泥土,但是兩個人並沒有太大的問題。

可以說算是老天保佑,幾根作爲固定的木樁在倒下來的時候,所形成的縫隙正好擋住了兩個人,否則那些籃球大小的石頭砸在身上,恐怕雲天不死也要斷點骨頭了。

“我們現在怎麼辦?”看着雲天和唐曦沒事,牛博宇急忙問道,現在防禦的門樓成爲廢墟,十多米寬的位置根本無法堅守了,而且打了這麼久,子彈消耗很大。

“想辦法搞點槍械回來,唐曦,你還有多少子彈?”雲天拍了拍頭上的塵土,自己雖然沒事,但是自己的槍械剛纔卻已經被落石砸壞了,好在唐曦的狙擊槍還沒有事。

“還有十多發!”唐曦爬了起來,抖了抖身上的土後,對着雲天說道,現在不是感謝雲天搭救的時候,雖然對於雲天這不懼生死的營救所感動,但是眼前的敵人恐怕又撲上來了。

“牛博宇,你還有多少?”雲天點了點頭,又問道牛博宇。

“還剩一個彈盤一百發子彈了!”牛博宇抱着機槍,這可是海豹和殘龍留給他最後的子彈了,雖然他已經很節省了,但是畢竟對方的人數太多,作爲唯一的火力壓制手,四個彈盤實在是太少了。 ?雖然現在還不算是彈盡糧絕,但他們所剩下的也並不多了,恐怕在壓制對方一次衝鋒,就要完蛋了,所以雲天,要想等到梁山他們的回援,他們必須要做點什麼。

“好,你們先掩護我,我去搶點槍支彈藥回來,族長,你先帶着人撤到第二道防線吧。”雲天拔出兩把92手槍,這是梁山和李祝成的裝備,基本上把大半的武器留下的他們,也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

“太危險了吧?”唐曦看着雲天,這外邊可是一覽無遺無遮無擋,對方的狙擊手還在,雲天想要衝出去搶槍可是非常危險的。

“放心吧,我心裏有數,恐怕還需要堅持一段時間,沒有東西咱們可擋不住這些傢伙。”雲天微笑着拍了拍唐曦的頭,這是他非常喜歡對唐曦做的動作,就好像是一個大哥哥在安慰妹妹一樣。

“我一定掩護你!”牛博宇咬着牙,拉動槍栓的他願意用自己的生命捍衛自己的隊友。

“注意隱藏自己!”雲天點了點頭,於是三個人再一次來到了那片廢墟前,而此時那些土匪,再一次摸了上來。

剛纔雲天故意把土匪放近纔開的槍,所以最近的槍支距離他們也就十多米遠,再加上剛纔落下來的火箭彈,炸死的十多個人也就爬在不遠處,他們身上的槍,可就是雲天他們堅持下去的資本。

經過了剛纔的爆炸,唯一阻擋的門樓已經化爲廢墟,被嚇跑的土匪們又再一次的摸了上來,耳邊還回蕩着格爾哈的承諾。

那一萬美金和三個妞,簡直就是勾魂索命的誘惑,在這種刺激下,這些散兵遊勇們,再一次向着村寨靠近。

手握着自動步槍,一步步的向着黑洞洞的村寨走來,那廢墟之上的火光,猶如地獄的鬼門關一般,誰都不知道,下一次槍聲響起的時候,會是什麼模樣,而云天唯一要慶幸的就是,這些傢伙沒有手雷,否則近在咫尺的他們,恐怕就轟成渣了。

這並不是手雷多麼的昂貴,也不是說男爵他們搞不到,只是對於這些之前還使用土槍的土匪,男爵他們並不敢把手雷發給他們,未經訓練,恐怕若是拿着手雷撲上來,死得更多的是他們自己了。

終於,第一個人已經來到了距離廢墟五六米遠的地方了,端着槍的他,放佛已經看到這山寨之中的少女認他魚肉的情景,舔了舔嘴脣,再一次邁步上前,可就在這時,怒吼着的機槍聲再一次射了過來,那索命的子彈,更是讓他瞬間就變成了馬蜂窩。

牛博宇的火力壓制可是非常的猛烈,給了雲天承諾的他,更是不顧生死的站起身來,端着槍口直接對準那些土匪,雖然他的怒吼被槍聲所掩蓋,但是一臉的怒容,猶如地獄羅漢一般。

另一邊,唐曦的精準點射也是帶着死亡的呼喚,連續扣動扳機下,每開一槍,都會有一個傢伙倒在血泊之中,而對方的亂射很快就被兩個人壓制住了,而一個黑影此時也躍了出去。

手持雙槍的雲天不斷扣動扳機,高速移動的他猶如一陣風一般,在左右兩邊的火力交叉點中游走,雲天把自己的後背放心大膽的交給了自己的戰友。

就地一個翻滾,避開了對方的一陣掃射,而唐曦的子彈也貼着雲天的右肩射了過去,那個剛剛站起身的土匪,頓時被子彈擊中,巨大的力量直接把他的屍體打出三米多遠,這才重重的摔在地上。

藉着這個機會,雲天一伸手,抓過了兩把M16的槍帶,背在身後的他又開始了蜥蜴爬,順手翻滾對方的屍體,再一次撿起兩把自動步槍,現在雲天簡直就是戰場上的回收員一樣。

剛剛衝上來的攻擊,再一次被打退,,因爲高低落差的緣故,無法發揮作用了,眼看着對方再一次打垮了自己的攻擊,躲在掩體之後的格哈爾卻並不心疼。

先前派出去的,都是這兩天歸降的一些散兵遊勇罷了,自己的部隊一直都在山坡之下按兵不動呢,畢竟這種炮灰的事情,還是由外人來擔任吧,眼看着已經死掉了七八十人後,格哈爾這才一揮手,派出了自己手中的精兵強將。

不得不說,自從男爵開始扶持格哈爾之後,就開始調運一部分武器,而這個格哈爾卻沒有立刻開始擴張,反倒先用這些少量的武器訓練起自己的手下。

畢竟土槍和自動步槍可是有本質的區別,聰明的格哈爾之所以能夠做到今天,也絕非偶然。

就這樣,訓練了足有兩個月的一百多人,可以熟練使用自動步槍射擊了,而且男爵平日裏沒事,也會給他們來點軍事課程,什麼匍匐前進、S形跑位、尖刀攻擊。

雖然簡單,但是也算是實用,而且最重要的是,男爵覺得這些傢伙不過是一羣好玩的猴子,沒事的時候折磨他們一下也挺好玩的。

於是就這樣,經過了兩個月訓練的他們,再一次向着山坡上進發了,有了之前的戰果,所以在山坡上就沒有死什麼人,等來到那片門樓廢墟的時候,這些人也趴在地上,開始進行掃射了。

一個翻身,雲天趕在對方第二波攻擊前爬了回來,而背在身上的十多把M16,可就是他的戰果,而牛博宇也爬了過來,QJY88通用機槍的一百發子彈早已經打完了。

“你沒事吧?”看着爬到自己身邊的牛博宇,雲天遞給他了一把M16,同時關切的問道。

“沒事,就被蚊子咬了兩口而已。”牛博宇搖了搖頭,此時他的右腿被流彈擦傷,鮮血流下,可是他卻毫不在乎。

“你老爸在天之靈,一定爲你驕傲!”

看着現在的牛博宇,誰會想到大半年前他還是一副大公子的模樣,八百米的跑步就讓他爬不起來,這傢伙的變化實在是太大了。

“哎,雖然很想他,但是我可不想這麼早就去見他。”牛博宇突然笑了,笑得很自豪,因爲他知道,雲天是不會說假話的,那麼這段時間的努力,也算是有了回報。

“放心吧,你就這面相,絕對是長命百歲!”雲天笑着拍了拍牛博宇的肩膀,轉身向着唐曦爬了過去,十幾發子彈消耗一空,唐曦急需補給。

“拿着!”將M16遞給唐曦,雲天靠在廢墟的牆壁上,擦了擦頭上的汗水,剛纔又從死亡旁邊走了一圈,好在沒有去見了閻王。

“那個素季的事情你準備怎麼處理?”唐曦接過槍械後立刻開始檢查上彈,不過此時她卻不忘那素季的事情,如不是那夜突襲打斷了他們的好事,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呢。

“這個時候你怎麼還關心那件事情。”雲天真是想不明白,女人的心總是那麼的奇怪,這生命攸關的時候,她怎麼還能想起素季的事情。

“怎麼就不能關心,難道你還真準備留在這裏當女婿啊。”唐曦也不明白,自己怎麼會問出這樣的問題來,不過一想起素季那羞澀的眼神,她心裏就很不舒服。

“怎麼了?你吃醋啊?”雲天嘿嘿一笑,他當然不會留下了,只不過這兩天備戰,他真是沒有時間和素季說清楚。

“鬼才吃你的醋,我可是你的妹妹,監管你是我的義務。”唐曦立刻吐了吐舌頭,不過臉色羞紅的她急忙轉過了頭。

“這天底下哪有妹妹管哥哥的,好了,再打幾槍撤到第二個防線吧,這裏守不住了。”外邊的子彈呼嘯着從他們的頭頂飛過,幾次還擊也無法退敵,雲天知道,這裏算是受不住了。

“嗯!”牛博宇和唐曦點了點頭,盲掃了幾槍後,三個人立刻向着村子裏面跑了過去,在那裏構築的防禦,是他們的第二道守衛,而云天也把自己搶奪來的武器,交給了村民。

很快,衝上來的土匪們,就佔據了村口,而失了高地的雲天等人,也只能在村子裏打起了遊擊,槍聲再一次在這個山村之中迴盪起來,激戰依舊在繼續着。

一槍撂倒一個土匪,雲天快速的消失在了這個衚衕之中,低矮的房舍雖然擋不住對方的攻擊,但是卻成爲了很不錯的掩體,而那青石路上,時不時的陷阱,也成爲了對方的噩夢,不過隨着這羣無惡不作的傢伙把一棟棟房舍點燃,戰局開始一邊倒了起來。

火光中,戰鬥依舊激烈,近距離作戰後,土槍也有了威力,只不過裝彈太慢的村民,根本招架不住對方的攻擊,而新配發的自動步槍,可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掌握的。

黑暗中,四個身影快速的進入到了村子裏,相互之間打了一個手勢之後,他們已經兩兩一組,向着村裏摸了過來,獅騎士被唐曦一槍解決,而剩下的龍、虎、豹、狐也成爲了這次偷襲的匕首,幾個村民還沒有明白過來,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可就在龍騎士和虎騎士剛剛來到一個小衚衕的時候,一條人影猛地向着他們衝了過來,狹窄的衚衕裏,雲天和龍、虎二人相遇了。 子彈早已經全部打完,雲天知道,他必須要想辦法幹掉眼前的兩個傢伙,如果此時再去別的地方搶槍回來,又不知道有多少村民會死在他們的手中.

越早接觸,雖然勝算越小,但是卻可以保護更多無辜的村民。

猶如獵豹一般衝過來的雲天,雙眼死死的盯着背對着自己的龍騎士,就在他一轉身的時候,雲天已經向着右邊躍了過去.

眼看着有人影,龍騎士也急忙本能扣動扳機,手中的沙漠之鷹呼嘯間,子彈貼着雲天的左肩射了過去,而云天則在牆壁上猛蹬兩下,人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

千面天使 一記橫掃,不等龍騎士回神,右腳已經踢在了他的右手上,軍用皮靴那結實的鋼板,讓龍騎士的右手巨痛,手中沙漠之鷹立刻掉在了地上。

空中轉體,左腳後踢,腳跟狠狠的砸在了龍騎士的左臂上,雖然他防禦及時而沒有被擊中頭部,但是整個人也被巨大的力量撞在了右側的牆壁上。

落在地上,雲天不敢怠慢,因爲此時前面的虎騎士已經轉身,因爲巷戰,兩個人都使用沙漠之鷹,那黑洞洞的槍口若是被擊中,依舊是致命的。

就地一個翻滾,雲天已經躲到了龍騎士的身旁,被龍騎士身體所擋,虎騎士無法射擊,於是他急忙快步上前,而龍騎士也站起身來,本能揮拳還擊的他,向着雲天撲了過來。

鯉魚打挺,雲天跳了起來,避開對方的腳風,他來到了龍騎士的懷中,右拳猛擊他的胸口,同時身體打轉,藉着龍騎士一個退步,雲天已經一手扣在了虎騎士的槍口上。

右臂用力拉住槍栓,巧力上提間,讓手槍不能擊發,同時以擡起右腳,直接踢在了他的小腹之上。

遭受重擊,虎騎士本能後退,而手中的沙漠之鷹也在瞬間解體,不過此時,獅騎士一腳踢在了雲天的後背,後背一痛的雲天立刻也向前撲來。

看着雲天撲來,虎騎士立刻擡起腳,向着雲天踢了過來,而云天急忙轉身,猶如游魚,轉到虎騎士的後背,拳頭直接猛擊他的後勃頸。

感覺到身後拳風,虎騎士急忙低頭,雖然避開了這一拳,不過雲天的膝蓋已撞了過來,後腰吃疼的他急忙向前一撲。

這種時候,雲天肯定選擇追擊,可就在這是,一道寒光撲面而來,身體前傾的雲天收拾不及,只能猛一低頭,而那把鋒利的匕首貼着他的後腦勺劃過,幾根頭髮更是直接被切斷了。

若不是躲得快,恐怕雲天的脖子就要開個血槽了,就地一滾,雙腳猛蹬,趁着對方收勢不穩前直接踢中了他的小腹,不過對方雖然吃痛,但是還是反手一刀,在雲天的小腿上留下了一道口子。

再一次翻身而起,雲天連退三步,右腿上火燒火燎的疼痛讓他皺了皺眉,而此時,對面的虎騎士,也已經爬了起來,從後背抓起一把彎月砍刀,bcb彎刀可是以劈砍而聞名於世,圓弧形的刀刃鋒利無比。

另一邊,龍騎士的手中,則握着費爾班-賽克斯格鬥匕首,雙刃的匕首帶有菱形紋路,若是紮在身上可就是一個血槽,就連縫合都很困難。

狹窄的衚衕裏,也就有三米多寬,四周的火焰不斷的跳動着,雲天雙拳護胸的看着對面的龍虎二人,身材魁梧的他們一臉的冷笑,兵器對雙拳,又是二比一,這個優勢很明顯。

空手奪白刃,這可是必學的搏鬥技能,不過本就已是弱勢反擊,再加上對方有兩個人,而且他們還是合作多年的戰友,這可就非常的困難了。

之所以在這狹窄的巷子裏動手,本是爲了奪槍而選擇的,如果變是白刃戰的話,可就相當麻煩了。

雲天活動了一下肩膀,不管怎麼樣,他都不能放他們過去,再有不遠可就是所有村民躲藏的地方了,一旦他們過去,後果不堪設想,這些嗜血的傢伙,會幹出什麼事情,誰也不知道。

雲天的魚腸劍並不在手,否則就憑他們,還無法攔住自己,這兩天素季對於自己避而不見,那魚腸劍就一直都沒有要回,雲天也明白,畢竟一個姑娘想要嫁給自己,就連做妾都願意,可是卻被回絕,女孩的面子肯定掛不住的嘛。

“小子,我要把你的身上扎滿十個孔之後,纔會讓你死。”龍騎士一臉冷笑的看着雲天,身高體壯的他晃了晃手中的軍刺,別說十個,就算是一個都是致命的。

“我要砍斷你的手腳。”虎騎士也是一臉冷笑,晃了晃手中的彎月,這傢伙還真是夠變態的,不過如果不變態,又怎麼會做男爵的手下呢,這個傢伙從一開始就感覺非常變態。

雲天也不答話,只是死死的盯着對方的武器,看着來回晃動的匕首和砍刀,雲天的注意力高度集中,因爲他知道,一旦犯錯,他將會付出慘烈的代價。

寒光揮舞,龍騎士率先衝了上來,反手握着匕首的他,向着雲天的頭部襲來,而在他之後,虎騎士也揮刀砍來,主攻下三路的他,目標就是雲天的雙腿。

連續後退,在對方几乎上是毫無破綻的攻擊下,沒有利器護身的雲天被逼退數步,幾次刀鋒貼着他的身體劃過,衣衫瞬間砍破,幾道血槽更是流血不止。

將嫡 “砰!”

就在龍騎士和虎騎士佔據上風的時候,突然間雲天一手扶在牆壁上,幾塊活動的磚頭讓雲天心中一動,一揮手間,一塊磚頭直接砸在了龍騎士的腦袋上,猛然的攻擊,讓他整個人向後退了幾步。

如果是國內的紅磚,恐怕這一下足以讓他頭破血流了,但是這個山村可不是中國,那黃泥巴裹着稻草曬乾的泥磚,只能算作泥塊而已。

不過四散的灰塵,也讓龍騎士急忙閉上眼睛,手中的匕首在眼前揮動,生怕對方趁機偷襲。

看到自己襲擊成功,雲天雙手抓磚,再一次砸了過來,龍騎士身後的虎騎士,急忙遮擋,雖然偷襲不成功,但是這磚頭還算是讓雲天止住了退勢。

連續幾個磚頭砸過去,小衚衕內頓時煙塵籠罩,趁機上前的雲天再一次撲了上來,試圖趁機奪刀的他,雙手成爪的抓了過來。

不過,很顯然,這兩個傢伙的實力是雲天見到過最強悍的了,那匕首和砍刀揮舞的密不透風,雲天幾次偷襲都沒有成功。

這絕對是最好的機會,但是在兩個人的夾擊下,雲天不僅沒有得手,反倒再一次被逼退,而且因爲這次的偷襲,龍騎士趁機來到了雲天的另一側,現在兩邊都有人,雲天完全被夾擊在了裏面。

磚頭就那麼幾塊,打完之後就沒有了,而且這泥塊砸在他們身上,除了讓他們灰頭土臉和頭上起了個大包外,並沒有什麼更進一步的傷勢,而因爲被激怒,兩個人再一次逼近的時候,也痛下殺手。

“麻煩了!”

心中暗道不好的雲天,看着左右兩邊的龍騎士和虎騎士,如果硬闖恐怕要身負重傷,但是眼下,他再無他法了,恐怕只有趁着對方刺入自己身體的瞬間,予以擊殺才有活路。

咬了咬牙,雲天打定了主意,目光之中殺氣暴漲,魚死網破的作戰計劃也制定好了,看着火光映射在那憤怒的臉龐上,龍騎士和虎騎士也十分小心,他們也知道,雲天要來困獸之鬥了。

再一次撲上,雲天選擇了主動進攻,目標鎖定在虎騎士身上的他,右拳直接向着他的刀口砸了過去,這不是自斷一臂,而是爲了更好的攻擊。

雲天手上的戰術手套,可不是平日裏大家戴的手套,無指的手套給了手指更靈活的移動,而在後背上附加的鋼板,也是保護手背的最後一道關卡,雖然只有一釐米後,但卻是精鋼所制,反覆三層壓制的鋼板,還算是比較堅固

當雲天的拳頭砸在砍刀上後,火花四濺,突然的打擊震的虎騎士虎口發麻,急忙退後的他,砍刀橫於胸前,嚴防對方的反撲。

而這時,身後的龍騎士也跟了上來,手中的匕首直接向着雲天的後腰紮了過來。

感覺身後寒光襲來,雲天急忙轉身,完全不顧及這匕首刺向自己的小腹,右拳帶着勁風向着對方的咽喉襲來,這就是雲天制定的死亡戰術,冒着被對方刺中的危險,他也要幹掉這個傢伙。

魚死網破的攻擊是雲天最不想的,但是退無可退的他被逼上絕路,雖然那菱形的匕首刺中的話後果不堪設想,但是雲天決定,就算是要死,也要拉上墊背的。

可就在雲天打定主意的時候,龍騎士卻突然猛退,面對着雲天的兩敗俱傷,他可不願意這樣幹,若是被這拳頭擊中咽喉,恐怕不死也要廢了。

一擊不中,雲天急忙繼續追擊,而身後的虎騎士卻再一次的撲了上來,手中的砍刀在雲天的後背上留下了長長的血槽,鮮血噴涌的雲天再一次受到重創。

“呀!”眼看形勢危急,這兩個傢伙是準備活活的拖死自己,雲天這時越發覺得自己的搏擊能力還差太遠,可就在這時,一聲帶着稚嫩,又帶着憤怒的吼聲在龍騎士的身後傳來。 伴隨着那聲怒吼,一個瘦小的人影已經撲了過來,手持魚腸劍的她灰頭土臉,不過掛在臉上的堅毅,讓她好似火光中猶如飛蛾一般,而那喊聲完全是給自己鼓勁加油,但是卻完全暴漏了自己的偷襲。

一個閃身,龍騎士輕易就避開了身後刺來的魚腸劍,而素季一擊撲空後,整個人停不下來,她只感覺眼前一花,空門大開的她,完全暴漏在了龍騎士的匕首前。

這個殺人不眨眼的傢伙,毫不猶豫的一揮手中匕首,向着素季那單薄的身子紮了過去。

菱形匕首鋒利無比,素季只感覺寒光一閃,根本來不及看清,更不知道,這一擊就是死神的呼喚,眼看着那匕首來到了她的咽喉,未經過訓練的素季除了等死,沒有任何的反抗能力。

眼看着素季就要香消玉損,一個手臂已經抓了過來,電光火石間,雲天一個前撲,左手死死的握住了鋒利的刀鋒,用力一擰間,那匕首隨即改變了軌跡。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