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如果不是自己的招式極為強大,碾壓著白折水身法沒有絲毫用處,也許那一戰熟敗熟勝都不一定。

「別讓我失望。」雪魔猿猴嘿嘿的怪笑聲在天地間回蕩,他已經嗖的破空襲來,雙手持著雪白長棍,直接劈向凌楓。

一棍劈來,無數雪花環繞在長棍上,威能都暴漲。

面對雪魔猿猴這一棍,凌楓只是默默站在那。

「呼。」長棍劈來。

咻。

凌楓的劍光動了,一出劍就已經施展了十大魔功之一的劍力,令這一劍的力量很是驚人:「這雪魔分身,太慢了。」

詭異莫測的劍光,眼看著就要劈在雪魔身上。可雪魔手中的長棍略微一繞,竟然擋住了凌楓的一劍。

「嗯?」進了面色微變,手中長劍順勢一刺。

噗。

劍尖從雪魔分身的頭顱中貫穿。

閻羅劍道之無盡!

「嘩~~~」雪魔分身完全消散開,化為漫天的雪花,同時那雪魔聲音卻在天地間響起:「如果你就這點實力,可是遠遠不夠的,哈哈……我在路的前方等著你。」

呼。

乘坐著星鑒圖戮化作的靈蛇梭,順著浮木橋不斷前進。

雪花飄飄,籠罩無盡天地。

「景色真美。」凌楓笑著。

不斷前進著,過了足足一個多時辰,靈蛇梭猛地停下,凌楓面色微變看著前方,在前方遠處的橋面上正坐著一頭金毛猿猴,這金毛猿猴身前放著的長棍也散發著威壓,顯然也是件厲害的寶物。

此刻金毛猿猴正盤膝坐著,托著下巴,百無聊賴的等待著凌楓。

「總算來了,我等你好久了。」金毛猿猴起身,伸了個懶腰,「你的飛行寶物速度也太慢了。」

凌楓心意一動則收起了星鑒圖戮,降落在浮木橋上,手持著一柄妖異血色魔劍,遙遙看著前方的雪魔本尊:「這雪魔本尊氣息雖然比分身強的多可似乎,還沒海族夜叉的本尊氣息強呢。」

「嘿嘿,怎麼,你是不是在想,我的氣息比較弱?」雪魔怪笑著,「可別將我和那夜叉比,夜叉那蠢貨連自己的力量都不能絕對的掌控,純粹靠著蠻力亂來。而我卻是掌控每一絲力量,收斂氣息,改變氣息,改變容貌,什麼都能做到。」

「變。」

雪魔本尊瞬間就變成了白折水的模樣。

「再變。」又變成了凌楓。

連氣息也一模一樣。

凌楓見狀暗暗吃驚,這簡直就是神仙般的手段。

「所以小子,真正的強者是不能從外表看的。」雪魔本尊笑道,「越是強者,一般越是收斂氣息,甚至就如同草木凡石,一點威壓都沒有。」

凌楓不由點頭。

「來吧,把你的手段你弄出來讓我瞧瞧。」雪魔本尊喊道。

「千影劍陣,出!」凌楓眼中厲芒一閃,在周圍憑空出現了足足千柄紫殤魔劍,魔劍起伏不定,可大量凌楓卻都灌入其中,經過轉化凝聚在紀寧的身前匯聚成了一柄鋒利無比的玉劍。

「似乎頗有點手段呢。」雪魔扛著金色長棍,笑眯眯的。

凌楓眼皮掀起。

咻!

玉劍瞬間破空而去,在空中留下了一道虹光,玉劍詭異莫測的便斬向雪魔。

「嘭。」雪魔拎著金色長棍,輕易的長棍一震,便砸在了玉劍上,玉劍當即破碎。

「嗯?」凌楓面色一變,「去,去,去。」

一柄柄玉劍接連飛出。

雪魔卻是悠閑的邁步前進,金色長棍隨意的幾次震動,棍頭化為一個個圓圈,輕易的砸在了一柄柄看似玄妙莫測的玉劍上,嘭嘭嘭,又接連砸碎了三柄玉劍。

「你就只會這一招么?」雪魔本尊瞪著眼睛,很是無奈,「那就太沒意思了。」說著雪魔拎著金色長棍忽然飛奔起來,化作一道金色閃光。

「我的無盡能封鎖空間更是詭異莫測,配合千影竟然都被他輕而易舉擋住。雖然千影劍陣只是入門,威力也不容小窺。看來必須得用劍力和煞氣輔助千影劍陣了。」來咯了也沒想到一來就被逼迫到這份上,只見他次化作虹光,直接斬殺向那頭雪魔本尊。

雪魔飛奔。

玉劍破空。

二者瞬間相對。

「死。」凌楓心中念頭一起,玉劍中蘊含的劍力和煞氣也一下子爆發了,玉劍速度威能頓時暴漲,更加的快,沿著詭異莫測的弧線,斬向雪魔本尊。

「嗯?」雪魔本尊終於露出了肅穆之色,一直拎著的長棍,瞬間就是雙手持著長棍。

嘩,長棍一抖,空中便出現了一圈圈,只見淡淡的黑白二色氣流出現在了長棍上。

嘭!

再度砸在了凌楓的玉劍上,即便蘊含著劍力和煞氣,依舊被砸的粉碎。

「有意思。」雪魔本尊眼睛亮了,「哈哈哈,再來再來。」只見雪魔本尊迅速飛奔過來,他飛奔時,連步法都詭異莫測,時而左側,時而右側,沿著曲折線路不斷逼近。

顯然雪魔本尊認真了。

「劍力和煞氣都被他擋住?煞氣可是能影響到人境強者的啊!」凌楓心中一涼,每一次用劍力和煞氣消耗都是很大的,自己也只能放出十幾劍罷了。

「去去去。」凌楓一咬牙。

又是接連三道玉劍射出,其中僅僅只有一道玉劍蘊含著劍力。

實則虛之,虛則實之。

「哈哈哈……」雪魔本尊狂笑著。

嘭嘭嘭!!!

接連三聲炸響,即便其中那道突然威能爆發的玉劍,也同樣被劈的粉碎。

「什麼。」凌楓頓時意識到,這次麻煩大了。

而這時雪魔本尊已經殺到身前,凌楓顧不得其他,直接將千柄紫殤魔劍融合為一柄,同時一晃身就化作了近百丈壕,持著紫殤魔劍朝那雪魔本尊殺了過去。

鐺~~~勢大力沉的棍法,在交手的一剎那,凌楓就倒飛了開去。

「好強的力量。」凌楓往後倒飛,直接撞擊在了那冰封的海面上,嘭的一聲,冰封海面震顫了下,卻絲毫無損,凌楓則是翻滾著往後飛滾了開去,爾後又迅速飛起。

「我不施展萬魔金身,恐怕根本無法抵擋他的攻擊,如果我不施展囚天手,恐怕就是使用千影劍陣在力量上都沒法和他比拼。」凌楓感到了頭疼。

囚天手消耗魔元太快了,法象天地本就力量的增幅,加上紫殤魔劍,對方才僅僅一根金色長棍,凌楓想著以多打少,自己或許能贏。誰想一個照面就被砸飛了。

「力量雖然比不上海族夜叉本尊,卻也比我強的多,棍法也玄妙莫測,步法身法也驚人,簡直毫無破綻。白折水面對著雪魔竟然能靠身法躲開,也真夠厲害的。」凌楓到了此刻才意識到白折水的身法多麼驚人。

「我必須利用我的優勢。」凌楓只能動點心計了。

「哈哈。」雪魔本尊狂笑著,一躍衝出浮木橋,直接朝冰面上的凌楓砸來。

百丈身高的凌楓手持紫殤魔劍,當雪魔本尊到了身前時,他動了。

面對劈來的一棍,凌楓不管不顧,他手上的魔劍也盡皆朝雪魔本尊身上招呼,你打你的,儘管砸,我仗著萬魔金身,我根本不在乎。我的魔劍只要將你劈死,那便算功成了。

為了成功,凌楓甚至同時施囚天手和劍力,這不由讓凌楓的招式爆發出驚人的威能。

魔元不斷的消耗著,凌楓臉色蒼白,虛空中無數能量朝凌楓湧來,那股強橫的能量直接衝進了凌楓的身體中,橫衝直撞!

「砰!」

只聽見一聲細小碎裂聲,凌楓的氣勢也不由跟著一變,比起剛剛要強上數十倍。

在最關鍵的時候,凌楓突破了瓶頸,達到了洞虛期境界。 第三百八十八章:劍道大成,劍力突破!

「哈哈哈~~~」雪魔本尊看著凌楓,沒有一點感情,「就算你突破了又能如何?只有斬下我的頭顱你才通過考驗。」

雪魔本尊手中的長棍猛地一絞,那黑白二色氣流再度顯現,形成了巨大的漩渦,將凌楓的魔劍盡皆纏繞在其中。

隨後雪魔本尊的長棍就是猛地一劈!

嘭~~~~長棍砸在紫殤魔劍上,又砸在了凌楓的身體上,令凌楓往後倒飛,轟的聲撞擊在冰面上,這次冰面都咔咔咔龜裂出了大量裂痕。

「怎麼會這麼快?我的劍法已經很快了,紫殤魔劍和囚天手分別攻殺,竟然都被他給擋住了。」凌楓撞擊在冰面上后連又飛起來懸浮而立,眼中卻是難以置信之色,剛才自己盡皆都施展囚天手,竟然輕而易舉就被對方碾壓。

這種實力上的差距,讓凌楓感到很難受。

「劍力,終究是一種虛無縹緲的力量。」

「而近身戰,力量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戰鬥技巧。」凌楓心中慨嘆,他早就看出來了,這頭雪魔本尊掌握了『太極之力』,使得這頭雪魔的戰鬥技巧也無比的高超。

自己的劍力畢竟只是入門成次,如果自己劍力也突破的話,也許自己並不會這麼難堪。

閻羅劍道論技巧完全及不上對方的棍術。戰鬥技巧差距太大。

即便法象天地,依舊是被碾壓。

「哈哈哈,來來來,再來。」雪魔本尊卻殺的興奮,手持金色長棍再度呼嘯而來。

凌楓也俯衝而下,再度殺去。

……

鐺鐺鐺~~~

轟轟轟~~~

二者瘋狂在冰封的海面上廝殺,偶爾凌楓就被轟擊的後退,可仗著萬魔金身,他硬是和對方互攻著,他必須時時刻刻維持著『囚天手』,否則的話,他的劍一碰對方就會被轟飛,力量上差距太大,施展了囚天手后才能做到互攻。

偶爾凌楓還劍力爆發!令雪魔本尊也受些輕傷,只是雪魔本尊可化為無數雪花,又可凝聚而成,這些輕傷根本沒用。

「有意思。」

「你竟然還能力量突然爆發,我都一點察覺都沒有,是不是傳說中虛無縹緲的劍力?」雪魔一邊攻殺著,一邊還在詢問著。

凌楓則是咬牙攻著。

他第一次面對同層次對手被完全壓制,論力量。論身法,論近身戰技巧,自己樣樣處於下風。

「快,更快。」

「邪曲風說的不錯,快到極致,便無可抵擋。」

「帝釋天和邪曲風的速度快到極致,就算是修鍊界比他強的人都未必是他的對手。我的劍只要夠快,他也一樣擋不住。」凌楓瘋狂攻殺著,他完全不防守。只管進攻,而且用的只是兩招,分別是魔噬蒼穹和暗翼狅潮。

光頭武僧在都市 雖然閻羅劍道中的進攻足足有三招『無盡『輪迴』『天崩』。可天崩式是靠力量來碾壓,在力量上凌楓欠缺對方太多了,這頭雪魔本尊用的是長棍,擅長的就是以力量來砸!自己用『天崩』去砸,純粹以短處去對付人家的長處,會死的很慘的。

而『輪迴』卻沒有完全完善,雖然威力十分強橫,可是卻不敢隨意使出。

無盡、輪迴。

時而飄渺詭異。

時而瘋狂迅猛。

可是卻不能隨意使用,不到萬不得已,凌楓是不會賭的。

法象天地,瘋狂進攻。

攻,攻,攻!

快,快。快!

雪魔本尊卻持著長棍,長棍環繞著黑白二色氣流,棍影化為一圈圈,完全碾壓凌楓一切進攻。

「還要更快。」

凌楓的紫殤魔劍上都自然而然帶著蒙蒙金光。這是霸道奪目的金光。可是凌楓再瘋狂再兇悍,在那看似普普通通的長棍下,依舊崩潰被碾壓。

……

鏖戰許久。凌楓的體內的魔元開始漸漸快消耗殆盡。

「看來你還是不行啊。」雪魔本尊笑著,長棍完全壓迫著凌楓。

凌楓則依舊瘋狂進攻著。

突兀的。紫殤魔劍忽然爆發出了驚人的威能。

桃運神醫在都市 「又一次用劍力了?」雪魔本尊卻絲毫不在乎,雖然凌楓這一劍更加詭異莫測,因為威能突然爆發,他的劍已經到了雪魔本尊的身前,可是雪魔的長棍還是碰到了凌楓的那一柄劍,劍頓時就偏了,只是將雪魔的腹部劃出一道傷口罷了。

可就在這時,凌楓的那一隻手鬆開了手中劍。

「抓。」手猛地暴漲,抓向雪魔本尊。

這一招太突然了,之前蘊含劍力的一劍僅僅只是個幌子,凌楓的目的只是讓自己的這一隻手離對方更近!劍在失敗的剎那,紀寧就鬆手了,鬆開了劍,手才是最終的武器。

「嗯?」雪魔本尊一驚連晃身,他身法同樣玄妙無比,凌楓的一抓,僅僅只是抓住了雪魔的一條手臂。

「斷。」雪魔本尊不在意的笑著,他本就是雪花凝聚,聚散由心,斷一條手臂算不了什麼。

他的一條手臂被凌楓抓著。另一隻手卻持著長棍,繼續擋住凌楓另外一柄魔劍。

「噗!」一柄血色劍尖,從雪魔本尊的眉心冒了出來。

雪魔本尊眼中露出驚駭之色,他,他竟然被刺穿了頭顱?

這是從後面來的偷襲?凌楓就在眼前,後面是誰在偷襲他?

呼。

跟著雪魔本尊完全消散,爾後在旁邊又再度凝聚出現,他難以置信看著剛才被襲擊的方向,那裡正站著另外一個凌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