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如果夏美和蘭陵王在一起了,那麼冰心又該怎麼辦?蘭陵王是否會真的開心?

很明顯,這個快樂和美好是虛假的,是不切實際的,就是有人要利用我們內心被塵封的記憶蠱惑我們留在這裏。」

說着,妍握緊了拳頭,看着面前已經出現了的八個門,道:「看來出去后得跟盟主彙報一聲了,鐵時空裏似乎又有家族和魔道勾結了。」

「又有家族和魔道勾結!」脩和冥二人的頭上出現了一個驚嘆號。

「鐵克異能界中除了南宮陌祁家族的異能是念力控制外還有什麼家族的異能術是可以控制的嘛?」脩低頭思索著遲遲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

冥沉默了一段時間后,慢慢抬起頭,道:「曲湘夢嵐家族,曾經鐵克族裏排行第一的異能世家,因為該家族的人都是女子且天生擅長控制人心甚至給人製造夢境讓人迷失在裏面。」

「我還聽說她們非常擅長調香,而且每一種香都有其獨特之處,其中有一種香名為櫻花散,它所製造出的夢境就是人們內心深處最脆弱的且塵封許久的記憶。

因為她們的異能術又被稱之為巫蠱術,所以便退隱異能界許久,不再參與白道異能界和魔界的任何事宜。

而且這裏還真有一股櫻花的香味,看來這件事情真的要好好的報備一下盟主了,順便和銀時空的時空盟也彙報一下。」

說完妍就推開了傷門,道:「好了,先別糾結這個了,下一個開門接傷門。」說完就踏入了傷門裏,脩和冥見狀也跟了上去。

————傷門后————

脩,妍,冥三人一到傷門這裏,就聽到黃忠和趙雲的慘叫,以及一臉木訥的站在那裏的關羽。

「你們這裏什麼情況?」脩的頭上冒出了問號隨後看向了面前的貂蟬又看向了另一邊的關羽更加不明白了。

「貂蟬」看到另外三人來到也沒說什麼,只是自顧自的繼續出題:「下一題,請問22+22等於多少?」

此言一出,三人立即恍然大悟,原來是100以內的加減乘除!

聽到這裏,妍立即送上了一個死亡微笑給趙雲,黃忠和關羽三人。

看到這個笑容黃忠被嚇得咽了口沫。(呼延覺羅·蒼穹:我彷彿看到了堂姐對我的態度!)

趙雲被嚇得一激靈,直接蹦出一句:「是14!」

「貂蟬」一聽立即開心的鼓掌:「44?恭喜答對了!你們過關咯!」說完「貂蟬」就消失在了原地,取而代之的是八扇門。

「雲!你好聰明哦!竟然答對了誒!」黃忠激動的一把摟住趙雲。

一旁的妍冷言出聲道:「那是因為你們運氣好,關主把14聽成了44。

算了,能過關就好,回去后給我再惡補一下100以內的加減乘除!不搞明白別休息了!」

關羽,趙雲和黃忠三人自然是爆發出了慘叫聲,只能耷拉着腦袋往京門的方向走去。

————京門后————

眾人一到這裏就看到馬超在打碟,張飛跟着一堆打扮酷颯的小姐姐跳舞。

這讓關羽被氣的不輕,直接大吼一句:「三弟!」

張飛被關羽嚇得一激靈,隨後和馬超唯唯諾諾的和面前的六人站在一起后,小聲說道:「大哥,二哥,這關好難的,你們幫幫我們啦!」

於是在張飛和馬超添油加醋版的「如此如此,這般這般」下解釋完畢了。

「所以……你們兩個這是卡關了?」妍一把拉過馬超和張飛小聲的和其他人一起商量起來了。

「是啊!他們一直在那邊說,我和超都已經卡了好久了。」張飛也是一臉的焦慮。

脩深呼吸一口,微嘆一口氣,道:「既然如此……那就擊敗關主好了。」

眾人紛紛點頭,隨後轉身看向關主,隨着內力運轉,關主被眾人擊倒在地。

而八門金鎖陣的八個門隨之消失在眾人面前。

張飛一驚剛要說什麼的時候妍一把攔住了他,隨後閉上眼睛,似乎是感受到了風的流動趨勢后順着風走到一個點慢慢伸出手,只見手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而在妍的面前也出現了一個門的浮影。

「走吧!」說完,第一個帶頭走了進去。

眾人也是當即傻了眼,但後來黃忠也似乎是感受到了那股風的流動也走了進去。

看到這兩個人進去后,剩下的人都輸懷着不放心的心態踏入了大門內。

————死門后————

妍和黃忠二人站在一個小桌子前發獃了許久,趕到的眾人看到他們這副樣子后也是看向了面前的水杯。

「此水有劇毒,只有喝下它,才能過此關。」關羽念出了杯子邊上的小紙條上的字。

然後就出現了眾人搶著要喝劇毒水的名場面。

看到一群男生在爭先恐後的搶著誰死,完全忘了還有五分鐘這個事情后,妍就一把奪過杯子一口飲下杯子裏的水。

「妍!/劉妍小姐!」脩,冥還有關羽等七人驚愕的看着妍,然而片刻后妍還像個沒事兒人一樣站在那裏,隨後說道:「放心啦!水沒毒,不過……」

說着,八個門再度出現在了大家面前,而妍也說出了剩下未說完的話:「箭有毒。」

說完無數的箭矢從八門內射出打向眾人。

「神風盾!」嗚拉巴哈,妍和脩同時施展神風盾瞬間罩住了在場的每一個人。

很快箭矢就全部被神風盾擋下,妍和脩二人也同時收回異能。

在他二人收回異能的一瞬間,門內再次射出數十支箭。

冥見狀瞬間下載下自己的伊利亞特雙星,然後衝到妍和脩二人面前施展出了氣場防護罩,同時關羽等人也用自己靈活的身手擋下攻擊。

這時,一支箭射向毫無防備的趙雲,關羽也沒有多想直接一個閃身到趙雲身邊用左臂幫趙雲擋下了這一擊。

「羽!/二哥!/二弟!/羽二哥!」

眾人紛紛沖向關羽,脩幫關羽拔下箭矢,並打量起了關羽的手臂。

「羽,你手臂中毒了啊!到時候我們帶你去找醫生看看吧!」趙雲和黃忠兩人扶起關羽並朝着最後開門的方向走去。

剩下的眾人面面相覷也跟着踏入了開門。

————東漢書院————

本來擺在東漢書院前的八門金鎖陣因為八人的破解而消失在了原地,一起出現的還有不知所措的小喬。

「小喬!」甄姬和貂蟬二人第一時間就沖了過去抱住了小喬。

八門金鎖陣破解,李儒和媚娘只能狼狽的離開。

甄姬抱着小喬開心之餘,Siman滴滴的響了起來,並給了妍脩冥一個眼神。

三人領會甄姬的意思,並悄悄的移動到一旁,甄姬也按下了自己的Siman,一條消息浮現在Siman上:阿宓,時空之門附近出現了魔化人的情況,小蔡和小董已經來幫助我了,東漢書院的情況就拜託你還有鐵時空的朋友多多注意一下了。————甄姜

。 大寶低著頭,小聲道,「可是我也想媽媽開心快樂啊,我的快樂很多,我全都分給媽媽,好不好?」

說道最後大寶抬起頭看著沈千輕,這句話一下子就撞進了沈千輕內心最柔軟的一處但是看著那張神似程宴的臉,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許久沒有得到回應的大寶,覺得很傷心,就在大寶覺得世界都黑暗的時候,聽到最溫柔的一句話,「好。大寶只需要分一點快樂給媽媽就足夠的,媽媽最大的心愿就是我的寶貝一切好。」

「木嘛~~」大寶給了沈千輕一個猝不及防的吻。

程宴站在門口,悄悄用手機照下來了,內心充滿的溫柔,他很想走過去抱著他們母子兩人,想把這世界上最好的都捧到他們的眼前。

但是他知道在這一切都沒有結束的情況之下,他不能,他連看都是一種奢侈,看著他們母子二人一起吃完飯之後,他轉身離開了,卻忽略了沈千輕的目光。

「先生……」管家看著程宴離去的身影,有些躊躇不知道該怎麼做。

他們這些做下人的,也算是看著他們從一段甜蜜幸福的婚姻走到今天……

程宴走出門,抽了一支煙,這以是深秋本該偏冷的季節但他絲毫感覺不到,煙霧繚繞在他的身旁,連他自己也不知道該走向何處。

突然看著手機上的日期提醒,他扔下了煙頭開著車走出去了。

墓園

程宴拿著兩瓶酒就坐在墓碑面前,還有一雙山茶花,「這是你最喜歡的花啊,你別說我沒有來看你啊。」

墓碑上寫著,程家大小姐程媛。

「最近發生了很多事情,我不知道該怎麼和你說起,那拿最近的來說吧,關於幕後兇手我還在追查之中,快了,我一定會親自手刃他的,他逃不出我的手心的。

他們都是說是千輕,怎麼可能呢,你們兩個那麼要好,怎麼可能是她,即便最後的證據全部都指向她可是她沒有理由啊。媛媛你放心我一定會找出真正的兇手來的,一定會找出來的。」程宴坐在墓碑身旁,伸手撫摸了墓碑上面的照片,一個女孩兒長相十分甜美,笑意寫在她的臉上,那雙剪水雙瞳早就藏不住她的愉悅了。

明明正處於似水年華的女孩兒就永遠的把生命停留在了十九歲!

那是多美好的一個年紀啊,可以享受一場甜美的愛戀可以去學習博遠的知識,可是她如今卻永遠的躺在這裡了,永遠!「大寶還從來沒有見過他的姑姑,他還小,我想給他一個絕對好的環境長大。

你那麼愛玩,一定會帶他去坐摩天輪的,他也會很喜歡你的,他不知道他還有一個漂亮的姑姑,我沒有把這些事情告訴他,等他再大一點我帶他來看你,好不好?」

「我做了對不起千輕的事情,你知道她的性子那麼要強,我很怕,但是這都沒關係,她一定會還是我的,你一定會保佑哥哥的對嗎?」

「……」

程宴的聲音越發凄涼,一個人邊喝邊說,耳邊吹過的秋風好像就是一種回應。

沒有人知道他內心頂著多大的壓力,也沒有人知道他所做的事情的目的,外人看來他是商界的神,他有一個貌美冷艷的總裁妻子,有一個看似完美的家庭,可那只是外人看來。

他以前只想去當一個軍人,當一個可以為國效勞的軍人,當一個有血有肉的軍人,可是這一切都被打亂了,他內心懷揣著旁人看不懂的情緒。

彷彿只有在這一刻才能暴露內心的想法……

他誰都不能說,可是他也有累的時候啊,他也想擁抱自己的愛人,牽著愛人孩子的手去吹一吹晚風……

「大寶……大寶……怎麼還不起床啊,再不起床媽媽就去上班了喔。」沈千輕一襲黑色西裝坐在大寶的床邊輕輕的說道。

「媽媽,我不舒服。」大寶艱難的睜開了眼睛。

沈千輕立馬意識到孩子的不對勁了,伸手摸了摸額頭,「寶,你身上怎麼這麼燙啊。」

大寶睜著眼睛不說話,只是拉著沈千輕的手。

「走,寶我們馬上去醫院啊。」沈千輕當機立斷,替孩子穿好衣服。

「夫人……這這是怎麼了?」管家剛剛擺好了早餐就看到了這一幕。

「大寶生病了,我帶他去醫院。」沈千輕一邊回答一邊抱著孩子走了。

此時還是九月份的天氣早上還有寒風徹骨的感覺,沈千輕卻只穿著單薄的西裝外套,還是頭都不回的就離去了。

等到管家反應過來的時候才想起,程家是有家庭醫生的,可夫人……似乎不願意。管家想了想還是彙報給了程宴。

「媽媽,今天怎麼沒有看見爸爸?」大寶一個人坐在副駕嘟著嘴問道。

沈千輕看了一眼大寶沒有回答,反而直接給陸辭打電話了,「小辭,大寶生病了可能是有點燒,如果你在醫院的話幫我找一下有關的醫生吧。」

此刻的陸辭剛剛在手術台上工作了五個小時接到這通電話還是立即去找醫生了。

「大寶乖,我們馬上就到醫院了啊。」沈千輕一路上都沒有停下,可以說是一路上飆車到醫院的。

當他們到醫院的時候陸辭已經在門口等他們了,「我來抱吧。」

「陸叔叔,你眼睛下面怎麼是黑黑的。」大寶伸手摸了摸陸辭的青烏的眼底。

「小辭,是不是麻煩你了?」沈千輕這時才注意到了,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我這些年替你處理的麻煩還少了?」陸辭不在意的笑了笑。

「……」沈千輕嘴角一揚,釋然了。陸辭一路帶著他們去往他的辦公室,開著暖氣的辦公室令沈千輕覺得整個人都些許變暖了。

「我不放心那些護士,我親自給大寶輸液吧。」陸辭將孩子安放在椅子上面,動作很是溫柔。

「陸叔叔,大寶不怕的,爸爸說了大寶已經是男子漢了。」大寶一雙眼睛乾淨得像一汪澄澈的泉水。

「好,我們大寶最乖了。」陸辭眼底劃過一絲不明情緒,手上的動作卻依舊溫柔。

「好了,勞煩沈小姐在這裡照看大寶一會兒,我去給你們帶點早飯。」陸辭站起來臉上笑意不減道。

「行行行,你快去快回啊。」不一會陸辭帶著一大堆早飯回來了,一邊擺好早飯一邊道,「你呀,只擔心大寶感不感冒,你看看你穿這麼點,還覺得自己年輕啊,諾,快點把薑湯喝了吧。」

陸辭的聲音帶著一如既往的磁性、溫柔,像是重力的吸引。

「我……我這不是救子心切嘛。」沈千輕伸手接過了那碗薑湯爽快利索的喝下去了。

「救子心切?一點常識都沒有,小孩子偶爾發一次燒不僅可以殺死體內的……」

「停停停,陸醫生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沈千輕趕緊打斷了陸辭的話。

「媽媽你的手機響了。」沈千輕立馬反應過來按了接聽,「喂,小萬,怎麼了?」

「我的沈boss啊,今天是簽合同的日子啊,說了八點我在公司等你的啊。」小萬已經覺得火燒眉毛了。

「我這邊出了點事情,我馬上趕過來啊。」沈千輕說完之後看著陸辭。陸辭眼中還是一如既往的溫柔,無奈道,「走吧,孩子一會兒交給我了。」

「大寶,媽媽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不能送你去學校了,等會陸叔叔會送你去學校的,媽媽下午來接你。」沈千輕說了在大寶的臉上親了一口準備離開。

「等等…..你把我的外套穿著出去吧,外面冷,這個時候你不能倒下,把早飯帶著,這個菠蘿包是你最喜歡的。」陸辭一手拿著早飯一手拿著他的西裝外套。

「好,那我就謝謝陸醫生了,改天請你吃飯啊。

」沈千輕接過之後就離開了。陸辭轉過身之後大寶就一直把他看著,陸辭蹲下來和大寶對視,良久大寶開口,「陸叔叔……你是不是喜歡我媽媽?」

陸辭震了震,差不點沒有站穩,孩子的眼裡是滿滿的澄澈和明亮,陸辭自問做不到去欺騙一個善良且乖巧的孩子,但是眼下……不宜多生事端。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