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如果有武冰冰的能力相助,簡詩琳和安清雅在頃刻間就能夠好起來。

這可比他做什麼針灸的效力要強多了。

當然,陳墨也不會無止境的強迫武冰冰去給這個人治病那個治傷。

他只要安清雅和簡詩琳能夠儘快恢復。

安清雅自不用多說,她的先天性心臟病一天不痊癒,就隨時有可能發作,會有生命危險。

至於簡詩琳,好歹自己昨晚還跟她吻得火熱。如果有辦法的話,陳墨還是希望她能夠恢復得快一些。

「冰兒就是個普普通通的小女孩,練什麼手?」武芸瞪了陳墨一眼,隨即道:「這事你不用說了,我不會同意的。 入骨暖婚,霸道總裁放肆愛 想利用我女兒給你當治療工具,門都沒有。」

「你這人,我怎麼就跟你說不通。」

「彼此彼此。」

武芸說完,肚子忽然咕嚕咕嚕地叫了起來。

陳墨好笑地道:「你沒吃早餐嗎?」

武芸有些臉紅,但還是強辯道:「我正打算煮。」

「那你就去煮吧,我已經吃過了。」陳墨擺了個「請便」的姿勢。

「你就是沒吃,我也不會煮你的份。」武芸丟下這麼一句,就直接去廚房了。

陳墨則是坐在客廳看電視。

沒一會兒,武芸就端著碗面出來了。

番茄雞蛋面。

簡簡單單的早餐。

「看什麼看,我就煮了一碗,想吃也沒有。」武芸懟了陳墨一句,然後自顧自地吃了起來。

陳墨就靜靜地看著她。

說實話,武芸的年紀看起來並不大,也就二十多歲的樣子,而且身材保養的很不錯,饒是陳墨對人的身體很有研究,也完全看不出武芸已經是個生過孩子的女人了。

按照武冰冰的年紀算,武芸在二十歲左右的時候就懷孕了。

這樣一個年輕貌美的女人,怎麼就成了單親媽媽呢!

武冰冰之前說,她的親爸爸去了天國,也就是死了。

武芸的丈夫應該也很年輕,怎麼死的?

重病,意外?

可要是疾病或者人禍,武冰冰也不至於改姓,跟著武芸姓武啊!

難不成武芸跟她老公本來就是同姓?

這個倒是有可能!

花都開好了 陳墨看著正在吃面的武芸,忽然有些同情,還有一絲絲……憐惜。

年紀輕輕就成了寡婦,還要單獨一個人帶孩子,生活必定不容易啊!

「你再看的話,就別怪我心狠手辣,把你眼珠子給挖出來了。」武芸忽然轉過頭,冷冷的看著陳墨,威脅道。

「長得漂亮還不讓看了?」陳墨理直氣壯地道。

「沒錯,長得漂亮就是不讓你,咋地!」武芸瞪眼,態度強硬。

「人長得不賴,脾氣真不咋地。」陳墨搖了搖頭,然後轉移了目光,不去看她,免得吵架。 當武冰冰睡醒,從房間里出來的時候,見到客廳里坐著的陳墨,別提有多高興了。

「爸爸,你來看冰兒啦!」小丫頭一下子就撲到了陳墨身上,小臉上滿是雀躍。

她都沒想到能夠這麼快就又跟陳墨見面,有些驚喜。

「乖女兒,這幾天過得怎麼樣?」陳墨揉著武冰冰的小腦袋,動作自然,說話也很隨意,就像武冰冰真是他女兒一樣。

開玩笑,兩千塊錢生活費都交了,這個可愛的丫頭就是他女兒,名正言順。

「過得很不好,吃也吃不飽,睡也睡不香。」武冰冰搖著頭,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真是我見猶憐,看得陳墨又心疼,又生氣,他回頭怒視著武芸,「你是怎麼搞的,怎麼把孩子給照顧成這樣了?」

「靠,她說什麼你都信啊!」

武芸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冷聲道:「我自家女兒難道會讓她吃不飽睡不香嗎,你是不是豬腦子!」

「噗,哈哈哈!」武冰冰一下子就笑出聲,但一接觸到陳墨凌厲的眼神時,她就不敢笑了。

陳墨的臉陰沉沉的,他看著武冰冰,道:「你剛剛是亂講的?」

武冰冰低著頭,小聲地說道:「我就是隨便一說……」

「你這丫頭,怎麼能這樣!」陳墨氣得不行,他還真以為武芸照顧不好武冰冰,畢竟這個女人脾氣雖然沒有林星娜那麼暴躁,但也是兇悍得很。

更重要的是,她是武者,而且武冰冰也有真力護體,武芸是真敢把武冰冰拎起來揍一頓的。

所以陳墨才信了武冰冰剛剛的鬼話。

「現在冰兒你也見到了,是不是應該滾了。」武芸在一旁,沒好氣地說道。

「我再坐會兒。」陳墨沒工夫搭理武芸,轉而對武冰冰道:「你的真力恢復地怎麼樣了,哪個治療術還能夠使用嗎?」

武冰冰吶吶道:「真力恢復了,治療術冰兒也不知道能不能用,沒試過。」

陳墨道:「那你現在就試試看。」

說完,陳墨直接以手為刀,在自己的手掌上劃開了一道小傷口。

「啊……爸爸你怎麼把自己給弄傷了。」 隱龍驚唐 武冰冰被嚇了一跳。

「不這樣的話,怎麼能測試一下你的治療術能不能用?」陳墨不在意地說道:「冰兒,爸爸能不能好就靠你了。」

「放心吧,冰兒不會讓爸爸留下傷疤的。」

武冰冰說完,手上就泛起了綠色的光芒,然後將小手移到了陳墨的傷口上。

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

陳墨手上的划傷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不到五秒鐘,他的傷口就徹底痊癒,連一點痕迹都沒有留下來,更別說疤痕了。

「好啦爸爸,冰兒厲害不?」武冰冰興高采烈地道。

「厲害。」陳墨忍不住朝她豎起了大拇指。

他終於是親身體會到了武冰冰的真力治療能力。

剛開始只是感覺有些熱熱的,隨即武冰冰手上的真力能量就很快滲透進他的身體里,讓他的傷勢徹底痊癒。

一般來說,武者的內氣,都是獨一無二,且互相不兼容的。

陳墨的真力有些特殊。

因為玄陽訣本來就是醫道傳承,內氣有一定的親和力,而且還有銀針作為媒介,加上刺激特殊的穴位,可以很大程度用自己的真力去給患者治療。

更主要的是,陳墨用真力做針灸,面對的基本上都是普通人。

普通人的身上沒有真力,也沒有內力,沒法對他的真力產生排斥。

如果陳墨要治療的對象是一個修鍊出內氣的武者,那他要用玄陽真力去給人治療的時候,一定得多費一些功夫。

畢竟不同的武者之間,即便修鍊的是同一種功法,真力也是不盡相同的。

這就好像輸血一樣。

即便是同血型的血液,用了別人的血,身體也會發生一些排斥反應,需要用藥物輔助。

武者的內力,遠比血液排斥要嚴重得多。

可是,武冰冰卻是很輕易的就把自己的真力滲透進他的傷口裡,而玄陽真力竟然一點動靜都沒有。

這可就真的是奇怪了。

按理來說,有異樣的真力侵襲過來,體內的玄陽真力應該會被動防禦,主動排斥才對,怎麼會一點反應都沒有,任由武冰冰的真力給他治療傷勢呢?

逆劍狂神 武冰冰的真力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親和力?

她的真力是從哪裡來的?

修鍊的又是什麼功法?

陳墨心頭疑惑多多。

只是一時半會沒有辦法搞清楚。

畢竟武冰冰這丫頭一問三不知,而武芸又不願意多說,他也弄不懂。

「冰兒,你怎麼會有這樣的能力?」一旁的武芸全程見證了武冰冰給陳墨治傷的經過,也是滿臉愕然。

之前陳墨就跟她說過武冰冰的能力,但親眼見過還是頭一遭。

「不知道,那天我看到大姐姐的手受傷了,就想讓她好起來,結果我就把她的傷給治好了。」武冰冰嘴裡的大姐姐,就是林星娜了。

天知道這丫頭為什麼喊林可馨作漂亮姐姐,而喊林星娜作大姐姐。

難道是因為林星娜的胸比較大嗎!

武芸卻是陷入了沉思。

異能覺醒……還是血脈的力量?

「武芸,你真的不知道冰兒的能力是從哪裡來的?」陳墨見到武芸的表情,也是顯得有些疑惑。

他一直以為,武芸會知道武冰冰身上的真力是怎麼回事,也應該知道冰兒為什麼會有這樣非比尋常的能力,但是現在從她臉上的表情來看,貌似是真的不知情啊!

「難道……冰兒是基因突變,成為新新人類了嗎?」

「屁的基因突變,她爸爸媽媽都是普通人。」武芸直接啐罵道。

「她爸爸媽媽?」陳墨聽得有些膈應,「冰兒是你女兒,她爸爸是你丈夫,你就直接說你跟你老公都是正常人不就得了。」

武芸撇了他一眼,然後停頓了一會兒,才道:「冰兒她爸是我姐夫,我是冰兒的小姨媽。」

陳墨滿臉愕然。

難怪武芸的身材這麼苗條,而且眉宇未開,儼然就是一副黃花大閨女的模樣。

敢情武冰冰不是她的女兒啊! 「你這麼看著我幹嘛?」武芸道

「沒什麼,只是沒想到你竟然會是冰兒的姨媽。」陳墨隨口敷衍了一句,然後移開目光,道:「冰兒的真力很渾厚,而且還有特殊的能力,要是不早點搞清楚的話,以後會很麻煩,甚至還會發生危險。」

「這個不關你的事,我會搞清楚的。」武芸擺擺手,還是不願意信任陳墨。

「哎,我是冰兒的爸爸……」

「你只管交生活費就行。」

「……」

這時候,武冰冰叫道:「爸爸媽媽你們不要再說了,我肚子餓了,想吃飯。」

「我去做。」

「我去做。」

武芸和陳墨同時說道。

「還是讓你這當爸的去做吧!」武芸直接把活兒丟給了陳墨。

誰讓他要當冰兒的便宜老豆呢!

「行,冰兒你先去洗漱,馬上就可以吃。」陳墨說完,就走進了廚房。

早上最好是喝點粥,吃點小菜。

不過考慮到煮粥比較麻煩,陳墨也不忍心讓武冰冰先餓半小時等他把粥給煮好,索性就給她煮個麵條。

重生九零:神醫甜妻,要嬌寵! 武芸買的是挂面。

陳墨還找到了雞蛋,番茄,還有一罐午餐肉。

等到武冰冰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一碗香噴噴的番茄雞蛋面就出爐了。

武芸動了動鼻子。

然後她就發現,同樣是做番茄雞蛋面,陳墨做的竟然比她做的味道要好聞很多,就是不知道吃起來怎麼樣!

「爸爸,你做的面好好吃哦,比媽媽做的還要好吃。」武冰冰吃了一口,就笑嘻嘻地對陳墨道。

「……」

武芸都不知道自己養了個什麼人,胳膊肘都朝外拐的。

吃完了面,陳墨就想帶著武冰冰出門了。

一方面,他想帶著武冰冰去外頭玩一玩,到處逛逛。

另一方面,他還想讓武冰冰給安清雅和簡詩琳做治療。

儘管武芸不太同意,但陳墨要能順利地把武冰冰帶出去,那一切就都好辦了。

畢竟武芸沒有千里眼,他就是帶著武冰冰去翡翠苑那邊,她也不知道嘛!

「站住,你要帶冰兒去哪?」武芸立即叫住了陳墨。

「我今天沒課,正好帶冰兒出去到處逛逛。」陳墨如實地回答。

「媽媽你別擔心,爸爸會照顧好我的。」武冰冰說這話的時候,頗有點小心翼翼的樣子,想來武芸平時對待她很嚴格。

「你才認識他多長時間,怕是他把你給賣了,你還傻乎乎地幫他數錢呢!」

武芸沒好氣地看著武冰冰,隨即又道:「你等我一下。」

說罷,武芸就進了自己的房間。

陳墨還真想就這樣帶著武冰冰離開,免得武芸不同意。

先斬後奏,武芸也沒有辦法嘛!

不過小丫頭卻是死活不願意,非要等武芸出來。

陳墨沒辦法,也只能一起等著。

十分鐘后,武芸從房間里出來了。

她換了一身休閑裝,還背了個包包,頭髮也經過精心打理,看樣子是想要一起出門了。

「正好我也很久沒帶冰兒出去玩了,今天就讓她玩個夠。」武芸說完,又補充道:「你要是有事的話,就先走吧!」

「我說了,今天沒課。」陳墨聳了聳肩,「今天我就帶你們娘倆出去好好玩玩。」

「說得好!」

武芸難得的附和了他一句。

陳墨笑了笑,剛想說話,卻聽見武芸又道:「那今天我們娘倆的消費,就由你包了。」

陳墨:「……」

三人一起下樓。

武芸雖然是個上班族,但有自己的私家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