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如果說利益已經動人心,那麼名望就是火上澆了一把熱油。在場的武人,有一個算一個,都陷入集體的高朝,憧憬自己獲勝的情景。

特別對於鄭山傲這樣的名宿大家,金錢於他已經沒什麼了不得,但名聲,特別是響徹寰宇的名聲,讓他躁動起來。雙手無意識地用力攥緊,幾乎要把手中酒杯攥裂。

看到大家的反應,張忠在心中暗暗點頭。他故意停了一會兒,然後輕咳了一聲:「金錢!名望!榮耀!我用這些向所有武人發出誠摯地邀請,來吧,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門派的振興,武王值得這一切。「

「一年,我會給予大家一年的時間籌備,我們也會廣邀世界。一年後,津門,將角逐100萬美金和武王稱號的歸屬。「

「最後,祝大家吃好喝好,玩得開心。」

張忠沒多停留,走下台。

把那2000斤黃金留在了舞台。

燈亮起,音樂重新奏響,晚宴繼續。

劉琛迎上張忠:「張老闆演講功底越來越厲害了,連我都被說得口水直流,好本事。」

張忠沒好氣笑道:「那是我講的好嗎,明明就是財帛動人心。」

「那也少不了你的口才。說回來,一年的時間夠嗎?」

「足夠了,不得不說你培養的學生們確實厲害,從直播錄像到信號發射,再到接收解碼,整個過程都已經摸索出來了,剩下一年時間,我們只要專心建設,到時候一定能轟動全世界。你別說,我後來琢磨著,除了武術,還真沒別的更適合讓電視直播一炮打響的了。」

「那就好。那我先預祝你更上一層樓,到時候,我們的無線電肯定是世界第一。」

「哈哈哈,不用那時候,我早就相信你就是世界第一。聽說你前兩年還帶了一幫子學生,在研究手提電話快成功了?那東西我都沒聽國際上有人研究過。」

「哎,我也就起了個頭,剩下的都他們自己搗鼓,我早就不怎麼摻和了。走,今晚不急着走吧,我們去喝兩杯,還有些細節跟你好好聊聊。」

此刻的陳識,完全明白了劉琛的意思,要是能奪得武王,肯定能徹底揚名,把詠春發揚光大。但全世界只挑一個,誰也不敢打包票。

「陳師父,和劉先生合作。他的力量和精準,或許已經超越了人類極限,再加上你的真傳,絕對有希望衝擊武王。就算最終沒成功,也會遠遠高過你的名次。只要站到最後,詠春必定揚名。」

陳識抬頭,發現是蘇近真。

張忠講話剛結束,她就靠過來,準備促成合作。

陳識有些心動,剛才那番演講,讓之前的計劃失去了意義。揚名的最好途徑,已經成為參加格鬥大會,取得的名次越高,名聲自然越響亮。

蘇近真的話戳中了他的心思,他和劉琛交過手,一個沒學過拳的人,就讓自己不得不使出渾身解數拖延敗局,真學了拳,絕對有資格問鼎武王。

而且,他一直在留意劉琛,發現他與舉辦的張忠關係匪淺,自然好操作。

「好,我先答應了。」 「我身為煉丹大師,身份高貴,平常人花大價錢都請不動,不過這次為你破例,幫你免費煉製丹藥。」亦容笑嘻嘻道。

「對呀,我身邊就有一位煉丹大師,不僅心地善良,還仁慈可愛,想來是很樂於助人的。」楊不易眼睛一亮,扭頭看著亦容,心中再次升起了希望。

煉丹大師確實身份高貴,因為你就算有靈藥,但是煉不出丹藥來也是白費。

而且煉丹有失敗的風險,像煉製延壽丹那等珍貴的丹藥,一般人都會花大價錢請煉丹大師出手,以確保萬無一失。

可以說,煉丹大師幾乎不用出門,就會有大把的靈石自動送上門來。

亦容悄悄瞄了楊不易一眼,目光如蜻蜓點水般掠過那英俊帥氣的臉龐,低低道:「當然,你也別多想,現在我們是盟友,我自然要將你的實力提起來,到時候我們出去的機會才更大一些。」

「另外……你陷入魔巢,被困秘境,與我也有很大關係,就當煉丹補償你了。」

亦容再次悄悄瞄了他一眼,淡淡說道。

「亦容大師如此明白事理,那我可就坦然接受了。」楊不易咧嘴一笑,很滿意她的懂事。

「嚯,你要叫我大師的話,那我可就要收你靈石了哦。」也許是看到了出去的希望,亦容雙眸裡面的靈光再次湧現了出來,連帶說話都靈動了一分。

「那我叫你小容?」楊不易眉頭一挑,故意打趣道。

「什麼小容啊,叫我亦容就行,你再這樣不著調,我可不幫你了啊。」亦容微微瞪了他一眼,就側過了頭。

「哈哈,我開玩笑的,走,我們回去吧。」楊不易大笑一聲,就疾馳上前。

「你修為不高,飛得到挺快,你這御劍之術挺精妙的啊。」亦容很快跟上,好奇道。

「你的飛行之術也不差啊。」楊不易笑道。

「我們來比比如何,看誰飛得更快!」於空中留下一串歡樂的笑聲,亦容已是化作化作一抹流光飛出了老遠。

楊不易一笑,也是全力催動五行御劍術跟了上去。

……

木靈部落。

「這段時間,我們雖然找到了不少低階靈藥,但是珍貴的靈藥卻是僅找到幾株,而且年份都較低,想來有了些年頭的靈藥都被這裡的野獸與妖獸吃掉了。」

亦容說道,「精進修為的丹藥有很多,但是我看了看我們得到的靈藥,可以煉製的丹藥有靈氣丹、黃龍丹、固本丹、一元丹,還有一轉金丹,至於更為高級的元靈丹卻是沒有發現煉製它的靈藥。」

「以你現在的修為,靈氣丹之類的基本沒有作用了,我幫你煉製一元丹吧,服用一元丹,用不了一年就能達到練氣六層巔峰來了。」

楊不易望著她,微微搖頭:「我的靈根太差,一年時間根本煉化吸收不了多少一元丹,就算天天服用,兩年後也根本達不到練氣六層巔峰來,可否幫我煉製一轉金丹?」

「怎麼會?以一元丹輔助修鍊,平常人一年內絕對能夠從練氣五層達到練氣六層巔峰來了。」亦容有些驚訝,問道,「你的靈根什麼品階的啊?」

「劣質靈根,比凡品靈根還差一些的劣質凡品靈根!」楊不易搖頭道,儘管這些日子以來不斷培養靈根,修鍊速度增加了一些,但是還不夠看。

「劣質凡品靈根?」亦容小嘴微張,盯著楊不易看個不停,「你的靈根一次能接引多少靈氣?」

「不服用丹藥的話,一次接引的靈氣比頭髮絲還細小不少,若是輔以一元丹修鍊,接引的靈氣較為精純的話,一次吸收的靈氣比頭髮絲細一點。」楊不易苦笑道。

「這麼差勁?」

亦容十分吃驚,道,「那你以後若是沒有大量高階丹藥輔助修鍊的話,豈不是很難達到練氣十層靈氣化液?」

「靈氣化液需要的靈氣相當於之前修鍊靈氣的幾百倍。」

「豈不是說,你一輩子也築不了基?」

「你的靈根太差,修鍊越到後期,就相當於與壽命在賽跑,普通的一元丹乃至一轉金丹恐怕都滿足不了你的要求,唯有服用別人輔以築基用的靈元丹才行。」

「不過靈元丹很貴,想要在大限來臨之前突破,就需要源源不斷的供應,可這……需要多少修鍊資源啊。」

亦容想著想著,呼吸都是一滯,望著楊不易,不怎麼的,眸光都黯淡了下來,心中竟是升起了一抹淡淡的擔憂。

「害!隨緣修鍊吧!」楊不易微微一笑,身懷逆天之物琉璃碗,靈根雖然差了一些,修鍊雖然慢了些,可總不能讓他去死吧。

他心中這樣安慰著,笑著問道:「我看你年紀比我還小一些,竟是達到了練氣十層,散發的靈威與我的師兄差不多,你是什麼靈根?」

「我?」亦容遲疑了。

「怎麼?怕說出來打擊到我?」楊不易輕笑道。

亦容見得楊不易臉上沒有絕望,反而掛著一抹淡然的笑意,也是緩緩開口道:「我是完美靈根!」

「完……完美?!」楊不易突然一震,定定的看著她,難以置通道,「你是完美靈根?」

「這豈不是說,元嬰老祖盡在你握掌之間?化神可期,靈界抬首亦可望?」

楊不易倒吸一口涼氣,他沒想到眼前的少女居然擁有修真界一眾大佬搶著都要收為徒弟的完美靈根。

「你什麼表情?」亦容撇嘴,隨後鄭重道,「也就看你人品還行,就告訴你了,這件事可不許告訴其他人。」

「好!」楊不易點頭,雖然不知道亦容擁有完美靈根為何會住在小小的東浮城,但他明白這是人家的隱私,自然不會到處多嘴,為人家惹來麻煩。

「現在我們手裡共有六株金焰花,應該可以煉製一批一轉金丹了,不過,這還不夠你達到練氣六層巔峰來,還需要出去尋找。」亦容道。

「尋找金焰花的事交給我。」楊不易說道,「我會發動其他部落的人一起幫忙尋找需要的靈藥,然後煉製靈氣丹與他們交換,他們用藥浴的辦法來強壯身體太過浪費靈藥,而且效果一般,等他們服用了靈氣丹,必然知道其中的好處。」

「這最好不過,人多力量大,危險的地方他們去不了,但是一些安全的地方卻是可以幫忙尋找,只要他們知道了靈氣丹的好處,自然會盡心儘力。」亦容點頭道。

「對了,你會不會煉製煉體類的丹藥?」楊不易突然問道。

「煉體類的丹藥?會是會一些。」亦容沉吟道,「根據我們手裡的靈藥,倒是可以煉製一種名為鍛體丹的煉體丹藥。」

「怎麼?你要服用?」

亦容抬頭望來。

「嗯,我需要煉體丹藥來增強實力,這種鍛體丹比之淬體丹與玉骨丹如何?」楊不易問道。

「好上一籌!」

「那就拜託你了。」

「順手而為。」亦容說著,一抹儲物袋,就拿出了丹爐。

一手靈藥翻轉,一手催出火焰。

靈藥於掌中熔煉,緩緩滴于丹爐,這一手就把楊不易看呆了,煉藥還能如此來?

亦容微微一笑,道:「我們煉丹不必太過死板,明白煉丹原理之後,怎麼方便怎麼來,讓自己舒服的煉丹手法,才是最適合自己的手法。你自己多練,就能找到最適合自己的煉丹手法。」

說完,一株靈藥已經熔煉完畢。

亦容再次拿出了幾株靈藥,扔進了丹爐,掌中火焰一催,那幾株靈藥在她的火焰之下交替熔煉了起來。

楊不易看她如此隨意的操作,問道:「你不用計算靈藥用量的嗎?」

「經過我手的靈藥能夠熔煉出多少滴藥液我都了如指掌,無需像你那樣一點一點稱量。」亦容笑道,「注意看我掌中火焰的變化。」

楊不易仔細望去,發現她掌中的火焰有時覆蓋丹爐裡面所有的靈藥,有時同時覆蓋兩三株靈藥,有時只覆蓋一株靈藥。

而且他發現,覆蓋多株靈藥的時候,每一株靈藥上面的火焰溫度都不禁相同,以保證每一株靈藥熔煉的量都在一個恆定值。

「看到了嗎?控火很關鍵,另外要熟悉靈藥的屬性,這一點你以前了解過,想來上手很快。」亦容道。

又是幾株靈藥下去。

亦容的技藝精湛無比,將熔煉靈藥完全化作了一門美學。

楊不易在一旁看得是佩服無比,眸光大亮。 楚塵也確實沒有想到,自己本是答應寧子州走上永夜的地下擂台,竟然會牽扯出這麼多的事情來,事實上,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就算楚塵想要退縮,也不可能全身而退了。

幻神蠱,子母溶血蠱的先後破解,巫神門的覆滅等,楚塵已經完全捲入了這件事之中。

「李振也說了,後來試驗品的供應商,提供的活人,有不少是來自國外,他們完全極有可能是借千業集團的海上運輸能力,將活人帶來,再送到李振的手中。」楚塵的視線輕冷地眯著,「小墨,千業集團這條線交給你了,假如我們的假設成立,一旦找到千業集團走私活人的證據,並且證明他們和寧君河的關係,就可以將他們連根拔起。」

「交給我去查。」寧子墨沉聲點頭,「千業集團的總部雖然在羊城,可他們的碼頭幾乎都集中在鵬城,要查他們的話,我恐怕要前往鵬城走一趟……」寧子墨沉吟了一會,說道,「小瑾的身子還在恢復的階段,不方便跟着我一起去,就暫時讓她住在這裏。」

「沒問題。」楚塵說道,「蕭朗不是回來了嗎?這幾天就讓蕭朗多陪陪她。」

寧子墨點頭。

「那就各自行動吧。」楚塵把湯喝完,站了起來,朝着廚房方向喊了聲,「媽,裝點湯,我送去給顏顏。」

「好嘞。」來自丈母娘幸福的回答。

「楚少,我先告辭了。」張運國沉聲地道,他也迫不及待想要查清楚青陽派在禪城的一切動態,彰顯自己在楚塵身邊的價值,張運國牢牢記住了羅雲道尊的話,他相信,只要能夠牢牢地抱住楚塵這個大腿,將來一定還有機會進入九玄門。

張運國剛走出大廳,迎面,宋秋急匆匆地趕回來。

「張道長好。」宋秋飛快地朝着張運國打一聲招呼后,就衝進了大廳,「姐夫,你怎麼知道黃家那邊貴賓的身份?」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