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妖可殺不可侮啊!

馬妖統領怒髮衝冠,不顧一切地奮起全身妖力,迸發出無與倫比的氣勢,在那一瞬間竟然掙脫地降妖陣的壓制,高高躍起,揮舞着手中的戰刀,以泰山壓頂般的姿態,凌空向最近的三人組黃巾巨人落下,刀未落,強大的勁力已經帶起呼嘯的狂風,吹得地面火焰四散而熄!

拿着錘子的黃巾巨人擡頭瞧了一眼,扔下錘子擡起一隻粗大的金屬圓筒對準了馬妖統領。

那東西一直就在錘子黃巾巨人的背上掛着,看起來黑黝黝無甚特別,半點法力波動也沒有,很像凡鐵一聲。

砰的一聲悶響,金屬圓筒口端噴出一股白煙,一顆圓錐狀的物體屁股後面帶着股烈焰直撲向凌空而下的馬妖統領,來勢奇快無比。

馬妖統領爆妖力掙脫降妖陣壓制已經先受了極重內傷,本就是拼死一搏,見那來物沒有什麼法力波動,雖然明知不可能那麼簡單,卻也不想躲避,心想着拼着受這一擊,落下去斬殺幾個黃巾巨人,再自爆精魂,也算力戰而死,總歸不能讓人這般侮辱地收割了精魂去,便不躲不擋,迎着那物落下。

轟的一聲,半空中爆起一團醒目搶眼的烈焰,宛若放了顆煙花般,星火焰點四散飛濺。

馬妖統領整個身體被籠罩在了一團半透明的光波之中,一層層冰霜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蔓延,直到將其整個凍在一塊巨大的冰塊當中,重重摔落!

冰塊落入三昧真火當中,飛速融化,馬妖統領依舊全身麻木不聽使喚,眼睜睜看着那三個黃巾巨人走到近前,兀自不甘地看着那錘子黃巾力士手中拎着的圓筒,掙扎問道:“那是什麼法器?”

三個黃巾力士依舊保持沉默不語——實際上做爲傀儡它們也沒有發聲系統來說話,持刀的黃巾力士穩步上前高舉手中刀,馬妖統領絕望地看着那雪亮的刀鋒,耳邊突然傳出來一個清朗的聲音,“rpg!”

這聲音不是黃巾巨人的,卻是從那亮晶晶的小板中傳出來的。

rpg?那是什麼東西?

這是馬妖統領最後的疑問,它已經沒有機會再問出來了。

雪亮刀光一閃而過,帶起漫天血花,紅色是馬妖統領視線中最後的色彩!

多說一句,魚純冰在下一卷還會重新登場的,不會就此沒影,喜歡這個角色的各位看官請放心。 “真是英勇啊!”

對着電腦屏幕,雍博文如許感嘆。

那隻最強的深紅色馬妖在最後時刻躍起反擊的舉動充滿了悲壯,讓雍大天師很是感慨,即使是敵對方,也不由得不去讚歎。

“雍道友策算無遺,法術犀利,傀儡大軍所向無敵,妖魔再是勇悍又能有什麼用?”

洛楚很真心誠意地拍着雍博文的馬屁,換來周圍一幫子廣陽派高層的齊聲讚歎。

自打廣陽派遷入此界,與馬妖開戰以來,就沒有打過這麼爽這麼痛快的仗。

從始至終,雍博文就沒有給馬妖各支部隊任何一個反擊的機會,便是妖軍中軍主力一路撤逃也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通過高空中的眼睛,雍博文始終牢牢把握着妖軍中軍主力的行動方向,並且提前派出空中偵察,繪製妖軍中軍主力行進前方的地理情況,詳細建圖,又通過向熟悉本地環境的廣陽派諸人諮詢後,快速制定了一個伏擊驅趕計劃,旋即指揮追擊的傀儡部隊只留下一小部分繼續尾隨攻擊,給妖軍中軍主力製造逃竄壓力,而真正的傀儡主力部隊則繞道急行軍,一路趕到了妖軍中軍主力行進的前方,利用地形,層層設伏,並且使用便捷法陣佈設器佈置法陣,改變前進道路上的地理情況,最終把妖軍中軍主力誘進了只有單一出口的山谷死地。

對於這支妖軍中最強的部隊,雍博文沒有任何收割妖魔精魂的想法,直接下令伏擊部隊,全力打擊,務必要乾淨徹底地消滅包圍之敵。

而那隻殿後的深紅馬妖部隊完全是意外收穫,看到這支小部隊一路奮勇追趕主力,哪怕遭遇伏擊,也沒有絲毫膽怯後退,雍大天師不由得對這支純由高級馬妖組成的小部隊大爲讚歎,想這種高級妖魔的精魂實在難得,雖然他已經有十餘萬妖魔精魂在手,但這種東西自然是多多益善,誰也不會嫌多。於是雍博文便在前路佈下陷阱,又安排了黃巾力士組隊出動,戰鬥的目標就是收割這些高級妖魔的精魂,在無法收集山谷中主力妖魔的精魂狀況下,這種做法對於雍博文而言無疑也是一次小小的補償——打了這麼一場大戰,總歸不能兩手空空而回吧,發戰爭財什麼的最是讓人高興的事情了。

只不過雍博文這種冷酷的收割精魂的作法看在廣陽派一衆人等眼中,未免就有些太過殘忍,雖然雙方打了這麼多年仗,可以說是仇深似海,可換了廣陽派要是有這個機會的話,再怎麼也能給這些妖魔一個痛快,就好像他們在以前戰場上那麼做的一樣,殺掉了妖魔也不收取精魂,直接一把火連屍體帶精魂統統燒掉,一了百了。

雍博文這種做法若是放在古代,可以算得上是邪門歪道的行爲,被廣陽派這種正派人士發現,那是要喊打喊殺的,可對於生活在利字當頭的現代的雍博文而言,這種做法卻是再正常不過,有便宜不拿那纔是傻瓜呢。

這不是正邪問題,而是代溝問題。

雍博文自己沒當回事兒,廣陽派衆人則在考慮半天之後,也沒提什麼歪道行徑這種話頭。開玩笑,廣陽派這次能夠倖存下來,全靠了這位雍道友,而且之後還得仗着人家的法寶返回人間,誰那麼腦殘會在這種小事上指責他? 錯入豪門:總裁爹地 退一萬步說,就算是正義感十足,實在看不下去了,想翻臉,那也得掂量一下雙方的斤兩才行,就雍博文手底下那隻兇殘的傀儡部隊,滅掉廣陽派也不過是分分鐘鐘的事情。

所以廣陽派一衆正義高人思來想去,結合自家屁股目前所做的位置以及雙方實力對比後,終於做出了正確的選擇——不是無視雍博文這種殘忍做法,而對他這種除妖務盡的壯舉給予大加讚賞!

雍大天師聽了廣陽派衆人的讚歎,果然大悅,道:“前方戰事接近尾聲,大家一起過去瞧瞧吧!看看那妖軍的最高統帥是什麼樣子。”說完,也不等廣陽派衆人有所反應,展開千魂慟,率先向最前線方向飛去。他這一動,原本駐留在四周警戒的數十黃巾力士外加千餘傀儡立刻同時行動,緊追而去——雍大天師吸取了地獄中伏的教訓,開始萬分重視自家的安全保衛工作,此刻在戰場上,什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所以隨着帶着支實力足夠的保鏢隊伍,以免受到突襲暗殺。

廣陽派衆人面面相覷,不曉得既然有法術可以在這遠遠的安全看清前線戰事情況,這位雍道友爲什麼還要親赴前線,這完全沒有道理的事情,最後收尾也沒什麼好看的啊,就算是想見見那位妖軍的最高統帥,等戰鬥結束不就得了,到時候不管是活的死的,讓傀儡捉過來也就是了。

雖然不理解,可也不能放任雍博文不管,畢竟這可關係到廣陽派能否脫離這苦海返回人間的大計。

洛楚易微一猶豫,道:“潘師弟,你先帶人返回堡裏,督促各宗弟子儘快收拾好東西,保證能返回人間的時候可以立刻起程,再安排人對周邊戰場清理一下,按老規矩辦就是了。”老規矩就是舉火燒屍,清理戰場。

潘漢易便問:“掌門師兄,我看雍道友對妖魔精魂似乎很感興趣,我們直接全都處理掉,會不會惹得他不快?”

“放心好了,這位雍道友眼界高得很,等閒妖魔根本不會放到眼裏,沒看他打了這一路,直到剛剛纔收割了些精魂嗎?那些可都是高級妖魔,想是普通妖魔的精魂他不會感興趣。”洛楚易頓了頓,轉而又對大長老道,“還請大長老並諸位長老與我一起去前線,不管怎麼樣,總歸得保證雍道友不會有任何危險才行。”

這後一句纔是正道理,長老們也知道這事兒的重要性,當即紛紛應了,在大長老的帶頭上,紛紛祭起飛劍,直追雍博文而去。洛楚易這個掌門目前還不會御劍飛行,好大大長老法力精深,帶個把人完全不成問題,便帶着洛楚易上了自己的飛劍,一同前行。 雍博文趕到前線的時候,戰鬥已經基本接近尾聲。

許你一場愛情盛宴 馬妖中軍主力被誘入山谷後,就已經註定了滅亡的命運。

儘管這些英勇的妖魔硬頂着當頭如雨的攻擊向谷口不停地發起一波又一波衝鋒,卻無法打通唯一的逃生通路。

這一回可不比之前,在山谷中不僅集中了大批重型火力,而且還有近二百的黃巾力士壓陣,那些仗着法術深精以及同伴掩護成功衝進阻擊陣地的馬妖無一例外都死在了黃巾力士手下,而且做爲相對高級的仍保留一定智慧的傀儡,黃巾力士們很精明地把這些馬妖的精魂通通收割了下來。

其實要說這些馬妖死得也是有些冤了。真要論起本事來,這些活生生的妖魔絕不比已經被煉成傀儡核心的那些人間妖魔差多少,如果人間妖魔還活着,兩者之間鬥起來,鹿死誰手還不一定,怎麼也不可能像現在這樣落得一面倒屠殺的境地。論法術,黃巾力士其實是不如這些活着的妖魔的,可一來黃巾力士軀體堅不可摧,又有防護法陣加持,再加上配備了術法武器,一上場,根本就不和那些妖魔比什麼法術拼什麼肉搏,直接槍炮齊加先打個下馬威,然後再抽冷子施展還留存下來的天賦法術,同時還有旁邊的惡鬼傀儡配合偷襲,那些衝進來的馬妖連一半的實力都沒來得及施展開就掛掉了。

對於馬妖而言,這場戰役的失敗,實在是非戰之罪。

雍博文降落在了谷口的阻擊陣地上,站在一個黃巾力士的肩膀上。

山谷內已經是一片混沌,加持了攻擊法術的彈藥破壞威力遠非普通彈頭所能比擬,將整個山谷掀了個底朝天,濺起的泥塵飛上半天,盤旋不落,形成了超深型沙塵暴的效果,已經完全看不清谷內情況,不過雷達可以測知裏面仍有大量妖魔倖存,想是靠着輪落支撐防護法術才挺了下來,不時有一波波的妖魔自山谷的混沌迷霧當中衝出來,對阻擊陣地發動絕死衝鋒。

真正的絕死衝鋒,絕對的有去無回,一隊隊馬妖揮動兵器,使動法術,呼喊着衝上來,然後成片成排地倒下。

阻擊陣地前早已經堆起了小山般的屍體,最早死掉的馬妖精魂甚至已經開始脫體,一時仍是迷茫狀態,無措地站在屍體上方,來不及完全清醒,就被呼嘯而過的子彈再次擊潰,術法武器的子彈都加持了攻擊性法術,連妖魔都殺得,更何況些許未成型化妖的精魂。

空氣中充滿了混合着血腥、硝黃與泥土味的特殊氣息。

對此血腥一幕,雍博文面無表情,只是低頭瞧着手中的平板電腦。

現在顯示屏上顯示出來的已經不再是那個全面地圖,而是測妖雷達掃描出來的山谷內部情況圖。

我的絕色女皇 從雷達掃描結果可以看到,山谷內仍有大量的馬妖倖存,而且絕大部分馬妖並沒有參與突圍進攻,而是在忙忙碌碌地建設着什麼東西,嚴格說起來,那一波波衝出來送死的妖魔倒更像是用來吸引傀儡部隊注意力的犧牲品,目的就是阻止傀儡部隊注意到山谷內正在發生的某些事情。

而這些細節,傀儡部隊是注意不到的。

這就是純由傀儡組成的部隊的最大弱點。

所以雍博文在地獄組建地獄火傭兵公司的時候,尤其注意到人類法師帶隊的問題,只有由人類法師帶隊參戰,並且掌握細節的傀儡部隊,才能真正發揮最大威力。

這也是雍博文要親自趕赴第一線的主要原因。

越是戰事接近尾聲,就越不能掉以輕心。

在最後時刻,妖軍肯定不甘心滅亡與失敗,十之八九要拿出些保命的殺手鐗來。

至少這支馬妖部隊的最高統領還沒有出手。

按照妖魔一慣的強者爲尊,這位最高級別的統帥,肯定不僅僅在運籌帷幄上高妖一等,在實力上也應該是能完全碾壓其他馬妖強者,這樣才能做到號令羣衆,軍令通暢,不會被陽奉陰違。

雍博文認爲,馬妖現在在山谷中做的事情,應該就是他們最後的一擊了。在簡單瞭解了情況之後,雍博文下令四周山壁上的傀儡暫時停止進攻,發射驅散引雨彈,強行驅散山谷內部的泥塵。

泥塵驅散,山谷內情況變得清楚起來。

只是說是清楚,僅僅是針對部分山谷而言。

事實上在山谷中央的部位,憑空冒出一個巨大的碗般的光罩。

光罩表面閃爍着星晨般的光華,倒扣於地,顯得異常神祕。

阻擊陣地上的火炮傀儡按照雍博文的命令,對那光罩打了幾發,結果炮彈飛過去,如泥牛入海,毫無動靜。

山谷中已經看不到馬妖的影子了,唯有屍體遍地,在剛剛密集攻擊中僥倖活下來的馬妖大約全都進了那個不透明的光罩裏。

從光罩覆蓋的範圍和馬妖塊頭的大小,可以初步判斷,那光罩中大約能護衛約四千馬妖。

很顯然妖軍中軍主力已經基本覆滅,只剩下這點零頭大約也翻不起什麼大浪了。

不過,雍博文卻不敢放心,下令試射附有各種類型驅散法術的炮彈,嘗試驅散那層光罩,至不濟也要中和掉那層掩護,看清馬妖在裏面搞什麼東西。

其實最好的辦法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驅使傀儡部隊攻進那光罩裏,不過雍大天師有些捨不得自己的傀儡,戰鬥都已經接近尾聲了,又勝券在握,完全沒有必要再這麼魯莽行事浪費大批傀儡了。

在幾輪嘗試後,其一種驅散炮彈發揮了作用,着彈處的光幕出現了一小塊殘缺。

雍博文立刻下令集中發射這種驅散炮彈。

上百發炮彈打下去,那光罩的護持作用雖然依舊還在,可卻再也無法遮蔽內中情況。

離得太遠,光靠肉眼也看不清楚,雍博文指揮一小隊飛行傀儡飛到山谷上空,進行影像捕捉。

當看清顯示屏幕上,光罩內正發生的事情時,儘管已經有一定心理準備,可雍博文還是不自禁地眼前所見嚇了一跳。

各位看官,2013年好。 光罩的中央部位,大約也就是山谷的中央地帶,建起了一座圓錐形的高臺。

大約是建得太倉促,臺子頗爲簡陋粗糙,主體純粹是由土石堆成的,頂部簡單地做了平整,向東一側沿坡搭建了一條僅能容一隻馬妖拾級而上的窄梯。

平臺中央插了一面旌幡,通體金黃,繪有密密麻麻的符咒,只是人妖之間符法大相徑庭,以雍博文這種可稱符籙大師水平的人類法師也看不太懂,只能隱約看出那似乎是在召喚什麼東西。

一隻通體紫紅到有些發黑的巨大馬妖就站在那金黃旗幡下方。

這馬妖塊頭足有三十多米,往那裏站,真好似小山一般,足佔了小半個檯面,猛一瞧去倒好似那平臺不過是搭了給他落腳休息的一般。

僅僅往那裏一站,強大的妖氣便撲面而來,簡直是隔山都能嚇死一頭牛。

這是真正強大的妖魔,與之前那些露面的馬妖完全不同,如果嚴格來說,強到這種程度基本上就與原來的妖魔種族有了本質上的區別,說是另一種生物也不爲過。這就好像人類修行有成就變成了仙人,與凡人從質上有了絕對不同,任誰也不會把一個仙人認爲是一個人類,哪怕是這位仙人剛剛飛昇不到一分鐘,也絕不會有誰把他與一分鐘前的那個凡人混爲一談。

想必這就是這支馬妖大軍的真正大統領了。

看到這樣一個強大的妖魔,雍博文沒有感到意外或是吃驚,畢竟這纔是常理,如果沒有一隻足夠強的妖魔坐鎮,這些馬妖哪會有足夠的勇氣與仙人支持的人類門派開戰?

此妖雖強,倒也不被雍大天師放在眼裏,不說自家符籙裏有專門降妖除魔的專業性符籙,便是不用親自動手,光靠足夠多的傀儡和黃巾力士堆也能堆死這隻妖魔,更何況雍大天師夾袋裏還有幾十顆做了術法改造的導彈還沒有動用呢!

真正讓雍博文吃驚的是,那隻妖魔此刻正在做的事情——它正在殺馬妖!

絕對不會有錯!

在傀儡部隊鋪天蓋地的術法攻擊下倖存下來的馬妖們正排着隊順着梯子爬上高臺,走到那妖魔面前,曲膝跪下低頭,然後那妖魔毫不客氣一手揪着馬妖部隊頭頂鬃毛,另一手揮刀乾脆利落地將馬妖部下的頭顱砍下來,再飛起一腳將屍體踢下高臺後,反手將斬下的頭顱繞着自己頭頂轉一圈後放到身後旗幡下。

這種殺戳想來進行的有一會兒了。

高臺的上半截已經被噴灑的鮮血浸通,變成了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帶着種腥紅意味的黑色,那妖魔身上的紫紅顏色大約也是被血染成,根本看不出本來是什麼毛色,而在它身後的旗幡下,已經堆了上千顆頭顱,呈金字塔狀,那旗幡的杆子就插在頭顱堆就的金字塔中。

高臺下的屍體已經堆成了小山。

大大小小的馬妖排着隊,很有秩序地登上高臺,不急不慌,彷彿不是上去送死,而是去參加什麼簡單的集會。

一場送死鬼的集會。

沒有任何聲音傳出來,唯能看到一隻又一隻馬妖登上高臺,被斬首,被棄屍,彷彿在演着一出殘忍血腥的奇異啞劇。

“它們這是在獻祭!”

說這句話的是洛楚易。

這位洛掌門剛剛纔在大長老的幫助下趕到,看到雍博文站在黃巾力士肩膀上張望,便主動跳了上來,結果一上來就在電腦屏幕上看到了如此勁爆的一幕,不自禁地大叫了起來。

這一嗓子效果相當驚人,本來散佈在四周的諸位長老聞聲全都噌噌地御劍飛了過來——本來爲了節省法力,他們都已經降落在了這個黃巾力士周圍——圍在雍博文周圍,伸長脖子向屏幕上觀望,這一看,不禁個個面色難看。

“我知道這是在獻祭。”雍博文覺得洛楚易這話似乎有些小瞧自己,就算咱法術水平略有些窪,也不可能連這點見識都沒有吧。眼前這點事兒這不明白着嘛,這妖魔要不是在搞獻祭,難道是失心瘋了玩集體自殺嗎?“這傢伙夠狠的,宰殺本族同種爲祭,跟咱們古代的人牲有得一拼。這妖魔就是妖魔,這麼多年了居然還玩這套,一點也沒有進步開化。”

雍博文口氣輕鬆,但心頭卻絕不像自己的口氣那麼輕鬆。

宰殺本族同種爲牲獻祭,又有召喚旗幡,顯然是要通過這種大量的犧牲來召喚什麼東西過來助戰,這麼大規模的獻祭,召喚來的東西也必然強大無比。這妖魔倒是果決的狠,見識了傀儡部隊的犀利法術攻擊後,連自己跑出去戰一把嘗試一下都不做,直接就放棄了自己作戰的念頭,開始召喚幫手了。

洛楚易連口頭的輕鬆都丟三界之外去了,急道:“唯一能讓它們用到這種同種血祭的,只有時輪召喚之法,它們這是準備架構虛擬時輪,召喚時輪摩尼金剛降臨啊!時輪摩尼金剛是時輪天魔的分身,自身魔力強大不說,還隨時可以做爲載體接受時輪天魔降臨!”

“喲?”雍博文一聽洛楚易這話,大爲興奮,“它們是在召喚時輪摩尼金剛嗎?那可太好了,我還想着親見一下活的時輪摩尼金剛是什麼樣子呢!”

“見一下活的時輪摩尼金剛?”洛楚易被雍大天師這奇特到完全異於正常思維迴路的愛好給震了一下,但馬上就回過神來,急勸道,“雍道友,要儘快打斷它們的獻祭召喚!這時輪摩尼金剛魔力堪比仙人,手段通神,絕不是我們這些人可以抵擋得了的,要是讓它降臨的話,我們就都危險了!”

大長老一聽,暗叫這話說得不對,人家雍道友光這召喚傀儡役使千軍的本事,就不比仙人差了,你說什麼魔力堪比仙人,怎麼能嚇得住他,只怕反倒讓他吃了定心丸了。

果然,便聽雍博文笑道:“魔力堪比仙人?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就算打不過,我們逃走還是沒有問題的!”雍大天師可是見識過準仙人三師叔祖的手段的,雖然自知遠遠比不上,但仗着手頭傀儡衆多,自覺得血/拼一下也能支撐一陣子,有這工夫,足夠打開電腦把所有人都通過地獄之門帶回地獄了。

wWW .Tтkan .℃o

大長老急得直在飛劍上跺足,連忙補勸道:“雍道友切莫大意了,這時輪摩尼金剛的魔力雖強,若我等同時協力,斬殺也不成問題,但關鍵是時輪天魔隨時可以通過時輪摩尼金剛的軀體降臨本區。那時輪天魔乃是神佛都無法對付的無上魔怪,據說僅靠目光注視,便可摧毀一界,絕對人力可能抵擋!”

光看就能毀掉一界?

這尼瑪的是什麼樣的存在?

雍博文覺得大長老有些誇大其辭了,但又怕這是真的,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安全第一的念頭佔了上鋒,便不再堅持己見,道:“好吧,我這便安排總攻……”他話沒說完,卻聽洛楚易哎呀驚叫一聲,拍着黃巾力士的腦袋,大叫:“晚了,晚了,完了,完!”h!~! 還掌門呢,還沉穩可靠呢,多大點事就大呼小叫的!

雍博文剛在心裏狠狠鄙視了洛楚易一把,卻聽周邊圍觀的一衆廣陽長老紛紛叫了起來,一個賽一個的好像剛被人爆了菊般悽慘,“晚了,完了!”

又晚又完的,想來是那邊的血祭召喚已經結束了。

雍博文往屏幕上看去,卻見整個屏幕上一片血紅色的光亮,什麼都看不到,只得擡頭起頭用肉眼往山谷方向張望。

距離稍遠些,手頭又沒有望遠鏡之類的設備,根本看不清楚山谷中央的具體情況,但那座高臺還是能看到的,高臺之上一道血紅色光柱沖天而起,連天接地,其間隱隱有無數光點不停落下,強大到令人膽寒的暴戾氣息就在高臺之上猛得暴發出來,哪怕是隔着近十里地,也可以清清楚楚的感應到。

果然是不同凡響啊。

山谷上空監控的飛行傀儡完成位置移動,避開光柱,將高臺上的情形重新發送回來。

整個高臺都完全籠罩在光柱之內。

原本安靜有序向上蹬爬的馬妖們全都停止了動作,看起來就好像是突然中了什麼定身法術般,全都保持着一個動作資勢,僵在原地。

但雍博文很快就意識到這個畫面並不是那麼簡單。

僵定住的不僅僅是那些馬妖,還有更多的東西。

比如高臺正中央的馬妖統領此刻也同樣變成了雕像造型,仰頭向着高空張嘴咆哮,一手中刀高高揮過頭頂,另一手中還拎着一個剛斬下來的頭顱,向後側方拋擲,那呲牙咧嘴的馬妖頭顱堪堪飛離手指,卻浮在空中,那被斬下頭顱的馬妖屍體剛剛被踢下高臺,離着臺邊六七米遠的樣子,也浮空不動,向更下方可以看到,先前掉落的屍體剛摔到地面,濺起了大篷鮮血,屍身周邊還有無數細小泥石飛濺而起。

對這種情況的解釋只有一個,也只可能有一個——光柱籠罩範圍空間內的時間被強行停止了!

光柱中不停向下墜落的光點正源源不絕地匯入馬妖大統領的體內。

馬妖大統領的身體隨着光點的涌入慢慢變得透明亮堂,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個正在通電亮起來來的超大節能燈泡。

“快攻擊啊,快攻擊,打斷召喚,打斷召喚!”

洛楚易扯着嗓子衝雍博文大吼,什麼禮貌氣度都拋到了九霄雲外。

雍博文被震得不自禁地側過身子揉了揉耳朵,下達衝攻命令。

四下傀儡部隊火力全開,而且這一回目標明確地直指血祭高臺。

密集的槍彈化爲漫天火點,宛如勢不可擋的烈焰洪潮,呼嘯間便將那防護光罩拍得粉碎,下一刻,蜂擁衝進光柱範圍的槍彈卻全都靜止了下來,就好像光柱範圍內的一切其他東西般,靜靜的懸停在空中動也不動。

時間既已靜止,那麼便沒有東西能夠在其中穿行。

射進去的槍彈越來越多,密密麻麻地懸停着,漸漸將整個高臺外圍包裹起來,彷彿有隻無形的大蠶正不停地吐出黑與紅的絲線織就巨繭包裹高臺。

雍博文不禁大皺眉頭,命令傀儡部隊停止攻擊,然後對跟在身後的黃巾力士下令:“給它來一發試試!”

一個黃巾力士小組立刻忙碌着架起臨時導彈發射架,準備給這正降臨的時輪金剛來一發嚐嚐味道。

只是臨陣磨槍終究還是有些遲了。

這邊廂的發射架堪堪搭起來,導彈還沒有架上去呢,那邊召喚已經結束了。

通天接地的光柱倏一下就斂去了。

還來不及看清高臺上什麼情況,沒了那光柱的威力覆蓋,靜止的時間終於開始重新流淌。

拾階而上的馬妖們終於落下腳步繼續向上攀爬。

無頭的屍體開始墜落,地面崩濺的石子繼續上升。

當然這些都不重要了。

最重要的是,曾一度被強行靜止下來的,足有上百萬發的子彈炮彈突然間便重新恢復了行動能力,好似脫繮的野馬般同時撲向高臺,只聽轟的一聲大響,整個高臺連着正努力攀爬的馬妖一併被密集的彈雨擊成齏粉。

離魂記 真正的齏粉!

整個高臺就好像是麪粉粘成般的,就在巨響聲中,漫天崩飛,揚起無數細碎渣子,好似平地裏起了龍捲風,掀起半天沙塵暴般,聲勢駭然至極。

整個山谷登時一片混沌,隱約間可見一道道電光不停劃過,光亮照之下,似有龐然大物在不停扭曲變化。

驀得,一聲淒厲長嘯自混沌泥塵中沖天而起,一團如旭日般刺眼得令人不敢直視的光茫自其間疾射而起,似乎是一個帶着無限亮光的圓盤,就那麼沿着山谷四壁飛速地轉了一圈,即迴歸到泥塵當中。

下一刻,山谷四壁同時垮塌,在谷壁上方設立阻擊陣地的傀儡部隊無一能逃脫,全都被卷在崩飛的泥石草木當中滾滾落下,最終被埋葬在了塌陷墜落的石堆當中。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