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妞妞將她放在了沙發跟前,而後把傭人送來的食盒打開,說:「阿崢,我喂你吃飯吧。」

「用不著,我知道我是個瞎子,但不需要你的憐憫。」

喬崢冷硬的拒絕。

「我沒可憐你,我只是想照顧你。」妞妞解釋道,「當初我做了手術,不是你照顧的我嗎?」

「我不記得了。」喬崢道。

妞妞:「……」

明知道他在故意氣自己,可聽到他說的這些話,心裡還是有些受傷。

妞妞拿起筷子,夾了一些飯菜,遞送到了喬崢嘴巴。

喬崢說:「我不吃。」

「你再跟我鬧彆扭,我就不用筷子喂你吃了,而是用別的方法喂你了。」

除了筷子,還有什麼能讓他吃飯?

喬崢沒想到。

於是,繼續咬緊了牙關,拒絕吃飯。

安靜了幾秒鐘——

唇瓣上忽然貼來一個溫熱的東西,緊接著食物被遞送到了他嘴裡。

喬崢愣愣的,沒有反應過來。

妞妞喂他吃了一口,臉頰紅撲撲的說:「喬崢,現在知道我比你無賴了吧?你要是再不肯老老實實的吃飯,我還用這個方法喂你了。反正,吃虧的人不是我,是你。」

喬崢白生生的臉龐,漸漸地被桃色暈染開來。

她……

她……

清歡,這個丫頭怎麼變得如此大膽!

喬崢真是人生頭一次,被人嘴對嘴的喂東西。

沒有任何噁心和排斥,有的只是撲通撲通,狂跳的心臟。

妞妞拿起筷子,笑著說:「呦,你怎麼臉紅了?該不是害羞了吧?喬崢,你還不承認,自己喜歡我嗎?你看,我只是喂你吃東西,你都能臉紅成這樣。那我說,我要跟你結婚,你是不是什麼都不顧了?」

「……」

喬崢說不出話來。

妞妞沒再調侃他,略微強勢的開口說:「快點吃東西。」

喬崢這次沒再抗拒,而是順從的咽下了飯菜。 看著喬崢吃完了兩碗飯,妞妞啟聲道:「傅靖安又來找我麻煩了。」

喬崢保持沉默,垂在被子上的手,卻動了動。

「你不問問我,為什麼他上次那麼粗暴的對待我,不是應該待在監獄里,怎麼出來找我麻煩嗎?」

「……」

喬崢心裡的確想問問她。

可是,他不能說。

一旦說出來,那就代表了關心她。

妞妞握住他微涼的手,貼在自己的臉頰上,說:「警察局那邊說,傅靖安只是過激反應,並沒有做出傷害我的事情。所以,只給口頭警告,不會讓他坐牢。」

喬崢的濃眉跳了下。

妞妞又道:「阿崢,我真的很厭煩他。你說,我要不要請我爸幫忙,把傅靖安關進去?我不喜歡濫用權力,唯獨對他,我想破一次例。」

喬崢:「……」

他也不喜歡動用特權,可是,關於她的事情,他可以放棄自己的原則。

「算了,你不給我出主意,我就不管他了。讓他隨便來吧。反正你也不跟我在一起,我沒什麼可留戀的。」

話說完,她放開了他的手。

喬崢下意識的虛握了下。

妞妞注意到這個動作,唇角微微的翹起來。其實,她剛才說傅靖安糾纏她,都是騙喬崢的,誰讓他最近總是對她愛答不理的?傅靖安早就被警察局那邊拘留了,並且勒令他不許再靠近她,否則將做出更嚴重的刑事處罰。

這不,一試便試出來了。

喬崢這個大騙子,還說不喜歡她呢。

聽到傅靖安來了,不是露出馬腳了嗎?

只要他的心還在她身上,那接下來都沒關係。

她一定會讓他親口承認,喜歡她的。

妞妞抱起了書瑤,走到旁邊的沙發坐下。

喬崢仔細的聆聽,房間里的動靜。

電視機的聲音,水滴滴答答聲,以及清歡哄書瑤睡著時,低哼的童謠……

明明一切都那麼安靜、祥和。

他的心卻越發的躁動不安。

這個笨蛋,真的不打算收拾傅靖安了嗎?

那個變態,能糾纏她一次,肯定有更多次。警察局派人保護她,能二十四小時,時時刻刻的看著她嗎?

早點告訴慕洛琛,不是更能保障她的安全?

喬崢想立刻給慕洛琛撥打電話,告訴他,傅靖安糾纏清歡的事情。

可是,妞妞在這裡。

也不可能當著她的面撥打,只得忍著。

晚上——

喬崢以為妞妞會像之前一樣,早點回慕家老宅。

可沒想到,妞妞笑著說:「對了,我跟我爸、媽說,今天不會去了。阿崢,我和書瑤都陪著你哦~開不開心?」

喬崢:「……」

「你不開心也沒用,反正你現在不方便,趕不走我們母女倆。我已經把沙發收拾好了,等會兒,我帶書瑤睡在沙發上。」

「別胡鬧了!」喬崢道,「你趕快回家!」

「我可沒胡鬧,我是認真的!哪裡像有些人,約定好了,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攜手一起白頭,可說反悔就反悔,一點都沒有大男子漢的氣概。」

妞妞暗指他不守信用。 看著喬崢吃完了兩碗飯,妞妞啟聲道:「傅靖安又來找我麻煩了。」

喬崢保持沉默,垂在被子上的手,卻動了動。

「你不問問我,為什麼他上次那麼粗暴的對待我,不是應該待在監獄里,怎麼出來找我麻煩嗎?」

「……」

喬崢心裡的確想問問她。

可是,他不能說。

一旦說出來,那就代表了關心她。

妞妞握住他微涼的手,貼在自己的臉頰上,說:「警察局那邊說,傅靖安只是過激反應,並沒有做出傷害我的事情。所以,只給口頭警告,不會讓他坐牢。」

喬崢的濃眉跳了下。

妞妞又道:「阿崢,我真的很厭煩他。你說,我要不要請我爸幫忙,把傅靖安關進去?我不喜歡濫用權力,唯獨對他,我想破一次例。」

喬崢:「……」

他也不喜歡動用特權,可是,關於她的事情,他可以放棄自己的原則。

「算了,你不給我出主意,我就不管他了。讓他隨便來吧。反正你也不跟我在一起,我沒什麼可留戀的。」

話說完,她放開了他的手。

喬崢下意識的虛握了下。

妞妞注意到這個動作,唇角微微的翹起來。其實,她剛才說傅靖安糾纏她,都是騙喬崢的,誰讓他最近總是對她愛答不理的?傅靖安早就被警察局那邊拘留了,並且勒令他不許再靠近她,否則將做出更嚴重的刑事處罰。

這不,一試便試出來了。

喬崢這個大騙子,還說不喜歡她呢。

聽到傅靖安來了,不是露出馬腳了嗎?

只要他的心還在她身上,那接下來都沒關係。

她一定會讓他親口承認,喜歡她的。

妞妞抱起了書瑤,走到旁邊的沙發坐下。

喬崢仔細的聆聽,房間里的動靜。

電視機的聲音,水滴滴答答聲,以及清歡哄書瑤睡著時,低哼的童謠……

明明一切都那麼安靜、祥和。

他的心卻越發的躁動不安。

這個笨蛋,真的不打算收拾傅靖安了嗎?

那個變態,能糾纏她一次,肯定有更多次。警察局派人保護她,能二十四小時,時時刻刻的看著她嗎?

早點告訴慕洛琛,不是更能保障她的安全?

喬崢想立刻給慕洛琛撥打電話,告訴他,傅靖安糾纏清歡的事情。

可是,妞妞在這裡。

也不可能當著她的面撥打,只得忍著。

晚上——

喬崢以為妞妞會像之前一樣,早點回慕家老宅。

可沒想到,妞妞笑著說:「對了,我跟我爸、媽說,今天不會去了。阿崢,我和書瑤都陪著你哦~開不開心?」

喬崢:「……」

「你不開心也沒用,反正你現在不方便,趕不走我們母女倆。我已經把沙發收拾好了,等會兒,我帶書瑤睡在沙發上。」

「別胡鬧了!」喬崢道,「你趕快回家!」

「我可沒胡鬧,我是認真的!哪裡像有些人,約定好了,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攜手一起白頭,可說反悔就反悔,一點都沒有大男子漢的氣概。」

妞妞暗指他不守信用。

第1956章雙生花:

喬崢頓時像泄了氣的皮球,不再說一句話。

妞妞知道他現在心虛,根本不敢和她對上,繼續我行我素的抱著書瑤去洗浴間洗澡。等收拾好了女兒,她端著水盆,拿著毛巾,走到喬崢身邊,說:「我幫你擦擦身體吧。」

「不,我拒絕。」

「你不讓我來,難道想讓小護士和傭人來?喬崢,我都沒碰過你呢,你怎麼能讓她們碰你?」妞妞吃醋的問。

喬崢:「……」

額頭上的青筋跳了幾跳,最後喬崢說:「我是眼睛瞎了,又不是沒手了,我自己會來。」

「可是,你怎麼來呀?你都不知道,怎麼擰開水閥。」妞妞眨了眨眼睛問。

喬崢沒搭理她,按響了床頭的呼叫鈴。

護士聽到動靜,推門走進來,問:「喬少爺,有什麼需要嗎?」

「扶我去洗澡。」

「哦。」

小護士要上前。

妞妞沖著她擺了擺手,而後自己攙扶著喬崢。

可她碰到喬崢,喬崢便知道是她了,「你讓開。」

「我偏不!你有本事,把我推開啊!」妞妞堅持把無賴耍到底。

喬崢狠心,推了她一下。

可到底心疼她,根本沒用多大力氣。妞妞只是後退了半步,便站穩了身子。

她重新回到喬崢身邊,道:「你有本事,就把我推開一萬次!不過,喬崢,我告訴你,不管你推開我多少次,我都會找回來!」

說完,她拉著他,朝著浴室的方向走。

護士看到這一幕,忍不住抿了抿唇角。

這對小情侶可真是甜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