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姜明的名字現在在華夏國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年紀輕輕,三十歲不到的年紀就靠着自己建立了華夏國第一勢力天啟之城。

和華夏國成名已久的老牌勢力第一主城燕京主城三分天下,並且穩坐最強勢力的位置。

在佔據優勢的情況下,不但沒有壓迫其他的勢力,反而主動提出和燕京主城第一主城結成同盟。

。 現在是比賽結束后第二。

昨,鍾城主叫過劉一守,不軟不硬,不咸不淡地和他談了半晌,到最後劉一守也沒弄明白這鐘城主想什麼。

「許是他想拉攏你,」此刻他閉着眼,劉瑤瑤就『坐』在他的眼前,「又不好意思,就拐彎抹角地,你們人類這套最麻煩了。」

「嗯……我也覺得他是這個意思。」

話間,劉一守卻是覺得有人走到房門之前。

「嗵嗵嗵」

門鐘聲響,有人敲門。

「誰啊?」

「劉先生,我們該出發了。」

「知道了。」劉一守起身,看了看周圍,確定了沒有什麼落下之後,便徑直走向門邊。

昨,青選會前十名的頒獎已經舉行完畢,所有的獎品已經發放,現在只差最後的靈池浸泡環節了。

摸了摸懷裏的功法,劉一守忽然有種做夢般的感覺,時到現在,他還是不太敢相信自己拿到鄰一名。

而他現在就是去靈池完成最後的環節。

出了院子,一路西行,劉一守坐在一輛馬車上來到了一處山腳下。

眼前是黃與綠的山體,綠色是花草樹木,黃色是泥土岩坡。綠色當中幾塊突出的黃色像是躺在地上的美人裸露的肩頭與腳踝,它靜靜地卧在那裏,就像以前很多個歲月一樣。

深吸一口氣,泥土中的腐葉味兒混著青蔥的活力,直朝他的鼻腔湧來。

靜華池,就處在他眼前這座山的山腰之上。因為處在臨風城中,所以這裏常年有人把守,且按照青選會時間,三年開放一次。

「劉公子,請跟我來。」

劉一守剛一下車,早在山腳等待的兩個人便向前一步,迎上了他。

「嗯。」

他回頭看了一眼,馬車已是被車夫領着朝着另一個方向去了。

踩着由一塊塊方正岩石鋪成的山路,劉一守盤轉着來到了山腰上一個平台上。

「在裏面。」

那兩人不再跟着他了,繼而一指樹林深處,「浸泡時間只有十二個時辰,我們的人每隔一個時辰會檢查您的狀況,還請您到時候不要介意。」

「池邊有一圈屏風,屏風那……」

「好了你不用再了,」劉一守聽得有些頭大,這兩劉瑤瑤在他耳邊一直話,搞得他現在一聽有人得停不下來就有些心煩,「我需要什麼會找你們要的。」

「好。」二人對視一眼,一躬身便退了下去。

「這裏就是靈池了。」

向前走了兩步,劉一守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撲面而來的充沛靈力。

「這也不咋地啊。」劉瑤瑤有些嫌棄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劉一守沒理她,繼續向前,來到了靈池邊。在屏風外面,一個侍女正在等着他。

「公子請更衣。」

那侍女見他過來,蹲身將手中衣物舉過頭頂,托到他的面前。

「我,我自己來就好了。」劉一守看了一眼這侍女,穿着十分清涼。容貌也是上人之姿,關鍵是有一股出塵的氣質,讓人眼前一亮。

偏過臉,劉一守控制着自己不亂看,接着拿起侍女手中衣物,便越過屏風。

「公子……」

侍女忽然出口想叫住他。

「你不用進來,我自己換衣服就好了。」

屏風外的侍女此刻面色通紅,眼眶也有些濕潤。她低垂着眼帘,向外退了幾步。

看着乳白色的靈池,劉一守不爭氣地咽了一口口水。

「這特么叫不咋地?」

眾所周知,靈力是有顏色的,空氣中的是淡不可見,但是,如果濃度達到一定標準,它的顏色還是很明顯的。

這明亮的乳白色足以明這水裏蘊含着多麼豐富的靈力儲備。

「沒見過世面的傢伙。你見過真正的靈池嗎?與那個相比這個稀的跟湯似的。」

「我就不應該話。」劉一守翻了個白眼,「閉眼,老子要脫衣服了。」

「切,你身上有什麼好看的。」

褪去衣衫,換上侍女給他的衣物,劉一守下了靈池。

盤腿坐在水裏的台階上,他開始運行功法。

「叮!【九神劍訣】第二層運行中,靈力運轉速度+460%,靈力吸收速度+460%,丹田容量+150%,血脈煉化速度+15%。」

池中靈力應聲而動,以他的身體為中心,洶湧而來。

「呃……」

舒服地嘆了一口氣,劉一守便要閉上眼睛。

「嘖,照你這速度,再給你十倍時間也吸不幹。」劉瑤瑤那嫌棄的聲音又在耳邊響起。

劉一守睜眼看了一下,又閉上眼睛。

「你有方法?」

「廢話,姑奶奶什麼人?但是你得幫姑奶奶做一件事。」

「什麼事?」

「你等會下去池底,裏面有東西。」

「東西?」劉一守一下子來了興趣,「什麼東西?」

「一具屍體。」

「嗯?」劉一守差點被嚇得坐起來,「啥玩意兒?」

「哈哈哈,瞧你那沒出息的樣兒,不是你們人類的屍體,好像是一隻血翼蝠龍的。」

「血翼蝠龍?那是什麼生物?」

劉瑤瑤沉默了,過了一會她才道:「你不知道。而且有好多東西你不知道。看來這一萬年發生了很多事啊……」

「你要我怎麼做?」

忽視掉劉瑤瑤雲里霧裏的感嘆,劉一守感覺自己確實吸收的有點慢了。

「下去,然後找找有什麼東西。」

「校」他答應了。

「人類用的功法,我想一想。嗯……【入夢無相訣】,你差不多用吧。」

隨着劉瑤瑤一陣嘀咕,劉一守只覺得腦中忽然有些刺痛,接着一串信息在他眼前劃過。

「夢亦醒,醒亦夢,夢入神機,神機無相……」

接着便是一段心法口訣。

「這是短時間裏能拓寬你經脈的功法,一次大概能維持個半吧。」劉瑤瑤接着道,「你先吸一會,等差不多了咱再下去。」

劉一守此刻卻是沉浸在功法當中,只見他雙掌一合,便是慢慢試着將這功法運行起來。

只覺得像有一股力量由里向外,在撐開他的經脈。

「咳。」

持續的刺痛讓劉一守不由得猛咳一聲,差點退出運校但是他咬了咬牙,堅持了下去。

隨着第一陣刺痛過去,他也逐漸適應了。靈力順着被拓寬的經脈流入,清涼舒爽,讓他不由得輕吟一聲。

「嘩」

此刻若是有人站在這靈池旁,一定會驚訝於眼前的景象–

池中的水卻是更加快速地流動了起來,以劉一守為中心盤旋了起來。

水流越來越快,形成了漩危

不過,沉浸於拓寬經脈的劉一守卻是沒有發覺這一現象,他閉着眼,仔細探索著自己的身體。 在太昊當官,人臣的極致便是內閣。

內閣太學士品級皆為正二品,排名第一者稱首輔,其後為次輔,其餘為東西南北四閣。這六人可以說是天下學子最為羨慕的人臣巔峰,而內閣權力甚至連皇帝都不能反駁,所以本朝才有「天下之事,天下人為之」的說法。

在京城待了一年的禮笑言看來,內閣可以說是整個帝國的核心機關,大小軍政事務都由他們處理決定,而其他部院如六部樞密院實際上只是執行機關而已。

然而在京城,內閣多被稱為外相,到了皇宮內廷,還有一個被稱為內相的存在——司禮監。既然被稱為內相,也說明司禮監的權力之大。

不過,在太昊王朝成立之初,司禮監並無任何權力。可隨着國政事務繁多,皇帝們也無心一一處理,因而作為皇帝心腹的太監們開始登上了權力背面的巔峰。

司禮監本為皇帝掌管皇宮內務,人數並不多,主要為皇帝整理內閣提交的票擬卷宗。多位皇帝沉溺酒色,因而分身乏術,不得不讓太監們替代硃批。

當然皇帝們只要不傻,也不會完全聽任太監處理政務,更多時候會遵照祖制卻又略微變通,由太監高聲念讀內閣的條陳,而皇帝依舊是最後做決定的人。

皇帝的硃批是對內閣權力的一種限制。

而逐漸掌握硃批權的司禮監也就實際成為了皇帝的內政秘書,其對皇帝的影響遠遠超過身在宮外的內閣太學士們。

禮笑言知道,司禮監的現任掌印太監為孫循,號稱內相,也就是所有太監的最高首領。孫循也是皇帝自幼陪同成長的貼身太監,皇帝對其信任之重,無與倫比。

在孫循之下還有四名秉筆太監,也是實際負責硃批票擬的人。每日的政事堂會事,至少會有兩名秉筆太監在場旁聽,他們會將所有內閣事務都記錄在案,彙報皇帝。

而屈聞忠更是所有秉筆太監中最特別的一位,因為他掌管着光祿寺這個太昊王朝所有官員最害怕的特務機構。

因而當屈聞忠出現在牢門之外,夏宗邦的心情是十分忐忑的。

禮笑言能看到夏宗邦的臉上已經出現豆大的汗滴,可想而知,即便身為首輔之子,見了屈聞忠也是害怕到不行。

不過禮笑言知道,夏宗邦並不是真的害怕屈聞忠這個閹人,他真正畏懼的是屈聞忠身後的皇帝。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