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姬滿月咧著嘴笑,一雙清澈的眸子亮亮的,隱約透著興奮。她故意湊到阿黎的耳邊,又壓低了聲音,說道:「我估計要被退婚!」

阿黎噎了一下,艱難地咽了口唾沫。

怎麼看,姬滿月都不像是要被人甩了的樣子!倒像是她一直期待這樣的結果。

「喂!別一副見了鬼的樣子,他雖然很優秀,但我就是不喜歡他啊!他要是能主動退婚的話,嘿嘿……我可是真的真的很欣慰!」

看著身邊女孩兒眉飛色舞的樣子,阿黎漆黑的眼珠子咕嚕一轉,笑眯眯地問道:「姬滿月,你不喜歡你未婚夫,那你……該不會喜歡肖景行吧?」

姬滿月心裡咯噔一聲,瞬間就有一種被人洞穿小心思的窘迫。

她氣呼呼地瞪了一眼阿黎,沒好氣地說道:「你才喜歡他!你……」 「我是挺喜歡他的,他是我弟弟嘛!」

阿黎挑眉一笑,嘴角勾起玩味兒,別有深意地睨了一眼姬滿月。

對上那一雙笑意蕩漾的杏眸,姬滿月羞憤地跺了跺腳,瞪她一眼,「不理你!」

撂下話,她頭也不回地往前走。

阿黎忍不住撲哧一聲,連忙小跑著追上去,親昵地挽住姬滿月的胳膊,故意打趣地說道:「滿月,我可是本著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則,很希望你把我家肖肖拿下,不過,你要是不喜歡……」

「誰說我不喜歡!我……」

看到身邊少女臉上促黠的笑意,姬滿月頓時噎了一下,沒好氣地瞪她一眼。

「你喜歡就好,等我有他的消息,我肯定第一時間告訴你。」

「阿黎,你……」姬滿月抿抿唇,「你還沒有他的消息嗎?」

阿黎無聲地搖搖頭,眼底閃過黯然之色,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太多,她一直沒想起來給陸歡顏打個電話。

不過,有歡顏哥哥罩著他,他應該過得很好。

頓了頓,阿黎笑吟吟地說道:「他不會有事的,他臨走之前讓人帶話給我,他說,等以後我再見到他的時候,他會……」

說到這裡,阿黎突然閉上嘴,幾顆瓷白的小門牙輕輕地咬了咬唇角。

姬滿月愣了愣,狐疑地注視著身邊的少女,「阿黎,他會怎麼樣?你繼續說啊!」

「沒什麼!」

阿黎垂了垂眸,莫名有些心虛,甚至不敢跟姬滿月對視,她只能不動聲色地轉移話題,「滿月,最近學校有什麼新鮮事兒發生嗎?」

姬滿月一點都不傻,見宋黎不願意說下去,她也沒有勉強她。

「有啊!就那個宋初微,聽說她進軍娛樂圈了。不過,我挺弄不明白的,就她那個歪瓜裂棗的長相,也好意思去混那個圈子。」

一起提宋初微,姬滿月毫不掩飾對她的嫌棄。

歪瓜裂棗?阿黎嘴角抽了抽,宋初微雖然長得不是特別好看,但也過得去,再包裝打扮一下,一百分的滿分,她怎麼也能打個八十五六吧!

似是察覺到氣氛有些尷尬,姬滿月扯了扯嘴角,只覺得自己說錯話了。

「阿黎,我的意思是,她沒你長得好看。」

「對了,對了,還有件事兒,阿黎,你榮登聖櫻中學的校花榜首,一舉將宋初微那個綠茶婊擠了下去,是不是該好好慶祝一下?」

宋黎愣了愣,長睫輕輕眨了幾下,呵呵笑了笑問道:「滿月,那在這之前,你覺得我跟宋初微哪個好看?」

「當然是你啊!」

「那我再問你,以前校花前十都沒我,對吧!」

「嗯。」

「姬滿月,那你現在應該知道這榜單說明什麼了吧!說明這玩意兒水分大,所以,本小姐從來不稀罕當什麼校花榜首!」

……

對於很久沒光顧的C班教室,阿黎越發覺得親切了,不再是無止境的排斥,也不再是奚落和嘲諷,那些同學看向她的眼神幾乎都冒著光。

赤,裸,裸的嫉妒啊!

不過,也有恨她恨得入骨的,比如叶音符。

見她出現在教室門口的那一刻,叶音符握著鋼筆的手指用力蜷曲,眼底深處恨意翻湧。

跟以前唯一的區別的就是,現在的她懂得了收斂和隱忍。

宋初微,總有一天,我會將我承受的所有屈辱,加倍還給你。

旁邊的座位是空著的,沈默寧還在拍外景,估計著要一周之後才能回來。

阿黎回到座位上,將需要用到的課本拿出來。

沒多一會兒,上課鈴聲就響了,班主任楊莉踩著高跟鞋走進來。

一見到宋黎,她立刻就露出一副笑臉,此時的宋黎在她眼裡,就是一個吉祥物,因為宋黎的強勢突起,她這個月的獎金多出好幾倍。

而且,以現在趨勢發展下去,接下來的大半年時間,她每個月的獎金都會增加。

「同學們,以前你們不是一直都說,待在C班很沒有出息嗎?那現在我再問你們一遍同樣的問題,待在C班真的沒有出息嗎?」

不等底下的學生回答,楊莉又繼續說道:「如今兩個多月過去了,宋黎同學用她的實際行動證明,有這種想法的人才沒出息。」

「你們不懂,可以問,可以學,就像宋黎同學一樣。」

「我聽她的家長說,為了把學習成績提上來,她每天晚上都學習到半夜兩三點鐘,甚至學習古人懸樑刺股,結果大家都看到了……」

不管楊莉說什麼,宋黎都覺得跟她半點關係也沒有,她低著頭做習題。

一直到她聽見家長,聽見半夜兩三點鐘,聽見懸樑刺股,她這才茫然地抬起頭,莫名其妙地瞧著講台上口若懸河的班主任。

可,楊莉絲毫不覺得自己說錯什麼,她不停地給自己的學生打雞血。

「你們要是都像宋黎同學這麼努力,不說勇奪第一,也不至於總是落在後面。」

……

自此之後,宋黎同學一躍成為各科老師眼中的驕傲,更是一不小心就成為家長嘴裡「別人家的孩子」。

還有更嚴重的後果就是,自此之後,這一屆所有的高三學生,一個個都跟受了刺激似的,每天晚上都會學習到凌晨一兩點。

等高考結束之後,這屆的高三生毫無疑問成為,聖櫻中學建校史上錄取率最高的一屆。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了。

此刻的宋黎,只覺得宋敬業的腦迴路格外與眾不同,連懸樑刺股那樣的話,他都能厚著臉皮說出口。

她甚至懷疑他對楊莉說,她成績進步這麼快,都是他每天晚上督促的。

「阿黎,你頭皮疼嗎?」

一下課,姬滿月就跑來關心她。

阿黎噎了一下,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皮笑肉不笑地呵呵道:「這話你也信?」

「怎麼就不信!要知道,你以前可是年紀倒數第一,現在一下子竄到所有人前面,要不是你偷偷熬夜學習,怎麼可能變得這麼厲害!」

身邊的女孩兒很認真地打量她。

那目光,似是要從她的臉上盯出幾個洞來。

軍爺寵妻之不擒自來 阿黎抬起頭,一雙靈動的眸子眯了眯,笑吟吟地望向姬滿月,一本正經地說道:「跟我待一起這麼久,你難道不知道我是天才嗎?」

姬滿月嘴角一抽,「宋黎,臉呢?你不要了?」

少女抿抿唇,剛想說什麼,放在兜里的手機突然振動起來。 阿黎愣了愣,連忙掏出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是一個陌生號碼,她微不可見地蹙眉,想都沒想,手指立刻劃過屏幕,「喂?」

手機那端,很快就傳來一個溫潤含笑的聲音,「小丫頭,等著急了嗎?」

阿黎心頭一跳,眼底閃過一抹暗芒,握著手機的手指不由得收緊。

然後,在姬滿月錯愕的目光中,她拿起手機朝教室外面走去。阿黎倚靠著走廊上的護欄,目光的焦距一瞬不瞬地盯著自己腳尖。

「所以說,你撿到了,對嗎?」

「無意中發現的。」

聽到沈凡凱承認了,阿黎心裡既激動又不安。

激動的是,爺爺留給她的東西沒有丟失,不安的是,她擔心沈凡凱不會輕易把東西還給她,他是沈家的人,出身高貴,見多識廣,說不定早就認出了那枚四葉草的材質。

斂了斂心神,阿黎很認真地問道:「沈先生,要怎麼樣你才肯把那個東西還給我?」

「看你的誠意!」

「……」

「小丫頭,千萬不要讓我失望了。」

「你……」

強壓下心裡的怒火,阿黎揉了揉眉心,不甘心地咬了唇瓣,「沈先生,我不懂你說的什麼誠意,我只知道,那個東西是我的,我一定要拿回來。」

聽到少女負氣的話,沈凡凱忽地笑了,鏡片下那一雙如墨般的鳳眸邪氣地挑了挑。

「小丫頭,你這火氣有點大。」

似是察覺到那個男人調侃的語氣,阿黎心裡的怒火蹭蹭地往外冒,她狠狠地閉了閉眼,冷聲問道:「沈凡凱,你到底要怎麼才肯把東西還給我?」

「你現在出來,我就你們校門口……」

頓了頓,沈凡凱又意味深長地補充了兩個字:「……等你。」

阿黎深吸一口氣,冷冷地說道:「我還有一節課,現在走不了。」

「跟你老師請假。」

「沈凡凱,你,你是不是太過分了一點?」她用力地握緊手機,指關節幾乎泛起青色,偏偏,又對那個男人半點辦法也沒有。

就好像你看一個人超級不順眼,他沒事就跑到你面前跟你說,來啊!來打我啊!可,不管你怎麼努力,你就是打不到他。

「不想要東西了?」

「行!我現在就去跟老師請假,還請沈先生稍等幾分鐘。」

「幾分鐘是可以等的。」

……

掛了線,宋黎立刻跑去跟班主任楊莉請假,一如既往的爽快,還不忘捧著一張笑臉叮囑她:路上注意安全!宋黎只覺得毛骨悚然。

回了教室,她立刻收拾東西,跟姬滿月打了一聲招呼就離開了。

從教室到校門口,走路需要七八分鐘,她幾乎是一路狂奔。

末了,忽然又想起自己答應了薄大哥,放學之後立刻去找他。

阿黎連忙頓住腳步,拿起手機給薄大哥發信息。

「薄大哥,我放學之後不能立刻去找你,你等我打電話給你吧!」

猶豫了一下,她狡黠一笑,兩個小拇指飛快地敲擊手機屏幕:「么么~想你~」

……

「少爺,老夫人剛才打電話過來,讓您今晚上過去吃晚飯,而且還特意叮囑,是讓您一個人去,不能帶其他人。」

易胥低眉斂首地站在一旁,生怕因為老夫人的話被自家少爺遷怒。

這「其他人」指的自然是宋黎小姐,老夫人一點都不喜歡她。

可,他家少爺喜歡得緊,而且以他家少爺護短的性子,肯定會生氣。

半晌,也沒聽見自家少爺有什麼反應,易胥愣了愣,眼角餘光偷偷睨了眼辦公桌前的男人。

下一秒,易胥只覺得跟見了鬼似的,一雙眼睛瞬間瞪得大大的,嘴角狠狠地抽了抽,少爺笑了!少爺居然盯著手機笑了……

「少爺……」

他又試探性地喚了一聲。

辦公桌前的男人愣了一下,嘴角勾起的弧度硬生生僵住。他抬起頭,一雙湛黑的眸子,微微沉了沉,劍眉也不悅地蹙起。

他問道:「有事?」

易胥:……

少爺,敢情我剛才說了那麼多,您壓根一句也沒聽進去啊!

「沒事的話,你就先出去吧!」

男人頭也不抬地說道,然後,又繼續低頭盯著手機屏幕,薄唇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么么,想你……那丫頭竟然學會哄人了!

忽又想起什麼,他抬眸望向遲疑不定的易胥,笑著吩咐道:「你去公司的微信群里發幾個大紅包。」

易胥愣了愣,甚至覺得自己出現幻聽了,又不是逢年過節的發什麼紅包啊!不過,自家少爺都吩咐了,他也只能言聽計從地照辦。

連續好幾個大紅包發出去,原本冷清的群立刻熱鬧起來。

「易管家,你是不是要結婚了?」

「易管家,你放心!到時候你結婚,我們肯定少不了大紅包。」

「易管家,要不要發一張你們的合影過來,讓我們大伙兒幫你參謀一下?」

「易管家好像三十了吧!也該成家了,先恭喜了,回頭喝喜酒的時候補上紅包。」

……

看著對話框里突然冒出來的十幾條信息,易胥眼角狠抽了一下,又偷偷睨了一眼自家少爺,連忙回復了眾人一句:「別瞎起鬨,是少爺讓我發的。」

緊接著,對話框死一般地寂靜。

沉寂了幾秒鐘之後,對話框再一次熱鬧起來,全都是向易胥打聽八卦的。

看著手機屏幕上不時彈出來的提示消息,易胥默默地將手機收起來。

「少爺……」

聽到聲音,薄寒池抬起頭,劍眉微微蹙了蹙,「還有事?」

「少爺,老夫人打電話過來……」

不等易胥把話說完,他就看到辦公桌前男人的薄唇掀了掀:「我知道了,如果她再問你,你就告訴她,我忙完就過去。」

易胥愣了愣,連忙應了一聲,然後迫不及待地離開了辦公室。

站在門口,他忍不住往額頭上抹了一把汗。

阿黎發完信息之後,就把手機放回了兜里,然後繼續朝校門口狂奔。

隔著不遠,阿黎一抬眼,就瞧見一輛黑色賓士越野車,車窗的顏色有點深,她看不清楚裡面有幾個人,也看不清楚誰在裡面。

但她的直覺告訴她,沈凡凱一定就坐在這輛車裡等著她。 深秋。

午後的陽光很足,從厚厚的雲層穿過,落在高大的樹冠上。

樹蔭下的那輛方方正正越野車,就像是一隻蟄伏已久的猛獸,身上落滿了從層層疊疊的枝葉間,過濾下來的銅錢般大小的光暈。

風吹過的時候,枝葉飄搖,連帶著落下來的光暈也搖搖晃晃的。

阿黎的腳步在那輛車旁邊停下來。

緊接著,副駕駛的車窗落下,一個低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上車!」

明明只是簡短的兩個字,可落在她耳中,就如同投下的一顆炸彈。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