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嫖萬人和嫖人猛哥倆道過別之後,又向其他道了一聲「珍重」,而後離開了蘇穎的小院。

燕夕瑤也離開了。

「趕快好起來,我可不希望少了一個你這樣的對手。」獨孤小天留下一句話,也轉身離開了。

雪倪一身白袍神聖出塵,白皙的玉手捻動著佛珠,她在迦葉的窗前站立了許久,最終,卻一句話都沒有留下,身體化作一道佛光從窗外飛了出去,直衝天外。

嫦曦走了進來,望著雪倪離開的地方,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感覺以前這個委婉恬靜的小尼姑現在突然氣息全變,完全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且給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感覺似乎不像是凡塵的生靈,因為她實在是太過神聖了。

望著躺在床上安靜下來的迦葉,嫦曦黛眉微蹙,輕哼道:「這回老實了?」

凝望許久,嫦曦卻發現自己說不出別的話來,最終只能轉頭離開。

所有人都走了,在蘇穎的強烈要求下,只有黑妖留下來,不過小黑也不敢擅自接近迦葉的房間。蘇穎的脾氣很大,沒有她的允許,任何人,包括黑妖都不能吵到迦葉。

而就在迦葉靜養的這幾天的時間裡,外界可謂是風雲色變,荒神墓關閉之後,有關「荒神之子」的消息滿天飛。

這位強大的洪荒大神的子嗣問世,必將會引起一場天翻地覆的動蕩。

那一日,諸位強者尾隨荒神之子的石棺離開,東皇太一,香屍女王,火神之子,苗神之子,雪神之女。至於接下來發生了什麼,沒有人知道。一段風波在瞬息間又突然變得沉靜了,有人看到了火神之子,苗神之子和雪神之女三位神之子,卻無法從他們口中得出任何的線索。

東皇太一也曇花一現失蹤了,香屍女王也不見了蹤影。

任何有關荒神之子的線索,這一刻變得煙消雲散。

不久之後,有關東神之子被斬殺的消息也迅速的風靡開來,迦葉斬殺神之子,奪取了神之子的神之力本源的消息一傳開,東域的各大神之子近乎瘋狂。

這些神之子雖然平日里內都不斷,但一旦有關乎到他們神之子威嚴的事情發生,他們必會站在一起,合力抗敵。

此刻,消息一傳出,東域各位神之子一個個皆放出話去,要把迦葉置於死地,滿世界的尋找迦葉的蹤跡。

不過他們卻不知道迦葉已經是大難臨頭,此時的他身在蘇穎的小院中,整個人像是廢掉了一般。

優雅的小院,百花齊放,芳香撲鼻。

迦葉已經蘇醒過來,坐在小院中看著,望著盛開的奇葩,優雅翩然起舞的蝴蝶,豹紋的,迦葉心中憂思萬千。現在外面已經亂的天翻地覆了,自己卻只能眼巴巴的看著,他也並非是兩耳不聞窗外事,知道現在神之子們都在找尋他的下落,甚至為此,嫖萬人等人都遭到了波及。

「你不用想太多,現在最重要的是把傷勢養好。」看著迦葉現在一天比一天憔悴,一天比一天臉色蒼白,蘇穎皺著眉頭說道。

「這種傷勢,怕是養不好了……」迦葉苦澀的笑了笑,道:「這洪荒廟宇的詛咒力量連神之力都不能化解掉,我真不敢確信這天地間還有什麼妙法能把他治好,也許……這是我逆天而行,斬殺天命人的因果吧。」

「會有辦法的。」蘇穎嘆了口氣,卻找不出別的辦法來。

「小黑呢?」 清穿之伊氏的日常 迦葉問。

「小黑最近閉關突破。」蘇穎說道。

迦葉點點頭,目視著遠方,眼眸深邃,雖然臉色蒼白,但眸光卻極為逼人,忽而他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道:「如果真的無法改變什麼,那乾脆做最後一拼吧。」

蘇穎聞言,有些驚愕的抬起頭,道:「你想要做什麼?」

「神之子不是要殺我嗎?不是要針對我的朋友嗎?哼!好!既然事宜註定,那就在臨走前全力反擊一次吧。」迦葉信心滿滿道:「即使現在傷勢在身,但要以命相搏,弄死幾個神之子應該不在話下!!」

迦葉完全發狠了,盡在今日,他得到消息,嫦曦,嫖萬人等人皆因為自己受到了牽連。

他不打算再等下去了,以免他們因為自己遭到厄難。

但是,世上沒有不漏風的褲子,不出幾日的功夫,迦葉受到重傷的消息便被傳了出來。東域的人都知道迦葉似乎遭到了大難,即將命不久矣,現在正躲起來養傷。這一下,諸位神之子更加瘋狂的尋找迦葉的線索,迦葉斬殺了東神之子,褻瀆了神之力,對於他們來說是奇恥大辱,定要親手斬殺。

「不能再等了!」迦葉咬牙,他默默的在體內暗運神通,幸好現在神通還沒有削弱,他要敢在身體徹底灘下來之前做筆大的。

「你不能這樣!」蘇穎俏臉上滿是凝重之色。

「難道還有別的辦法嗎?神醫你不要騙我了,其實你根本沒有別的辦法救我?」迦葉苦笑道。

「我……」蘇穎面色一白,秀拳緊握,說不出話來。

事實確實如迦葉所說的那樣,這些日子以來她查遍了古籍,卻找不出任何的線索,根本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治療迦葉,現在只能靠每天用雲霧翠磨成的葯汁替迦葉減緩傷勢發作的時間。

「迦葉,不要再做縮頭烏龜,速速滾出來受死!」

總裁,偷你上癮 一聲大吼傳遍古城,這是神之子在故意叫囂,想要把迦葉逼出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這種事情了。神之子這段時間踏遍整個東域尋找迦葉的蹤跡,幾乎在每一座城中都留下了這種話。

今天一天,迦葉已經是第三次聽到有神之子到古城來叫囂了。

迦葉目視著古城遠處,拳頭緊握,眼中神通法則閃閃爍爍。

「迦葉,如果不敢出面就乖乖的退回南域做你的縮頭烏龜吧,你若敢出現,我必斬你!!」叫囂聲越來越狂傲,聲音傳遍整個古城。

迦葉身上殺氣騰騰,倒不是因為他忍不住這種叫囂的話語,實在是迦葉覺得沒什麼好隱忍的了,在自己傷勢徹底發作之前,他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麼,就算是要死,也要給東域神之子一次沉痛的打擊,不然的話,事情越是往後拖,自己的身體就越撐不住,到那時候什麼事情都做不了。

「聽我說,再讓我試一次,最後一次!」蘇穎有些著急了。

迦葉拳頭緊握,但最終還是換換鬆開,默默的點著頭。

幽靜的房間中,迦葉赤裸著上半身,身上幾乎插滿了銀針,銀針深深地刺入穴道中。眼下,蘇穎只能用這種古老的辦法來挽救,或許可以起到神妙的作用也說不定。

「轟隆!」

而就在這時,一股沉重的壓力突然襲來,壓空而至,一時間,房間中的蘇穎和迦葉都不能安分起來。

「可惡,這麼快就來了!」蘇穎黛眉一束,不等迦葉反應,嬌喝一聲:「你再堅持一下,我去解決。」說完,蘇穎直接化作一道流光離開了房間,只剩下渾身扎的像刺蝟一般的迦葉。 小院之外,半空中兩道身影沐浴在神光之中,這是一男一女,頭頂光華,如神明降臨,森重的神之力威嚴席捲而來,將小院中的花花草草全部吹散。

蘇穎走出來,皺著眉頭掃了一眼院中的場景,淡聲冷喝:「你們是誰?」

「我聽說南域的魔頭藏在你這裡。」一位神之子說道。

「哼,神之子的消息果然靈通,不知兩位是哪方大神的子嗣。」蘇穎問道,說實話,這兩位神之子她還真的沒有聽說過,估計是剛剛覺醒的。

「我等是夜神和月神的後裔,識相點就趕快把南域的魔頭交出來,有我們來處置!」那名神之子高聲喝道,聲音中充滿了威嚴,驚動了整個古城中的修士。

「南域魔頭罪惡之際,膽敢忤逆神明,搶奪神之力本源,且殺掉東神之子,別想活著離開東域!!」月神之女渾身沐浴在聖潔的光輝,聲音清冷無比。

「我這裡根本沒有什麼魔頭,雖然你們是神之子,但也不要耽誤我給病人看病。」蘇穎淡淡說道,身上籠罩著一層乳白色的光暈。

「哦?你想忤逆神明?」月神之女眼中閃過一抹高傲和蔑視。

「不要自尋死路,與神明相抗,你可想過後果?」夜神之子也是說道。

「請你們離開,不然我就要動手了。」蘇穎毫無懼色,抬手一揮,一道乳白色的神光打出,小院的一個角落中,一道衝天的光華突然暴起。一件器物破土而出,外表看上去像是一枚搗葯杵,飛到了蘇穎的手中。

「哦?這小小的院子中,竟然還藏著一口神器。」月神之女冷笑。

然而就在這一刻,蘇穎相貌大變,雖然身材還是一般嬌小,但原本平攤的胸部竟然微微隆起,一頭披肩短髮也變成了齊臀的長發,烏黑亮麗的青絲完全變成了白色,一對可愛嬌俏的兔耳從頭頂鑽了出來。

「是神之力,你也是神之子嗎!?」這一刻,月神之女和夜神之子都露出了驚訝之色。

「哼!就你也配成月神?你的母親也不能!」蘇穎氣息大變,渾身上下神之力涌動,慢慢的升空而起,手中的搗葯杵指向月神之女和夜神之子,道:「即使時代不同了,不能恢復最初的實力,但對付你們綽綽有餘!!」

「看來你也不簡單。」夜神之子咬牙切齒,眼中閃爍著殺意:「你身為神明的後人,竟然幫著一個凡人,這是要和所有的神之子做對嗎?」

「我非神明後人!」蘇穎說道。

「不是神之子?原來你也是忤逆神明的凡人,奪取了神之力本源!!」月神之女眼中流露出殺機。

「好!今日就把你和南域魔頭一併除掉!」夜神之子嘴角猙獰,不再羅嗦,掌心中一股驚天的神之力噴涌而出,天地頓時失色,原本晴朗的夜空似是一瞬間被染黑,變成了漆黑的黑夜。

夜神之子如夜遊神一般高高立在半空中,如同黑夜中的戰神。

與此同時,月神之女身上月光繚繞,神光暴涌,她在這黑夜中似乎化作了一輪銀月高懸,充滿了聖潔的氣息。

「哼!」蘇穎清冷的哼了一聲,身形如幻如電般沖了上去,沒有任何話語,手中的搗葯杵祭出,化作一道神光轟向夜神之子。

「轟!」

神力驚現,夜神之子體內爆發出漆黑色的神之力,與這黑夜融為一體,與蘇穎戰在了一起。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夜空震動,伴隨著整個古城都跟著震動。

夜空中神之力漫天飛舞,絢爛無比,如煙花一般迷人,但在這炫美的背後,卻有著致命的危機。

一時間,整個古城的人都被驚動了,紛紛仰望夜空。

其實眾人早就發現了神之子降臨,心中都已經有數,看樣子他們找到了南域魔頭的藏身之地。畢竟這段時間神之子們為了尋找迦葉的蹤跡像是瘋了一般,無處不遜,整個東域都被他們攪得天翻地覆。南域魔頭重傷在身,即將不久人世,這種時候的他無疑像是病老虎,神之子們不可能放棄這個泄私憤的機會。

「不是說找到南域魔頭的下落了嗎?怎麼神之子與神之子打起來了?」

「奇怪,那不是蘇神醫嗎?她竟然是神之子!」

「看樣子是蘇神醫將南域魔頭藏起來了,神之子們找上門來了!」

眾人仰望夜空,竊竊私語。

「轟隆!」

神之力炸開虛空,蘇穎手持搗葯杵刷出一道道神光,但夜神之子卻也不是吃素的,身為神之子,自然有著超越一般的力量,與蘇穎相抗,並未動用神器,卻能久戰不敗,且遊刃有餘。

神之子之中,夜神之子和月神之女實力並不算太高深的,遠不能和東神之子,火神之子以及苗神之子等人相提並論,但也要看針對什麼人。蘇穎雖然也身懷神之力,身份神秘,但她卻好像有什麼顧忌或者是什麼原因,並不能動用全部的力量。

「轟!」

這時候,月神之女也出手了,一輪銀月高懸,月神之女在銀月之內翩然起舞,袍袖舞動間,刷出一道道神光降落,掃向蘇穎。

一時間,蘇穎也陷入了苦戰中,幸好有搗葯杵這枚神器在手,不然面對兩大神之子的進攻,蘇穎還真的堅持不下來。

「可惡!」蘇穎輕哼一聲,身體被月神之女掃出的一道神光擊中,身體向後飛出去上千米。

「哼,弱的可憐!」銀月之中,傳來月神之女冰冷輕蔑的聲音。

「吼!!」

虛空之形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聲怒吼猛的從下方的小院中傳了開來,小院中一座房屋炸開,一聲驚天的龍吟從裡面穿了出來,一條黑龍之影衝天而起,搖頭擺尾,張牙舞爪的朝著月神之女沖了過去,龐大的龍威席捲天地,黑龍噴吐出一道烏光,堪比天罰,轟碎了夜空。

總裁你中招了 「什麼東西!」這個時候,月神之女也是驚呼一聲,立刻打出一道神光轟了上去。

「轟隆!」

神光與雷光對轟,漫天的光輝交織,撕裂了這片巨大的黑幕,將晴朗的天空呈現出來。

黑龍之影搖頭擺尾,逐漸的虛淡下去,化出了一尊小山般大小的凶獸,渾身布滿了黑色的鱗片,頭頂上生有一對祖龍之角,說說放過,如同兩把神劍倒插在上面,一對幽藍色的瞳孔閃爍著地獄般的火焰。

黑妖突破成功了!

此時的它,簡直就像是一頭地獄魔龍,相貌大變,體內的天龍之血被激發,雖說不能完全化龍,卻能展現出天龍部分強大。

「竟然是一頭龍種!!」夜神之子也很驚訝,炙熱的眼神盯著黑妖,眼中閃爍著貪婪之色。

「天龍血脈稀少,而且這頭龍種體內似乎不止天龍血脈一種珍貴的血脈.....如果煉化了它的血脈,對神之力的成長有很大的幫助!」月神之女也露出貪婪之色,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黑妖。

「死!!」

黑妖張口,竟然口吐人言,不過卻只喝出了一個字。它的境界突破大神通,本應該口吐人言,但現在境界還不穩定,而且還不能適應人言,因此這一個「死」字顯得聲音許多。

蘇穎望向黑妖,道:「小黑,你現在境界不穩定,不要強出頭。」

黑妖果斷的搖頭,魁梧的身軀覆蓋著黝黑色的鱗片,如地獄降臨的魔龍,再次口吐聲音的人言:「不!」

「哈哈哈哈哈!現在想退走已經晚了!你是我看上的獵物!!」夜神之子炙熱的眼神從來沒有離開過黑妖,嘿嘿冷笑。

「活捉了這孽畜取血!」月神之女也冷笑道。

蘇穎和黑妖眼神凝重,面對兩大神之子的壓迫,他們都感覺到了心頭凝重。蘇穎本來身懷神之力,卻奈何有太多的顧忌,而黑妖雖是龍種,且突破了大神通境界,但也無法和神之子的神之力全力抗衡,除非它能完全激發體內的龍血,掌握龍之力才可以。

「認命吧!窩藏魔頭就是死罪!!」夜神之子哈哈笑道,似乎已經把蘇穎和黑妖視為自己的囊中之物,唾手可得。

「轟!」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驚人的異變發生了。

半空中兩個金色的拳頭忽然凝聚成型,一下子沉落下來,帶起千軍之力,夜神之子和月神之女一個躲閃不及,被兩個金色的大拳頭擊中,如同被隕星砸中,身體如兩顆炮彈一般從半空中砸落下去,將下方的兩座宮殿撞踏。

殘磚碎瓦,廢墟將這兩位之前還高高在上的神之子給掩埋了進去。 這一驚變發生得太突然了,就算是夜神之子和月神之女這種佼佼者都反應不過來,廢墟像是兩座墳墓一般將夜神之子和月神之女給掩埋起來。

「轟隆!」

一道金光衝天而起,迦葉步履虛空而上,此時的他金光閃閃如天降戰神,那原本一身黑色的戰甲在神之力的渲染下,也變成了金黃色。頭頂上神通光華驚現,墨黑色神通光華和金色的神之力交相呼應,在迦葉頭頂匯聚成一幅太極圖案。

「迦葉,你……」蘇穎目光複雜,盯著迦葉說不出話來。

「有些事情是改變不了了,神醫,看開點吧,我不會怪你的。」迦葉淡淡說道,臉上帶著一抹蒼白,但氣勢卻格外的逼人。

「最後一哆嗦了,我要震動整個東域!!」迦葉沉聲說道,眼神中透著決絕,似乎誰也不能阻止。

「轟!」

「轟!」

下方兩座廢墟炸開,夜神之子和月神之女從裡面沖了出來,兩位神之子臉上都掛著一絲狼狽之色,殺氣騰騰,殺意簡直可以令這片天地顫抖。那原本清朗的天空在這一刻再次恢復了黑暗,將天地籠罩,使得整個古城都陷入了死寂的黑暗中。

「南域魔頭!!」夜神之子盯著迦葉,咬牙切齒,惡狠狠的吐出四個字。

「哼!你還真敢現身!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月神之女嬌喝道,身體化作了一輪銀月懸在夜空之中。

迦葉在虛空中慢慢踱步,淡淡笑道:「只有你們兩個嗎?也不知今日到底是誰的死期。」

「哦?看你的樣子貌似很有自信啊,剛才雖然偷襲得手,但以你現在的狀態,我們要殺你,簡直不費吹灰之力!」夜神之子喝道。

「是嗎?你可以試試看,咳咳.......」迦葉一邊說著,臉色白了白,猛的咳嗽了兩聲。

夜空之下,夜神之子和月神之女似乎都融入了進去。

夜神之子仿若夜遊神的化身,他立在夜空之中,整片夜空似是都是他主宰的領域,神光一揮,一尊黑暗的神影浮現在夜神之子的背後,高如山嶽,兩隻大手遮天而下,狠狠的朝著迦葉拍了過去。掌心之中蘊含著一個黑色的大洞,吞噬一切。

「哼!」迦葉嘴角帶著冷笑,面對夜神之子強勢的神通,他只是淡然的抬起手,一指頭戳了上去。

一道金色的手指影洞穿虛空,如同一根金色的天柱橫空而過,一下子將那兩隻大手掌給崩碎,不留絲毫的痕迹。

「憑你也配!」迦葉冷聲道,向前猛的邁出一步,一直金色的大手飛了出去,拍碎了夜空,一下子把夜神之子給蓋了下去,大手掌一握,將夜神之子攥在了掌心中。

「咔咔喳喳!」

夜神之子凄厲的慘叫,渾身骨骼作響,崩碎,被迦葉以神通演化出來的大手掌攥住,夜神之子根本無法掙脫,難以撼動迦葉強悍的神力。

「啊~~~」夜神之子慘叫著,臉色大變,他怎麼也不會想到迦葉竟然還深藏著這麼強大的神通。外界有傳聞,迦葉深受不治之傷,即將不久人世,一身修為即將喪失乾淨,要殺他根本不費什麼吹灰之力。

但傳聞畢竟只是傳聞,夜神之子的這步棋算是走錯了。

「可惡......你怎麼還會有這麼強大的神通,不是應該修為喪失乾淨了才對嗎?」夜神之子臉色蒼白,渾身骨骼多處崩斷。

「魔頭!放開他!!」這時候,夜空中月神之女翩然而起,刷出一道道神光,她如月宮仙子一般,惟妙惟肖,神聖無比,但那一道道神光卻蘊含著毀天滅地的威力,可以將一片群山夷為平地。

這一刻,古城中一些觀戰的人群頓時露出了驚慌之色,這神光落下,完全可以把整個古城夷為平地,到時候古城中的任何人都逃脫不掉,化為飛灰。

「神之子為了對付南域魔頭,難道是要滅城嗎?」眾人驚慌失措。

「轟隆隆!」

神光如天雷一般落下,降臨在夜空中,毀滅四方,浸滅虛空。

迦葉沒有任何啰嗦的話語,直接抬手一揮,神通凝聚出來的大手掌迎上去,拍碎了神光,將月神之女也攥在了掌心中。如今迦葉的身體雖然但不如從前,但他煉化了荒神的神之力,荒神的神之力自然不是這些神之子可以相比擬的,完全被壓制住了。

「殺我?哈哈哈哈!你們做的到嗎?」迦葉放聲大笑,他現在準備誓死一搏,完全沒有任何的顧慮。

古城中喧嘩聲震天,眾人看的大眼瞪小眼。

夜神之子和月神之女雖然不如其他的神之子名聲顯赫,但他們畢竟也是洪荒大神的後人,神之力驚人,在東域享受著神明一般的待遇。但此刻在南域魔頭的手底下,卻完全被人擒在掌心中,毫無反抗之力。

「殺了你們?我再去找其他神之子算算賬,你們不是要找我們,現在我就站出來了,我看誰敢動我?」迦葉大笑,左手擒住夜神之子,右手擒住月神之女,兩大神之子在他的手中,根本沒有絲毫的抵抗力。

「魔頭,你不得好死,膽敢和忤逆神明,你一定不會活著走出東域的。」夜神之子掙扎著喊道。

「我等你們!」迦葉猙獰的笑道。

「我神族後裔豈能容的你褻瀆,你忤逆上天,區區螻蟻,也敢與神明爭鋒??」月月神之女也厲聲吼道。

「哈哈哈哈,是嗎?」迦葉冷笑:「反正事已至此,就讓我這個區區螻蟻為這個天下最後散發一分光和熱吧。「

說完,不等夜神之子和月神之女在說話,神之力和神通之力猛的提升,金色的大手掌可以捏碎一方小世界,夜神之子當先慘叫一聲,就算是他強大的神之子體魄也難以承受得住,當場骨肉分離,身體化為一堆肉泥。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