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孟星寒微微點了點頭:「那就出發吧!」

王掌柜打開了車門,孟星寒先上了車,就在盛雪落準備要上車的時候,忽然身後傳來一個焦急的聲音:「小落哥哥!」

盛雪落轉過頭,看到王嘉嘉滿臉焦急地朝著這邊飛快地跑過來,「小落哥哥,你等等我啊!」

「嗯?」盛雪落站定,眼看著王嘉嘉氣喘吁吁地跑到自己的面前。

「小落哥哥,這個送給你。」王嘉嘉漲紅了一張小臉,拿出了一個漂亮的小瓶子遞給了盛雪落。

「這是?」盛雪落有些不解地接過她手裡的瓶子問道。

「這是我自己配置的防蚊液。山裡的蚊子特別凶,你抹了這個之後,就不用擔心會被蚊子咬了。」

「那謝謝了。」盛雪落把瓶子裝進了自己的包里。

「還有這個……」王嘉嘉又從身後拿出了一個精緻漂亮的小盒子,滿臉紅暈地遞給盛雪落,說:「這些是我給你打包的點心,你在路上餓了可以吃。」

盛雪落微微愣了下,伸手接過那個盒子,遲疑地朝著王嘉嘉問道:「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王嘉嘉看著眼前的俊美少年,風姿綽約,驚艷絕倫。

當他站在自己面前的時候,彷彿世間萬物都褪去了顏色,只留下他俊美臉上溫柔的笑意。

王嘉嘉的一顆小心臟就像是小鳥一樣,在胸腔里撲騰撲騰的歡快,彷彿下一秒就要從胸腔里飛撲出來一般。

她看著盛雪落,深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大聲地說道:「因為我喜歡小落哥哥!」

聞言,盛雪落整個人都愣住了。

還……真是被小秦天給說中了啊?

盛雪落看著眼前的少女,一張帶著嬰兒肥的小臉紅撲撲的,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滿滿都是勇氣、期待還有羞澀。

王嘉嘉表白完之後,等了半天,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小落哥哥,我……我喜歡你,你……你也喜歡我嗎?」

「這個……」盛雪落遲疑了一下,然後還是朝著王嘉嘉語氣真誠地說道:「對不起,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啊??」聞言,王嘉嘉的臉色刷的一下就變白了,一張小臉上面滿滿都是失望的情緒。

盛雪落覺得自己好像渣女,都想告訴王嘉嘉,她是女扮男裝的真相了。

可是她剛剛動了動嘴皮,想要開口說點什麼的時候,王嘉嘉忽然又刷的一下抬起了頭,她的小臉上滿滿都是堅定地說道:「那……我會一直等你的,只要我不放棄,小落哥哥以後還是會喜歡我的,對不對?」

盛雪落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死心眼的妹子,眼睛閉了閉,狠心道:「我對我喜歡的人,這輩子都不會變心的,所以你再等下去也是沒有機會的,你還是死心吧!」

王嘉嘉吸了吸鼻子,可憐巴巴地看著盛雪落,「可我就是喜歡你,你不是也沒有結婚嗎?只要你沒結婚,我就還是有希望的,對吧?就算是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也不想放棄。」

盛雪落有些頭疼地揉了揉額頭。 盛雪落此刻很想大吼一聲,你放棄吧妹子!

我們性別相同,沒法相愛啊!

王嘉嘉忽然眼睛一亮,大聲宣佈道:「小落哥哥,我要做你的專屬女傭!」

「啥?」盛雪落一臉懵逼地看著眼前的王嘉嘉。

「我說我要做你的專屬女傭!」王嘉嘉看著盛雪落,信誓旦旦地大聲說道:「小落哥哥,你不是很喜歡吃我做的飯菜嗎?那我以後就專門做飯給你吃,我也會努力幹活的。至於你……你的女朋友,我是不會和她爭風吃醋的,我只想留在你的身邊,可以嗎?小落哥哥?」

盛雪落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弱弱地說:「可是我的女朋友醋勁很大的,她是肯定不會接受的,說不定還會打死你。」

一直坐在車裡沒說話的孟星寒:「……」

王嘉嘉都快要哭了,小心翼翼地拉著盛雪落的袖子,聲音帶著哭腔道:「小落哥哥,我真的會很聽話的,求求你就答應我吧,好不好?」

盛雪落看她那麼傷心,就有點心軟了。

真想告訴這個萌妹子,我也是妹紙啊!

可是眼下的情況不允許,盛雪落只好暗暗嘆了口氣,語氣艱難地沖著王嘉嘉說道:「這件事情……還是等我回來再說吧?」

王嘉嘉一聽,眼睛刷的一下就亮了,滿眼興奮地說道:「那我就在這裡等著你,小落哥哥你一定要早點回來啊!」

盛雪落扯了扯的嘴角,「呵呵……好的……」

王嘉嘉立刻退開到一邊,笑眯眯地沖著她揮手,「拜拜,小落哥哥,我等著你回來!」

盛雪落滿眼無奈地沖著她揮了揮手,「那我走了啊!」

「嗯,拜拜,一路順風!」

抱著王嘉嘉送的各種禮物,盛雪落鑽進了汽車。

坐在前排的王掌柜看到她,動了動嘴皮,想說什麼,最後卻只是非常幽怨地看了她一眼。

盛雪落心裡那個悲催啊!

王掌柜那種「好不容易把閨女養大了就被豬拱了」的表情是怎麼回事?

她再低頭,又對上了孟星寒那雙漆黑深邃的眸子。

盛雪落尷尬地打開食盒,沒話找話地說:「那個……你要不要吃?」

孟星寒非常高冷地看了她一眼,然後傲嬌地說:「你喂我吃。」

盛雪落覺得自己今天好像跟王嘉嘉太過親密了,有點冷落小秦天了,感覺小秦天的心情不是很爽的樣子。

盛雪落就從食盒裡拿出了一塊精緻漂亮的小蛋糕,遞到小奶娃的嘴巴邊上,「小秦天,啊~」

孟星寒的嘴角這才輕輕地上揚了下,咬下了那塊蛋糕。

一路上,盛雪落忙著給孟星寒投食,還不時殷勤地詢問他,要不要喝水,累不累之類的。

總算孟星寒的臉色緩和了不少。

出了小鎮,沿著山路開,一路上風光如畫。

看著汽車往群山峻岭里開,盛雪落忍不住問坐在前面的王掌柜,為什麼玉石大會要在這麼偏遠的山區舉行?

「以前其實也在仰光辦過,不過這幾年隨著緬甸政府對玉石的管控越來越嚴格,玉石大會就搬到北邊的深山裡了。」

王掌柜解釋道:「我們現在去的地方叫北馬山,這是北方和西邊交界的地方,屬於三不管地帶,民風彪悍,現在的玉石大會每年都在這裡舉行。」

王掌柜說著,眼神里露出了嚮往之色,「每年來這裡賭石的人很多,不僅是周邊地區的,甚至就連世界各地的富豪都會慕名而來。」

盛雪落忍不住好奇地問道:「你不是說這裡是三不管地帶嗎?我也聽說這裡是就連緬甸政府都管不到的地方,那些富豪們來這裡不害怕嗎?」

王掌柜笑:「這裡現在也是各種勢力割據,情況複雜,不過就是因為來的人多了,拉動了當地的經濟,所以這些勢力背後的大佬們都不敢輕易的對客人動手,反而還會派出武裝人員進行保護。」

「聽說今年的規模尤其盛大,白天賭石拍賣,晚上遊玩賭錢看錶演,來參加賭石的富豪身價動則上千億,都是各種勢力重點保護對象呢!」

「比如說,一個富豪出門,身後至少跟了三波勢力的人。要是這個富豪出了事,那誰沒來保護就是誰的責任。」

盛雪落以前還以為,賭石的都是在仰光。

現在才知道,仰光那些賭石和真正內行人的賭石一比,簡直就是小兒科。

盛雪落從那些美麗如畫的風景中,看到了一片片煞風景的草棚。

在裡面有些面黃肌瘦,穿著破爛的窮人們。

當汽車開過去的時候,那些人都會露出好奇的目光。

有錢的人越來越有錢,沒錢的人會越來越窮。

這好像就是一個走不出的怪圈。

這個地方有著動則幾千萬上億的賭石,醉生夢死的豪賭,卻也有著最窮困潦倒的窮人們。

天堂地獄,一線之隔。

各種武裝勢力,盤根錯雜地佔據著這裡,連年戰亂不休。

也正是因為大家的勢力達到了一個平衡的點,才並沒有導致太大的衝突。

因為大家都要靠著這片山林活下去,不願意把這裡搞成沒有人願意再來的人間煉獄,所以才會出現王掌柜說的「一個富豪出門至少有三波勢力的人保護」的情況。

汽車越過一片又一片山林,終於開進了一個類似一片小村落的地方。

從道路的修繕和兩旁帶著異域風情的木頭寨子來看,這個地方很落後。

下了車之後,沉寂許久的天機石,忽然在盛雪落的腦中開口:我感覺到這裡有不少好東西。

盛雪落:太好了,看來這次我們又可以淘到好東西了。

有了天機石這個外掛,她賭石完全不會輸!

她忍不住握住,喊了一聲:「嘿嘿,玉石大會,本寶寶來了!!」

這一喊引起了周圍不少人的側目,都像是看神經病一樣的眼神看著她。

尤其是旁邊剛剛下車的一家三口。

「什麼人吶,居然大喊大叫的一點兒規矩都沒有。」一個女孩聲音不屑地說道。

旁邊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貴婦也說道:「這個地方的蚊子可真多,我簡直受不了!」 「媽,我不想下車,好多蚊子啊!」那女孩賴在車上不肯下來。

「乖女兒,乖乖聽話,不然一會兒你就見不到萬大名萬少爺了哦!」

「媽~」女孩嬌羞的聲音傳來。

貴婦笑著說:「我們家嬌嬌長得這麼好看,那萬大名娶了你就是他的福氣!」

「閉嘴!」突然,旁邊的中年男人出聲呵斥道:「在這個地方,我們算得了什麼,不要在這裡說這些丟人現眼的事情!」

「老公,你不是說萬家有意這門婚事嗎?」貴婦語氣不滿地說道。

「婦人之見!萬家和來這裡參加玉石大會的富豪比起來,又算得了什麼?」中年男人的小眼睛里閃過一絲精光。

貴婦一愣,緊接著臉上就笑開了花,「沒錯,這裡的富豪隨便一家就能砸死萬家。」

「知道就好!」中年男人滿意地看了貴婦一眼。

盛雪落和孟星寒,跟在王掌柜的後面,走到了村落的入口處。

入口處戒備森嚴,站了一排端著AK的戰士們,看他們的服飾打扮應該是屬於不同的勢力。

而門口有專門,此刻正一一核對入場券。

王掌柜拿出了入場券,和自己的奇石齋掌柜的名帖,說自己是盛雪落他們的介紹人。

門口的人仔細檢查過後,才放行。

盛雪落沒想到,這外表看起來不起眼的小村落,裡面竟然別有洞天。

各種商店應接不暇,店員訓練有素,熱情專業,看上去竟然和一些旅遊古鎮差不多。

只見一大片木頭寨子相連,幾乎看不到邊際。

這也難怪,這裡舉行一年一度的玉石大會,來參加的人全部都是非富則貴的。

就單單憑著這一點,就使得那些商戶們擠破了腦袋也想進入這裡。

這裡的有錢人如此之多,誰都想來這裡碰碰運氣。

要是能巴結上一個富豪,那豈不是可以平步青雲?

當然,在這裡勢力的強大顯得格外重要。

幾股勢力的大佬們事先就已經坐下來談好,劃分好了各自的勢力範圍。

本地最大的勢力自然是佔據了最好的中心地段。

那些勢力較弱的就只能分佈在外圍。

盛雪落踏進這裡,看著四周繁華的商店,隨處可見衣著光鮮的富人,甚至還有穿著大牌衣服,牽著寵物狗,悠閑逛街的貴婦們,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在巴黎街頭呢!

她心中忍不住感慨,誰敢相信,一牆之隔的外面,全都是吃不飽穿不暖的窮苦人們。

天堂地獄,竟然相隔得如此之近。

盛雪落摸了摸自己的小背包,忍不住開始鬱悶。

她出門時,從她的便宜老爹那裡搜颳了三百萬。

這一路上的花費,再加上她之前在仰光的幾場失敗的賭石(天機石沒醒來前),現在兜里就剩下一百萬了。

一百萬,在外面也勉強算是個小富婆了。

可是在這裡,恐怕丟在地上都沒人撿。

更讓盛雪落沒想到的是,這裡的物價高得離譜!

通用貨幣是美金和黃金。

其他國家的貨幣也收,但是要收取不菲的兌換費。

同時也接受網路轉賬,但是只接受瑞士銀行的戶頭轉賬。

盛雪落身上那點錢,在這裡竟然連個好點的酒店都住不起。

看著女孩愁眉苦臉的樣子,孟星寒好幾次欲言又止,簡直想掐著她的肩膀狂吼:「女人,你難道就真的從來沒有去查過你在瑞士銀行的賬戶嗎!!」

答案當然是沒有。

盛雪落這還是重生后第一次出國,哪裡會想到孟星寒那個悶騷的男人,每個月都在她的賬戶上存一千萬,她早就是個小富婆了,自己卻還半點都不知道。

可是最終,孟星寒還是忍住了,什麼都沒有說。

盛雪落幽幽地把眼光看向旁邊兩袖清風的王掌柜,問道:「王掌柜,你就沒有給我們安排住宿的地方嗎?」

王掌柜微微驚訝地看著她,指著自己的鼻子道:「你在跟我開玩笑嗎?你們可是富可敵國的星寒少爺的親信,我還指望你們帶我裝逼帶我飛呢!」

盛雪落:「……」

她找了一圈,最便宜的一個房間也要十萬塊一晚上。

尼瑪,就一個木頭寨子,你敢信?

這裡的生意是一年不開張,開張吃一年。

盛雪落他們三人來到了一家酒店門口,這還是問了很多人才找到的。

這裡原本屬於原著民的寨子,因為玉石大會的舉行而水漲船高,現在收拾出來,當成民宿在賣了。

這裡的位置處在中心區域的外圍,價格是最便宜的了。

盛雪落不好意思地看著小奶娃,說:「那個……這裡看起來環境不錯,要不我們就住在這裡吧?」

孟星寒眼眸幽深地看了她一眼,對於她總是自以為是窮光蛋的想法真是很無語,不過……也挺可愛的。

他點點頭,語氣無辜地說:「只要和雪落在一起,住哪裡我都不介意。」

經過了王嘉嘉的瘋狂表白,盛雪落現在對於情話都有點麻木了。

所以當孟星寒這麼說之後,她也只是笑了笑,就拉著他的手走進去了。

倒是孟星寒暗暗有些惱火。

之前他每次和她說這種話的時候,盛雪落都會一臉嚴肅的糾正他,說自己有男票了。

可現在,她竟然沒什麼反應?

難道說,她還真的喜歡上五歲的自己不成?

孟星寒很糾結,可糾結的情敵卻是他自己,所以他陷入了這種無限循環的鬱悶中。

老闆娘看到有客人進來了,急忙站起來,露出了一臉熱情的笑容,迎了上來,朝著他們問道:「歡迎光臨,幾位是要住宿嗎?」

老闆娘精明的眼睛,快速地掃了三人一圈。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