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孟晨浩只能把兒子放在自己大腿上,和曹德奉交流工作上的事。

「我丈夫和你丈夫一個樣,心都撲在部隊上。你看連吃飯三句不離部隊的事兒,都不知道叫其他人怎麼吃。」曹大媳婦見狀,無奈對寧雲夕發了句牢騷。

那頭曹德奉聽見自己媳婦的話,立馬終止工作上的談話。

磊磊卻張開了小嘴巴對著他說:「叔叔,說、話。」

這個小爺剛才聽爸爸和叔叔談話覺得有意思,聽入迷了。

曹德奉和曹爺爺一樣的石板臉瞬間破功,沖磊磊微笑:「好。」

這娃子真可愛,連自己丈夫都投降。曹大媳婦樂呵呵笑著,想起孟家另幾個孩子問道:「你們家裡現在那幾個孩子是在——」

寧雲夕答:「他們爺爺奶奶在家,不然我不敢出來。」

「親爺爺親奶奶最好了,最讓人放心。」曹大媳婦無心接完這句話,突然想起了什麼,急忙剎住嘴。

坐在她對面的曹德奉聽見她剛才說的話,皺了皺眉頭。

在孟家裡,幾個孩子吃完晚飯。孟晨熙捲起袖口想進廚房幫孟奶奶洗碗的時候,孟爺爺喊她:「晨熙,上外面買個火柴,家裡沒有了。」

孟晨熙一個人拿錢走出門,小區外面有賣雜物的鋪子。

走在小區里,背後傳來一聲:「孟晨熙。」

叫著她名字的傅玉從後面追了上來,和她並肩走著。

孟晨熙實在不太想理這個人,別著臉。可是傅玉顧著自己說著:「你家裡有誰生病了嗎?我爸媽說你家裡有人送血到國外去化驗?」

「你說的什麼?」孟晨熙轉過頭看住她。

「我說我媽說你家裡哪個孩子恐怕生病了。是你嗎?看起來你沒有生病。難道是你弟弟還是你妹妹?不是磊磊吧?」

孟晨熙登時火冒三丈:「我家磊磊好得很呢!」

傅玉被她的聲音嚇了跳,急忙豎起手指頭噓噓,噓噓:「你別生氣,我媽和我關心你,問問。沒事最好。」

「我說你這人會不會說話的。你哪隻眼睛看見我家磊磊生病了?你是想詛咒我家磊磊生病嗎?黑心腸!」

「沒有,我沒有黑心腸,我關心問問而已。孟晨熙,你不可以污衊人。」傅玉不由跟著提高了音量著急。

兩人吵著架,壓根沒有發現有人在背後跟著來聽著。

孟晨峻因為孟爺爺叫去追孟晨熙再買點東西,跟著三姐孟晨熙跑下樓來,結果孟晨熙遇到傅玉以後沒有發現他。他也不急著喊人,只聽到傅玉說到他們家裡誰生病的事兒把他嚇到了。

誰生病?磊磊?

小侄子生病所以送血到國外?

嚇死他了! 孟晨峻的臉色一白,背後衣服被雙手扯到的時候,他差點兒尖叫出來,回頭一看竟然是妹妹小五。

小五孟晨橙看到哥哥姐姐出來立馬跟著出來湊熱鬧,同樣沒想到居然聽見這個消息。

「四哥,磊磊生病了嗎?」孟晨橙的小眼睛里要滾起淚珠兒了。

「你不要哭,不要出聲。」怕被三姐罵他們偷聽,孟晨峻趕緊拿手捂住妹妹的嘴巴。

「四哥,你快捂死我了。」孟晨橙掰著他的手。

「噓噓,又有人來了。」孟晨峻吃驚地瞪著路對面竟然還有一個人在偷聽。

從樹叢里跳出來的曹希敏,站在了孟晨熙和傅玉面前。

傅玉大喊一聲:「鬼呀!」

「我不是鬼。」曹希敏喊回去。

「你怎麼在這?」傅玉走上前看清楚他是個人不是個鬼時,摸了下他的衣服,「我好像認出你了。你是曹叔叔家的?」

「對,我爸姓曹。你是傅軍醫的女兒。之前考育華考不上的那個,哭鼻子的那個。你媽當時一直拍我媽馬屁。」

經過曹希敏的話,傅玉想起了幾年前自己丟臉的事情,面色猛地一黑:「你來這裡做什麼?」

「我不是找你,我剛到,來找孟晨熙的。我們之前是同班同學。」曹希敏看向前面的孟晨熙。

孟晨熙的眼神兒儼然寫著,最好把眼前這兩個人喜歡吵鬧的人一塊扔河裡去算了。

「你找我做什麼?」孟晨熙問。

「我轉到四中,打聽到你在六班,我轉到六班。」曹希敏道。

「這樣說,我也在六班。」傅玉趕緊插聲。

孟晨熙腦子裡只轉著:自己幹嘛要和這兩個人做同學。她最想的是和兩個哥哥那樣的斯文安靜人做同學。

曹希敏看了眼說話的傅玉:「我沒有和你說話,你插什麼嘴?」

傅玉不甘落後:「是我和晨熙在說話,你突然跳進來插嘴好不好?」

夠了!孟晨熙繞過他們,要遠離這兩隻吵鬧的鴨子。

「孟晨熙。」曹希敏見到馬上轉身去追她,「你家裡人沒事吧?」

孟晨熙詫異,回頭問他:「我家裡人怎麼了?」

「剛才我聽她說,你家裡誰生病了。」曹希敏指著傅玉剛才說的話。

傅玉躲著,只看孟晨熙一雙眼睛瞪到要把她打死。

「你問她自己,黑心腸的人,做夢夢見的話都能說出來亂傳。」

「我沒有!」傅玉高聲為自己辯護,「不信你去問我媽,我媽說的。」

「你媽就算了。你媽說話多不靠譜。當說你成績多好,結果最好考了個五十名。」曹希敏道。

傅玉舉起手打他:「我媽和我都沒有撒謊。」

「你打人?你是個女孩子別以為我不敢打你。」曹希敏一邊拿手臂擋一邊舉手要反擊。

傅玉尖叫:「你打人!」

「你們夠了沒有!」孟晨熙只得走回來沖他們兩人大吼一聲。

傅玉和曹希敏停下手來。接下來這兩人突然不約而同異口同聲:「我們找寧老師。」

「你們找我大嫂做什麼?」孟晨熙發出質問。 「她不是我們的數學老師了嗎?我媽說,要向寧老師好好學習,寧老師教出了多少理科狀元。」曹希敏摩拳擦掌。

傅玉猛點頭。

「我大哥大嫂和磊磊都不在,如果你們想上樓去陪我爺爺唱會兒戲,我爺爺喜歡聽戲曲,歡迎你們上樓。」孟晨熙眯了眯眸子說。

這兩人終於是互對一眼改口:「我們改天拜訪寧老師。」

孟晨峻和孟晨橙看見他們要轉身,拔腿往回跑。

買完火柴,孟晨熙回到家裡。孟爺爺驚異一聲:「哎,不是讓你再買包鹽上來嗎?我讓晨峻去追你和你說了。晨峻?」

孟晨峻躲在房間里沒出來。

「這孩子怎麼了?」孟爺爺撓著頭,「他剛剛明明出去了。」

孟晨熙的臉色白了一下:難道剛剛弟弟看到聽到了什麼?

孟晨橙坐在四哥的房間里,小眼睛看看四哥:「明天我們去問尚賢哥哥好嗎?問問磊磊是不是真生病了,我擔心。」

聽見妹妹這麼說,孟晨峻心頭一樣揪著:「明天我們瞅個空出去。別讓爺爺奶奶發現了。」爺爺奶奶肯定不知道這個事兒。

寧雲夕和丈夫回來時,幾個孩子按照她規定好的時間已經上床睡覺了。磊磊在爸爸懷裡發困。孟晨浩小心翼翼把兒子放回兒子的小床上。

磊磊的小眼皮掙扎了下,沒能扛得住,被周公召喚去了。

寧雲夕問爺爺奶奶家裡這一天有什麼事,兩個老人都搖搖頭。

到了第二天,孟晨峻和孟晨橙兩人瞅著家裡沒人注意到,天剛亮出門坐上公交車,直奔林尚賢讀書的醫學院。

林尚賢現在每天趁暑假期間要跟隨老師到臨床見習,拿著白大褂和聽診器剛出門去醫院,樓下宿舍管理員喊他道:「有兩個小孩找你。」

從樓上看到了站在宿舍門口的孟家小四和小五,林尚賢很吃驚,匆匆跑下樓。

「你們怎麼來了?」林尚賢問倆孩子。

「尚賢哥哥,磊磊生病了嗎?」孟晨橙的小嗓子沙啞地問,昨天一晚上她都睡不好覺。

林尚賢想著上次聽說磊磊生病但最終孩子不過是想爸爸,難道這回又發生了什麼事情。林尚賢冷靜冷靜自己,仔細問小丫頭:「磊磊生病,你從哪裡知道的?」

「那個傅軍醫的女兒傅玉姐姐,和我們三姐說的,說是送磊磊的血到國外。」孟晨橙一五一十描述著昨晚上跟自己四哥偷聽到的情景。

「送磊磊的血到國外?」林尚賢真沒有聽說過這個事情。再說什麼事嚴重到需要送孩子的血到國外去。一般來說是先把孩子的血放到國內最好的醫院比如他所在的醫院進行化驗,有初步結果如果有需要再聯繫國外。畢竟血不好保存送到國外去的,會影響化驗結果。如果是這樣,寧雲夕應該會先找他。

「尚賢哥哥,你說個話呀。」小丫頭孟晨橙扯扯他衣服。

林尚賢心裡也焦急:「我打個電話先問問。」

孟晨峻和孟晨橙都想著他打電話去醫院問教授。 林尚賢走進收發室里,打的電話是先去問老同學孟晨逸。如果小四小五都知道這個事情了,孟晨逸不可能不知道。

很快的,孟晨逸立馬把這個消息問到了自己大哥大嫂那邊。

家裡孟爺爺孟奶奶才發現,家裡小四小五借口出去在小區里健身結果是跑遠到醫學院去了。

孟晨峻和孟晨橙被林尚賢親自送了回來。

不會兒,孟晨逸從自己學校趕過來了。

孟晨熙關在自己房間里。

由於大早上家裡發生這麼大的事情,孟晨浩沒有急著去部隊。

磊磊在自己的小床上打著呼嚕,偶爾翻個身,睡的酣甜。誰讓小傢伙昨天一天出外有點兒累。

怎麼看,磊磊這個小爺健康得很。聽說消息的孟爺爺孟奶奶在門口看看自己小曾孫子,同樣腦袋想不明白怎麼會傳出這個小爺生病的消息。

睡著睡著,磊磊突然睜開了小眼皮。家裡的氣氛有些不對,這娃子預告到了什麼高能預警,抹抹小眼睛醒了。

「媽、媽。」磊磊從小床上坐起來。

聽到兒子呼喚,寧雲夕走過來把兒子抱下床,牽著兒子的小手準備去刷牙洗臉。

寵妻撩人:緋聞總裁你別鬧 磊磊走出卧室,看到了低著頭的小四叔和小姑姑,小眼睛不解地眨了眨:四叔和小姑姑怎麼了?

「說是磊磊生病了,我和四哥聽的很清楚。」小丫頭孟晨橙仰起小腦袋說。

誰生病了?磊磊轉過小腦袋,詫異著,小手接著抓住媽媽的衣服。

生病?怕怕。他怕打針吃藥。

所以,忽然關他啥事了?磊磊發現自己的小腦瓜容量不夠了,仰起小頭問媽媽:「生、病?」

寧雲夕一早聽說也是哭笑不得。自己兒子壓根沒生病。不知道這個謠言怎麼造出來的,更可怕的是,居然令小四和小五深信不疑都跑去問醫生了。

這正是孟晨浩需要找來小四和小五談話的地方。

「你們想做什麼事都好,是不是不該對爺爺奶奶撒謊。」孟晨浩嚴詞厲色對弟弟和妹妹說。

孟晨峻和孟晨橙低頭:「是。」

「你們這樣撒謊,不說真話,不通知家裡人一聲自己跑出去外面,讓所有人擔心你們。和你們三姐當年做的事一模一樣。」

被提及的孟晨熙更低下頭。

「我們是一家人,有什麼話不好說的,不好問的,非得跑到外面去和其他人說。自己家裡人卻不知道你們幹了什麼。」孟晨浩說完這些話忽然轉身走開。

幾個孩子都不知道他是怎麼了。這樣批評完了?好像不像自己大哥的風格了。

磊磊刷完小牙洗完小臉蛋了,跑過來抱小姑姑。

小丫頭孟晨橙馬上彎下腰把小侄子抱個大滿懷,氣嘟嘟地說:「那個傅玉姐姐愛胡說八道,磊磊,以後我們都不睬她,好嗎?」

磊磊點點小腦袋:看那人把小姑姑嚇的,壞壞。

林尚賢走過來,摸摸磊磊的腦瓜,見孩子真沒有事,他心裡也放心。可是傅玉幹嘛說出這樣一些話。凡是謠言應該有源頭。他心裡疑惑著。 「都來吃早飯吧。有什麼事吃完早飯再說。」寧雲夕從廚房裡走出來,吆喝所有孩子道。

孟爺爺孟奶奶一塊幫忙緩解現場氣氛:「都快過來吃飯。不吃早飯怎麼有力氣讀書。」

「爺爺,我還沒有開學。」小丫頭孟晨橙說。

「傻閨女,沒開學更要吃,吃飽了可以玩。」孟爺爺瞬間改口繼續哄孩子。

孟晨橙被爺爺的話逗得哈哈哈的笑,拉著小侄子的小手走到飯桌邊上吃飯。在那裡傻站著的老三和小四一併被孟爺爺拉了過來。

寧雲夕喊兩個大學生一塊吃,甚至給老二使了個眼色。

孟晨逸接到她示意坐了下來,陪弟弟妹妹吃讓弟弟妹妹安心。

走到兒子坐著的小板凳後面,寧雲夕親了下兒子的小腦門叮囑著:「在這裡和小姑姑一塊吃早飯,知道不,磊磊?」

磊磊的小眼神和媽媽的眼神兒電流了一下,立馬明白了,小腦袋點點。

見都安排妥當了,寧雲夕走出家門口。是見剛才自己丈夫訓完孩子出門去了。

孟晨浩一路在前面走著,忽聽背後傳來腳步聲和她的聲音:「晨浩。」

媳婦走出來跑過來了,她眼神里閃爍的那抹對他的擔憂,讓他心頭一緊。轉回身,他向她走過去,一把牽住她的手。

在他的手突然握緊住包住她掌心的剎那,寧雲夕心裡湧起一股暖暖的。再看他那雙堅毅的眼神透露著的是堅定,他看起來很冷靜自若,總算令她憂心的心口鬆了下來。

原以為他太過生氣跑出來的,現在儼然不是。

他牽著她的手打算去哪?只看出了大院,走到了隔壁另一個單位的大院。寧雲夕認得,這是傅軍醫家住的大院。果真如此,他拉著她到了傅軍醫家門口了。

說到這事兒這謠言的根源,幾個孩子都異口同聲說了,從傅軍醫家裡傳出來的。究竟是不是謠言,寧雲夕不好馬上下判定。

傅軍醫家裡,接到孟家兩個孩子差點離家出走的消息后,傅軍醫正嚴厲地批評著自己的女兒:「你什麼時候偷聽到我和你媽媽的談話?我和你媽媽說話,你偷聽來做什麼?我們說了什麼,你聽清楚了嗎?你沒有聽清楚跟人家說什麼?炫耀你自己嗎?」

父親一連串的批判,傅玉抬不起頭來,哽咽著:「爸,我只是擔心他們家。我和媽一樣,都是關心。」

有了前車之鑒,如今文文媽媽不敢隨便插嘴維護自己女兒了,在旁邊乾咽口水。話也不敢說,畢竟上回自己丈夫已經痛批了她一次。

傅玉向母親投遞的求助眼神沒有得到回復,覺得更委屈了,痛哭流涕起來。

看著女兒痛哭,傅軍醫心裡一邊酸澀不忍,一邊卻必須教育著。女兒是好心壞心,估計不是什麼壞心。不過女兒這個愛八卦愛多嘴的小毛病和他愛人是一模一樣,可謂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你以後,多學點好的,別學你媽!」傅軍醫發怒道。 文文媽媽一把臉黑了下,對於丈夫的話卻無言以對。

傅玉擦著眼淚。

文文聽到了門外樓道里有腳步聲,道:「有人來了。」

傅軍醫走過去開門,見到孟晨浩和寧雲夕站在門口,愣了下后立馬先表達愧疚:「對不起,孟師長,都是我女兒惹出來的禍。我正批評她,我讓她給你們道歉!」

「我聽見了,你也不用罵孩子了。」孟晨浩說。

傅軍醫無顏。

寧雲夕走進來,拉過傅玉擦眼淚的手:「你看你整天找借口找晨熙說話,你喜歡她是吧?」

啊?傅家人齊齊驚呆了。

傅軍醫本來以為女兒喜歡找孟家老三茬來著,正想往死里斥罵。

傅玉吸著鼻子:「老師,我真沒有想過害她。」

「你如果想害她,直接拿釘子了何必用嘴說。」寧雲夕說。

傅玉抬起臉,直點頭:只能說寧老師真了解她,自己爸媽都不了解她。

「但是我和你說,傅玉,喜歡一個人,想和對方做朋友,你知道要怎麼做才是對的嗎?不懂的話你可以問問你媽媽當初追你爸爸的。」

文文媽媽一驚,接著滿臉通紅起來:想著寧雲夕怎麼知道她當初的羞事兒,估計聽部隊里誰說的了。傅玉訝異地看向自己媽媽。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