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孟無憂趕緊贊同道。

剛剛這一頂,他是受害者,深知地底下那傢伙的可怕,如今還帶着一個拖油瓶,自然是離得越遠越好。

幾人走了沒百步遠。

猛然,大地巨響,冰屑亂飛,一道身影狂吼自地底崩了出來,好傢伙竟然是一頭四丈多高的雪怪,不同於普通雪怪,這傢伙渾身毛髮是血紅色的,兩隻長長的獠牙垂到了胸口,血目綻放着寒光,虎視眈眈的雄傲四人,散發着濃烈的凶煞之氣。

更可怕的是,他的整個身軀緊繃着,猶如金剛一般孔武有力,彷彿擁有無窮無盡的神力。

“竟然是一頭變異的雪怪,這傢伙也不知道吃了多少修煉之人的血,纔會變的這般凶煞。”

孫飄雨驚詫道。

“可惡的修煉者,殺我族類,不得好死,拿命來。”

雪怪發出一聲巨吼,隨手撈起兩根冰柱攬在懷裏,血紅的眸子殺氣騰騰的掃着四人。

“殺你的族類又如何?你們的存在本來就是給我們乾道宗試煉的。”

“一個變異雪怪,頂天也不過就是三品,你能殺誰?”

孫無忌冷笑了起來。

雪怪僵滯了幾秒鐘,目光在四人身上掃來掃去,他已經擁有了半人的智慧,深知先殺弱的,起先鎖定了秦羿,就在要動手的時候。

秦羿往後縮了一步,大叫道:“你別衝我來,我,我就是個廚子,你要打就挑他們三個吧!”

“哎!”

“真是個廢物!”

孫無忌冷嘆了一聲,孫飄雨也是白了秦羿一眼,覺的自己太傻了,怎麼當時就信這慫貨的忽悠了呢,帶它這幹嘛?

太丟人現眼了!

雪怪見他這麼慫,奔着秦羿就來了。

唪!

冰柱當頭砸下,橫掃的勁風足夠讓人窒息。

孫飄雨等人剛要施救,秦羿就地一滾,堪堪躲過,堅硬的冰土上砸出了一個深坑。

嗯?

雪怪身手無比迅捷,一般的宗師、天師那點速度就不夠他看的,沒想到讓這麼一個看起來很土鱉,渾身氣場微弱的傢伙給躲了過去。

當即雷霆大怒,渾身肌肉緊繃到了極致,如同離弦的箭一般,狂撲了過去。

極限暴怒的變異雪怪,就像是一道紅色的風暴,所到之處,冰層碎裂,狂風呼嘯,那冰柱舞的眼花繚亂,稍微沾上點邊,神煉之下必定是不死也得吐血重傷,就連孫無忌三人都看的心驚肉跳,甚至忘了施以援手。

秦羿惶叫連連,抱着頭在冰原上又是滾,又是繞着冰峯亂鑽,那架勢就像是大象腳下的螞蟻,四處亂竄。

轟隆隆,一座冰山被雪怪砸崩,也是邪了門了,每當他認爲能一柱子鎬死這可憐蟲時,秦羿總能詭異的從雪怪手下靈活的鑽出去。

雪怪原本還想拿秦羿開刀,震懾孫無忌等人,哪曉得四人中最弱的連一根毛都撈不着,氣的直是捶胸大叫。

“太嚇人了,大小姐救我!”

眼瞅着雪怪發狂,秦羿大叫了一聲,一溜煙跑到了孫飄雨身後,一把抱住了她的小蠻腰。

蠻腰無比的緊緻、柔軟,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少女青春的活力,一旦抱住,就再也不願鬆開手了。

“你!”

孫飄雨小蠻腰誰抱過?

偏偏雪怪已經奔至眼前,登時臉色微變,氣勁催發到了極致,化作一道青色的蓮花往雪怪身上砸了過去。

其實四人中,修爲最低的就是孫飄雨,她是神煉初期,而且青木氣勁雖然純淨,但本質是長生、淨化、治癒之效,算是極品的輔助道尊,再者修道之人本就不善近戰。

此刻她被秦羿抱着腰,本身就有些懵,眼看着四丈高的雪怪冰柱如泰山崩頭而來,也是亂了,竟然使出了一朵淨化之蓮。

蓮花是用來破解邪煞之氣,防止邪魔外道迷心之術的,哪能抵擋雪怪的憤怒一擊。

孫無忌大驚,瞬間爆發,指尖飛出一道劍網,往雪怪罩了過去。

嗤嗤!

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變異雪怪渾身堅硬無比,比起一般的雪怪要堅硬十倍,法劍只是割破了雪怪的肌膚,但卻未能形成穿透性的致命傷害,反而激起了它的怒意,這一擊更是重若風雷,避無可避。

甭說是她一個仙氣道尊,就算是換成一個神煉武尊,還是橫煉的那種,也未必當的起。

面對致命的死亡一擊,孫飄雨絕望的閉上了眼睛,只待死亡的到來。

孫無忌與孟無憂也是傻眼了,誰也沒想到這隻變異雪怪會如此暴戾、狂躁,強悍程度遠超了一般的三品妖獸。

總裁的掌中寶妻 兩人唯有瞪大眼,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

然而,就在所有人絕望之際,孫飄雨的那朵蓮花輕輕的觸碰在了變異雪怪的額頭上。

很輕柔,如同親吻一般! 雪怪似乎也不以爲然,直接選擇了無視。

然而他那一擊砸到孫飄雨頭頂時,陡然僵滯了,因爲一股無比奇寒的勁氣瞬間自蓮花中爆發,雪怪發誓那股寒冷比萬獸峯中的萬年寒冰還要寒上一億倍!

以至於它的妖魂、鮮血、經脈、心臟在瞬間全都凝成了冰,下一刻雪怪全身爆發出一陣噼裏啪啦的巨響,如同冰雕一般瞬間瓦解,嘩啦啦的破碎了。

那手上的冰柱也碎裂化作冰花,撒了四人一臉。

“元始天尊,無量壽佛,到底發生了什麼!”

孟無憂睜開眼,單掌唸了聲佛號,整個人纔算回過神來。

孫無忌也是臉色慘白,一抹臉上冰冷的雪花,猛地捏住孫飄雨冰冷的手,用力晃了晃,確定自己的妹妹還活着後,這才用力拍拍自己的臉,大口大口的呼吸了起來。

他無法想象要是自己這個乾妹妹死了,父親會是何等的憤怒。

孫飄雨雖然是抱養的,但自幼孫天罡看的比親兒子還珍貴,孫無忌也是把她當親妹妹一般呵護着,她要是死了,孫無忌發誓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該死,你這個廢物,差點害死了我妹妹,瑪德,信不信我現在就送你歸西?”

孫無忌待回過神來,氣呼呼的衝秦羿大叫了起來。

秦羿往後一縮,憨笑道:“聖少,我,我也沒想到雪怪這麼可怕,是大小姐昨晚親口說的,我有危險就第一時間找她。”

“真沒想到你看起來挺老實,關鍵時候比鬼還奸,行,本少回頭再跟你算賬!”

“小雨,你沒事吧?”

孫無忌平緩了呼吸,看着孫飄雨,無比的擔憂,他能感覺到孫飄雨依然沉浸在那種無窮無盡的恐懼中。

“我,我沒事!”

孫飄雨好奇的看着自己的掌心,柳眉蹙的更緊了。

她剛剛因爲緊張使錯了功法,原本以爲小命不保,沒想到卻歪打正着,滅瞭如此可怕、狂暴的變異雪怪。

不過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要知道她哥使出了無比鋒利的劍訣,纔不過破了雪怪的一層皮而已,她怎麼可能一掌打死雪怪。

她在好奇,孫無忌也是一臉的迷茫,想不透這一出到底是什麼鬼。

“小雨,你還要走下去嗎?”

孫無忌凝重問道。

封印已解,只是冰宮一角就出現瞭如此可怕的事情,再往下走,孫無忌也沒底了。

“走,當然走下去,我告訴你們,越是這些解封出來的老怪物內丹,用來製作美食,對身體恢復、修爲精進越有補益,要能搞到一顆四品、五品的內丹,我保證你們三人至少提升半個境界。”

秦羿貼在孫飄雨的小蠻腰上,探出頭,樂呵呵的替孫飄雨回答了。

這傢伙完全忘了,剛剛就是他奔着孫飄雨去了,差點害的人家送了性命。

萬獸峯簡直就是一個天然的煉丹原料集中地,估摸着凡間最好的煉丹所需的靈氣內丹全在這了,秦羿又怎麼可能會錯過這樣的好機會。

而且一旦煉出好丹藥,他會第一時間給孫飄雨吸收,他現在恨不得把孫飄雨當成寶貝一樣捧着,因爲只要孫飄雨喂肥了,他突破的空間才能最大化。

這個念頭雖然有些邪惡,但又是眼下急需的。

孫飄雨這才注意到秦羿那雙鹹豬手還在她的蠻腰上,而且這傢伙在說話的時候,明顯手上有動作有力度,該死這卑微的下院弟子居然揩自己的油。

“你摸夠了嗎?”孫飄雨轉過身,嫣然如花的看着秦羿,溫柔笑問。

那笑容中滿布殺機,秦羿趕緊縮回了手。

“這小子越來越過分了,我忍不了了……”

孫無忌那個怒啊,自己這妹妹那是何等尊貴,就連自己平素都敬着跟仙子似的,半根手指頭都不敢沾,秦羿這小子差點害妹妹丟命不說,還敢揩油,這不是找死嗎、

“那個,我去取丹,給你們熬湯,待會補補元氣。”

秦羿眼看着這兄妹倆要抓狂,趕緊一溜煙跑到了變異雪怪屍體旁,從冰堆裏挖出了一大塊凍的實實沉沉的,卻是一塊保存尚好的胸腔屍塊,秦羿掏出一把鋒利的牛角尖刀,三兩下就把內丹給取了出來。

那顆內丹紅通通的,散發着濃烈的氣息,上面隱約有三個手指頭大小的窟窿眼。

由於雪怪是在瞬間被冰封,內丹依然還保持着鮮活,那小眼騰騰的冒着血色氣息。

“果然是三品妖獸!”

孫無忌臉上微微有了一些喜色,接到內丹打量了一眼道。

“聖少這顆內丹留着熬藥湯吧,準保你不虧!”

秦羿嘿嘿笑道。

“行,那就留着吧,反正也不差這一隻。”

孫無忌想了想道。

他剛剛這一番大戰,損耗了不少丹田之氣,這一路還得瘋狂趕路打殺,只怕到了萬妖林,也剩不了三四成氣勁。他現在也不敢真對秦羿怎樣,甚至把大部分的希望寄託在這個廚子身上,如果能做出恢復氣息的湯藥,哪怕只回復到八成,他也有把握與武思源比拼到底。

收好了內丹,秦羿變戲法似的,從口袋裏摸出了幾塊糕點,分給了三人。

三人匆匆忙忙吃了,頓覺精神大作,損耗的體力立即恢復圓滿,連忙趕路了。

這一路上,妖獸還真是不少,孫氏兄妹吃過一次虧了,穩中求勝,倒也有驚無險,其中又獵了兩隻三品妖獸的內丹,也算是一筆不小的收穫。

待終於走出冰宮,到達萬妖林邊緣時,已經過了晚上的子時,不過,這個速度已經讓孫無忌自覺滿意了,比預想的節約了幾個小時。

他們哪知道擊殺三品妖獸的時候,都是秦羿找機會藉着孫飄雨的手幹掉的,否則光那兩頭妖獸,就能磨掉他們一層皮。

“哎喲,累死老子了,咱們在這歇息一個時辰,待養精蓄銳了,正式殺入萬妖林,獵取三品內丹。”

“大小姐,這是我熬製的大補十元湯,我保你喝完了,容光煥發,精氣神全滿。”

秦羿端着熬製好的湯藥,首先奔着孫飄雨端了一碗過來。

孫無忌這會兒也是又疲又乏等着喝湯呢,沒想到秦羿壓根兒一門心思撲在孫飄雨身上,連理都沒理他。 “這該死的奴才!”

“還想泡我妹妹,你還真把自己當秦侯了?”

“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就你那醜樣,小雨能看得上嗎?”

孫無忌暗罵了一句,這次趕路,他出力最多,一路上各種飛劍如雨,這會兒丹田都快耗空了,全靠着嘴裏的丹藥補充着氣息,這一坐半天是站不起來了。

孫飄雨絕不喜歡秦羿,但說真格的也不討厭,不是有話明言嗎?要想征服了一個男人,首先要征服他的胃,這句話在女人身上同樣適用。

相反,她心知肚明,這一路上要沒有秦羿變戲法似的拿出的各種點心補充體力,他們壓根兒走不到這裏。

雖然秦羿時不時悄悄佔她點便宜,但一路勞困、神經緊繃,孫飄雨咬咬牙也就忍了。

她在秦羿眼巴巴的瞅着下,微微一攏耳際的髮絲,吹了吹湯花,輕泯了一口,頓時一股清香伴隨着溫涼之感傳遍了全身,周身的細胞都沸騰了起來,她神識內放能清楚的看到湯藥每行走一處,便會滋生出無窮的元氣,滋補着損耗的機能,待到了丹田後,就如同乾涸的田地,降下了甘霖,青木之氣源源不斷的盪漾開來,在經脈內流轉了起來。

她從小到大可是孫天罡的寶貝,乾道宗的丹藥可沒少吃,但見效這麼快,而且完全沒有任何的副作用,這絕對是頭一次。

而且她此前也喝過滋補的內丹湯,哪怕是父親親手做的,或多或少都難以祛除妖獸內丹的那種血腥味,也不知道秦羿是使了何法,添加了何物,這湯藥入口溫香,沒有半點腥澀之味,當真是奇了。

這絕對是比父親煉丹手段更恐怖,更神奇的存在,孫飄雨在乾道宗這麼多年了,簡直不敢相信,這樣的人才之前完全被埋沒了。

秦羿的這手本事,只怕現在還不爲其他宗門知曉,一旦他真要搏名頭、地位,投靠到任何一個宗門,就這一碗湯,便可獲取至高無上的地位。

只怕是燕九天、甚至崑崙至尊都得把他當寶,當神一樣供着。

孫飄雨突然有點覺的撿到寶了!

只是相比於她心中的男人,秦羿還遠遠不夠,所以,哪怕她明明能感覺到秦羿的殷勤,也絕不會動了男女之念。

她孫飄雨這輩子要嫁,就嫁最厲害,最高傲的男人。

而天下間,也只有他了,秦侯!

“我艹,秦羿,你小子神,神了!”

“這一碗湯藥比我父親的清元丹還要神效百倍,你小子是個人才,是個鬼才啊。”

孫無忌起初還在咒罵秦羿,待湯藥一入嘴,頓知道妙處。

一碗湯藥喝完,他不僅僅感覺身體的疲乏與創傷全消,而且丹田的元氣也完全充盈了,甚至還要更強猛了,這絕對是秦羿。

僅僅只是一碗湯啊!

“何止是神,我看秦先生就是食神轉世,我這輩子沒服過人,真的,老子今天就服了你這碗湯。”

孟無憂也少有的激動了起來,那張老實、沉悶的臉上掛滿了大寫的佩服,恨不得當場拜師,連稱呼都變了。

“秦羿,我記得你小子以前是個草包啊,說是不是下山,遇到什麼奇遇了?”

“這熬湯的方子在哪,給我一份瞧瞧唄。”

孫無忌一改厭惡之色,湊了過來,嬉皮笑臉道。

“嘿嘿,聖少,這可是我看家的本事,全記在腦子裏,傳不得。再說了,教給你,你也學不會的。”

“這東西,得有天賦,你不行。”

“當然了,要是大小姐想學,我倒是樂意傳授。”

秦羿仰着頭乾笑道。

“你,本少天賦無雙,誰不知道?”

“行,小雨,你教給小雨也行,反正她會了,跟我學也一樣。”

孫無忌道。

孫飄雨此刻卻沒有心情討論這個,她一直在思考這一路上走來,獵殺妖獸的最後一擊都是自己完成的,哪怕只是普通的一朵治癒之花也能秒殺三品妖獸,簡直跟九天玄女附體一樣無解。

這太怪異了,她那點本事心裏清楚的很,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難道是因爲面前這個傢伙?

孫飄雨陡然想到,似乎每次擊殺妖獸的時候,這傢伙都縮在自己後面,不是抱腰,就是摟着胸口,會不會是秦羿藉着這個機會擊殺的妖獸?

不過,當她看到秦羿那張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臉,那小眼睛、大蔥鼻子、還有臉上的小麻子,怎麼也不像是高手啊。

在她心中,真正的高手怎麼着也得像秦侯那樣,傲氣無雙,英俊如古風畫中天神一般的人吧。

“大小姐,你想不想學啊,我可以教你的。”

秦羿搓了搓手,眼巴巴的問道。

“沒興趣!”

孫飄雨站起身道,旋即又覺的似乎對這個“國寶”太無禮了,又沒好氣的補了一句:“本小姐已經認定你了,你這輩子就是我孫飄雨的大廚,我一輩子喝你煮的湯就好。”

這話就像是情侶之間的告白一樣,孫無忌趕緊在一旁乾咳了幾聲,孫飄雨也覺的有些似乎太“鍾情”了,臉瞬間就紅了。

她本來就美,臉蛋兒一紅,更是美豔如花,別有一番嬌羞風味。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