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孫瑩根本不相信唐夢雲的話,陳立有幾斤幾兩她心裡還是很清楚的,自從來到唐家,他的兜里就沒有超過兩百塊錢的時候,要說誰買車她都有可能相信,唯獨說陳立買車,打死她都不敢相信。

「媽,確實是陳立買的,我沒有必要騙你們。」

唐夢雲知道解釋起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今天下班的時候,我們從公司出來,發現陳立的電動車被人偷走了,我提議走著回家,然後路上經過寶馬的專賣店,陳立提議進去轉一轉。」

唐夢雲簡單的向老兩口解釋了一下。

「然後……陳立就直接提了一輛現車回來了。」

「這就完了?」

孫瑩和唐國慶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的看著對方,一臉蒙圈。

「你當買車是買玩具啊?看好了,掏錢就帶回家了?」

就連一向穩重的唐國慶都有些懷疑唐夢雲的話了。

「我也是這麼和陳立說的,可是,他就是把這車買下來了。」

唐夢雲聳聳肩,一副無可奈何的神態。

「那這車花了多少錢?」

孫瑩試探性的問道,她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型號的車,但是她知道寶馬的車都不便宜。

「總價下來花了八十九萬。」

唐夢雲老實答道。

「我的老天,比咱家的房子都貴,真是個敗家子啊!」 「媽,有你這麼說話的嗎?」

唐夢雲嗔怪道。

「我這麼說怎麼了?咱們家的這套房子買的時候才花了不到五十萬,他一輛車就花了接近九十萬,九十萬啊!相當於咱們家兩套房子了!不是敗家子是什麼?說他是敗家子還便宜他了。」

孫瑩把聲音提高了八度,刻意想讓廚房裡做飯的陳立聽到。

「確實是有點貴了,況且,陳立哪裡來的這麼多錢啊?他錢包里從來都沒有超過二百啊,抽的煙都不超過十塊錢,怎麼一下子能拿出來八十多萬買車?」

唐慶國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你告訴媽,是不是你簽下了和安氏集團的合同,老太太獎勵了一輛寶馬車給你?」

孫瑩根本就不相信陳立有這個能力買車,想到之前唐夢雲簽了個大單子,公司肯定會獎勵她。

「媽,真的不是,你們不相信就算了,我也懶得和你們解釋。」

唐夢雲像犯人一樣,快被老兩口審問的要瘋掉了。

「這車是公司獎勵你的,和陳立一點關係都沒有,為什麼要讓他開,你爸和我辛辛苦苦了一輩子,還沒享到清福,你找陳立把車鑰匙要過來,給你爸開。」

孫瑩一口認定這輛車就是唐夢雲買的,朝著她使了個眼色,催促她去廚房要車鑰匙。

「媽,你這是要幹什麼,人陳立買的車,你怎麼就無緣無故的搶過來開,況且我爸不是有車嘛,那個桑塔納也沒毛病,他一個退休的人,開那麼好的車幹什麼。」

唐夢雲簡直要被孫瑩逼瘋了,說話口氣略顯不耐煩。

「生你養你這麼大,你現在卻胳膊肘往外拐,開始維護起外人了,我算是白養你這個白眼狼了,你不去要,我去!」

狠狠白了唐夢雲一眼,孫瑩走到廚房裡,朝著正在做飯的陳立喊道:「哎,你這個廢物,把夢雲買的寶馬車的鑰匙交出來,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身份,開那麼好的車簡直是糟蹋了。」

孫瑩叉著腰,一副氣勢凌人的樣子。

「你就開夢雲她爸那輛桑塔納吧,總比你之前騎得電動車要強上一百倍。」

「媽,你這是幹什麼,陳立買的車剛開上,怎麼就讓你給換成破桑塔納了。」

唐夢雲實在看不下去,出言說道。

「你看看他這個窩囊樣,怎麼可能是開寶馬的人,即使開出去了,也會有人說他就是個司機而已,況且你剛接手安氏集團的項目,就開這麼好的車,你讓唐家那些人怎麼想?他們肯定會說你是監守自盜!」

孫瑩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看著唐夢雲,這個臭丫頭越來越看不懂了,每次都和陳立聯合起來氣自己。

「那是陳立買的,和我有什麼關係,況且我兢兢業業為唐氏集團幹了這麼多年,即使是獎勵我一輛車,那也不過分。」

唐夢雲氣鼓鼓的說道,自從她畢業就來到家族企業里工作,從一個小小的銷售員一直干到銷售總經理,都是憑藉自己一步一個腳印走過來的。

她為公司帶來的利潤至少也有上百萬了,就算自己買了車,別人能說什麼。

「看看,終於承認是自己買的了吧,我就說這個窩囊廢哪有那麼多錢買車!」

孫瑩扯著嗓子說道,在她的眼裡,陳立就是廢物的代名詞,怎麼可能鹹魚翻身,突然變得闊綽起來。

「媽,既然你喜歡,這車就送給您了,我也不會因為這麼點小事兒破壞您和夢雲之間的關係。」

陳立利索的拿出了寶馬車的鑰匙,遞到了孫瑩的手中,臉上帶著真誠的笑容,一點也沒有在乎孫瑩對他的惡劣態度。

「什麼送給我,說的真好聽,就像這車真是你買的似的。」

孫瑩一把奪過寶馬車的鑰匙,從唐慶國手中拿過來桑塔納的鑰匙,扔在了廚房的檯面上。

奪愛遊戲 「你一個天天騎電動車的人,能夠開上桑塔納,對你來說就已經是鳥槍換炮了,你還想奢求什麼?」

寶馬車的鑰匙到手,孫瑩立刻笑盈盈的挽住了唐慶國的胳膊:「走,老公,今天的晚飯不吃了,你開著寶馬車帶著我出去轉一圈,還是第一次坐這麼高檔的車呢,咱倆順便去她二姨家一趟,讓他們也瞧瞧咱們的新車。」

唐慶國本想拒絕,但看到孫瑩那張說變就變的臉,身體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戰,乖乖地和孫瑩下樓了。

「陳立,真不好意思,車才買回來,就讓媽給搶走了。」

等到兩個人出了門,唐夢雲一臉歉意的來到了廚房裡,對著還在做飯的陳立說道。

「沒事兒,這車就是個交通工具,誰開不是開啊,況且爸的這輛桑塔納也很好啊,以後我也不怕沒電了,閑暇的時候可以帶著你隨便溜達了。」

陳立拿起了桑塔納的鑰匙,放入了口袋裡,絲毫沒有介意,還安慰唐夢雲,讓她不要多想。

「你也知道我媽就是這個脾氣,其實她人還是不壞的。」

唐夢雲還想解釋些什麼,卻被陳立抱入了懷中。

「我知道,你是我的老婆,他們兩個人就是我的父母,我怎麼可能會對他們有意見呢?」

陳立深情的看著唐夢雲,忽然有一種衝動,想要直接吻下去。

「哎呀,不好,你炒的菜糊了!」

唐夢雲忽然聞到了一股焦糊的味道,才發現鍋里的菜糊了,趕緊提醒陳立。

看著陳立手忙腳亂的關煤氣的樣子,唐夢雲開心的哈哈大笑起來,似乎,和陳立在一起時,要比以前開心快樂很多。

看著眼前的男人,唐夢雲的心臟忽然像小鹿一樣亂撞起來,他在這個男人身上看到了自信和擔當,也看到了他對自己濃濃的愛,以前的種種「窩囊」的表現,現在看起來竟然是對這個家庭的異常容忍和關懷。

到現在,唐夢雲才開始慢慢了解陳立這個人,這個和她生活了整整三年的男人,一個以前讓她嗤之以鼻,現在卻暗生情愫的男人,

從此刻開始,在唐夢雲的心裡,陳立已經是不可替代的人了。 第二天,陳立如往常一樣,帶著唐夢雲去公司上班。

「哎呦,這不是我們唐氏集團的銷售總經理唐夢雲嘛,怎麼,今天不坐電動車,改坐桑塔納了?」

兩個人剛下車,就被事兒多的唐夢晴看到了,一臉輕蔑的她打量了一下陳立,略顯浮誇的說道。

「是啊,我爸買了新車,就把這輛桑塔納給陳立開了。」

唐夢晴是唐夢雲堂叔家的女兒,長得雖然有幾分姿色,但是和唐夢雲比起來就是東施與西施的差距,出於嫉妒的心理,她總是或明或暗的給唐夢雲小鞋穿。

每次看到唐夢雲,不是諷刺她的穿著打扮,就是諷刺她嫁給了一個窩囊廢,只要能夠讓唐夢雲不開心,她什麼事兒都能做得出來。

「也是,只有這種破二手桑塔納才和你的氣質最搭,不過,這種車給你廢物老公開,好像有點浪費了呢,畢竟他是唐家出了名的窩囊廢,我看,還是二手電筒動車最配他的身份。」

唐夢晴穿著一身名牌,手裡拿著一個Prada的包包,一臉嫌棄的等了唐夢雲一眼,踩著高跟鞋揚長而去,留下一股刺鼻的香水味。

「沒有必要和這種人生氣。」

陳立關好車門,安撫唐夢雲道。

「我怎麼可能會和她生氣,這種場景我都經歷不知多少次了,她也就只能在我身上找回點存在感了。」

唐夢雲苦笑的搖搖頭,唐夢晴從小就和她攀比各種事情,常常因為一點點小事情和她鬧彆扭。這種事她已經司空見慣,見而不怪了。

唐夢晴因為眼光高,到現在都沒有找到合適的對象,接近三十的人依舊是單身,用她自己的話說,不找一個像天正富那樣的公子哥,她是不會結婚的。

她還曾經諷刺過唐夢雲不止一次,說她長得漂亮有什麼用,還是江省四朵金花之一呢,不還是嫁個了一個一無是處的廢物。

「唐經理好!」

「唐經理好!」

才一走進公司的大門,就有好幾個其他部門的人熱情的朝著唐夢雲打招呼,這在以往都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唐夢雲有些發懵,這些人一向是勢利眼,之前她和唐明運的關係十分緊張,因此這些人每次見到她的時候都像躲避瘟神一樣躲著她走,沒想到今天的態度卻是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唐夢雲機械性的點著頭,腦中卻百思不得其解。

來到辦公室里,辦公桌上早就放好一杯沏好的咖啡。

這一切都太反常了,還沒等唐夢雲有所反應,她的秘書禮貌的敲了敲門,等到唐夢雲喊進來時,秘書十分恭敬的說道。

「唐經理,給您沏好了咖啡,您趁熱喝,已經通知了工地的工人們,今天有一批貨貨要入庫,讓他們做好準備。」

「嗯,知道了,忙你的去吧!」

唐夢雲揮揮手,秘書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惡魔的女僕 之前唐夢雲的秘書仗著自己是唐明運的人,對唐夢雲的態度極其冷淡,唐夢雲吩咐的工作她從來都不按時完成,今天卻像變了個人似的,對唐夢雲畢恭畢敬。

一切都讓唐夢雲感到莫名其妙,僅僅是一夜的時間,所有人對她的態度都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轉變,自己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由於所有人都十分配合唐夢雲的工作,她第一次感覺工作做的特別輕鬆,難得一天的工作不到中午就做完了。

「喂,陳立,你在哪呢?我今天的工作做完了,中午有時間的話我們一起出去吃個飯吧。」

「我就在公司附近呢,你下樓吧,我這就去接你。」

電話那邊傳來了陳立的聲音。

掛了電話,唐夢雲突然發現,以前自己有時間都會叫上自己的閨蜜趙靈兒去逛街或者吃飯,現在第一個想到的人竟然變成了陳立,這可是以前從來都沒有過的事情。

怕陳立等著急了,唐夢雲匆匆忙忙的拿起包就往樓下走,電梯里碰到了一群人唧唧喳喳的在議論著什麼,看到唐夢雲進來了,一下都噤了聲。

唐夢雲管不了那麼多,也不好意思問他們討論了什麼,下了電梯,果然看到陳立站在公司門口,笑眯眯的看著她。

「今天怎麼這麼早就下班了?」

陳立伸手把她的包接了過來,問道。

「下午不用去工地了嗎?」

「今天公司里的人特別奇怪,對我的態度出奇的好,不等我安排就把所有分內的活都幹完了,弄得我一頭霧水。」

唐夢雲一邊拉開車門,一邊對陳立說道。

「可能是因為都認為你能成為唐家的繼承人,提前拍你的馬屁吧。」

陳立啟動汽車,笑呵呵的說道。

「怎麼可能,不可能是這個原因,唐明運那個混蛋我是知道的,他不可能讓我這麼輕鬆就坐上董事長的位置,肯定是另有原因。」

唐夢雲搖搖頭,並不贊成陳立的觀點。

「不考慮公司的事情了,我們就在附近吃點飯吧,這邊有一家水餃特別好吃,可以嗎?」

唐夢雲一雙大眼睛撲閃閃的看著陳立,一臉徵求的表情看著他。

「你喜歡吃就行,那我就把車停到門口了。」

陳立把車靠邊,慢慢地找著車位,誰知道就在尋找車位的時候,只聽見砰地一聲,兩個人感覺車尾狠狠地被撞擊了一下,兩個人若不是系著安全帶,可能就被甩出去了。

「你沒事兒吧?」

陳立第一時間詢問唐夢雲,看到唐夢雲臉色煞白,陳立趕緊上下檢查了一遍。

「沒事兒,就是安全帶勒的有點難受。」

唐夢雲受到了驚嚇,一時間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你特么怎麼開的車,沒看見老子在倒車嗎?」

一個一臉橫肉,胳膊上紋著紋身的男人脖子上戴著手指粗的大金鏈子,朝著陳立口沫橫飛。

陳立看著他倒出來一半的車,沒說什麼話,開著車倒回去,橫亘在那個男人的車頭前,把他的車擋了個嚴嚴實實。

「你特么活得不耐煩了嗎?」

紋身男暴躁的握起拳頭猛砸桑塔納地引擎蓋。

「認識那是什麼車嗎?」

紋身男指了指自己的車,一臉囂張的說道。

「豐田霸道,懂嗎?一個車抵你七八輛!」

說著,從豐田車裡陸續走出了四五個彪形大漢。 「怎麼著哥們,想碰瓷嗎?」

那幾個人看到車上就陳立一個男人,氣焰更加囂張,拍著車門讓他下來。

陳立讓唐夢雲安心待在車上,一個人打開車門走下車,沒有理會那幫人,而是徑直走到了車尾處,觀察了一下車輛受損的情況。

「我特么跟你說話呢,你啞巴了?」

看到陳立不說話,紋身男急了,伸手就想推陳立一把,卻被陳立輕鬆的閃了過去。

「這車你打算怎麼賠?」

陳立面無表情的看著紋身男,這種人渣他見得太多了,根本就沒把對方看在眼裡。

「你是說賠償我多少錢嗎?不多,你扔下一萬塊錢,咱們這事兒就算了了。」

紋身男冷哼了一聲,心想眼前的男人還挺上道,不用自己說就主動提起賠償自己的事兒了。

「我想你是聽錯了吧?我的意思是,你撞了我的車,應該賠償多少錢?」

陳立的眼神忽然變得異常冷峻,身上同時散發出了逼人的氣勢,一字一頓地說道。

與大佬閃婚以後 眾人顯然被陳立突然轉變的態度震懾到,旋即又一起鬨然大笑,自己這邊一共五個人,而對方才一個人,就敢如此膽大的想要找自己索要賠償。

所有人都像看笑話一樣看著陳立,心裡想著這小子要麼就是腦子有問題,要麼就是瘋了。

「你說什麼,老子沒聽清,你再說一遍。」

紋身男把耳朵湊到了陳立的面前,挑釁的說道。

「我說,你打算怎麼賠償我的損失!」

陳立面色平靜,又將自己的話重複了一邊。

「兄弟們,我看這個人腦子真的是銹掉了,不給他點顏色瞧瞧,他還真當我們是軟柿子呢。」

紋身男隨即變了臉色,面目猙獰的看著陳立說道:「第一,賠償我一萬塊錢,第二,立刻給我把你那破車開走,別礙了老子的事!」

「否則呢?」

陳立的眼睛透著凌厲的神色,紋身男突然感覺自己的身體像被澆了一盆冰水一樣,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老大,別跟他廢話!」

身後的大漢不由分說,提了一根棒球棒,照著陳立的腦袋砸了下去。

「陳立,小心!」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