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它們害怕。

它們擔心巨劍會再來。

它們不敢輕易返回已經被破壞的叢林地帶……

可是,如果不回去的話,它們又能去哪裏呢?這個冰冷的世界裏,到處都隱藏這強大而邪惡的存在,人類喜歡內鬥,妖魔又何嘗不是。弱肉強食,一直是自然界的法則。這在修行界體現得淋漓盡致。

如同這把劍一樣,想來便來,想走便走,你還能上前阻止?弱者只配恐懼,弱者連質問的資格都沒有。

它們望着叢林,久久不能平復恐懼。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一些擅飛的妖獸,大著膽子,飛到叢林上方。

有修為強大一些的妖獸,俯瞰巨劍留下的條條溝壑。

「人類……文字……」

有年紀大的妖獸,認出了那串文字,驚訝念出聲來:

「擅擾清河者死。」

「……」

……

此時的徐夜已經收起古圖和月華劍,飛向玄妙觀。

他們掠過了大片的叢林,經過一段時間的飛行,看到了玄妙山。

半途中。

陳有道不斷地回頭道:「徒兒,你剛才可聽到有什麼奇怪的聲音?」

「沒有啊。」徐夜說道。

「你這光修為達到了也不行,五感六識的法術,還有步天綱,不要落下。」陳有道一邊說着一邊指了指西方,「深山老林的大妖很強。」

「嗯,知道了。」

「不過,你能達到天照,為師很是欣慰。」陳有道說着。

二人上了玄妙山。

陳有道看起來平靜了許多。

回到玄妙觀。

陳有道絲毫不提及這次慶雲頂之行的事情,取出封印之石,說道:「你確定這石頭是從魔人手中所得?」

「確定。」徐夜回答道。

「這上面沾染人類修行者的氣息,應該是魔人從人類那裏獲得。」陳有道觀察著,「而且……封印像是快被解開了。」

徐夜問道:「裏面封印的是什麼?」

陳有道搖搖頭,說道:

「封印上的紋路已經被魔族破壞了一大半……封印的法力幾乎消失差不多了。魔人應該是有足夠的能力解開封印。你退後。」

徐夜退後了兩步。

陳有道豎起手掌,念誦法術,光華亮起,打在了封印之石上。

砰!

封印之石懸空。

淡淡的妖氣和精靈氣息浮現。

「是妖精。」陳有道說道。

徐夜更加好奇了起來,這裏面會封印着什麼妖精?

「魔族一向不喜妖精!看來,他是另有用處。」陳有道看了看外面,「這是打算釋放妖精,禍害清河郡百姓?」

這個邏輯說得通。

魔人見清河郡有人類強者坐鎮,於是不敢出手。

徐夜卻忽然道:「有沒有可能,他跟人類勾結?」

此言一出,陳有道冷哼說道:「人魔勾結之事,自古有之。這不奇怪。」

「……」

徐夜微微皺眉。

腦海中劃過元靈珠的畫面。

咳咳。

陳有道咳嗽了起來。

徐夜問道:「師父,你受傷了?」

「一點小傷,不礙事。」

「慶雲頂那邊發生什麼事了?」徐夜這才想起來問。

「沒什麼。」陳有道表情平靜,避開不談。

見徐夜還想要進一步追問的樣子,陳有道擺擺手道:「我累了,你回去吧。」

「回去?」徐夜疑惑不解。

「回清河郡。」陳有道將封印之石丟給徐夜,「裏面的妖精或許對你有所幫助。去吧。」

徐夜本想進一步追問,或者留下來,但見陳有道的雙眼中閃過一絲落寞和堅韌,反而道:「好吧。」

正好離開,藉助古圖,觀察一下情況。

徐夜朝着外面走去,行至大殿前,後方傳來聲音:「別瞎想,為師這麼強,沒怕過誰。為師就是想一個人靜靜。」

「靜靜?」

「滾犢子。」一個鞋底,飛了出來。

徐夜見其心態還不錯,便放下心來,縱身掠走。

雖然不知道陳有道發生了什麼事,但很明顯,他需要一個人的空間。

徐夜下了玄妙山。

到了山麓。

將封印之石丟了出去。

「你的封印已開,出來吧。」徐夜道。

封印之石抖動了起來。

一道光圍繞着封印之石。

接着光華閃過。

一頭高一丈,長三丈的巨獸。

其毛髮偏黃,泛著淡淡的光華,其雙眼有神,鬍鬚兩開……最具特色的便是腦門中間的「王」。

「羅羅虎?」徐夜疑惑皺眉。

羅羅虎,神秘之地誕生的奇異妖獸。

有妖的血脈,也有精靈的基因,懂得修行!

PS:求推薦票。 「爸爸,教我認星星!」

月月纏著嚴經緯,坐在嚴經緯懷中,看著繁星點點的星空。

而嚴經緯抱著月月,認真的給她講述著一顆顆星星的故事,這讓她想起了小時候,那個時候,她母親也是抱著他,給他講述著每個星星的故事。

這些星星的故事,就是這麼一代人傳承一代人,一直傳承下去!

一直到晚上十點多鐘,月月才跟著許嫣然回了房間。

月月離開后。

嚴經緯收拾好衣服,排隊等著洗澡。

只有一件沐浴間,此時殷小星正在洗著澡,女人洗澡很慢,嚴經緯等了好一會,殷小星才洗完澡出來。

「做了一天飯,好累,洗洗澡真舒服!」

「你可算出來了!」

殷小星剛出來,嚴經緯就鑽進了浴室。

由於殷小星剛剛洗過澡,浴室里充滿了殷小星的香氣,這讓嚴經緯心裡狠狠蕩漾了下,他三下五除二開始洗澡,速度很快,幾分鐘,他就搞定出了浴室。

「嚴經緯,你這是洗澡么?」

正在院子里吹頭髮的殷小星有些無語。

「我每天都洗澡,身上不臟,隨便沖沖就行!」嚴經緯乾笑了聲,道:「小星,做了一天飯,累壞了吧,趕緊回屋休息吧!」

此時所有人都睡下了,就殷小星還沒睡,嚴經緯也不好意思當著殷小星的面鑽進澹臺紅妝的卧室,他尋思著等殷小星也睡下后,再進澹臺紅妝的房間。

「頭髮還有些潮濕!」殷小星一邊說著,然後她指了指屋頂,道:「嚴經緯,我想去房頂看看!」

「那我帶你上去!」

嚴經緯摟住殷小星柔軟的腰肢,兩人嗖的一聲,直接上了屋頂。

在屋頂坐下后,殷小星美眸看著夜空,輕聲道:「還是鄉下舒服,無憂無慮,在昆州市,每天忙著工作,都沒享受生活的時間。」

殷小星這麼說,讓嚴經緯有些心疼,他知道殷小星每天都很忙,負責很多工作,於是他情不禁抓住殷小星的手:「小星,其實你不用這麼幸苦,工作永遠也做不完,每天準時上下班,周末準時雙休,你不要總是忙,要學會享受生活。」

殷小星一笑。

她沒解釋什麼,她之所以這麼努力工作,就是不想和嚴經緯的差距越來越大,只有把自己變得越來越優秀,才能配得上嚴經緯。

「時間過得好快啊!」

殷小星輕輕嘆息一聲,她將俏臉靠在了嚴經緯的身上,喃喃道:「一轉眼,從咱們認識到現在,已經十一年了!」

「是啊,十一年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