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它就像似一艘懸浮在外太空中的雄偉堡壘,通體由一種不知名的暗金色金屬打造,時刻散發著冰冷蕭煞的氣勢。

這艘戰艦,艦身充滿了華麗的流線造型,艦長足足有數公里,艦體兩側擁有巨大的赤色火紋狀圖標。

不過戰艦上布置的相位稜鏡,散發淡紫色能量光芒的防禦矩陣,以及氣勢森然的魔光炮……無一不昭示著,這是一艘來自於域外天魔的高速戰列艦!

如果與吞星使徒阿克曼那艘氣吞山河的虛空母艦比起來,這艘高速戰列艦,或許容載量與戰鬥力遠遠無法與其相比,但勝在速度快,機動性高,以及跨越星際,長途奔襲的強大能力。

此時這艘氣勢雄偉的戰列艦,正是從遙遠的其他星系位面,歷經漫長的路途,一路跋涉而來。

為的,就是探尋這藏在小行星帶之中的萬古之秘。

「轟,轟轟!」

到達小行星帶邊界,這艘戰艦輔助引擎啟動,整艘戰艦的速度緩緩停了下來。

「呵呵呵,到了,本座終於到了!」

一個透著興奮的笑聲,突然從戰艦的指揮艙中飄浮了出來。

充滿超現代感的諾大指揮艙中,多種散發幽紫光芒的操控盤懸浮半空,操控盤后,站了十數名負責超控戰艦的域外天魔。

在這些域外天魔的操作員之後,有一位高高端坐在主位之上的純血天魔,此刻顯得格外年輕耀眼。

他擁有堅韌的紫色皮膚,額前一對短角,猶如黑曜石一般精緻耀眼。他的面龐年輕英俊,眉宇間透著桀驁不遜的氣質。一套散發著濃濃火氣的赤色魔甲與灰白披風,將他勻稱的身材,襯托的威風凜凜,英武不凡。

此時此刻的他,盯著艙外綿延無盡的小行星帶,就像是一柄剛剛打造出來,鋒芒畢露的利刃,時刻透著生人勿進的凜冽寒光。

「恭喜納格姆陛下,賀喜納格姆陛下,我們終於到達這片古戰場的遺骸邊境了!」

高速戰列艦緩緩停下,指揮艙內十幾名域外天魔,立即轉身向這位年輕天魔,討好道喜。

這位十分年輕的純血天魔,可不是什麼泛泛之輩,他正是如今魔都大名鼎鼎的新晉神靈,灰燼使徒納格姆。

沒錯,他正是一位新晉的神靈,而且年紀僅僅只有三萬多歲的新晉神靈。

如果換做地球人類的壽命,他不過才三十多歲而已。

如此年輕,就能晉陞成神,絕非巧合。

除去個人天賦與努力之外,重新復甦的魔主羅睺,功不可沒。

當年上古時期,那一場空前絕後的銀河之戰中,域外天魔的神靈與精銳幾乎傾巢而出,戰火燃遍整個星系。

但魔主羅睺率領的天魔大軍,卻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抵抗。

尤其是在魔主羅睺遭受重創之後,天魔大軍慘敗而歸,魔主麾下十三位神靈級使徒,死傷過半,整個域外天魔勢力元氣大傷,很長一段時間都處在一蹶不振之中。

純血天魔長期龜縮在天魔本土,修養生息。不過隨著時間的逐漸推移,魔主羅睺終於重生復甦,面對勢力大減的天魔一眾,重生之後的羅睺,開始極力培養年紀一代,不惜用盡所有積蓄,也要重新塑造出全新的神靈級使徒。

在強大的魔主羅睺眼中,若想獲得更大的利益,佔據大片星系,橫掃萬千生靈,就必須擁有凌駕一切生命的神靈。

灰燼使徒納格姆,就屬於純血天魔中,最傑出的青年俊傑。

他被魔主羅睺親自挑選而出,受到魔主精心栽培。直到數百年前,他才剛剛晉陞成神,成為魔主羅睺麾下新晉的使徒!

由此灰燼使徒納格姆,在天魔本土鮮衣怒馬,意氣風發,風頭一時無二。

而且他還是一位炎系天魔神靈,不過他的強大之處並不僅僅限於操控火焰,而是擁有吞噬一切火焰之力,最後消化成自身的火焰力量。

吞噬,本就是萬物生存的根本,也是域外天魔掌握的天道之力。

灰燼使徒正是掌握了吞噬火焰之力,這才讓他一躍成神,成為一系法則的主宰。

「三百多年了,本神在虛空之外,跳躍了數十個位面,足足跋涉了三百多年。呵呵,這片上古戰場,還真是遠吶。」

灰燼使徒納格姆,銳利的雙眸掃視著前方好似無邊無際的小行星帶,面龐上透著抑制不住的喜色。

這裡可是曾經魔主羅睺,魔體隕落之地!

萬古以來,沒有一位天魔或是其他生靈,探索過這片區域。這裡藏有多少秘密與好處,無人能知。

他灰燼使徒納格姆,如果不是因為自己是魔主羅睺身邊的紅人,他甚至都無法得知當年的機密戰況,更無法知曉這裡究竟藏了怎樣的稀世珍寶。

「納格姆陛下,這裡真的是古戰場?這裡面真的有……」

灰燼使徒納格姆的跟班,是一位生有羊角與蹄足的大魔王級外族魔將,名叫德雷圖。

此時德雷圖看了看四周,小心翼翼壓低聲音詢問道,「真的有魔主陛下,曾經隕落的真身魔核?以及那……那毀掉魔主肉體真身的火神遺物?」

這兩位可是上古大神,單單魔主羅睺,已經是超越神靈的至高神主,他的威能足以開天闢地,移星換月。

而那位打敗魔主的火焰之神,據說起源於這個星系的本源之火,是這個星系的源生主神,一身炎能無敵寰宇。

這兩位上古大能,在當年能留下什麼東西,德雷圖光想想就驚出了一身冷汗。

「呵呵,德雷圖,你問的太多了,這裡面有什麼?本座可不清楚。」

納格姆嘴上說著不清楚,但神情卻怡然自得,躊躇滿志,「這裡自從當年那一戰之後,便沒人再進入過。要想知道裡面究竟能留下什麼東西,只有進去才知道。」

「陛下,恕屬下愚鈍,這裡放眼望去只有石頭,屬下看不到什麼半點戰爭痕迹,屬下也感知不到空間裂縫的波動,這裡看著根本不像經歷過慘烈的上古戰爭,這裡真的事遺址所在?」

德雷圖躬身縮背的站再納格姆身側,討好詢問。

眼前他看不到任何大戰過後留下的痕迹,也感知不到任何空間裂縫產生的波動。在他看來,這裡就是一片平凡的小行星帶,像這樣的地方,在宇宙間到處都是,他根本無法理解,這裡那一點像上古戰爭留下的慘烈戰場。

「愚蠢的德雷圖,當年我族魔主的大能之處,豈是你這下等種族能夠理解揣摩的?」

灰燼使徒納格姆,神態桀驁,語調不緊不慢。

被嘲諷為下等種族的羊角魔將德雷圖,非但不惱,反而討好巴結的連連稱是。

「打開相位稜鏡,左轉十五度,低速前進。」

灰燼使徒納格姆沾沾自喜,他在屬下的巴結聲中,下達了一道有一道搜索的指令。

灰燼使徒的高速戰列艦,開始如同一隻張開紫色光翼的巨鯨,緩緩駛入前方恍若江河一般的小行星帶之中。

無數小行星,都在這艘巨艦防禦護盾的碰撞下,紛紛崩碎破壞。在巨艦兩側,相位稜鏡展開的輻射波動,能偵測到周圍空間異常狀態。

就在灰燼使徒按照傳說記載,不間斷掃描與探索下,一個潛伏在主空間之下,好似一顆氣囊一般的亞空間,終於被他搜尋了出來。

與其說這個亞空間像氣囊,倒不如說像是一顆腫瘤,就好似生長在宇宙空間表層之下,一顆無法去除的腫瘤。

「看好了,就在這裡。」

灰燼使徒納格姆,指著前方空無一物的宙域,向周圍手下說道,「當年那場戰場,將周圍空間,連同一顆星球,全部炸毀。這片小行星帶,便是那顆星球留下的殘骸。至於破碎的空間?呵呵,就在這底下。」

「空間具有自愈性,不過當年魔主羅睺與那位火焰神靈,帶來的破壞實在太大,以至於空間法則也無法將他們帶來的破壞消除,於是便將他們損壞的空間,全部包裹在內。」

「表面上來看,空間確實已經復原,實際上當年殘破的上古戰場,卻被掩蓋在了下面。」

說著,灰燼使徒納格姆動了動手指,目光炙熱的下令道,「發射相位水晶,本座要在這裡開個洞!」

轉瞬間,本已停止的戰列巨艦再次啟動,隨著四道噴射而出的聲響相繼傳出,四根巨大雄偉的相位水晶,應聲被發射了出去。

「嘭!嘭嘭嘭!」

四枚相位水晶,分別扎在了前方虛無一物的空間之中。緊接著淡紫色的矩陣結界開始擴展,一個黑洞洞的空間隧道,隨之被硬生生的撐裂了開來。

「嘶!」

「真,真的存在!」

「上,上古戰場,真的就在這片空間的下方!」

以德雷圖為首的一眾手下,立即倒吸了一口冷氣,一個個瞪大了眼睛,震驚不止。

就在這個被打開的空間隧道之內,在場每一個域外天魔,都親眼看到,那恍若海洋一般的黑暗能量,正在隧道之後洶湧翻騰。

就在那深邃的黑暗之中,還有多種詭譎絢麗的光華,不斷閃爍涌動。那裡面給人的感覺,就好似一個巨大無比的攪拌機,任何事物進入其中,統統都會被攪碎吞噬,最後連一道光華都不會留存。

「恭,恭喜陛下!賀喜陛下!」

羊角魔將德雷圖,最先反應過來,連忙跪拜在納格姆坐下,恭賀道,「上古戰場果然真實存在,這裡面的所有寶藏,都將歸陛下所有!如果傳說都是真的,陛下必然能憑此再進一步,甚,甚至能榮登神主,與魔主羅睺並肩而立!」

這正是灰燼使徒納格姆,不惜借道一個又一個位面,花費了數百年時間,也要趕往這裡的目的所在。

此地要是真有魔主羅睺當年遺留下來的真身魔核,那麼他納格姆只要將其吸收,實力必將晉陞一個大層次。

如果再將那位在當年打敗魔主的火焰神靈,所遺留的神格晶核尋獲,憑藉他納格姆獨特的神力特性,必定能將這個火焰神格完美吞噬。

到了那個時候,他納格姆可不單單隻是實力提升那麼簡單。

要知道,這兩位可是上古時代,最強大的兩位主神級神靈!他們是比神靈一級,還要強大的絕世存在,更是兩大宇宙法則的傑出體現。

這兩位主神級大能,如果有幸能吞噬其一,實力必定迅速暴增,如果兩者全部被他納格姆吞噬,很有可能他真的能突破桎梏,一躍衝破神靈的局限,達成大宇宙意志所集中體現的主神境界!

這就是他灰燼使徒,不惜瞞著魔主羅睺,也要悄悄前來探尋的目的。

誰沒一點私心?他不前來,魔主羅睺捲土重來之日,必將掃蕩此地。與其到時候什麼好處都撈不著,他還不如鋌而走險,先魔主一步,將這裡的寶藏統統收走。

只要一旦成功,他可就不用再當誰的手下了,甚至羅睺的魔主之位,都有可能拱手讓他!

當然,這些小小心思,他可不會隨便說出口。

「魔主陛下的高度,哪裡是我等所能比肩?」

灰燼使徒納格姆嘴上說著比不上,可年輕稚嫩的面龐上,隨之露出了沾沾自喜的笑容,「引擎啟動,本座要進去一探究竟!」

雄偉壯觀的天魔戰列艦,主引擎隨之啟動,艦身一改停泊的狀態,一路向空間隧道,緩緩飛去。

…… ……

黑暗,靜謐,迷迷茫茫的宇宙空間,就像似一片無盡的黑色海洋,而遠處的星光,則是一個個指引方向的路標。

此時就在這片浩瀚無垠的太空之中,一艘充滿優美流線造型的小型飛船,正自地球的方向,沿著行星指引,一路向前高速飛馳著。

一顆赤紅色的星球,正在這艘飛船左側,緩緩劃過,逐漸被丟在飛船的身後。

這是一個與地球像似,卻又截然不同的星球。

它沒有空氣,也沒有水,但卻擁有火紅色的地表,連綿的高山,以及大片充滿隕石坑洞的古老高原。白色的乾冰,組成的耀眼極冠,覆蓋在這顆星球的兩極,大片風成沙漠,幾乎遍布整個球星。

它擁有一個地球人廣為熟知的名字,火星。

過了火星,那一片寂靜荒蕪,好似一條長河的小行星帶,已經逐漸出現在這艘小船的前方。

「老王,你看,我們到了!」

一個充滿喜悅的女子聲音,從布滿氧氣的船艙里悅耳響起。

外太空中沒有重力,因此在不大的船艙中,正漂浮著一男二女。

剛剛說話的,是一位高挑美麗的人類女性。她正站在飛船的觀測窗前,身穿一套尊貴大方的白色祭司袍,雙眸明亮,嘴角微微上揚,整個人都透著一股溫文爾雅,卻讓人捉摸不透的神秘氣息。

如此裝扮,又擁有如此特殊氣息的人類女子,正是來自地球的傑出青年強者,瑪雅遺族,大祭司貝麗卡。

在貝麗卡身後,那位被她稱之為「老王」的英俊帥氣青年,正是大名鼎鼎的火焰之子王焱。

因為回到了地球,王焱已經回歸了人類的形態。

此時他身穿一件白色的休閑T恤,下穿藍色扭著褲,整個正半懸在船艙中,張口吸掉了一團懸浮在他面前的啤酒,隨後聽到貝麗卡的呼喚,轉身就漂浮到觀測窗前。

那漂浮著上百萬顆小行星的環形行星帶,正像是一條橫貫宇宙的江河,一點點向他們靠近,一點點清晰顯現出來。

看到這一幕,貝麗卡與王焱的雙眸,不由得都逐漸熾熱了起來。

一個是為了尋找他們瑪雅遺族殘眾的根,一個是為了追尋自己的力量起源,尋求一條能夠拯救自己與地球的道路。

而前方,便是他們尋找的答案所在。

「呵,不過是一片再普通不過的碎星帶而已,連一點生命氣息都無法留存,能藏下多少財富?」

一聲嬌媚無比的呵笑聲,在王焱與貝麗卡身後響起,此時在兩人身後,還站著另一位美艷女子。

確切的說,是一位美麗邪魅的天魔女子。

這位天魔女子與人類女性既相似,又不同。她擁有淡紫色的光滑皮膚,額前生有一對猶如黑曜石一般的美麗短角。雖然她僅僅穿著一件普通的條紋T恤,但姣好丰韻的身材,卻被勾勒的淋漓盡致。尤其是T恤之下,一雙修長勻稱的美腿,更是將這份渾然天成的女性誘惑,體現的淋漓盡致。

很顯然,如此美艷誘人的天魔女子,正是被王焱俘虜收服的天魔大將,強達半神級巔峰的極樂魔姬崔麗斯。

此時極樂魔姬崔麗斯,對著窗外魅眼輕瞥,神情中充滿了不屑,一副城裡人看鄉巴佬的樣子。

在域外天魔,以及絕大多數宇宙種族的眼中,確定一片區域是否擁有財富,是否值得佔領,首先就要看這片宙域中存不存在生命。

一顆擁有生命的星球,才有佔領的意義。比如域外天魔,奪取星球自身的物產,自然不用多說。他們的神靈還會使用特殊方式,抽取一顆星球自身的生命力,用來滋養自身,壯大下屬種族,徹底將一顆擁有生命的星球,壓榨乾凈。

但在眾多宙域中,空無一物的小行星帶,無疑是利用價值最低的一種區域。

就比如眼前,這一片小行星帶,在極樂魔姬眼中,基本上全都是沒用的石頭。

可身邊兩人,一個非要說是自己的故鄉,另一個卻說藏著巨大的秘密。

呵呵,真是可笑。

儘管極樂魔姬崔麗斯,對眼前這片小行星帶不屑一顧,但大祭司貝麗卡與王焱,卻對她置若罔聞,依舊在仔細打量著遠方小行星的每一處區域。

「貝麗卡,這片區域真的是你們一族的故鄉?」

終於到了這片區域,王焱內心高興的同時,也向身邊的貝麗卡,好奇詢問,「我曾經聽一些磚家說,這片區域是因為太陽系形成初期,一顆因為火星與木星引力,沒有成型的大行星,留下的大片殘骸。」

雖然王焱聽聞,當年火神祝融在這片區域,炸毀了一顆星球,但多半是一個稍大一點的小行星,畢竟這裡直徑超過上千公里的小行星,也不在少數。

至少現在對王焱來說,能一次炸碎一顆上千公里的小行星,那真的是逆天大能了。

「不是吧,老王你連磚家的話也信?」

貝麗卡賞了王焱一記白眼,隨後神情略帶興奮的解釋說,「如果我族留存記載沒錯的話,這裡曾經有過一顆星球,確切的說,是太陽系的第五大行星。」

「太陽系第五大行星?」

王焱投去好奇的目光,極樂魔姬崔麗斯則看著窗外,依舊傲嬌的一臉不屑。

「沒錯,屬於我族的第五大行星!」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