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安墨卿毫不遲疑的答應。

約定了時間和地點,葉簡汐掛斷了電話。

下午三點多,安墨卿準時到了約定的見面地點。

葉簡汐把單子給他,「安先生,你想喝什麼?」

「給我一杯溫開水就好。」安墨卿對Waiter說完,扭頭看向葉簡汐,「葉小姐,有什麼事情,就開門見山說吧。」

葉簡汐抿了口咖啡說,「我想請你,幫我從一個人手上攔截些資料。」

「這件事和颯颯有關?」

「沒關係,是我自己的私事。」葉簡汐搖了搖頭說。

安墨卿沉默。

葉簡汐繼續說道,「如果安先生能幫我完成這件事,作為報答,我可以幫你勸景小姐回心轉意。當然,這不是交易,我是真心誠意希望你跟景小姐複合的。」

安墨卿沒接她的話,而是問:「我能問一下,這份資料是關於什麼人的?是你自己,還是……慕洛琛的?」

「和阿琛有關係的。」葉簡汐握緊了咖啡杯。

安墨卿聽到是和慕洛琛有關的,臉色有些不好看。

他和慕洛琛的關係,算不上友好。

從慕洛琛決定為安老爺子做事的那一天,他們就一直在不停地為敵。

現在雖然表面上和解了,但暗地裡,也算不上朋友。

颯颯找回來是葉簡汐的功勞。

按道理說,她請他幫忙,他不應該推辭。

但……

偏偏是關於慕洛琛的。

安墨卿想到慕洛琛,輕咳嗽了起來。

Water剛好端水過來,葉簡汐把水杯遞到他跟前,「你喝口水,或許會好一些。」

安墨卿接過水杯,喝了兩口說,感覺嗓子好了一些。

「謝謝。」

「不客氣。」葉簡汐說,「安先生,我知道你跟阿琛有過節,但他都是為了幫助安老,並不是真的想跟你做對,等過段時間,我們就要回去了,以後都不會再打擾你。」

安墨卿一直不說話。

葉簡汐把能想到的,都說了出來,見安墨卿一直不答應,不由得有些氣餒。

果然不應該找安墨卿嗎?

這個人心思那麼深沉,他根本不需要她來幫忙,自己就能跟景颯颯和好。

「葉小姐。」

安墨卿忽然出聲。

葉簡汐本來沮喪的心,瞬間打起了精神。

安墨卿對上她滿是懇求的眼睛,笑了笑說,「我可以答應你,幫你去取那份文件,不過,我不需要你幫我跟颯颯和好,我只想你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盡全力做到!」

葉簡汐眼睛亮晶晶的,只差指天發誓了。

安墨卿不緊不慢的喝了一口水,潤潤嗓子說,「等以後,如果有可能的話,幫我照顧颯颯還有妞妞。」

葉簡汐愣住。

讓她幫忙照顧颯颯和妞妞,那他自己呢?

他準備去哪裡?

「安先生,你準備去哪裡?」

葉簡汐沒忍住問道。

「這個葉小姐別管,只要葉小姐答應我,能盡量照顧她們母女,我就幫葉小姐做事,怎樣?」

安墨卿淡笑著說。

照顧兩個人,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比起幫他們複合的難度要低的多!

葉簡汐點頭答應。

安墨卿說,「那好,我今天回去,就安排人,幫你取回那部分資料。」

「謝謝你,安先生。」

葉簡汐滿是感激。

安墨卿搖了搖頭,該說謝謝的人是他。

談完了事情,也沒必要干坐著了。

葉簡汐和安墨卿起身,走出了咖啡館。

安墨卿的司機就等在外面,葉簡汐送他上車,說:「安先生,你經常咳嗽,還是多喝點冰糖雪梨吧,對嗓子比較好。」

「謝謝你的好意,不過不用了。」

安墨卿說完,坐上了車。

他的咳嗽不是因為染病,而是肺部不好,當初那場大火,他衝進去,吸了太多的煙霾,後來又不注意身體,導致身體越來越差。

喝再多冰糖雪梨都沒用的。

除非換一個全新的肺,才能挽救回來。

可真的匹配的肺,哪裡能找得到呢?

從颯颯回來后,他就發動所有人去找合適的器官,甚至連黑市都去了,但現在都沒能有一絲消息……

或許上天都在懲罰他,當初他沒能保護好颯颯,讓颯颯受了那麼多的苦,現在上天也要他承受這樣的痛苦。

不過沒關係……

他現在只想在餘下的時間,好好陪著她們母女。

等他死了,颯颯那麼恨他,或許不會傷心,會帶著妞妞好好生活下去吧。 回到公寓,葉簡汐的心情格外的好,走進客廳,看到溫如意和容子澈都在沙發上。

葉簡汐嘴角勾出淺淺的笑痕,到兩人跟前。

溫如意見到她,下意識的想躲開,可哪裡來得及?

「如意,別走坐在這裡,陪著我說會兒話唄。」

葉簡汐摟著溫如意說道。

溫如意白了她一眼,跟她沒什麼話好說的。

葉簡汐也不在意,笑眯眯的看著容子澈道,「子澈,能借你家如意一會兒不?」

容子澈有些奇怪的看著葉簡汐,頓了兩秒才點點頭。

葉簡汐湊到溫如意跟前,壓低了聲音說,「子澈承認你是他家的了哦。」

「簡汐,你夠了啊。」

溫如意瞪了她一眼。

葉簡汐知道她沒真的生氣,抬手摸了摸她的頭髮,「好啦,我不說了總成了吧,你不是子澈家的,你是我家的。」

她這話說的音量正常。

容子澈扭頭看向兩人,露出莫名的目光。

「沒什麼事,你繼續看你的電視。」溫如意說著,拉葉簡汐站起來,往她的卧室走。

兩人進了卧室,溫如意把她推到門內,關上門回過神來盯著她。

「說吧,什麼事讓你這麼高興。」

「沒什麼事啊。」

「不高興,你會有心思去調侃人?」溫如意不信她的鬼話。

葉簡汐抿著嘴,淡笑著說,「等以後成了,我再告訴你。」事情沒辦妥之前,她不能跟任何人說,包括如意。

溫如意抬手,捏了捏她的臉頰說,「那我等著,你不許再調侃我了,否則別怪我告訴洛琛,你有事情瞞著他。」

「好啦,我知道了。」

葉簡汐笑著,把她的手拿開。

溫如意放開手,想起另外一件事,斂了神色問,「對了,簡汐,洛琛有沒有跟你說,什麼時候回去?」

葉簡汐搖搖頭,「沒說,不過應該快了,安家的事情差不多結束了。」抬眸看著溫如意問,「怎麼啦,你是不是有急事要回去?」

「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要辦,不過不是很急。」

溫如意說不急,可葉簡汐知道,他們留在帝都的時間,已經夠長了。

再待下去,如意的工作怕是保不住了,怎麼可能不急?

葉簡汐想了想說,「那等下洛琛回來,我問問他吧,看看能不能早點回去,免得。」

「嗯。」

由於葉簡汐心情好,晚餐她親自煮的,溫如意在廚房給她打下手。

忙碌了兩個多小時,終於把晚餐做好。

慕洛琛後腳就回來了。

幾個人坐在一起吃飯,容子澈吃著葉簡汐做的飯菜,跟溫如意嬉笑道,「如意,你什麼時候,也親手做一次飯給我吃?」

溫如意夾了一些飯菜,面色淡淡地說,「好啊,只要你下的去口,我隨時都可以給你做飯吃。」

「下的去口,當然下的去口,只要你做的,我什麼都喜歡吃。」

容子澈眨了眨眼睛說。

葉簡汐噗的一聲樂了。

如意的廚藝不佳,是朋友圈裡公認的,偏偏如意以前還挺喜歡做飯,總做黑暗料理給她們吃,她跟裴娜沒少遭受如意的荼毒。

後來有一次,如意做飯吃的她們兩個食物中毒,住進了醫院,如意這才打消了讓她們試菜的心。

容子澈想親自試試,有他後悔的時候。

「嫂子?」

容子澈看她笑的前仰後合的,心頭有些不妙。

溫如意一記冷眼殺過來。

葉簡汐住了嘴,「沒事,沒事,我就是想起我以前做的飯菜了,其實我以前只會簡單的煮麵,後來才學會的。」看向慕洛琛,「不信你可以問阿琛。」

容子澈疑惑的看向慕洛琛。

慕洛琛微微的點頭。

容子澈這才收回了目光,葉簡汐趕緊扒飯。

吃過晚餐,溫如意和容子澈到小區外面去散步。

葉簡汐邊把天佑天寶弄亂的玩具歸置好邊說:「阿琛,你在安家的事情,差不多結束了吧?我們可以回A市了嗎?如意她工作上有些事情要忙,知寒和唐瀟瀟也打電話來,說要跟我們一起回去。」

背對著她,慕洛琛身影一頓。

葉簡汐等了好一會兒,沒得到他的回答,以為他沒聽到,不由得抬頭望向他。

慕洛琛轉過眸子,看著窗外說,「……可能還要一些時間。」

「怎麼了?安家的事情還沒完嗎?」

「嗯。」

「是關於那本賬目的?」

「嗯。」

葉簡汐蹙眉,「現在凌南晟狀況不好,他應該不會怎麼樣的,我們回A市,從凌家著手,把那本賬目追回來,不行嗎?」

「不行。」

「為什麼不行?」葉簡汐還想繼續問下去。

但慕洛琛顯然沒有再說下去的意願。

「簡汐,具體的我沒辦法告訴你,對不起。」

他的語氣有些冷淡。

葉簡汐冷靜了下來,是了……關於安家的事情,他不能告訴她太多。

畢竟她一不是安家的人,二又跟那本賬目有關。

「那好我不問,不過,阿琛,你能不能給我一個確切的時間?若是需要等的太久的話,我就讓他們先回去,我在這裡陪著你,等你一起回去。」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