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安娜臉頰微紅,此時再次抬手,向著葉飛恭謹抱拳,臉上露出感激之色。

一番交談之後,三人隨即一同進入莊園,葉家眾人在得知葉飛回來之後,都是顯得很是開心。

這段時間,葉家的整體實力,明顯提升了許多。

崔虎的戰神訣小成,可戰元嬰強者,楊武,大山等人,同樣實力都踏入了先天後期,葉靈更是從寶庫回來之後,順利結丹成功,已經是一位金丹大道的強者了。

相比起其他人,葉靈實力的暴漲,可謂是讓葉家之人一陣無疑,在他們的影響中,這個小丫頭,平時似乎不太喜歡修鍊。

而實力反而遠超他們,整個葉家如今除了崔虎之外,無人是葉靈的對手。 葉家莊園,別墅之內,葉飛在與自己的妹妹交談一番后,同時仔細檢查了一下她的身體,並沒有發現什麼奇異的情況。

在一番思索之後,他最終得住結論,葉靈的實力暴漲,應該是與他血脈相連的緣故。

「醫聖的記憶傳承中,有過一些零碎的記載。」

「血脈之力,在冥冥之中相互牽引,隨著我本身實力的提升,葉靈與藍菲二女,境界應該還會暴漲。」別墅房間之內,葉飛此時不禁低喃道。

這二女踏入武道界,本身就是他利用先天之氣,相助其洗髓,她們的體內一直殘留著葉飛的氣息。

沉默片刻之後,葉飛暫時將此事拋在腦後,他緩緩抬起頭來,藍菲正安靜地躺他的眼前,儘管身軀還在,卻是感受不到半點的氣息。

「菲兒……」葉飛雙目微顫,全身靈力涌動,瞬間充斥了整個房間。

下一刻,他緩緩抬起手掌,一道金色的靈光落入掌心,被其很快融入了藍菲的體內。

如此同時,葉飛掌中迅速掐訣,一道道青色的光幕,在他的指尖凝聚,最終成型一道古符文印訣。

「醒來。」葉飛低喃一聲,掌中印訣打出,融入眼前之人的眉心。

這道印訣,配合長生源之力,根據那道清所說,便能夠助藍菲重聚神魂,傳說中的起死回生,那也是不過如此。

房間之內,精純的靈力,凝聚出一道視線可見的靈霧球,將葉飛與藍菲二人的身形籠罩了其內。

古符文印記的青光,在眼前之人身上閃動不定,葉飛擴散出來的靈力,隨之向著藍菲體內瘋狂地湧入,已然是到了重塑神魂的關鍵時刻。

葉飛眼中精光一閃,抬手之下數千靈晶,出現在了他的周圍。

「菲兒,醒來好嗎?」葉飛的臉上,第一次閃過一絲無助之色,他此刻體內的靈力,毫無餘力地向著眼前之人洶湧而去。

重塑神魂,這種逆天之舉,他不敢確定能否順利成功。

如今之際,除了不斷輸送靈力,葉飛此刻什麼都做不了,他雙眸微閃,目光一刻也不捨得從眼前之人身上移開。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

轉眼三天很快過去。

葉家莊園之內,在這三天里,葉飛一刻也沒有離開過房間半步,他體內的爆發出來的靈力,更是一點都沒有減少。

這種不斷的消耗,縱然是通神境強者,也終有力竭之時。

別墅房間之內,葉飛此刻的面色,早已是蒼白無比,他本就有暗傷再身,在加上不斷的輸送靈力,如今已然是有些快支撐不住了。

同樣葉家眾人,這三天下來,每個人的心情都是無比的沉重,身為武道中人,他們深知藍菲的情況。

「神魂盡散,真的能夠起死回生嗎?」

「丫頭,你要相信你哥哥,葉小爺所可以,那一定就沒問題的……」葉家莊園前院之中,崔虎與葉靈二人,此時同時望向前方的別墅,忍不住均是開口道。

「嗯,菲兒姐姐一定會沒事的!」葉靈眼中閃過著靈光,此刻臉上的表情,變得堅定了許多。

時間轉眼,又是五天過去。

這一天清晨,朝陽剛剛升起,柔和的晨光灑向葉家莊園,葉家眾人從屋內緩步走出,均是下意識地望向後方的那棟主別墅。

就在這時,一股無形的威壓,向著四周橫掃開來,空氣中的靈氣,開始向著別墅區瘋狂洶湧。

「這股壓迫力,不是葉小爺的!」莊園院中,崔虎眼中閃過一道微光,此時猛然轉頭,臉上不由地閃過一道興奮之色。

前方主別墅內,除了葉飛之外,只有藍菲一人。

這忽然出現的威壓之力,其內沒有葉飛的氣息,來源於誰可謂是呼之欲出。

……

前方別墅房間內,此時葉飛的雙眸中,布滿了疲憊之色,但他的臉上卻是露出了微笑,目光凝聚在了前方之人身上。

「菲兒。」葉飛低喃一聲。

藍菲的雙眸,此刻緩緩睜開,她眼中靈光閃動,體內那把靈器短刀,隨之閃動而出,這一刻身上的氣息已然超越了金丹大道。

「菲兒沒事……」藍菲雙眸微顫,此刻抬頭望向葉飛,她的淚水止不住地奪眶而出。

在蘇醒的那一刻,天宮寶庫內,黑海之畔,仙人橋上葉飛如何獲得長生源的一幕幕,此刻在藍菲的腦海中不斷的閃過。

她如同眼睜睜地看著葉飛,踏上仙人橋,獻祭畢生之力,從青年走到衰老,全身靈力耗盡,更是燃燒神魂,才走完了最後一段路程。

這無疑讓此刻的藍菲,心中感動不已,如果可以選擇,她絕不願意看到葉飛為了她那樣做。

「答應菲兒。」

「下一次,你不允許這樣,好嗎?」藍菲聲音輕柔,此刻再也忍不住,湧入了眼前之人的懷中。

葉飛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他身處右手輕撫著懷中人的長發,微微點頭的同時,他掌中靈力涌動,將藍菲體內的氣息凝聚穩固下來。

長生源的力量,可謂是非同小可,幾乎是在一瞬之間,便是相互藍菲凝結了元嬰。

隨著四周靈力的平息,那股無形的壓迫之力,同時消失無蹤,收斂進入她的體內。

「元嬰初期巔峰,用不了多久,你的實力怕是會超過我了。」葉飛此時很是開心,臉上的笑容,那是從未有過的輕鬆。

回想起來,葉靈與藍菲在武道一途上前行的速度,比其他來說可謂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此刻的葉飛,能夠清晰的感應到,藍菲的體內長生源的力量,並沒有因此而耗盡,正如他所說,用不了多久,眼前之人的境界會再度突破。

「那挺好呀,以後換菲兒保護你。」藍菲輕抿這嘴唇,有些俏皮地開口道。

葉飛聞言,不禁輕笑一聲,他緩緩低下頭,目光凝聚在眼前之人臉上。

「菲兒,嫁給我吧。」

「我曾說過,南海之事結束之後,我們就結婚。」葉飛此時臉上的神情,略顯得有些認真,目光中此刻滿是柔情。

極品透視高手 藍菲為葉家,著實付出了太多,他一定要給眼前之人,一個終生難忘的婚禮。

而此時的藍菲,在聽到這話后,臉上的表情卻是有些變化不定,她思索了許久之後,隨即輕輕搖了搖頭。

「現在不行。」藍菲深情地望著葉飛,輕聲開口回應道。

此言一出,葉飛微微一愣,臉上不免露出古怪之色。

藍菲見此情景,保住葉飛的雙臂,下意識地抱緊了一些。

「我,雖然睡了很久。」

「但天宮寶庫的第一層隱門弟子被屠殺之事,以及第二層內,那片黑海之畔發生的事情,菲兒心中都清楚。」藍菲此時臉上露出認真之色。

隨即她再次開口道:「華夏隱門不會善罷甘休,西方武道界也在蠢蠢欲動,現在還有很多事情,等待著你去做。」

如今東西方武道界的局勢,可謂是極其的緊張,藍菲本就心思細膩,對於這些事情,在她醒了那一刻,已然是全部都有考慮。

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這一點是毋容置疑的。

儘管葉飛不願意與隱門中人為伍,但他畢竟是華夏武道界一份子,他不光是江東葉家之主,更是武道中人公認的華夏強者。

「菲兒願意等你。」藍菲臉上的神情溫柔,相擁在葉飛懷中輕聲開口道。

葉飛在聽完之後,一時間沉默了半響。

「謝謝。」沉吟少許之後,葉飛低聲開口,下意識將懷中之人抱緊了一些。

正如藍菲所說,如今武道界的局勢,確實已經是動蕩不安,確實不是什麼好的時候。

一番傾述之後,葉飛最終沒有在多說什麼,藍菲蘇醒之後,葉家以及華夏武道世家聯盟的事情,已然不需要他過多的擔心。

在與葉家之人交代一番后,葉飛便是選擇了閉關恢復靈力。

他身上的暗傷不少,而且這次喚醒藍菲,耗費了他大部分的靈力,東西方武道界大戰可謂是一觸即發,葉飛必須儘快恢復的巔峰狀態。

葉家莊園後院,地底密室之內,此刻已然被靈晶鋪滿。

「靈力的恢復,至少需要三天的時間。」

「我手中的靈丹,也近乎消耗殆盡……」地底密室之內,葉飛目光微閃,此時不禁低聲自語道。

他如今迫切需要一尊丹爐,而且品質必須到達靈器的標準,如今這個時代,這種極品丹爐,比起仙器還要更加的稀少。

一番思索之後,煉丹之事葉飛暫時拋在腦後,隨即盤膝而坐,體內的同發同時運轉起來。

密室之內,一股無形的吸出之力陡現,四周靈晶內的靈氣,開始向著他的體內的洶湧,隨著時間的推移,一塊塊靈晶化作黑石。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三天的時間轉瞬即逝。

藍菲在蘇醒之後,便是著手了葉家的一切事物,百家聯盟,以及早已歸順葉家的同濟會,在她的打理之下,再度遠轉起來。

相比起葉飛,這些家族內的瑣事,以及華夏武道局勢動態,藍菲處理得可謂是遊刃有餘。 葉家莊園,後院密室之內,葉飛從盤膝中緩緩睜開雙眼,眼中精光內斂,周身涌動的靈力,隨之慢慢平息下來。

天宮寶庫一行后,如今的他境界穩固在了元嬰後期,想要再進一步,可謂是難比登天。

「元嬰到通神,沒有數十年,甚至百年的時間基本是不可能踏入的。」

「而我,沒有那麼多時間……」葉飛眼中微光閃動,不禁低聲自語道。

如今武道界,局勢極為緊張,這個時候選擇閉關突破,絕不是明智之舉,想要在短時間內,踏入通神境,對於葉飛而言,並非別無他法。

在他的記憶傳承中,有著無數的丹方記載,其中不乏傳說中的六品靈丹,只是煉製的藥材,著實有些難以尋得。

一番思索之後,葉飛忍不住輕輕搖頭,他如今連尊丹爐都沒有,又談何煉製靈丹。

「呼呼。」就在葉飛思索之時,他的眉心處,忽然泛起陣陣幽光。

霎時間,一股磅礴之勢,橫掃整個密室,使得四周的牆壁都為之猛然一顫。

「璇兒。」葉飛臉上露出淡笑,同時抬手一點自己的眉心,隨之一道寒芒閃過,落在了他的右邊肩膀之上。

上古玄蛇經過這段時間的恢復,如今也已經蘇醒了。

此刻它化作一條黑色的小蛇,盤旋在了葉飛的肩上,那原本碩大的身軀,縮小了無數倍,常人不注意根本無法發現。

「東,東南方向,三十裡外。」

boss溺寵:老婆,跟我回家吧 「璇兒,餓了……」玄蛇隱藏在葉飛的領角,彷彿在他的耳邊低語一般。

葉飛聞言微微一愣,眼中靈光微閃,靈識隨之橫掃而出,他的臉上的表情,嘴角變得冷漠起來,眸中隨之閃過一道寒芒。

距離葉家莊園,東南方向三十裡外,屬於江東市區,哪裡正是葉家商道產業,金陵集團的總部。

如今的金陵集團,已然足以排到華夏前三的位置,更是與海外的大型公司,有著很多密切的合作,發展得可謂是如日中天。

若非是藍菲離開了集團,專心打理葉家的事情,集團的發展比起現在,怕是要更加的龐大。

「總部大廈里,有股奇怪的氣息。」

「璇兒,你能否感受到,那是什麼東西?」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他的靈識只能大致地感應到,有些不對勁,但卻是無法詳細看清。

上古玄蛇自從煉化了冰髓之後,本身的戰力不輸劫境,而身為靈獸感知力更是遠超人類。

「能…能吃的東西。」璇兒的聲音,很快傳來。

葉飛聞言,一陣無語,臉上的表情略顯得有些無奈。

根據他的了解,但凡是能量體,上古玄蛇都能吃,不過連他的靈識都無法準確的感應,可見那東西怕是不俗。

「如今華夏,還有人敢打金陵的注意。」葉飛眼中閃過一道寒芒,眼中泛起了殺意,隨即移步向著前方走去。

儘管如今的葉家,在金陵集團上投放的精力,相比起以前要少了許多,但這個企業那是葉家的根基所在,葉飛心中還是極為看重的。

莊園後院,葉飛從密室內緩緩走出,後院亭台隨著他的走出,很快恢復了原本的模樣。

葉飛在離開密室后,本想直接前往金陵總部大廈,卻見不遠處,葉靈從前方緩步走進,很快站在了他的面前。

「哥,外面有人找你。」葉靈臉上的表情如此,相比起往常,似乎少了許多笑容。

後院亭台內,葉飛微微點頭,莊園內的事情,逃不過他的靈識感知,在他剛剛離開密室之時,便是已經知道來者是誰。

沉吟少許后,葉飛忍不住深深看了眼前之人一眼。

「丫頭,怎麼了,誰惹你生氣了,告訴哥,哥幫你教訓他。」葉飛對於自己的妹妹,自然是極為了解的,一眼就看出了葉靈的異常。

葉靈輕抿著嘴唇,似乎思索了片刻,隨即抬起頭來閃動著那雙大眼睛盯著葉飛。

「哥,你是不是認識一個,長著紫色頭髮的人?」葉靈眸光閃動,輕聲開口問道。

前方的葉飛,此時一聽這話,心中不免一驚。

若說如今整個東西方武道界,讓他忌憚的組織,唯有西方的法王殿無疑,紫色的頭髮,在他的影響之中,顯然只有一人。

「法王殿,妖風。」

「丫頭,是他欺負了。」葉飛眼中閃過一道寒芒,對於法王殿之人,他向來沒什麼好感。

那紫發妖風,性格極為古怪,二人最後在蓬萊仙島,那黑海之畔相見之時,此人似乎並沒有惡意,讓人極為捉摸不透。

而聽此刻葉靈的話語,自己的妹妹顯然是見過此人。

「沒有啦,他在南海的時候,幫助過靈兒,但靈兒一直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葉靈閃動著雙眸,低聲開口回應道。

葉飛聞言,眉頭不禁微皺。

天宮寶庫第一層內,他沒有記錯的話,那幾隻幽靈邪物中,卻是有一隻極為異常,似乎在刻意地保護葉靈。

「哥哥,你認識他的話,下一次見到幫靈兒謝謝他。」葉靈臉上露出笑容,望向自己的哥哥再次開口道。

葉飛一番思索之後,隨即微微點頭道:「嗯,哥知道了,最近這段時間,外面不是很安全,靈兒不準隨便離開莊園,多幫幫你菲兒姐。」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