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安暖大手一揮,豪氣開口。

怎麼說,她也是用上了智能手機的高端妖,怎麼可能連一個平板都玩不轉呢?

再說了,「節約一張紙,保護一棵樹」的公益廣告可是天天在電視台上回放,作為一隻根正苗紅的妖,安暖自然得跟著黨的腳步走。

於是,兩人就瞅著安暖信心十足地接過平板,白嫩嫩的手指才剛在上面戳了沒幾下,就突然頓住了……

怎麼了?

有什麼問題嗎?

妖管局的人還沒來得及開口。

安暖就為難地撓了撓頭,一臉不好意思地看向他們——

「那個,有手寫鍵盤嗎?」

在建叔多年的悉心栽培下,安暖茁壯成長,順利發展為一枚思想良好、行為端正的五好青年。

識字寫字自然也不在話下,雖然她一開始會的是繁體字,但後面見慣了這些缺胳膊少腿的簡體中文,也就慢慢適應下來了。

可關鍵的是,現在這些電子鍵盤動不動就是什麼拼音打字,五筆打字,對他們這些原生態的妖也太不友好了。

也不想想,他們哪會什麼拼音啊?

當時買手機的時候,安暖還專門讓營業員給她下載了個手寫輸入法,這才解決了她打字的問題。

但問題是,現在這平板裡面也沒有啊。

「不好意思,這是我們的疏漏。」

宋紓對安暖歉意地笑了笑,趕緊把平板接了過來,重新設置了一下,換成了手寫輸入法。

也怪他們沒想得太周全。

最開始調查的時候,他們對安暖的大體印象就是覺得這小妖精還挺能適應人類生活的,什麼手機電視都能玩得轉,估計是個「人類通」,所以也就沒想到這茬上來。

「沒事。」

安暖不在意地搖了搖頭,重新伸手接過平板,在上面繼續填寫著資料。

嗯……這下子用起來就順手多了。

十來分鐘的時間,

安暖就把資料填寫得差不多了。

倒回去瞅了瞅,確定沒什麼大問題后,就把平板交給了他們。

鮑國接過平板,循例查看裡面的內容,一眼就瞥到最上面的基礎信息,眼眸瞬間瞪大!

詢問的話語脫口而出——

「……你有兩萬歲了?」

確定沒填錯嗎?

沒辦法。

實在是安暖的外表太具有欺騙性。

看起來就是柔柔嫩嫩的一小團兒,一笑起來,跟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沒什麼兩樣,就這幅樣子,誰能想到她都有兩萬歲的高齡了?

要知道,他們妖管局年齡最大的也就是那隻五千歲的老烏龜了!

光論年紀,安暖一隻妖,就足以碾殺他們所有了!

「當然不是……」

安暖搖了搖頭。

見狀,旁邊的鮑國和宋紓這才鬆了一口氣。

這就對了,應該是不小心填錯了吧。

眼前這丫頭頂破大天,也就兩千歲吧,哪來的兩萬歲?

「其實……」安暖扳著手指,繼續說道,「細算下來,我應該有兩萬六千多歲吧,不過為了方便,我就沒算零頭,應該沒什麼大礙吧?」

安暖微微抬頭,偷覷著兩人的表情。

她也沒想到妖管局的人竟然這麼火眼金睛,她就是稍微偷了個懶,少寫了幾筆,沒成想還被逮了出來。

果然,不止做人,做妖也得誠實啊。

安暖不解釋還好,這一解釋,旁邊兩人就更是被震驚得說不出話來了。

……兩萬六千多歲?

也就是說,他們局裡一直聲稱自己資歷深厚的老烏龜,連人家小姑娘年歲的零頭都比不上!

不行,這個世界太瘋狂了,他們得緩緩。

可不是嘛!

原本還以為這次的野生妖只是個剛出茅廬的小不點兒,沒成想人家這會兒搖身一變,直接就成了德高望重的老前輩了! 你說驚不驚喜?

意不意外?

「那你豈不是很早就修鍊成妖了?」

宋紓目露詫異地打量起安暖,看不出來啊,就這單單純純的樣子,哪像是個活了上萬年的老妖精啊?

「那倒不是,」說起這個話題,安暖忍不住羞愧地低了低頭,「我雖然活的時間挺長,但化成人形卻沒多久。」

「沒多久是多長時間?」有了安暖剛才的鋪墊,他們覺得還是問仔細比較穩妥。

「……應該就是近百年內吧。」

啥?!

聞言,妖管局的兩人不由得再次震驚!

面面相覷,相互交換了個眼神。

不是,您這都活了兩萬六千多年了,結果最近一百年才煉出人形,這資質……未免也太慘了點吧!

要知道,按妖界默認的規矩,越早修鍊成妖的資質就越好。

就像他們局上那朵水仙花,雖說自戀了點,但人家資質確實不錯。

迄今為止也不過一千歲,可早在九百年前,就已經修鍊成妖了,配得上一句「天資聰穎」,至於安暖這種,恐怕就是人類常說的「頑石不開竅」了吧!

「那個,主要還是我們植修在這方面不太佔優勢。」末了,安暖還弱弱地添上一句,想要替自己挽回幾分顏面。

「對,我們知道,是這個樣子的。」

宋紓和鮑國趕緊打圓場,一臉「你放心,我們懂得」的表情。

安暖:「……」

看你們的樣子,我就更不放心了。

「對了,眼下這工作,你做的還習慣嗎?」為了緩和場面,宋紓索性換了個話題,語氣溫和地問道。

送外賣這工作,本來就勞累辛苦,還得忍受人類的評論和指責。

別說他們妖了,就是人類自己,也沒有多少能幹得下去的。

可安暖卻是一干就幹了這麼長時間。

要說光為了掙錢,就憑他們妖的本事,還怕沒有錢財到手?

別的不說,安暖就是把她手頭上的靈藥隨便拿出去拍賣,幾百上千萬不就輕鬆到手了嗎?何必還在這兒吃苦受罪?

可這丫頭偏偏幹了下來,還堅持了這麼長時間。

「我的工作還不錯啊,同事都對我挺好,遇到的顧客也大多不錯。」安暖實話實話,雖然偶爾也會遇上脾氣暴躁的客人,但大多時候還是好人居多。

「但在這個工作上,你已經暴露過幾次了。」旁邊的鮑國突然開口,直言不諱地指出弊端。

「之前救人是一次,現在施藥又是一次,雖說還沒有被發現,但長此以往,很難不露出馬腳。」

「所以,你有沒有興趣來參加我們妖族的……培訓中心?」

安暖面露疑惑。

培訓中心?

還有這地方,之前怎麼沒聽小護士提起過?

「是這樣的,」鮑國出聲解釋,「培訓中心就是為了能讓你們對人類世界有一個初步的了解,免得剛進了社會,一不小心就露出端倪,反而引發事端。」

「反正你也剛來人間不久,要不報個名,先充實一下自己?」

鮑國說的話很誘人。

安暖也挺感興趣的,只是……「那這個培訓中心多少錢啊?貴嗎?」她囊中羞澀,必須得問清楚了。

之前她就差點栽了一回。

作為一個愛學習、愛生活的勤奮妖,安暖也想過要多學一些東西。

於是,她就把目標瞄準了人類的培訓中心。

一打聽,種類還挺多。

電線杆子上貼著的小紙條、網上打的廣告,各家各類,那是應有盡有,五花八門的。

安暖還挺好奇,於是趁著下班,找了一家屁顛屁顛地跑過去問過,結果三言兩語就被對方給嚇了回來。

你道為什麼?

那培訓中心的介紹人態度倒是很好,還給她端茶倒水,介紹的時候也是笑眯眯的,還聲稱他們的價格是市面上最公道的了,而且還保質保量,絕對童叟無欺。

安暖一聽,可以啊,忙問多少錢。

介紹人擺了擺手,輕描淡寫地開口,不貴,一個人一節課就三百塊錢。

什麼?!

三百塊?

這還不貴?

你這是明擺著要搶妖的錢啊!

要知道,安暖一天到晚,拼死拼活也就掙不到一兩百塊,哪上得起這培訓課程啊?

最後,只能悻悻然地離開了。

難怪人類常說知識創造財富。

現在看來,這話真是一點兒也不假。

也正是因為有了這一茬,安暖才會對「培訓中心」這地方產生了幾分陰影。

「等等……什麼多少錢?」

饒是一向沉穩的鮑國聽了這話也不由得愣了幾秒,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

還是旁邊的宋紓忍不住輕笑道,「放心吧,咱們妖族的培訓中心哪能收費呢?那不成了故意圈錢了嘛!」這小妖精的腦迴路,還真是異於常人啊!

「培訓中心不收錢?」聞言,安暖一下子就興奮了。

「對,」宋紓點點頭,強調道,「不僅不收錢,而且吃喝還全給包了。」

待遇這麼棒?

那還有什麼可猶豫的?

報名!

趕緊報名!

「我要參加。」

「好。」鮑國滿意地點了點頭,提醒道,「培訓中心估計還有一段時間才會正式開辦,趁著這功夫,你可以先把手頭上的事情給處理了,到時候免得還要分心。」

「好。」

安暖點點頭,和經理同事他們一塊兒目送著兩人離去。

直到視線里看不到外賣的站點,宋紓才忍不住停下腳步,狠拍了鮑國一把,「你小子可真行,就這麼把安暖給騙進培訓中心了!」

前頭就是信號燈,兩人停下來等綠燈通行。

「什麼叫騙,我什麼時候騙她了?」鮑國狀似無辜地攤了攤手。

別看這傢伙平時少言寡語的,但坑起人來,就數他路數最多,一套一套的。

沒錯。

培訓中心確實是培訓中心,但鮑國卻故意省略了前面的「幼妖」二字。

全稱應該是——

「妖幼培訓中心」。

顧名思義,裡頭接待的都是剛剛成妖的小不點兒,最大的可能也就三五百歲,安暖這個兩萬歲的混進去算是怎麼回事啊?到裡面當老祖宗嗎?

鮑國一臉坦然,「安暖自個兒不是也說了嗎,她是百年內才修鍊成妖的,進幼妖培訓中心很正常啊。」

「行了,我懶得跟你扯,到時候……」宋紓的話還沒說完,兩人神色殊地一變。

臉上的嬉笑怒罵猛地一收,面色變得恭敬而肅穆。

下意識地挺胸收腹,目光低垂,一派敬意。

就在前方,一輛豪車正緩緩駛過,晉雲凜俊美的側臉一晃而過…… 直到餘光瞥不見車影,兩隻妖才敢抬頭。

放鬆地長舒了一口氣。

眼底的崇拜之色卻沒有半分消褪,反而還愈發熱烈。

……那張臉!

那張高貴而俊美的臉,他們絕對不會認錯!

老天爺啊!沒想到他們只是出來做個普通的資料收集,都能遇上這位……可真是運氣爆棚啊!

「鮑國,」宋紓咽了咽口水,神色還有些恍惚,「要不我們等會兒去買張人間的彩票吧,指不定就中獎了呢。」

「好,買買買。」鮑國這會兒只會點頭了。

過了好一陣,兩人心頭的肅穆和緊張才慢慢褪去,演變成了滿心滿懷的興奮!

甚至恨不得在原地蹦躂上幾個圈!

不信?

你瞧。

他們這會兒連表情特徵都是一模一樣的——

面色泛紅、雙眼發光、嘴角無意識地向上勾起……

這是什麼?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