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宋伊一緊張地轉移了話題,「你一個小孩子,管那麼多大人的事幹什麼?」

傅小宋輕哼了一聲,很臭屁地出聲,「誰叫你們兩個大人那麼不省心呢?以為我想管呀!」 宋伊一,「……」

萌噠噠的聲音,想到那張可愛的小天使一樣的臉,加上他是她的崽,竟一點都不想反駁。

傅小宋,「媽咪,不過我是向著你的。」

宋伊一輕聲問,「在你爹地面前那麼慫,向著我有用嗎?」

呃(「▔□▔)……

媽咪要不要這麼直接?

說好的母慈子孝呢?

怎麼開始相互傷害了!

他輕呼了一口氣,「還不是我那個渣媽咪,拋棄了我和我爹地,一定是爹地把對她的慾念發泄到了我身上,而且有一首歌,媽咪你沒有聽過嗎?」

宋伊一被他怨念的聲音可愛到了,「什麼歌呀?」

傅小宋氣嘟嘟地出聲,「世上只有媽媽好呀,歌詞不是說了,沒有媽媽的孩子像根草,離開媽媽的懷抱,幸福哪裡找嗎?」

宋伊一心口突然揪痛。

傅小宋,「以前我最討厭幼兒園老師讓我們唱這首歌了,我從來都不唱的,哼o( ̄ヘ ̄o#)」

宋伊一,「……」

傅小宋聲音突然一軟,「不過以後可以唱了,我現在有媽咪了。」

宋伊一突然有點透不過氣來,輕聲道,「對不起,是媽咪不好。」

傅小宋,「又不關你的事,也管我爹地了,眼神不好,不會看人,遇人不淑。」

宋伊一,「……」

傅小宋,「好了,你去忙吧,我看他們快來了。」

宋伊一說了一聲「好」,「那不要掛電話。」

傅小宋,「知道了,知道了……」

聽到門鈴響了,他看向聞聲過來的張阿姨,「沒關係,去開門吧。」

張阿姨倒不是不太怕,要是真的像那天的狀況,直接闖進來,地動山搖一樣,哪裡需要這麼大費周章。

就算是壞人,有問題的,真的迂迴手段的,小少爺一個人應付的綽綽有餘。

她走過去,開了門,「請進來吧。」

兩名實習警官進了門,看到坐在沙發上的矜貴小少爺,再想到他剛才那番叫苦叫窮的話,突然覺得他們在墅園門口的時候是腦子進了水,差點相信了!

傅家四爺和四少奶奶缺錢嗎?

這四爺的墅園,比七星級豪華度假酒店還要奢華吧?

說奢華,一路上到時很自然風光!

說不奢華,好像一草一木都很值錢!

傅小宋坐在沙發上,看向他們,小紳士模樣地出聲,「請坐吧。」

他們坐下。

傅小宋看向張阿姨。

張阿姨去倒水,端了一些水果和晚點上來。

兩名實習警員,「不用不用,太客氣了。」

這非一般的豪門巨富,讓人打開了新世界,原來私人別墅也可以長這樣!

再看傅小宋,想到這位小少爺說他才四歲,口才和氣質如此出眾,果然是傅家小少爺。

不過怎麼感覺沒有一句實話呢?

從此以後,流傳開一句話,傅家小少爺的嘴,騙人的鬼!

傅小宋大眼睛瞅著他們,悄悄地把和媽咪的電話掛斷了,然後手機關機了。

這下媽咪以為他手機沒電通話自動終止了吧?

掛完,看向對面的兩個年輕叔叔,「宋仁義先生和劉芸女士到底出了什麼事呀?」七號小說網

爹地是不是啟動了大烏鴉嘴,對他們進行了一番慘無人道的教育?

如果是,他還要給爹地鼓掌呢。

兩年年輕叔叔,「你還小,最好不好問。」

唔……

出大事了嗎?

再走那青春 傅小宋皺了皺眉頭,狐疑地看著他們,小聲嘀咕,「說實話。」

然後,兩名實習警察談了一口氣,「宋仁義先生和劉芸女士死了,正在做屍檢,根據現場的勘查記錄,是他殺,死前受了極度的驚嚇。」

死了!

傅小宋愣住了。

張阿姨也變了臉色。

四爺和四少奶奶今天去宋家,不是為了做DNA鑒定嗎?怎麼可能要了他們的命。

幾秒后,傅小宋臉色黑了,「他們死了,叔叔們來我家幹什麼?」

「就目前的證據和監控視頻記錄,這段時間只有四爺和四少奶奶出現過。」

所以懷疑爹地和媽咪是殺人兇手?

傅小宋看了一眼他們,「好了,你們先喝水吧。」

他們喝了一口水,才驚覺剛才他們說了什麼,而且是對著一個四歲的小孩子!

生怕傅家小少爺有心理陰影,再一看人家,坐在那裡板著小臉,很有豪門小少爺的氣魄。

傅小宋鼓了鼓腮幫子,「好吧,你們稍等,我給我爹地打個電話。」

開了機,打過去,正在通話中。

爹地親自去做鑒定了嗎?

他看向對面的兩個叔叔,「我爹地正在忙,電話打不通,這樣吧,我讓我家管家過來處理。」

從手機里找到嚴超的電話,撥了過去,「超叔,你帶兩個家裡的律師過來墅園一趟吧。」

嚴超,「好的,小少爺。」

這邊,老爺子和老太太已經接到了電話。

怎麼也沒有想到會出這樣的事。

老爺子和老太太沒有聯繫上四爺,暫時沒有打擾四少奶奶。

他輕聲問,「四爺和四少奶奶沒有回墅園?」

傅小宋「嗯」了一聲,「他們去DNA鑒定中心了,去給我媽咪和宋仁義、劉芸做鑒定了,看看他們到底是不是我媽咪的親爹和親媽。」

尤物當道 嚴超,「好的,小少爺,我知道了,很快就過來了。」

傅小宋掛了電話,看向對面的兩位年輕叔叔,「你們可以做一下筆錄,執法記錄儀也開一下吧,謝謝。」

兩名實習警員,「……」

現在的小孩子都這麼聰明可愛嗎?

傅小宋看他們準備好了,「是這樣的,昨天我媽咪過生日,來了一個山城洛家的人給我媽咪送生日禮物,說我媽咪是洛家的大小姐,我媽咪說不認識,不讓他進來,他口出狂言說我媽咪不收他就站在我家門口不走了。」

實習警員全部記了下來。

傅小宋看向張阿姨,「你那段視頻篩選出來,給兩位警察叔叔看看。」

張阿姨,「是,小少爺。」

傅小宋輕嘆了一口氣,「說的我都口渴了,我先吃點水果,等張阿姨給你們看完視頻繼續說。」

——「好的,小少爺,你吃吧。」

傅小宋瞅了一眼,吃了幾顆車厘子,思考。

爹地肯定不是做這麼蠢的事,就算真的要行兇,一定是不留下一點證據那種。

所以是誰想陷害爹地和媽咪呢?

突然,想到了一個人,聶奕哥。 其實昨天晚上山城洛家那個送禮物的男人也有可能!

兩條皺成了毛毛蟲,反覆比較。

到底誰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呢?

歪頭思考,太認真,完全沒有注意到小王子偷偷地吃了他手心裡的櫻桃,偷偷地躲到了一邊。

對面的兩名實習警員,「……」

受不了,四爺家的狗子也要成精了!

小主人更不用說了,小當家的一樣,完全是英雄出少年。

很快,張阿姨過來了,將家裡的視頻播放給警員看。

傅小宋瞅了一眼,鼓著腮幫子等他們看完,「你們看這個人,長得就是不是蠻符合犯罪嫌疑人特殊體貌特徵的?」

實習警員,「……」

傅小宋大眼睛瞅了他們一眼,「你們不是學過這方面專業課程嗎?」

兩名警員,「是,小少爺。」

傅小宋喝了一口水,「我還蠻喜歡看偵探片,對這方面略有了解。」

「……」

這是略有了解嗎?

傅小宋輕呼了一口氣,「宋仁義先生和劉芸女士雖然是我媽咪的親生父母,但是我媽咪和那個叫秦嫣然生下來酒被抱錯了,我媽咪在秦家,為秦嫣然在宋家,到了他們十五歲的時候才回到了各自的親生父母身邊……」

他將大概的情況複述了一遍!

這些問題,他們遲早要問媽咪,還不如他先說了,免得媽咪再回憶一遍不好的過往。

兩名實習警員做記錄,驚訝傅家小少爺邏輯和敘述能力,明明是個四歲的小孩子,卻將事情的原委講的清清楚楚,思路清晰的可怕!

傅小宋將該說的都說完了,看向他們,「你們還有什麼要了解的嗎?」

聶奕哥那邊,無憑無據的,他不好亂說,一會兒打個電話試探一下。

門鈴響了,他看向張阿姨,「去開門吧。」

張阿姨開了門,十幾分鐘后嚴超帶著兩個律師過來接洽。

事情的大概,老爺子和老太太那邊已經了解了,實在有些蹊蹺。

在傅家的地盤上,竟然有人想嫁禍傅家四爺,純粹是想噁心噁心傅家吧?

傅小宋睥睨地看了一眼嚴超,「超叔,這裡就交給你了。」

嚴超一身十分工整的中山裝,扣子都系的一絲不苟,渾身上下沒有一絲褶子,俯身,十分恭敬地行禮,「好的,小少爺,請您早點歇息。」

傅小宋跳下沙發,「小王子,走了。」

小王子呼哧呼哧的跑過去,跟上了傅小宋,就像主人的小尾巴一樣。

回到房間,傅小宋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找到聶奕的手機號碼,撥了過去,皺著眉頭,一邊小手指戳著小王子數數一邊等。

很快,電話接通了。

聶奕放下手裡傅瑾的照片,「傅小宋?」

傅小宋嘿嘿笑了一聲,「聶奕哥,這麼晚沒有打擾你吧?」

聶奕,「我說打擾了你會掛了電話?」

傅小宋黑了臉,「……」

幾秒后,吐槽地嘟囔,「聶奕哥,你這個人也太沒意思了,是不是經常把天聊死呀?」

聶奕,「……」

名聲在外,果然是個小惡魔,說話這麼毒!

的確是這樣,她不太擅長。

輕哼了一聲,聲音冰冷地出聲,「知道就行了,還要說出來,你這個人也很沒有意思。」

傅小宋瞪大了眼睛。

聶奕哥還學會發了反彈!竟然將他的話丟回給了他!

聶奕出了書房,回到卧室,坐在床頭,點了一支煙,熟稔地抽了一口,眸色像夜色一樣迷離,「什麼事?」

傅小宋,「哦,沒什麼事,就是突然想你了,打電話問問你在幹什麼。」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