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宋子期對蕭訓說道:「王爺不要太著急,婚姻大事還是需要慎重。」

「本王明白。」

宋子期同蕭訓分開之後,宋子期就哼了一聲,什麼亂七八糟的。

不過宋子期也能想明白,蕭訓想要娶宋安芸,估計問題出在宋安然身上。

回到府上,宋子期就讓洗墨跑一趟國公府,讓宋安然兩天後回娘家一趟。

兩日之後正好是休沐日。宋子期決定同宋安然好好聊一聊這個蕭訓的問題,以及宋安芸的婚事問題。

宋安然接到洗墨送來的消息,有些奇怪。問洗墨,洗墨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宋安然無奈之下,只好讓洗墨轉告宋子期,兩日之後她會準時回娘家。然後就將洗墨給打發了。

晚上顏宓回來,宋安然拿此事同顏宓嘮叨了兩句。

顏宓笑問,「要不要我陪你回去?」

「你有空嗎?」宋安然白了顏宓一眼。

顏宓早就計劃好了,朽木日要去軍營一趟。宋安然不是那麼樂意,顏宓為了自己的事情改變行程。

顏宓捏捏鼻子,笑道:「只要你需要,我可以擠出時間。」

宋安然搖頭,「應該不是什麼大事。要是出了大事,父親不會讓我兩日後才回去。你就不用跟著我回去了。」

「真的不用?」

顏宓再三確定。

宋安然推了他一把,「真的不用。」

顏宓挑眉一笑,「有任何需要,同我說一聲就行。」

「我知道。」

宋安然要回娘家,事先得告訴顏老太太。顏老太太沒理由阻攔。宋安然接管國公府的時間不算太長,但是宋安然的能力有目共睹。這段時間,國公府上上下下,里裡外外,都被打理得井井有條,賬目也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這麼能幹的孫媳婦,想回娘家,顏老太太都不好意思說一個不字。

顏老太太叮囑宋安然,回娘家要多帶點禮物。這不僅是宋安然的心意,更是國公府的心意。國公府又不是什麼貧窮人家,沒必要在禮物上頭省。

顏老太太還對宋安然說,要是親家太太有空的話,改天不妨到國公府來坐一坐,大家認個親,方便以後來往。

宋安然都一一答應下來。

等到休沐日這一日,宋安然安排好國公府的內務,然後就帶著禮物帶著下人回娘家去了。

小周氏在二門接了宋安然,就對宋安然小聲說道:「老爺這會正在書房,二姑奶奶直接去吧。」

宋安然問道:「太太知不知道父親為何叫我回來?」

小周氏悄聲告訴宋安然,「好像是同三姑娘的婚事有關。」

宋安芸的婚事?宋安然微蹙眉頭。難不成宋安芸不打算和霍延好了嗎?還是霍延出了問題。

宋安然按下疑問,來到外院書房見宋子期。

宋子期見到宋安然,一臉面無表情地樣子。先示意宋安然坐下。接著宋子期醞釀了一下情緒,然後問道:「承郡王向我提親,有意娶安芸為側妃,此事你知道嗎?」

宋安然頓時生出嗶了狗的感覺。

蕭訓有病吧,腦迴路是個什麼玩意,竟然想到娶宋安芸為側妃。

宋安然老實地搖頭,說道:「在此之前,女兒並不知道此事。」

宋子期哼了一聲,「關氏被廢,關家被流放,此事之前我沒問你。現在我想問問你,承郡王想娶安芸,是不是因為你的原因?」

「女兒也不確定。」宋安然皺著眉頭說道。

「那關家的事情?」

宋安然對顏老太太隱瞞真相,但是對宋子期她不會隱瞞真相。

宋安然直接告訴宋子期,當日她在王府發生的事情,順便將關氏以及關家做的齷齪事情都告訴了宋子期。

宋子期聽聞真相,也是面不改色。

宋子期想了會,「莫非就因為你害得承郡王沒了王妃,所以他就盯上了安芸?」

宋安然連忙表示,這個鍋她不背。

宋安然對宋子期說道:「頭天出事,第二天就下旨廢妃,承郡王肯定不會將真相告訴陛下。

可是這麼快的速度廢妃,要麼就是承郡王找了一個讓陛下無法反駁的理由,要麼就是陛下早就有了廢掉關氏的意思。

無論是哪種理由,關氏被廢,同女兒都沒多大關係。女兒最多就是起到了一個揭開真相蓋子的作用。

要是因為女兒這點作用,承郡王就惦記上三妹妹,女兒可不相信。女兒更傾向於承郡王看中了我們宋家的家世,一心想做父親的女婿。」

宋子期暗暗點頭,他也是這麼想的。不過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後果,也更方便宋子期去分析承郡王的想法。

宋子期問宋安然,「這門婚事,你認為為父該怎麼回復承郡王比較好?」

宋安然有些驚悚地看著宋子期,「父親不會真的動心了吧,難道父親真想將三妹妹許配給承郡王?就三妹妹那個心直口快的性子,女兒擔心三妹妹活不過別人。」

要是這是一部電視劇,宋安然就該說宋安芸活不過三集。

說宋安芸心直口快,這是好聽的說法。事實上宋安芸是口無遮攔,經常不顧時間場合的亂說話。在自己家裡宋安芸這麼說話沒關係,最多就是被宋子期斥責兩句。可要是進了王府,做了黃家人,這心直口快的性情就是惹禍的根源。稍微不注意,一句話就會得罪一大片人。

想想吧,一屋子的女人正在其樂融融的說話,宋安芸突然心直口快的揭破大家道貌岸然的虛偽面具,打擊面是巨大的,一屋子的女人全都成了宋安芸口中道貌岸然,虛偽做作的女人。

那個場景,宋安然不敢深想,多可怕啊。得罪的人真是海了去了。

被宋安然一提醒,宋子期也是一臉鬱悶的表情。

本以為宋安芸大病一場,性情會有所改變。一開始宋安芸的確有改好的趨勢,可是等到宋安芸回到宋家后,她的本性又回來了。又變成了曾經那個『心直口快』的三姑娘。

宋子期也是頭痛。

宋安然再接再厲,繼續說道:「三妹妹的性格,不適合哪種勾心鬥角的地方。她嫁給霍延倒是合適的,霍家人口簡單,連勾心鬥角的人都找不到。雖說寂寞了一點,但是安全啊。」

宋子期嘴角抽抽,宋安然這是將宋安芸看成了什麼?宋安芸又不是真正的白蓮花,說宋安芸是黑透的蓮花還差不多。

宋子期對宋安然擺擺手,說道:「此事還需要重新考慮。」

宋安然偷偷感慨了一句,富貴迷人眼啊迷人眼。

宋安然繼續說道:「父親,萬一,女兒是說萬一承郡王將來登上大位,那麼宋家就成了外戚。做了外戚,勢必會陷入宮廷鬥爭中,尤其是涉及到儲君之爭,更是兇險。父親難道想做外戚?」

宋子期皺眉,外戚這條路看似很美好,實際上一路上都充滿了荊棘。如果宋家家大業大人口多,捨棄一個姑娘嫁入皇家,宋子期不在乎。就算要做外戚,也可以先家分宗,分擔風險。

第四任妻子 就好比楊家。捨棄了一個楊寶珠嫁給蕭譯,前廢太子一出事,楊寶珠跟著倒霉,但是楊家依舊屹立在朝堂上。無論誰做皇帝,都不會為了一個楊寶珠牽連到楊家頭上。

但是現實是宋家人口少,分不了家更分不了宗。宋家做外戚博富貴,其風險是楊家的十倍,甚至是百倍。宋子期身為宋家的族長和家主,他不能帶著全家去冒這個風險。

宋子期暗自嘆了一口氣,說來說去還是宋家人口太少了。族人都沒有一個,讓宋子期吐槽都沒地方吐槽。

宋子期暗自下定決心,有必要讓小周氏多生幾個。如果要讓小周氏多生幾個,那麼晚上他就得勤奮一點,不能再讓養生學阻礙生孩子大計。

宋子期對宋安然說道:「我們宋家做不了外戚。」

宋安然暗自點頭,富貴還沒有迷人眼。

宋子期又繼續說道:「你說的對,安芸的性格不適合那個地方。改明兒我會直接拒絕承郡王。」

聽到宋子期的決定,宋安然頓時鬆了一口氣。

宋安然對宋子期說道,「父親,三妹妹大了。三妹妹同霍延的婚事,是不是該和霍大夫商量商量?」

「此事我自有主張。」

宋子期面無表情地說道。

宋安然心知肚明,宋子期在可惜宋安芸錯過了一個嫁入皇家的機會。宋子期不追求做外戚,一般有點包袱野心的文人都不樂意做外戚。至於楊家,那是例外。楊家樹大招風,不想做外戚也會被人逼著做外戚。

至於承郡王,能不能登上大位,還是個未知數。宋安芸要是嫁給了承郡王,就目前來說宋家也算不上是外戚。萬一承郡王登上了那個位置,宋子期自有另外一套方案。

宋安然想了想,又說道:「父親,我們宋家的姑娘不能給人做妾。就算是王府側妃,那也是妾。」

宋子期挑眉,「你將為父當成了什麼人?真以為為父為了權勢連女兒也不顧了嗎?」

「女兒不是這個意思。女兒見父親有些陰鬱,擔心父親。」

宋子期笑了起來,「安然,你所知道的道理,為父都清楚。為父之所以有些不開心,不是因為不能和皇室做親家,而是因為你三妹妹,還有安平和安傑的婚事。

我們宋家越來越興旺,這是好事。可是凡事都有利弊,宋家越興旺,安傑他們幾個人的婚事就越發惹人惦記。

同承郡王類似的事情,以後還有接二連三的發生。為父得想好一個理由,既不得罪人,又能夠拒絕對方提親。對此,你有什麼好建議嗎?」

宋安然微微臉紅,「女兒誤會父親了,請父親責罰?」

宋子期擺擺手,「你嫁入國公府,那地方就是個名利場,富貴窩,人心複雜。你會擔心我拿安芸攀高枝也是可以理解的。」

冷情boss,非誠勿擾 「女兒從來沒想過父親會拿三妹妹攀高枝。女兒就是想著,承郡王也算是個好機會,錯過了這個機會父親會不會覺著遺憾?」

宋子期聞言,哈哈一笑,「有什麼可遺憾的。為父又不靠女婿上位,為父靠真本事站立在朝堂上。無論是你還是安樂,亦或是安芸,

你們三姐妹的婚事,為父會答應的前提就是你們三姐妹都是心甘情願嫁過去。雖然安樂的婚事有些瑕疵,但是為父不會改變最初的立場。所以你大可不必為了安芸的婚事操心。」

宋安然也跟著笑了起來,「聽了父親的話,女兒就徹底放心了。」

「你啊你,竟然敢來疑心我,該打。」宋子期故意板著臉說道。

宋安然抿唇一笑,「那父親就罰女兒吧。女兒甘願受罰。」

「不罰你,就讓你以後多孝敬孝敬我。」宋子期一本正經地說道。

宋安然笑了起來,「以後女兒得了好東西,都給父親送來。父親可別說女兒將國公府搬空。」

宋子期大笑起來,「搬空了國公府才好,」

宋安然笑了,心想宋子期果然是個『壞人』。

侯府那邊得知宋安然回娘家了,就派了人過來請宋安然到侯府坐坐。

宋安然對宋子期笑道:「女兒也該去看看外祖母。」

「去吧。順便去看看安樂。蔣沐紹將她接回去,不知道兩口子過得怎麼樣。要是蔣沐紹偷偷欺負了安樂,你幫安樂出頭。」

「女兒遵命。」

宋安然辭了宋子期,準備帶人去侯府。

半路上遇到了宋安芸。

宋安芸一臉扭扭捏捏的,「二姐姐,我,我的婚事……」

宋安然心頭吃了一驚,莫非宋安芸知道承郡王提親的事情?

宋安芸猶猶豫豫地說道:「二姐姐,我想去霍大夫家看看,你不能幫我同父親說一聲。」

宋安然聞言,頓時鬆了一口氣。宋安芸沒想攀高枝嫁給承郡王就好。

宋安然笑著對宋安芸說道:「三妹妹想清楚了嗎?真要去霍大夫家看一看?」

宋安芸臉頰泛紅,輕輕點點頭。她和霍延好久沒見了,她想見到對方。可是宋安然出嫁后,她就找不到機會出門了。

宋安然又問道:「三妹妹,如果有一個機會讓你嫁入高門大戶,比如嫁入皇室,你願意嗎?」

宋安芸偏著頭看宋安然,「二姐姐又在哄我?我又不是大姐姐那個傻瓜,我這樣的情況有哪個高門大戶會看上我?別人忘了我的事情,我可記得清清楚楚的。」

原來不知不覺間,宋安芸已經想起了過去發生的一切。

宋安然有些心疼宋安芸,「三妹妹,你是我的妹妹,不必妄自菲薄。」

宋安芸雙眼淚汪汪的,「我知道二姐姐對我好,但是我有自知之明。高門大戶不可能看上我,就算真的看上我,也不可能讓我進門做原配正妻。至於皇室,我才不樂意去。那種腌臢地方,我嘔死去。」

宋安然攬住宋安芸的肩膀,「別哭了。你想去見霍延,我幫你。不過傍晚之前一定要回來。還有,不準給霍大夫增加麻煩。」

宋安芸破涕而笑,「我就知道二姐姐對我最好。哎呀,可惜二姐姐嫁人了。要是二姐姐一直在,就好了。」

宋安然彈了一下宋安芸的額頭,「調皮!你老大不小了,難不成還要讓我天天守著你。」

宋安芸笑嘻嘻的,「妹妹不敢讓姐姐守著我,妹妹只求,在我需要幫助的時候,姐姐能夠從天而降。」

「我可不是神仙,沒有從天而降的本事。行了,以後你真要遇上為難的事情,就派人到國公府找我吧。我能幫的總歸會幫你。」

宋安樂嫁虧了,宋安然不忍心宋安芸也落到宋安樂的下場。總要嫁個順心如意的,過過安生日子。

宋安然幫宋安芸搞定出門的事情,又吩咐長安他們多盯著點,千萬注意安全。

之後宋安然才去侯府。

經過上次宋安樂的事情,侯府同宋家的關係表面上看起來是老樣子,私底下卻有些緊張。

宋安然的到來,意味著這種緊張有打破的可能。

宋安然先去松鶴堂見老夫人古氏。

古氏蒼老了些,估計是操心太多的緣故。

宋安然恭恭敬敬地給古氏請安。

古氏笑呵呵的,招手讓宋安然到身邊坐下。然後詢問宋安然在國公府的日子,國公府的人好不好啊?有沒有人為難啊?掌家不容易吧,有沒有人故意製造麻煩拖後腿啊?

各種問題都問了,宋安然也都含笑回答。

古氏對宋安然很滿意,只可惜宋安然沒能嫁入侯府。

古氏悄悄地對宋安然說道:「安然啊,你現在掌家,有個要緊的事情老身要提醒你。」

「請外祖母教誨。」宋安然躬身說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