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客廳里只剩下兩個人,馮梓雲面色緩和了一些,看著葉簡汐,甚至遞了她一個橘子。

葉簡汐接過橘子,心底的疑惑越來越重,在心裡揣摩著,馮梓雲怎麼突然對自己好。

「吃,你怎麼不遲?」馮梓雲遞給她橘子后,自己拿了幾顆葡萄慢慢的吃著。

葉簡汐看了眼手裡的橘子,沒敢吃,怕馮梓雲在橘子里做手腳,「我剛才吃飯吃的太飽了,所以暫時不想吃。」

馮梓雲聽她這麼說,眼底滑過一抹不滿,但沒表現出來,吃完葡萄,用手帕擦了擦手說:「簡汐,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對,我是被老爺子氣暈的事情,給嚇得糊塗了,才會說那些胡話,你別放在心上。還有,吳春熙的話,你可千萬別相信,那個女人別的不會,就會寫兩手字,搬弄是非。」

總裁大人的離婚妻 「我知道,二嬸,你不用多說。」葉簡汐淡笑著說,心底對馮梓雲的話,半個字也不相信。

她雖然不知道吳春熙對自己好,是不是有目的的,但最起碼她知道馮梓雲絕對不是好人。那次在花壇里,馮梓雲眼底流露出的那種恨意和輕蔑,是做不了假的。

馮梓雲頓了幾秒鐘,眼珠子一轉,話鋒一轉說:「簡汐,過幾天,我們家知寒就要回來了,他在國外讀書讀了很久呢,好不容易才學成回國,想著為家裡多做點事情。」

馮梓雲臉上露出有幾分討好的笑容,「你看,能不能,讓洛琛在公司里,給知寒安插一個職位?」

葉簡汐忽然明白,為什麼馮梓雲不喜歡她,還和她耗了這麼久,原來是在這裡等著她,在心裡思考了一番,說:「二嬸,這事情,我恐怕做不了主,需要問一下洛琛。」

馮梓雲的臉上的笑容,有剎那的僵硬,但很快笑的更加膩人,「簡汐,你跟我開玩笑吧,家裡上下誰不知道,阿琛最在乎你了,你跟阿琛開口說這事,他還能有不同意的道理?都是自家人,用自己人不是比用外人好一些嗎?我也是想讓知寒,多幫幫洛琛。」

說話停了幾秒,見葉簡汐不表態,馮梓雲又說:「還是,你依舊在介意之前的事情?若是因為這個,那我可以給你道歉,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葉簡汐抬眸,面色淡然的看著馮梓雲,說:「對不起,二嬸,這事情真的不是我說說就能做決定的。不過,你也說了都是一家人,用自己人更好一些,所以,我想你跟洛琛提,他一定會答應的。」

「至於之前的事情,我從沒有放在心上,你是長輩,說什麼話都是應該的,我這個做晚輩的,怎麼會生你的氣。」

這意思是真的不準備幫忙了,馮梓雲再也笑不出來。

葉簡汐知道自己這麼做,會得罪馮梓雲,可她也不會擅自答應馮梓雲這個要求,當初慕洛琛從慕家手裡接過公司,公司不過是一個中等規模,如今能做到跨國集團,是他一點點的打造出來的。慕洛琛曾經說過,家裡的人有能力,他自當會用家裡的人,若沒能力,他也不會任人唯親。

慕知寒是慕家的人沒錯,可誰知道他能力如何?她甚至沒見過慕知寒,貿貿然答應了,最後只會讓慕洛琛為難。

還有,慕知寒曾經和慕洛琛是競爭對手的關係,這次讓他進慕氏集團,又不知道要出什麼風波。

所以她寧肯得罪了馮梓雲,也要拒絕這事情。

過了好一會兒,馮梓雲才皮笑肉不笑的說:「是我過於冒失了,簡汐,你別放在心上,等改天,我讓知寒到公司里去面試一下。」

「二嬸言重了,其實不用到公司,讓洛琛看看就可以了。」葉簡汐給馮梓雲一個台階下。

真的要慕知寒去公司裡面試,回頭還面試不上,丟人可就丟到公司裡面去了。只讓慕洛琛看,他看不上慕知寒,到時候私底下拒絕,明面上也不會太難堪。

「你說得對,一家人也不用跑到公司裡面。」馮梓雲卻一點也不領情,眼底的陰雲沒半分減少,說也也是敷衍到了極點。

葉簡汐笑了笑沒說話。

事情沒談成,馮梓雲沒有了和葉簡汐說話的慾望,客廳里變得靜悄悄的,氣氛有些尷尬。

好在過了一會兒,吳春熙哄完孩子回來,馮梓雲借著房裡還有事情走了。

葉簡汐鬆了口氣。

吳春熙看她和馮梓雲的氣氛有些不對,偷偷地問:「是不是她讓你做什麼為難的事情了?」

「也沒什麼,二嬸想讓知寒進洛琛的公司。」葉簡汐淡淡地說。

吳春熙聞言,嗤笑了一聲:「真難得,她兒子也想進公司了。」這句話不知道嘲諷還是別的什麼意思。

葉簡汐扭頭看向吳春熙,吳春熙卻不再說下去了。

葉簡汐也沒問,有些事情少問多做好一些,不過這事情倒提醒了她,應該去找一份工作做了,現在孩子已經三個月了,再不去找工作,等肚子大了,又沒辦法做了。

馮梓雲回到房間,臉色陰沉了下來。

「太太,臉色怎麼這麼不好看?」李萍倒了一杯茶,遞給馮梓雲問。

馮梓雲冷哼了一聲說,「還能因為什麼?葉簡汐那個給臉不要臉的賤人,我開口讓她在私底下知會洛琛一聲,讓他給知寒在公司里安插一個位置,那個不識好歹的女人,竟然拒絕了。」 「這孫少奶奶也忒不識趣了點,想當初,要不是知寒少爺不肯繼承公司,哪裡有洛琛少爺的事情?」李萍插話道。

馮梓雲的火氣,一下被點燃了,喝了一口茶,咬牙切齒的說:「提起這件事情,我就生氣,知寒心性野慣了,當初不肯聽我的,這一次回來又不知道要鬧出什麼亂子,他把慕洛琛當兄弟,可人家把他當什麼?背後里插他刀子,只不過一個職位都不肯,我還沒開口要他交出慕氏集團呢!當初老爺子可是把公司留給了知寒,他們算什麼東西!」

「二太太,你順順心,少爺長大了,肯定不會像當初那麼輕率。」李萍給馮梓雲捶背。

馮梓雲嘆了聲氣,說:「但願吧。」

坐了幾分鐘,馮梓雲忽然想起些事情,問李萍:「二爺呢?他又去哪裡了?」

「應該在老爺子那邊呢。」李萍回答。

「又在老爺子那邊?整天圍著老爺子轉,也沒見老爺子對他多看幾眼,你去把他給我叫回來,說我有事情要跟他商量。」

「是。」李萍說著,退出了房間。

書房裡,慕江安跟慕老爺子商量完事情,看著老太太跟慕洛琛還有話要說,正準備起身走的時候,門外傭人說,「二爺,蘋姐說,二太太請你回去。」

慕江安聞言,站起來說:「爸媽,既然沒事情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你去吧。」慕老太太擺了擺手。

慕江安退出了房間。

走出門,李萍迎上來小聲的說,「二爺,剛才太太跟孫少奶奶談過後,又發了脾氣,你回去當心著點。」

慕江安點了點頭,側目看著李萍,說:「她沒怎麼著你吧?」

李萍打小沒被人這麼關心過,先是一愣,抬頭看向慕江安,慕江安雖然五十歲了,可慕家良好的基因在,加之他平日里注重保養,所以看起來不過四十歲左右的樣子,成熟而英俊,最是吸引人。

李萍臉一紅,低聲說:「沒有。」

慕江安視線落在她紅撲撲的臉上和鼓鼓的胸口,心裡有點痒痒,他這個人沒別的就是好色,看到漂亮的女人就邁不開腿,當初喜歡上吳春熙,也是看到她的時候,覺得她比起馮梓雲,不知道要好看多少。

可惜的是,後來吳春熙嫁給了老三,馮梓雲雖說不上難看,可比起慕家良好的基因,絕對算普通的,加上她本是大小姐出身,脾氣暴躁又刻薄,慕江安自然是不喜歡到了骨子裡。

若非沒辦法離婚,他早就不和馮梓雲過了。

而這個李萍,打小跟在馮梓雲身邊,沒想到不知不覺就這麼大了,才十八歲吧?真是個美好的年紀,最鮮嫩的時候。

慕江安心裡蠢蠢欲動,可在花叢中遊戲了那麼多年,也知道不能著急,所以走到一段僻靜的地方,停下腳步,對李萍說:「萍兒,太太的脾氣差,你以後多包容些她,若是實在受不了了,就跟我說,我替你做主。」

李萍乖順的點了點頭。

慕江安小腹有點發熱,手落在李萍的肩頭,意味深長的拍了拍。

跟吳春熙說了會兒話,葉簡汐準備去找慕洛琛回去,走到後院的時候,遠遠的看到慕江安和李萍在一起,走到前面,打招呼:「二叔。」

慕江安將視線從李萍的身上收回,看到葉簡汐,說:「簡汐,你這是去哪兒?」

「準備去找洛琛回家。」葉簡汐回答。

慕江安微微的點頭,說:「那你去吧,不過到了那邊可能要等一會兒,他們還有事情要談。」

「嗯,我知道了,謝謝二叔。」

葉簡汐說著,越過了慕江安和李萍。

走了一段距離,她忽然回頭看了眼慕江安和李萍,腦海里回放過剛才慕江安看李萍的目光,怎麼想怎麼覺得不對勁,難道是她多想了?慕江安比李萍大了整整三十多歲,應該不會吧?

葉簡汐想了想,把這事情壓在了心底,繼續去找慕洛琛。

到了書房,不止慕老太太和慕洛琛在,慕老爺子也在,三個人面色很平靜,葉簡汐進了房間,跟慕家二老打過招呼,慕老爺子應了一聲,算是回應。

慕洛琛握住她的手,讓她坐在身邊。

慕老太太開口說:「知寒馬上就回來了,這孩子在海外讀書讀了那麼多年,終於捨得回來了。這次回來,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待得住。」

慕老爺子聽到慕知寒說:「長大了那麼多,應該懂事了,等他回來了,我想辦法給他安插一個位子。」

「他那性子,能適應官場?你別胡來,先聽聽知寒怎麼想的,再做決定。」慕老太太不滿的說道。

慕老爺子嘴動了動,沒說話。

「簡汐,你還沒見過知寒呢,他跟洛琛差不多的年紀,兩個人關係是最鐵的了。」慕老太太笑著對葉簡汐說。

葉簡汐抿唇笑了笑,「剛才還聽二嬸提起過他呢。」

慕老太太聽到她提起馮梓雲,眉頭皺了皺,她是喜歡知寒,可打從知寒要回來后,馮梓雲就開始壓抑不住自己的野心了,這個家好不容易安定下來,她不想再起任何波瀾。

慕老太太沉默了片刻,說:「你二嬸就這麼一個兒子,還不經常在身邊,自然會多說一些的。」

葉簡汐沒接話。

聊了一會兒,慕洛琛站起來說:「爺爺,奶奶,沒什麼事情,我和簡汐先回去了。」

慕老太太有些捨不得,年紀大了,就想一家人在一起開開心心的,可留兩人在家裡,又會生出許多是非,再不捨得也只能捨得,「那我送送你們。」

「不用了,奶奶,你就留在這裡吧。」

慕洛琛哪裡會讓老太太送,拉著葉簡汐往外走。

送兩人到書房的門口,慕老太太就被勸了回來,看了眼紋絲不動的老爺子,慕老太太半是氣半是怨的說,「你啊,就作吧,簡汐這麼好的孩子,我看你能作到什麼時候,作的以後重孫生下來,不叫你曾祖父,你就開心了。」

慕老爺子坐在椅子上,一動也不動,「溫婉那邊,可還好?」

慕老太太聲音一沉,滿是不悅的說,「能不好嗎?不用坐牢,有人伺候著!」

慕老爺子嘆了一聲氣。

慕老太太抬手,點了他的腦袋說:「算了,不跟你說了。」

她不再繼續說這個話題,兩個人在這事情上耗了這麼久,誰都不願意妥協,說起來只會生氣。

離開了慕家,坐在車上,葉簡汐提起了馮梓雲,要她幫忙替慕知寒謀職位的事情。

慕洛琛說:「你不用管他們,知寒有自己的打算。」

葉簡汐歪頭看著他,說:「慕知寒是怎麼樣的人?會不會不好相處?我怎麼聽他們說起他來,個個都挺頭痛的樣子?」

不止吳春熙,連慕家二老也這麼說,感覺慕知寒這個人很難相處。

慕洛琛開著車,看著前面說:「知寒的性子有些野,當初家裡要他繼承公司,他死也不肯,把家裡鬧得天翻地覆的,然後一個人一聲不吭的,拿著錄取通知書去了加拿大,後來沒跟家裡要一分錢。」

葉簡汐有些唏噓,「那的確夠瘋狂的。」

一個人敢不聲不響的,獨自跑到加拿大,還不跟家裡要錢的,富家子弟里里能有幾個做到的?

「是啊,這傢伙從小到大,都讓人頭痛,如果不是他,我也不用繼承家裡的公司了。」慕洛琛雖然說著抱怨的話,可眼底卻帶了幾分笑意。

以他的能力,即便不接手家裡的公司,也能自己闖下一番事業,葉簡汐腦補出,當初慕知寒撂挑子,慕洛琛被迫接手公司時的無奈,輕笑出聲。

慕洛琛看了她一眼,說:「不過你放心,知寒雖然性子野,但很好相處的。」

替嫁新娘:錢妻要出逃 「嗯,我知道了。」葉簡汐笑著點了點頭,不經意視線落在窗外一家商店正在招聘的廣告上,忽然想起來找工作的事情:「洛琛,我想出去找一份工作。」

慕洛琛有些驚異的扭頭看著她問,「怎麼忽然想起找工作了?」

「看著前面,慕少爺,咱們還在車上呢。」葉簡汐提醒他。

慕洛琛繼續專心的開車,葉簡汐接著說道,「早就想找了啊,我辭職這麼久了,一直待在家裡,什麼事情都不做,閑的快長蘑菇了。」

慕洛琛嘴角一勾,露出一抹笑容,玩笑一般說:「哪裡有蘑菇,我看看?」

「別鬧,我是認真的,我真的要找一份工作來做。」葉簡汐端正了坐姿,一臉嚴肅。

慕洛琛正了神色說,「你要工作,我沒意見,不過你要去哪裡工作?」

「我先看看,之前找過工作了,也不是沒經驗。」葉簡汐說。

慕洛琛說,「事先說好,太重或者太累的工作,都不許做,否則我會親自監督你在家裡。」

葉簡汐知道他在擔心她的身體,舉起雙手說,「我保證不會累到自己的!」

「這才乖。」

慕洛琛滿是寵溺的看了她一眼,把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其實他想讓她到自己的公司里工作的,可想想還是作罷。 簡汐是個完整的人,有自己獨立的生活,他不希望婚姻成為她的束縛,而她一開始就沒提到去他公司里工作,想必也是不希望依靠他來生存。

這樣很好。

得到了慕洛琛的允許,葉簡汐說做就做,回到家連晚飯都顧不上吃,就開始製作簡歷,然後在網上開始發布求職信息。

撒出去幾十份兒后,葉簡汐等回復的同時,又把之前買的禮物分發了出去,大多數都只是心意,只有裴娜和溫如意的兩份,她特地備了很大一份。

裴娜的那份,她隔天就送了過去。

溫如意的,她則好好的保存著,等著她回來,再把這份禮物送給她。

過了幾天,葉簡汐打開郵箱,六十多份簡歷,只收到了七八條回復,希望她去面試。

葉簡汐挑了三家最中意的,準備去面試,為了面試,葉簡汐特地買了一身正裝,換上了之後,慕洛琛看著她,臉色有些不好看。

白色的襯衫,貼身的西裝,包臀的裙子,將身材曲線完美的襯託了出來,再加上兩條穿著肉色絲襪的美腿若隱若現的,實在是太具有誘惑力了,尤其是葉簡汐在他眼裡怎麼看怎麼好看。

慕洛琛覺得自己看著都心動,更何況是別人了。

葉簡汐化了淡妝,回眸看著他問:「怎麼樣?」

慕洛琛抱住她,悶聲說:「好看,好看的我想把你藏起來,不給別人看。」

葉簡汐失笑,「貧嘴。」

慕洛琛俊美的臉上浮起酸溜溜的表情,說:「我說的是真的。」

他一點開玩笑的意思也沒有。

葉簡汐拉下他的手,說:「慕先生,就算你說的是真的,我也要趕著時間去面試了。」

慕洛琛不情願的站起來,說:「我送你。」

「別!要是你親自送我,那我還用得著面試嗎?」葉簡汐連忙阻止,「我自己搭車過去。」

說完,一溜煙的跑了。

慕洛琛跟在她後面,神情像是一隻被拋棄的寵物。

站著看她走遠了,慕洛琛準備出門的時候,手機忽然響了起來,他拿起電話,接聽:「媽,有什麼事情?」

電話這邊,章子芩語調歡快的說,「洛琛,婉如又有孩子了。」

慕洛琛面色一沉,「你讓陸少安去見她了?」

章子芩聽出他話里的不滿,說:「上次,你不是答應了,同意讓少安和婉如復婚嗎?少安去看她,難道不行嗎?」

慕洛琛沉默著不說話。

章子芩掩去心頭的不快說:「婉如之前為了孩子的事情一直悶悶不樂,現在她又懷了孕,我看她的精神好多了,這是好事,你這個做哥哥的難道不祝福嗎?」

慕洛琛沉聲說:「我的確答應了他們復婚,但這不代表,我對他們的婚姻祝福,媽,你確定,現在婉如的狀態能好好的照顧孩子,還有陸少安可以當一個稱職的父親?」

搭進去婉如一個不滿足,現在還要把孩子拉下水,自從簡汐懷孕后,他對小孩子的事情敏感了許多。

再想到之前婉如小產的那個孩子,對這件事情更是說不出的厭惡。

「阿琛,你不用跟我講這些,我只要婉如好好的,就足夠了。」章子芩聲音裡帶著一絲怒意。

慕洛琛冷聲說,「既然這樣,那我們也沒什麼好說的。」

他說完,掛斷了電話。

慕洛琛冷著臉,問身側的周文達,「上次陳媽走了之後,太太身邊的人換成了誰?」

「暫時還沒有派人手過去。」周文達回答。

「找個時間,在太太身邊的安插人,還有婉如那邊,若是有異常的舉動,立刻向我報告。」

「是。」

慕洛琛說著,臉色陰沉沉的上了車。

婉如和陸少安又有了孩子,只怕復婚的事情是板上釘釘的事情,這件事里,有多少算計,他不知道。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