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電視劇

宮本由美有些疑惑開口問道:「既然要問美和子家人,你幹嘛不直接找她問一下啊?找我幹什麼?」

高木涉有些心虛情緒道:「由美,這件案子我不想讓佐藤警官知道,實話實話吧!這件案子是跟佐藤警官父親那起有關,畢竟現在法律追究還剩下幾天就過了,我不想讓佐藤知道,萬一查不到兇手,法律失效又過了,讓佐藤警官白期待一場,徹底變成心中遺憾包裹。」

宮本由美張著嘴不知道說些什麼好,高木涉給她印象是一個剛進入警隊的菜鳥警官,難得見到他第一次這麼男人,幫喜歡女人找出殺父兇手。

宮本由美笑道:「那好吧!既然你想幫美和子找出那個混蛋兇手,那我也不隱瞞什麼,佐藤警官家地址在杯戶町1丁目65番,我說高木,你一個人調查那麼久那個案子行嗎?」

高木涉乾笑撓後腦勺道:「當然不是啦!拜託宮野警官幫我一起調查這件案子,而且還是宮野警官說先從佐藤警官家人入手調查詢問,宮野警官還說……..」

「滾!不要跟提起那個討厭傢伙名字!」

宮本由美二話不說掛斷電話,留下對話一頭霧水的高木涉。

今天大家怎麼啦?火氣那麼大?難道由美也來親戚啦?

高木涉搖了搖頭,管他呢!把剛得到情報信息給宮野警官。

強行犯搜查一課辦公室

「阿嚏~」一聲。

宮野悠揉了揉自己鼻翼,伸手準備拿抽紙的時候,一包抽紙遞到自己面前。

宮野悠也不客氣伸手就拿道:「謝啦!佐藤警官。」

佐藤美和子一臉笑容道:「聽說宮野警官你昨晚跑去群馬縣破案了?」

宮野悠白一眼佐藤美和子,感覺這傢伙哪話不提提着話,幽幽道:「是啊!參加警校時期關係好同學聚會,沒想到被拉去破案了,身為警察我也不好拒絕。」

佐藤美和子微笑點了點頭道:「說的沒錯,換成是我也會這麼挺身而出,對咯,聽說兇手是一個律師對吧?」

宮野悠點了點頭道:「沒錯,而且還是一個刑事律師,對我們警方調查方式十分了解,十分狡猾把所有證據抹除掉,幸虧他心性不夠堅強,我聽目暮警官說妃律師用心理陷阱逼他承認犯罪事實。」

「妃律師?」

佐藤美和子一臉疑惑,想了想感覺這個姓氏好像在哪裏聽過。

宮野悠淡淡道:「就是毛利先生的夫人,妃英理啦!」

佐藤美和子小驚訝道:「哦,原來這樣啊!不愧是毛利先生的夫人,我沒想到她們律師也會協助我們警方破案。」

宮野悠幽幽道:「她這麼賣命協助我們警方破案,那是因為毛利先生是這件案子被兇手設套安排的嫌疑人,跟生前死者在同一個房間里,而且毛利先生還睡死死沒有發覺兇手在他身旁,行兇殺死死者。」

佐藤美和子聞言「呃」一聲,嘴角抽抽。

毛利先生活到現在也是一個奇迹。。 太上對於魔羅的諷刺一點不在意。

魔門,道門,勢不兩立,爭鬥多年,表面上和平相處,對待敵人的時候也是一致對外,榮辱與共,但是明爭暗鬥可是少不了的。

冷言冷語,冷嘲熱諷都是常有的事情。

淡淡的說道:「這個就不需要你擔心了。」

「好了,既然人選定了,那就趕緊派遣援軍吧,再晚了,域外戰場我懸門和大禪寺的天空勢力恐怕也撐不了多久了。」

「現在知道急了。」

魔羅冷哼一聲說道:「還抱着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狗屁千金之子不下堂,講武德,看看人家人王殿主,親自出手,有將武德嗎?」

左使的死,讓魔羅有點抓狂了。

域外戰場。

魔城。

姜天氣憤自己麾下十幾萬將士被殺,既然要親自出手,豈容魔羅勢力還存在了。

滅殺左使,左手自然也不會放過。

反手就給滅了。

至於魔城,滅殺兩人之後,姜天直接一巴掌朝着城門拍去,驚天動地的巨響傳來,地動山搖,恍如發生十級大地震一般,劇烈的搖晃起來。

頓時把整個魔城的人都給驚動了。

剛才的隕石襲擊早就嚇得他們一身冷汗,如今有地動山搖,更是嚇得膽戰心驚,魂飛魄散。

敵襲。

有敵人。

隨着他們警覺,人王殿大軍也隨之開拔而來。

奧丁森等人去征伐鐵鈎勢力,還沒有返回,兵貴神速,便讓留守在基地的左相諸葛連雲親自出手,平武侯自然也在其中。

三十萬精銳,兩支戰隊,兩位諸侯,一尊天王,被諸葛連雲帶領下,突襲魔城。

魔城要塞被姜天一掌擊碎,此時的魔都就像是沒羽毛的小鳥一樣,完全暴露在眾人面前,隨着要塞被擊碎,早就準備在哪裏的大軍魚貫而入,迅速的沖入戰場,展開驚天動地的大攻擊。

雖然一陣地動山搖,但是此時已經是深夜一點多,很多人都已經進入夢鄉,被突然的攻擊給驚動了,甚至連衣服都沒穿,就被衝進來的大軍給殺了。

姜天親自坐鎮。

諸葛連雲親自率領,神滅天王緊隨其後,唐武侯和平武侯大開殺戒。

不消三個小時,整個魔都魔羅高層被屠殺一空,中低層八十萬人,全部投降,密密麻麻的,蹲在一旁,做了階下囚。

迎接他們的命運是什麼,他們也無從得知。

「這魔城倒是一處很好的基地,可惜的是被魔羅勢力佔據千年之久,千年的經營可謂是根深蒂固,要不然到不失是一出好的域外戰場的基地。」諸葛連雲看着眼前的基地讚嘆不已。

姜天也是很滿意這裏。

不過此時不是糾結這些的時候了,對着諸葛連雲問道:「奧丁森他們在什麼地方?通知他們,下一個就是天空勢力了,如果不出意外,天空勢力應該和懸門勢力兵合一處,等着我們前往。」

「這樣也好,正好把他們一網打盡。」

強大的自信和殺意從姜天身上爆發出來。

征伐人王殿,就要接受被人王殿覆滅的命運,不管是誰?都得死。

先後滅了鐵鈎勢力和嗎,魔羅勢力,恐怕此時的神州大地的四大宗門也都有所警覺了,他們說不定已經找尋找機會派遣大軍,準備來對付我們人王殿。

甚至是他們的宗門宗主親自動手了。

。 少年皺了皺眉,心裡思緒萬千,眼神看向顧明珠的時候,臉上還略帶一絲嫌棄。

她這是又被人嫌棄了?

顧明珠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知道眼前的少年就是秦沐陽,傳說中的「天鵝肉!」

顧明珠嘖了一聲,也不過如此嘛!她還以為有多好看呢!

這長得還不如陸瑾之。

秦沐陽個子不高也不矮,長得白白嫩嫩,應該是從來沒有下地干過活,特別是他那一雙手,連一點倒刺都沒有起。

果然是村長家的傻兒子…呃不對!是寶貝兒子!

就像個小奶狗,白白嫩嫩的!

不過鑒於原主以前的癩蛤蟆行為,顧明珠很排斥秦沐陽,在心裡默默的給他打了一個差評!

看他那姿勢應該在這待了一會兒了,他這是把她和牛氏的對話都聽了個乾淨?

顧明珠開口說道:「你偷聽我們說話?聽人牆角可不是君子所為!」

秦沐陽說:「我沒有!」

他真的只是路過,剛走到拐角處就聽到了顧明珠的聲音。

別問他為什麼能聽出顧明珠的聲音,換做任何人,別一個人纏了好幾年,就算她化成灰估計都能忍出來!

秦沐陽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麻煩,他便止步在這拐角后,打算等她們散了再走,誰能想到現在被顧明珠撞了個正著!

「你說沒有就沒有吧!」顧明珠聳了聳肩,側了個身就走了過去。

這語氣明顯就是不相信,秦沐陽還沒來得及解釋,顧明珠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拐角處。

秦沐陽盯著顧明珠消失的地方發獃,他怎麼感覺顧明珠變了?變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不過變了也好,別再來纏著他了,他真的受不了了!

顧明珠就像那狗皮膏藥一樣,怎麼甩都甩不掉!

天漸漸黑了。

顧明珠消化得差不多了,便小跑了起來,她得增強體質,然後把這一身肥肉給甩掉。

跑了一會兒,她身上的衣服都汗濕了,又累又渴,顧明珠拿出了一瓶礦泉水,一口就喝了個乾淨!

顧明珠又繼續小跑了起來,當她經過一戶人家的時候,她聽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聲音。

因為她是在村子的外圍跑,這裡的房子不像村中心,一戶挨著一戶,外圍的房子基本上都是隔著老遠才住著一戶人家!

而且這家住的位置也比較奇特,出村和進山都不需要經過他家,除非是特意繞過他家!

所以這裡有這些動靜,村民沒有聽到也是情理之中!

顧明珠停了下來,豎起耳朵聽了聽,那好像是女人發出來的聲音,聲音帶著一絲絲無助、一絲絲絕望。

顧明珠看了那戶人家,那是村民王大山的家,他家裡有一些微弱的燈光,但是傳出聲音的那間屋子卻是黑漆漆!

顧明珠本著莫管閑事,閑事莫管的心態,準備抬腳走人!

可屋子裡一直傳出凄凄慘慘的聲音,要是在三更半夜聽見了,肯定以為是個女鬼!

顧明珠內心就像被貓抓了一眼,抬腳走了過去,她搬了塊石頭站到了上面,房間的窗戶簡單的糊了一張紙,顧明珠想了想,最後還是用水沾濕了手指,在窗戶上掏了個洞。 「嗯……對,我很嚮往那個地方……」莉莉絲吞吞吐吐地對諾薇爾說。

不知為何,莉莉絲看到安浩軒在那邊聊的火熱,心裏很不是滋味。

諾薇爾拍了拍自己的白鯤,隨後白鯤以咕嚕聲回應她,似乎很喜歡這種感覺。

「真是個乖孩子,該對你說聲晚安了。」

閑聊了一段時間,剩下那些還沒有睡覺的人,都已經閉上了眼睛。

這一天,就這麼過去吧——莉莉絲在心中想着。

白鯤依舊在不知疲倦地朝着綠茵行駛,以自身最快的速度把這一行人給送過去。

這個過程中,經常會有縷縷清風吹過白鯤,撫摸著大家的臉龐。

在大家睡覺的時候,時間是過得最快的。轉眼間,天邊就已經出現了一抹光輝。

雖然天還沒有完全亮,但曾經密佈在天空之中的星星,也已經不見了蹤影。

風,吹過安浩軒的身體,這讓他猛地顫抖了一下。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