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電視劇

家裏這麼多哥哥呢,季暖想提要求又不好意思開口,聽着哥哥們商量蓋幾間房,弄個多大的院子季暖徹底泄氣了,從他們的語氣里真沒聽出有給自己留一間屋子的意思。

現在家裏條件不好,先這樣將就著吧!

就在季暖已經不抱任何希望的時候,古淑珍把兒子們召集到一起,讓他們給閨女留個單獨的房間,小女孩不像男娃,一定得有自己的房間。

「對,對,對,是我們疏忽了,一定給暖暖留個單獨的房間,到時候咱們給她挖一些花,再弄個窗帘,最好再做一張床,等我們有錢了,一定給暖暖買個她想要的那種梳妝台!」季連秋說。

找村上老人選了個日子,也給季瑞峰捎了信,家裏蓋房子的日子定在八天後。

兄弟幾個每天都會拉黃泥做土坯,他們想多蓋幾間房。

給妹妹選一間朝陽的屋子,小丫頭不都喜歡花花草草嗎,那樣的房間養出的花開的才會鮮艷;再給娘親弄一個大點的廚房,家裏孩子多,一個大灶一個小灶根本不夠用,廚房也要寬敞亮堂才行。 東台區內,10:.

偏僻的河橋下,四個女高中生一邊吃着可麗餅,一邊說笑着結伴而行。

「最近新出道的新人偶像伽部凜的新專輯你們聽了嗎?」

「啊,那個超好聽的。」

「是啊,明明出道才一個月左右,真羨慕她啊。」

「而且長得也好漂亮啊。啊,對了你們有看昨天的訪談嗎?」

「有啊,據說她的目標是第一次演唱會能夠集齊32805人呢。」

四位穿着水手服的JK閑聊著,在經過橋洞時,一位穿着奇怪的小丑吸引了四人的注意。

「這是什麼!?」

「Cosplay?」

「這是小丑吧?」

「不過這個技術……」

穿的和白無常一樣臉上畫着奇怪妝容的基伊伽搖搖晃晃的踩着獨輪車,手上還十分勉強的做着拋球表演,不過他的動作怎麼看怎麼僵硬。

咚……

實心的網球砸在了基伊伽的腦門上發出了一聲悶響。如同開關一般,在這之後基伊伽失去了平衡,摔倒在地,半空中的網球連續砸在了對方的腦袋上。

「吶,你沒事吧。」四位JK上前詢問道。

「沒、沒事。」基伊伽搖了搖頭,用不太熟練的臨多語言回答。

「可要好好加油練習哦。」四位JK如是說道,隨即各拿出一枚硬幣放到了基伊伽身前的箱子裏。

「謝、謝謝……」

基伊伽拿起四枚五円硬幣,對着已經轉身離開的四人說道。

「真、真漂亮啊……只殺不、不給硬幣的臨多,這、這是我的……規矩。」

(基伊伽:白嫖的都得死!作者:建議去當B站up主。)

……

東京,江東區荒川流域,11:.

「啊~啊~真的一條魚都釣不到啊。」

「今天的運氣可真差,算了早點收拾東西回去吧。」

河流上,兩位釣魚愛好者這麼說着,便要收起魚竿離開。

「好痛!」其中一人正在收拾漁具時,不小心被魚鈎扎了一下。

「喂,當心一點啊。沒事吧?」

「嗯,沒事。只是勾破了皮而已。」男人晃了晃手將血液甩入河水中,笑着說道。

咕嚕咕嚕……

這時,兩位釣魚愛好者的橡皮船旁的河水中,突然冒出了很多的氣泡。

「什麼情況?」兩人奇怪的湊上去觀察。

下一秒,一張佈滿了鋒利獠牙的血盆大口從河水中衝出……血液揮灑而出,將河水染紅。

「GaRaNZeGiBaGiJo(忍不了啊)。」魅比婪基擦了擦嘴角流淌著的鮮血,如是說道。

作為食人魚種古朗基,他對生物的血肉有着極度的渴望,現在他已經實在不能忍受沒有血食的日子了。

……

九郎岳森林中,04:.

「Barubapa(是芭璐芭嗎)?」一棟手工建造的小木屋前,一位滿身傷痕的中年大漢烤著肉,頭也不回的說道。

「BaBiNJoGuZa(找我有何貴幹)?」中年壯漢給篝火填了些柴,平靜的問道。

「我有件事想問你,魅伽多拉達(Me-Gadora-Da)。」芭璐芭開口問道。

「PaSePaSePaGoGuRaNBaGurongiGiBiZoBu(我們可是高傲的古朗基一族)。

BaZeRintoNGeNGoBiGiBaGi(為什麼要用臨多的語言)?」

「你還真的老頑固啊,不過我不討厭。只是臨多已經改變了,我認為古朗基也許也應該改變才對。」芭璐芭如是說道。

「哼……」伽多拉哼了一聲,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你為什麼沒有參加魅集團的遊戲會議?」

「無聊,不想去。」伽多拉用有些彆扭的臨多語言說道。

聞言,芭璐芭皺了皺眉,開口說道:「你這是在否定基基魯嗎?完成遊戲才是古朗基的最高榮耀啊。」

「哼,沒興趣。RintoPaJoPaGi(臨多很弱小)……殺起來沒意思。」

「你知道拒絕參加遊戲的後果嗎?」芭璐芭冷聲問道。

「現在的基基魯太無趣了,狩獵再多的弱者也彰顯不了我的強大。遙想當年,我們古朗基進行的可是自相殘殺的遊戲,我的[魅]也是在那個時候得到的。」

聞言,芭璐芭白了伽多拉一眼。原初的基基魯?古朗基一族本來就不多了,還想進行原本的基基魯遊戲?是嫌我們古朗基一族滅絕的不夠快還是怎麼的?要不要我去喚醒先代的王,引來究極之暗把臨多轉變成古朗基讓你殺個夠?

「呼……既然如此,把目標換成其他的東西怎麼樣?比如某個破壞了規矩的[魅]以及復活的亡者?」

聽到芭璐芭的話,伽多拉的眼神逐漸變得銳利起來,充滿了獸性與戰意。

「三天內將魅比婪基處刑算你完成一次遊戲,然後一年內將隱藏起來的奧菲以諾討伐算你完成白暗遊戲。沒問題吧?」

「呵呵,奧菲以諾啊……那股腐朽的味道我可不會忘記。」

……

東京,某處黑幫社團,05:.

「不、不要……這裏的錢全部給你……不……唔……」一位穿着十分社會的男人被一道灰白色的蝗蟲怪人單手舉起,隨即灰白色的怪人不顧對方的求饒將自己的手臂貫穿了對方的胸膛。

噗……

隨意將男人的屍體扔下,灰白色的蝗蟲怪人踩着滿地的沙塵,坐到了房間的主位上。

隨着一陣變換,蝗蟲怪人變成了一個有些邋遢的中年男人,男人拿起桌子上的一瓶紅酒如同喝啤酒一般大口大口的喝下。

「唔……」這時,原本被男人殺死的黑幫男子的屍體忽然顫抖了一下,隨即他便如同詐屍一樣站了起來。男人的瞳孔變成了灰白色,臉上更是出現了不詳的紋路。

「嗯,不錯,不錯。你是你們之中唯一一個中獎的人,歡迎你成為了我們奧菲以諾的一員。」邋遢男人拍了拍手,笑着對着黑幫男子說道。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我是你們的王!不死的王者!我將帶領我們奧菲以諾取代人類,成為這個世界的統治者。」這麼說着,邋遢男人變身成蝗蟲奧菲以諾。他將手掌伸向黑幫男子,隨即一道藍色的光鞭射中對方,使對方原本短暫的生命近乎無限的延長。

「我能感受到……我的生命……看不見盡頭。」黑幫男人感受着自己的變化,興奮的說道,當即表示臣服。擁有無限的生命與強大的力量,誰還在乎當不當人了。

「嗯,很好。不過我們也不是無敵的,那些未確認生命體不值一提,但是在這個世界上還隱藏着更加強大的力量,神的使徒……」邋遢男人、不、奧菲以諾之王將尊者的存在告訴了對方,讓對方在增加同伴時注意。

這段時間他可沒少遇到尊者,不過他的運氣很好,原本他的戰力是比不上水天使的,不過他在與水天使的戰鬥中成功進化成了奧菲以諾之王,從而得到了不死身得以擺脫對方糾纏。

喜歡阿宅的無限之旅請大家收藏:()阿宅的無限之旅新樂文更新速度最快。 慕笙歌跟澹臺靜宸走在妖怪集市上。妖怪集市中的大多妖怪都以原形示人,什麼模樣的都有,千奇百怪的,反而讓一身女裝的慕笙歌沒有那麼顯眼。一路上慕笙歌都十分的安分,甚至都沒主動去牽澹臺靜宸的手,她也知道現在澹臺靜宸對她的親近有些抵觸,所以強忍着,當然就她那性子也別指望她忍太久。好在慕笙歌一直在找東西,有事做讓她分心,才能忍到現在。

澹臺靜宸看着自己空蕩蕩的手臂,總覺得少了些什麼,不習慣地很,可是以前不也是這樣的嗎?澹臺靜宸完全不知道,就她手臂難得閑着的這麼一會會,慕笙歌忍得有多辛苦都快咬牙了。反正以後等這倆才一起了,慕笙歌必然是十二個時辰黏在澹臺靜宸身上的那種。

澹臺靜宸看着正在四處張望的慕笙歌出聲問道:「笙歌,你在尋什麼?」此時的澹臺靜宸自認為還沒有愛上慕笙歌,所以即使是關心慕笙歌也不會讓她感到不安。讓她糾結的只是如何處理慕笙歌對她的感情,反正現在她認為只要自己不回應笙歌的喜歡,等以後她遇到真正心動的人她就該放棄了吧。

這就是澹臺靜宸想出來的方法,她知道這個方法並不明智可是一向聰穎的自己怎麼也想不出其他更好的方法,她是真怕之前的事情再來一次。

慕笙歌搖頭回道:「沒有,我只是覺得這妖怪集市跟我想像的不太一樣。」慕笙歌本來想給澹臺靜宸一個驚喜的。她又望了望,心底有些失望,這妖怪集市上所有的屋舍都長一個模樣,這街上的妖怪也是,同族的還大多都差不多,完全沒有辨識度,這要她怎麼找啊?慕笙歌有些泄氣。

慕笙歌要找的地方其實她自己也沒去過,只是因為澹臺靜宸體質極寒,她才翻遍了棲遲師叔藏經閣里的書,好不容易找到了方法又恰好身在凌虛城,所以才非要拉着澹臺靜宸來這裏。

澹臺靜宸看着慕笙歌失望的樣子,還以為她是覺得這裏無趣便道:「這妖怪集市我也是第一次來,若是笙歌不喜歡我們就去別處吧。」雖然自己以前也常來凌虛城,可每次都是直接去醉夢閣找師叔,卻真不知道哪裏好玩兒。

澹臺靜宸的話讓慕笙歌臉上一笑,她太喜歡這個女人的關心了。可慕笙歌不是個輕言放棄的主,只要想想是為了澹臺靜宸她就充滿了鬥志,「靜宸,你先在這裏等我一下。」慕笙歌說完就跑開了,她想要去找人問問。

「讓開…讓開…..快讓開啊~」一個十分不和諧的聲音自半空從來。這聲音聽起來稚嫩無比,抬頭就能看見一個踩在劍上約摸著只有八九歲的小人,那肉乎乎的臉蛋兒,胖胖的身體有些像小圓球。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小孩兒太重那劍承受不住他的重量還是怎麼回事。劍在半空中晃晃忽忽,小孩兒無法站穩,又是晃蕩了幾下,沒想到那人帶劍直接以蛇形曲線歪歪扭扭向地面衝來,好巧不巧正對着慕笙歌的方向,眼看着就要撞到慕笙歌。

澹臺靜宸的動作快于思考,她一個箭步過去將慕笙歌牢牢護在懷裏。慕笙歌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澹臺靜宸圈在懷裏,那股讓她無比着迷的淡香突然襲來,這個猝不及防且算不得溫暖的懷抱讓慕笙歌瞬間忘記了心跳。她獃獃地看着眼前那近在咫尺的臉,近得都能呼吸到彼此的氣息,她感受着澹臺靜宸放在自己腰間的手,身體又開始燥熱起來。

靜宸這是怎麼了,突然這麼熱情?慕笙歌看着澹臺靜宸秀雅的臉又犯起了花痴,靜宸如此熱情那自己要不要回應一下?親一下如何?此時的她完全沉迷在澹臺靜宸溫柔的懷抱中,根本沒注意到底發生了什麼,直到地面發出砰的一大聲,慕笙歌一愣,怎麼了?

慕笙歌看到地上被切下的原本屬於澹靜宸衣服上的袖口,臉色一變。

「哎呀~」小孩兒摔得有些狠,還在她經得起折騰,雖然有些疼還是很快行地上爬了起來,她看着眼前的倆個女子瞬間被慕笙歌的容顏吸引住了,這個小姐姐好好看~不過臉色好像不太好的樣子?

澹臺靜宸鬆開了慕笙歌,剛剛她只是護著慕笙歌躲避,沒想到衣服居然被劃破了,不過都是小事,澹臺靜宸根本不在乎。

只是她剛想去看摔在地上的小孩兒的時候,就被回過神來的慕笙歌,一臉緊張地抓住了胳膊,「靜宸你沒事吧?」

「嗯?我能有什麼事?」澹臺靜宸笑道,不過笙歌的反應是不是太過了些。

澹臺靜宸雖然這麼說,但是慕笙歌還是不放心。她上上下下仔細檢查了好幾遍,真是美色誤人,自己居然沒想現剛剛的危險。還好還好,只是衣衫劃破了沒有受傷,不對!衣衫都劃破了!要是剛剛那劍再近一點豈不是就傷到了靜宸!慕笙歌氣極了,臉色更差了,到底是誰!

「我說你這人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小…小孩兒?」一肚子怒火的慕笙歌看到慢慢從地上起來的小肉團后,收住了嘴,怎麼是個孩子啊?不對!孩子又怎麼樣?她差點兒傷到了我家靜宸,「臭小孩!」

慕笙歌剛想教訓那小孩兒,就見着一個大叔慌忙跑到了倆人面前。看起來三十歲左右,五官倒是有些面善,衣衫樸素至極就是很普通的長袍,看那跑步帶踹的模樣想來應該是人族。

大叔因為一路上都在奔跑,他明顯有些氣喘,他朝澹臺靜宸和慕笙歌拱臉拱手,又叉腰喘臉倆口氣才道:「倆位…對不起,實在是對不起,我家孩子在家練習御劍術,她學藝不精不小心就從家裏飛了出來,不曾想撞到了倆位,實在是抱歉。」

「道歉?你覺得就道歉就能算了?」你口中的一個不小心可都把靜宸的衣袍劃破了,那麼大一塊衣袖說沒就沒了,就差一點兒就傷了她?怎麼可以說算了就算了!

當然要是澹臺靜宸真的傷到了,慕笙歌早就動手了,才不會香現在這麼客氣,當然慕笙歌認為的客氣可能跟別人不太一樣,反正現在這態度她覺得已經算啥很客氣了。

「我沒事的笙歌。」澹臺靜宸淡淡地說道。

「不行,你差點兒就傷著了。」慕笙歌想着那被劍切下的那一大塊衣袍,要是那劍劃到靜宸身上又會是怎麼樣?這種事情慕笙歌光想想就覺得害怕不已,絕對不可以!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