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容子澈激動的上前,想要抱住慕洛琛,可看到他胸口纏著的繃帶,又退了回去。

「簡汐呢?」

慕洛琛看了下周圍的情況,聲音沙啞的開口問。

「嫂子,嫂子她跟著凌南晟走了。」

容子澈支支吾吾的說,那架飛機的另外一個人,他已經確認了,是凌家的二少爺凌南晟。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凌南晟會和簡汐在同一架飛機上,但為了能騙慕洛琛死心,他也只能往兩人的身上潑髒水了。

「走去哪裡了?」慕洛琛再次問。

「……不知道,我已經找人在追查他們的下落了。阿琛,你別擔心那麼多,早晚會找到的。」容子澈安慰。

慕洛琛眸光無波的看著他說,「你在撒謊。」

容子澈和他一起從小長大,他每次說謊,都不敢看他的眼睛。

容子澈視線虛飄,「我沒說謊,你不信的話,可以問問周文達,他也知道。」

他以為這麼說,慕洛琛就不會再追問下去,可沒想到下一刻,慕洛琛拿過手機開始給周文達打電話。

周文達很快進來。

「少爺。」

「簡汐去哪裡了?」慕洛琛直接問。

周文達頷首,頓了兩秒說,「少奶奶已經離開了,我們追蹤到俄羅斯,便沒了她的蹤影。」

容子澈聽到周文達說的話,放了心。

但他這心還沒完全放回肚子里,慕洛琛抬手拔了身上的輸液管,起身就要從床上起來。

「你幹什麼?」

容子澈抓住他的手,嚇得心臟都跳了出來。

慕洛琛冷冷的看著他,眼裡沒有一絲溫度,「容子澈,別對我說謊。」

他們兩個都在說謊!

容子澈愣了一下,而後說:「阿琛,你聽我說,我們沒騙你,嫂子的確和凌南晟走了,不過我們知道她在哪裡,怕你傷心,才不敢告訴你的。你在醫院裡好好的休息,等身體好一些,我們再去找她成不成?」

慕洛琛一言不發,拿了自己的衣服,到衛生間里去換。

容子澈見狀,干著急,在病房裡兜了幾圈,視線落在鑰匙上,走過去拿了鑰匙把門反鎖住。

「容子澈,開門!」

慕洛琛在衛生間里低吼。

「我不開,在你的病好之前,哪裡都別想去!」

容子澈對著房間里的人大喊。

但他的話音剛落,衛生間里忽然響起嘭嘭的砸門聲,然後鎖開始晃動了起來。

容子澈看著鎖要被砸壞了,忙對周文達說,「你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快叫人攔住他!」

真的放慕洛琛出去了,他得知葉簡汐的死訊,還不得鬧個天翻地覆!

周文達連忙出去叫人。

他前腳剛出去,後腳衛生間的門,便被打開。

慕洛琛面容清冷蕭殺的望著容子澈,容子澈咕嘟咽了一口口水,說:「阿琛,你聽我說……」

「子澈,你如果把握當兄弟,就不要再阻攔我,否則我就當沒你這個兄弟。」

慕洛琛直接打斷他的話,說完抬步往外走。

容子澈看著他出了門,抓了抓自己零碎的頭髮,「操!不當兄弟就不當兄弟,小爺就是死,也不能看著你去送死!」

大聲吼完,容子澈衝出了門。

門口,周文達帶著人已經趕了過來,容子澈沖著那群人喊,「給我攔住他,誰攔不住,我今天崩了他!」

幾個人立刻上前,攔住慕洛琛的去路。

「我看誰敢攔我?」

慕洛琛面上凝結了一層冰霜,冷冷的掃了一眼在場的人。

幾個人又往後退了一步。

容子澈衝上前,拉住他的胳膊,張口想要說話,可下一刻一道破空的拳頭朝著他直直的砸了過來。

容子澈本能的躲開,拳頭擦著他的臉頰側開。

對上慕洛琛漆黑無波的眸子,容子澈心頭一凜,他這是動真格了!

如果不是他們還有交情,容子澈覺得,慕洛琛剛才已經下了殺招。 第384章迷失

眼看著慕洛琛又要攻上來,容子澈後退了一步,拉開兩人的距離,低吼了一聲,「阿琛!」

「別再攔著我。」

慕洛琛收住手,定定的望著他,薄唇微動,只說出了一句話,但這句話里透出的森森的冷意,讓人感覺到徹骨的寒冷。

容子澈怔在了原地,心頭有些酸澀的緊,從慕洛琛出手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攔不住他的,就算是把所有攔著他的人打死了,慕洛琛也要去找葉簡汐。

可誰能告訴他,怎麼去找一個死人?

葉簡汐已經沒了……

喉結上下的滑動,容子澈手攥成了拳頭,看著慕洛琛不停地往外走。

就在慕洛琛走到離他五六米遠的地方,容子澈顫著聲音高喊,「阿琛,嫂子乘坐的飛機出了事情,當場屍骨無存,你現在去,根本不會找到她!」

慕洛琛腳下步子一頓,但很快再次向前走。

容子澈身影動了起來,快步跑到他跟前,抓住他的胳膊,把在飛機失事的地方,找到的鑽戒遞到慕洛琛跟前,「這是簡汐的戒指!你和她結婚一起買的,你應該比我更能認清楚!」

慕洛琛轉過頭看著舉到跟前的那枚戒指,眸光越發的沉,過了沒多會兒,他拿起戒指狠狠地丟到一邊,冷聲低吼,「我不信!」

他不信簡汐會死。

一定是凌南晟搞的鬼!

簡汐一定在某個地方,等著他去找她!

戒指叮咚掉落在地上,慕洛琛看也不看那枚戒指,繼續往前走。

容子澈停下了腳步,對周文達說,「去酒店通知如意,讓她回A市,把天佑那三個孩子帶過來。洛琛這邊,我會先盯著,不會讓他出事的。」

周文達頷首,說:「是。」

容子澈吩咐完周文達,立刻去追慕洛琛,可走到醫院的門口,慕洛琛已經不見了身影。

容子澈連忙給一早安排的人手打電話,詢問慕洛琛的行蹤。

得知慕洛琛開車去了機場,容子澈頓時知道,慕洛琛要去哪裡了,他要去葉簡汐出事的地方,去找她……

容子澈心裡暗道不好,葉簡汐出事的地方是純野生態的,到了那邊發生什麼事情都不一定。

前兩天,他讓人過去勘察出事點,就有兩個勘察員因為森林中的瘴氣死了。

想到這,容子澈加快了腳步。

北部邊境。

灰濛濛的天空下,直升機突突的向前飛著,荒蕪的曠野下,沒有一絲人煙,只有高低起伏的山脈和瘋狂生長的植物。

飛到一座山頭,直升機盤旋而下,尋找到一個降落點,緩緩地落在了半山腰的某一處較為平坦的地方。

旋翼失去了動力后,漸漸的慢了下來。

直升機的門從裡面打開,露出一隻修長的手,那隻手稍微用力,一個人影從裡面跳了下來。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慕洛琛,此刻的他稜角分明的臉有些泛白,一雙漆黑的眸子里宛若幽譚,泛不起一絲的波瀾,身上一身迷彩服,襯得他的身影越發的修長挺拔。

在他跳下來之後,身後跟了五個人,慕洛琛掃視了一眼周圍的環境后說,「一個人留在這裡,剩下的跟著我走。」

在他下達命令后,四個人迅速的跟了上前。

葉簡汐出事的地點在山谷,若是要下去搜尋,必定要從山上下去,這片地方處於長白山的最北端,中俄交界處,人跡罕至,環境幾乎處於全野生的狀態,叢林里,碰到任何危險都是有可能的,所以一路上幾個人都很小心。

天陰沉沉的,沒有一點光亮,一行人向下走了兩個多小時,漸漸的接近了山谷底部。

「少爺,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黎北看著慕洛琛冒著冷汗蒼白的面容,忍不住問。

「不用,繼續走,天黑之前,必須趕到。」慕洛琛腳下沒有停,繼續向前走。

黎北沉默的跟在他的身後。

一行人匆匆的往下走,又過了一個多小時,抵達了谷底。

之前來過的人,帶著慕洛琛往出事的地點走,大概走了五百米左右,被燒的面目全非的飛機架呈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飛機已經支離破碎,黑乎乎的看不出原來的樣子,能燒到這個程度,可想而知當時的爆炸力度有強。

慕洛琛走上前,去翻找飛機的角落,其他人也開始一起找,可能關於葉簡汐的痕迹。

但找了半個小時,天漸漸的暗下來,依舊沒什麼發現。

黎北走上前說,「少爺,我們要不要先上去?」

晚上在谷底並不好,因為冷空氣會積聚在谷底,白天十幾度的溫度,晚上谷底可以降到零度左右,以他們現在的裝備,很可能在谷底凍死。

現在上去,先在半山坡休息,等明天再找也不遲。

慕洛琛抬眸看著黎北說,「在附近再搜索半個小時,再沒有發現就離開。」

他來這裡是找簡汐還存在這個世上的證據,不是來找她的遺物。

當時事發突然,事後,容子澈又帶人立刻追趕了過來,如果真的是凌南晟故意設的局,那麼一定會留下一些證據。

慕洛琛專註的觀察著周圍的環境,往周圍的叢林里越走越深,走了大概二十分鐘,他餘光里看到一處被壓平的地方,抬眸向上看了過去,樹枝上掛著一隻殘破的碎片。

慕洛琛把登山包放下來,迅速的往樹上攀援,將那塊碎片扯了下來,觀察了一會兒,他將碎片放進包里,然後準備繼續向前進。

但剛走了兩步,周圍忽然起了白色的煙霧。

慕洛琛眉頭一擰,心裡生出一種不好的感覺,他立刻向後退。

他退的很快,但那些煙霧擴散的更快,沒多會兒便瀰漫了整個山谷,抬頭望去四周以及天上全是這種帶著輕微刺鼻的白色煙霧。

慕洛琛捂住口鼻,按照自己記憶中的方向向前前進。

走了大概半個小時,他前面依舊是濃重的霧氣,也沒看到飛機失事的地方,慕洛琛拿出指南針,指南針瘋狂的轉動著,找不到任何方向。

他抬眸掃了眼周圍,最後朝著一個方向,堅定的走過去。

往裡面越走便越深,高大的身影漸漸的被形形色色的植物掩埋。

容子澈趕到的時候,天色已經擦黑,站到半山腰處,能看到整個山谷底部,涌動著滾滾的霧氣,臉色越發的沉。

找到慕洛琛帶過來的人,容子澈開口問:「洛琛呢?」

「少爺還在山下。」留在上面看著飛機的人說。

容子澈的面色緊繃,雖然早就猜到了洛琛就在下面,但真的聽到了,還是膽戰心驚。

下面已經起了瘴氣,人身在瘴氣中,能停留的時間,只有半個小時,超過半個小時,吸入瘴氣過多,腦神經會被嚴重的損壞。

而且一旦找不出來,晚上山下的溫度會降到零度左右,沒找到休息的地方,人會被活活的凍死。

上次死的兩個人,就是因為吸入過多的瘴氣,迷失了方向後,被活活凍死的。

「下去找人。」容子澈命令。

他帶來的有幾套防毒套裝,是為了在這裡派上用場的。

底下的人立刻開始往下行進,到了山腳,把防毒套裝穿上,然後開始往山谷里搜尋。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容子澈每次得到的消息,都是沒找到人,握住通訊器的手,隱隱的有些顫抖。

如果洛琛出事了,他該怎麼辦?

他們的孩子還那麼小……

容子澈想到剛剛學會爬的天佑,眼眶通紅。

天色黑漆漆的,已經是晚上八點鐘,搜尋依舊沒有結果,容子澈有些按耐不住,準備自己親自下去,然而就在他準備下去的時候,通訊器里傳來了消息,「容少,找到慕先生了!」

「在哪裡?趕緊把人帶上來!」

都市神醫 容子澈激動的對著通訊器大喊。

通訊器那邊說了聲是,立刻帶著人回來。

半個小時后,容子澈見到慕洛琛,這次沒有任何意外,慕洛琛是被抬著上來的,他的臉色差到了極點,呈現一種青灰的色澤。

「其他人呢?」容子澈問。

「還在搜尋,不過遇難的可能性很大。」

容子澈聞言,喉嚨里堵了一下,「我先帶他回醫院,你們繼續在這裡搜尋。」

「是。」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