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容易憤怒與不友善的男性易患心臟病,但這個結果並不適用於女性。美國密蘇里大學首席研究員認爲:憤怒的人更容易受到嚴重的傷害,憤怒的男人面臨的風險要比女人高。另外,美國匹茲堡大學的研究人員也發現,一些婦女之所以易怒和情緒化,可能和她們體內一種變異的“憤怒基因”有關。女性大腦內有一種基因,它能產生複合胺。在易怒的女性體內,這種基因發生了變異,它使複合胺不能正常發揮作用,越易動怒的女性,這種基因的變異就越明顯。

發怒時身體會怎樣

憤怒情緒就像衝鋒號,會令身體進入一種“戰鬥”狀態:腎上腺分泌出皮質醇、腎上腺素等,心跳加快,血壓上升,呼吸短促而淺,肌肉緊張,大腦處於高度警覺狀態。同時,心臟輸入四肢的血量也開始增多,而消化和免疫系統卻幾乎完全關閉。在《奪命怒火》一書中,杜克大學醫學中心的威廉姆斯教授指出:“憤怒造成的典型緊張反應,使我們處於戰鬥或逃避的精神狀態中。”這種狀態,可能對身體造成損害。 第382章

「說吧,老帝,你來我們墨族幹什麼啊?」墨伍看著帝琛笑眯眯的問道。

「不要喊我老帝!」帝琛怒道,該死的,分明自己年紀最大,可是這些人卻總是喊他老帝,白白占他便宜……

「哼,我聽說那墨竹林有些蹊蹺,進去的人都出不來,只有一對母女出來了,而且她們來了你們墨族,我好奇來問問,那對……」

不等帝琛的話說完,一直站在墨辰雨身後的墨蕭逸,傳音石忽然亮了起來,墨蕭逸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眾人……

「是誰?」墨辰雨有些不悅的問道。

「是表妹!」墨蕭逸說道。

「那還不趕緊接了……」墨辰雨聞言催促道。

墨蕭逸這才接了起來道:「表妹,你出關了?」

「表舅舅,我是寶寶啊!你在那裡啊?我和娘親出關了,怎麼都沒見你們啊!」傳音石那邊傳來寶寶脆脆的聲音道。

「哈哈哈,寶寶啊,我是你舅姥爺,你等著我們馬上就過去哈!」不等墨蕭逸說話,墨辰雨就搶著說道。

說完啪的直接掛掉了傳音石,讓墨蕭逸的嘴角狠狠的一抽,有些無語的看著自家爹爹,怎麼也不讓他跟寶寶說句話啊……

「老祖宗,那丫頭她們出關了,我去把她們給帶來!」墨辰雨回頭看著墨小夜等人說道。

「你去幹什麼?讓雪嫻去帶來就行了,你就等著吧!」墨小夜說道。

「額……好吧,雪嫻,你去吧!」墨辰雨也只能讓鄭雪嫻去將墨九狸她們帶來。

帝琛的話被打斷,絲毫沒有生氣,反而是看到有些失態的墨辰雨好笑的問道:「看起來墨族長對自己的外甥女,很是疼愛啊!」

「是啊,我就只有一個妹妹,我妹妹也只有這麼一個女兒,又是多年未見,這丫頭還一個人吃了不少的苦啊……」墨辰雨感嘆的說道。

「我說老帝,這你就不知道了!我們墨族這個丫頭啊……」墨伍之前從墨辰雨那裡,得知了墨九狸來到墨族后,發生的種種,唏噓不已的同時,也有些期待見到墨九狸。

這會兒碰到了帝琛,自然不免要炫耀一下子了!

墨伍將墨辰雨告訴自己的事情,仔仔細細的講述了一遍,聽的帝琛都對墨九狸有了幾分興趣了……

只是他都說完了,也沒見墨九狸她們過來,墨辰雨知道定然是自家妻子,太想念寶寶了,這會兒跟寶寶親熱呢,自己也很想寶寶的好么……

為了避免尷尬,眼神一掃看到帝琛身邊的白晴兒時詢問道:「帝前輩,這位是?」

「瞧瞧,被你們鬧得,我都忘記介紹了,這是我的徒兒白晴兒,晴兒見過墨族的前輩們!」帝琛笑著說道。

「晴兒見過墨族的各位前輩,族長,少主!」白晴兒雖然心裡有些不滿,卻還是上前行禮道。

「起來吧,老帝你這徒弟資質果然不錯啊!」墨伍有些羨慕的說道。

他這輩子唯一的遺憾,就是他這一脈的後代天賦平平,他想要收個弟子,卻沒有遇到一個看上眼的…… 一行禪師:在我法國的隱居處,有一叢山茶花,屬於日本榲桲類植物。【本書由】它開花的時節通常在春天,某一年的冬季氣候特別和暖,所以花開得早。深夜裏一股冷風來襲,還夾帶着霜凍。第二天行禪時,我發現那叢山茶上的幼蕾都死了。看着這幅景象,我心裏想着,“今年我們佈置佛壇的花可能不夠了。”

幾星期之後,天氣轉暖了。我在花園裏漫步,看見那叢山茶又生出了新一代的花蕾。我問它們:“你們和那些在霜凍裏死亡的花是相同的,還是不同的?”花兒們答道:“我們既不相同,也不相左。條件如果足夠,我們就展露出來;條件不足,我們就藏起來。 婚情襲人:我的狡猾小老婆! 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這便是佛陀的教法之一。當條件充足時,事物自然顯現出來。條件如果不夠,事物就會隱退。它們靜待着適合它們顯現的時刻。

在生我之前,母親曾懷過另一個孩子,後來流產,所以那個人未曾降生。年少時我經常有一個疑問:那個想示現[1]於人間的,是哥哥還是我?母親失去了一個兒子,這意味着他示現出來的條件不夠充分,於是他決定隱退,靜待更好的因緣。“我還是退回去吧,最親愛的母親,不久我就會回來的。”我們必須尊重他或她的意願。能夠以這樣的見地來看待世界,你就不會那麼痛苦了。母親失去的真的是我哥哥嗎?或許當初想出生的是我,不過後來我說“時候未到”,於是我又縮回去了。

害怕死亡時一切將化爲烏有

我們最怕死亡來臨時一切將化爲烏有。許多人都相信我們的整個生命只有一世:誕生的那一刻是開始,死亡的那一刻便是結尾。我們認爲自己是無中生有的,而死亡來臨時我們也將化爲烏有。因此我們對滅絕充滿了畏怖。

佛陀對我們的存在卻有着截然不同的體認。他認爲生與死都只是一種概念,它們並不是真實的。就因爲我們當真了,所以才製造出強而有力的幻覺,進而導致了我們的苦難。佛陀的真理是不生。不滅;無來,無去;無同,無異;無永恆不滅的自我,亦無自我的滅絕。滅絕只是我們的一種概念罷了。一旦體認到自己是無法被摧毀的。我們就從恐懼之中解脫了。那是一份巨大的解放感。我們終於能煥然一新地享受和欣賞人生了。

突然領悟到,喪母只是一種概念罷了

失去任何一個心愛的人,也是同樣的情況。如果維持生命的條件不合,他們就會隱退。母親過世的時候,我非常痛苦。一個七八歲的孩子是很難想象有一天會失去母親的。成年之後我們都會面臨喪母這件事,但是如果你懂得修行,別離的日子來臨時,你就不會那麼痛苦了。你很快會體認到,母親是永遠活在你體內的。

母親過世的那一天,我在日記裏寫道:“一件非常不幸的事已經來到我的生命裏。”母親過世之後。 從撿破爛到億萬富翁 我痛苦了一年多,但是某一天的深夜我夢見了她。當時我睡在越南高地上的一間小茅屋裏,那是我隱居的地方。夢裏我看見自己和母親坐在一塊兒,我們談得很開心。她看起來既年輕,又漂亮。長髮是垂下來的。坐在她身邊和她說話是多麼快活的一件事,就像她從未亡故一般。醒來時約莫凌晨兩點,我強烈地感覺到我從未失去過母親。母親仍然與我同在,這份感覺十分清晰。我突然領悟到,喪母只是我的一種概念罷了。那一刻我才明白,母親是永遠活在我體內的。

我推開門走到屋外,整片山坡都沐浴在月光裏。這片山坡種滿了茶樹。我的小茅屋就在寺廟後方的半山腰。在一排排的茶樹間漫步,我發現母親仍然與我同在。她便是撫慰着我的那一抹月光,如同以往那般溫柔和藹……真是奇妙啊!每當我的腳接觸大地時,我便深刻地感知母親仍然與我同在。我發現這副身體不是我一個人的,它也是我母親、我父親、我的祖父母、我的曾祖父母以及列祖列宗的延續。我看見屬於“我”的這雙腳,其實是“我們”的腳。我和母親在這片溼地上共同留下了足印。

打從那一刻起。喪母的想法就不再生起了。我只需要看看自己的手掌,感覺一下拂面的輕風以及腳下的大地,便能憶起母親是永遠與我同在的,任何時刻我都能感覺到她。

一旦失去心愛的人,你一定會痛苦。但如果懂得深觀,你就會體認到,她或他的本性是不生不滅的。現象會生起,現象也會熄滅,爲的是讓另一個現象能夠生起。你必須十分敏銳、十分警覺,纔會發現一個人的新貌。只要精進地修持,你就能辦得到。

因此,和某位懂得如此修持的人手攜着手一同行禪。留意每一片葉子、每一朵小花、每一隻鳥兒和露珠。若是能靜止下來,深觀萬物,你會發現心愛的人不斷地以各種形式變現出新貌,那時你就會再度感受到活着的喜悅了。

沒有任何事物被創生,沒有任何事物被毀滅

一位名叫拉瓦錫(lvoisir)[2]的法國科學家曾經聲明:“沒有任何事物被創造出來,沒有任何事物被毀滅。”(nsprd.)雖然他並不是佛教修行人而是一位科學家,他發現的真理與佛陀發現的真理卻是相通的。

我們真正的本性是不生不滅的,只有洞察到我們真正的本性,才能轉化對不存在和滅絕的恐懼。

佛陀說,當條件充足時,事物就會示現出來,於是我們就說它是存在的。依照佛陀的看法,判定某個東西存在不存在,其實是一種錯誤的想法。事實上,沒有任何一個東西是完全存在或完全不存在的。

觀察一下電視機和收音機。我們很容易就明白這個道理了。我們也許正在一個沒有電視機或收音機的房間裏,待在這個房間裏,我們很可能會認爲電視節目或廣播節目都不存在。但是我們要知道,房間裏其實充滿着各種訊號。那些節目的訊號充滿了整個大氣。我們只要再多一個條件,譬如一臺收音機或電視機,那麼各式各樣的影像、色彩及聲響就會出現。如果沒有一臺可以收訊和顯像的電視機或收音機,便說這些訊號不存在,這樣的想法是錯誤的。它們看起來好像不存在,是因爲讓電視節目顯現出來的條件不足,所以我們待在那個房間裏的那段時間,纔會說它們是不存在的。若是未覺知到某個事物,就說它不存在,這樣的想法是不正確的。只有一件事會真的令我們產生困惑迷茫。那就是對存在與不存在下論斷。對存在與不存在下論斷,會使我們深信某個東西是存在的,或者某個東西不存在。對存在與不存在的論斷,完全無法適用於實相。

佛陀說過一個和概念有關的寓言故事。一位年輕的商人從遠方返家,發現自己的房子不但被土匪洗劫一空。而且被燒燬了。在房子的斷垣殘壁之外,有一小具屍體,他以爲那就是他小兒子的殘骸。他不知道自己的兒子仍然活着,他不知道燒了房子之後,那些土匪把他的兒子擄走了。在慌亂無比的情況之下,這位商人深信自己看見的那一小具屍體就是他兒子。他捶胸痛哭,不斷地拔着自己的頭髮。不久他就開始進行火化的儀式。

這位商人是如此深愛他的小兒子。他的兒子便是他活在世上的理由。他實在太想念這個男孩了,甚至一刻都不能離開孩子的骨灰。他用絲絨做了一個布袋,將骨灰放在裏面,日夜都抱着這個布袋,無論是工作還是休息,他絕不跟這袋骨灰分離一分一秒。某一天夜裏。他的孩子從土匪那兒逃了出來。他來到了父親新造好的房子面前。凌晨兩點,他興奮無比地敲着門。他的父親仍然抱着那一袋骨灰,一邊流淚,一邊應門道:“是誰啊?”“是我啊!你的兒子!”男孩在門外喊着。“你這個頑皮的小鬼,你纔不是我的兒子呢。我的孩子三個月前已經死了。他的骨灰現在就在我懷裏。”男孩拍打着房門,不停地哭喊着。他一遍又一遍地哀求父親讓他進門,父親卻不斷地拒絕他。這位男士堅信他的兒子已經死了,而門外這個小孩只是一個前來折磨他的無情之人。男孩只好黯然地離去,父親則從此失去了兒子。

佛陀說過,你若是受制於某種概念,並且信以爲“真”的話,你就喪失了一個認識真理的機會。縱使真理化成人來敲你的門,你都會拒絕打開心扉。因此,如果你正受制於某個攸關真理的概念,如可以使自己快樂的一些條件,那麼你就要留意了。正念(ss)修持的第一步,就是要從概念之中解脫出來:

留意由狂熱主義和偏狹觀點所製造的苦難。我們要下定決心不去崇拜偶像或執著於教條、理論、意識形態,即便是佛法也一樣。佛法是幫助我們來深觀以及發展智慧和慈悲的指導工具,而不是用來戰鬥、殺戮或犧牲性命的教條。

佛法是一種能促使我們解脫武斷傾向的修持。我們的世界因武斷的態度而受盡了痛苦。第一種的正念修持可以幫助我們做個自由人,而最高的自由便是從自己的概念和觀念之中解脫出來。如果受制於自己的概念和觀念,我們不但會受苦,別人也會因此而痛苦。

我們不從任何一處來,也不會去往任何一方

對許多人而言,我們最大的痛苦都源自於來與去的觀念。我們以爲自己心愛的人是從某個地方來的,而現在已經離開,到另一個地方去了。然而我們真正的本質是無來無去的,我們不是從任何一處來的,也不會去往任何一方。當條件具足時,我們就示現出來;條件如果不夠,我們就不再示現,但這並不意味着我們不存在了。如同一臺沒有聲波的收音機,我們只是不再顯相罷了。

總裁寵妻超甜 不僅來與去的觀念無法闡明實相。存在與不存在的概念也一樣無法說明實相。我們在《心經》裏聽聞到下面這些話語:“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這裏所提到的“空”,具有很重要的意義。它最首要的意義,就是獨立自我的“空”:沒有任何東西具有一個獨立的自我,沒有任何事物能獨立存在。仔細檢視一下我們會發現,所有的現象,包括我們自己在內,都是由因緣條件組合而成的。我們是由不同的部位組合成的。我們是由我們的父母、祖父母、身體、感受、認知、思維作意、大地、太陽以及無數非我的元素所構成的。這所有的元素都必須仰賴因緣條件。我們看見一切已存的、現存的、將要存在的事物,都是相互依存、共榮共生的。凡是能示現出來被我們看見的東西,都是另一個東西的局部,或是能夠讓它示現的其他條件的局部。諸法本是不生不滅的。但是它們永遠在流轉變遷着。

我們也許有足夠的智力去理解這則真理,然而頭腦的理解是不夠的,真正對它有了體悟,才能從恐懼之中解放出來。那纔是徹底的解脫,也就是活在與衆生相依相生的境界裏。我們必須如此這般地深觀。並且在日常之中滋養我們對不生不滅的清明見地,這樣我們就會發現自己那無懼的天賦才能了。

只是在嘴上說說“依他起性”的理論,是沒多大幫助的。我們應該問的是:“紙啊!你是從哪兒來的?你是誰?你來這兒要做什麼?你要到什麼地方去?”我們也可以問一問火焰:“火焰啊!你從哪裏來,要到何處去?”仔細傾聽它的答案你就會發現,火焰、紙張都在藉着它們的形貌回答你的問題。我們只需要深觀,就能聽見它們的答案。火焰的回答很可能是:“我不是從任何一個地方來的。”

這也可能是那朵山茶花的答案。它們既不相同,也不相左。它們不從任何一處來。也不往任何一方去。若是失去了一個孩子,我們不該如此悲傷,因爲那是沒有足夠的因緣條件讓他降生。他會回來的。

哀傷,源自於無明

偉大的觀世音是佛陀的弟子。某一天,他攝心內證甚深時,突然發現事物並沒有一個獨立的自性。體悟了這一點。他就克服了所有的無明,這意味着他已經超越了一切苦厄。

深觀之下,我們也能看見事物是不生,不滅;無來,無去;無存在。無不存在;無同,無異的。

如果不去學習這樣的修持方法,真是太浪費生命了。有許多的修持方法都能減輕我們的哀傷和痛苦,不過解脫智慧的精髓就在洞悉不生不滅的實相。一旦有了這份洞識,我們就不再有任何恐懼了,那時我們才能享受由祖先留傳下來的寶貴遺產。在日常生活裏,我們要隨時進行這奇妙的深觀。

我們的身體是未來世世代代人類的源頭

以一個禪者的雙眼去看待你的友人,你將會在他或她的身上看見他們的歷代祖先。你會敬重他們的身體,也會敬重自己的身體,因爲你看見他們的身體和你自己的身體都是我們祖先的聖家。

同時你也發現,我們的身體正是未來世世代代人類的源頭。我們不會再損傷自己的身體,因爲那不是一種善待子孫的方式。我們不會再服用迷幻藥,也不再吃喝有損健康或有害的東西。這份對身體的洞識,將會幫助我們活得健康,活得清明,懂得爲自己負責。 戀上異能男友 內與外的觀念也是同樣的情況。我們時常說佛在我們心中,父母在我們心中,或者父母在我們心外,佛在我們心外——這些內與外的觀念都不恰當。我們一直是受制於觀念的,尤其是來與去、存在與不存在。只有去除這所有的觀念,涅槃的實相纔會顯露出來。當是與非的觀念完全熄滅時,實相就會自然呈顯出來。

我們可以拿橘子或榴蓮來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如果一個人從未吃過橘子或榴蓮,那麼不論你怎麼比喻或形容,都無法使他了解這些水果的真相。你只能做一件事:讓他直接體驗一下。你不能說:“嗯,榴蓮的味道有點像菠蘿蜜,也有點像木瓜。”因爲吃榴蓮的經驗是無法用任何語言描述的。榴蓮超越了所有的概念和觀念。橘子也是一樣。如果你從未吃過橘子,那麼別人無論多麼愛你,或多麼想幫助你瞭解橘子的味道,他們還是說不清楚。橘子的真相超越了所有的概念。涅槃也是一樣,它是超越所有概念的一種實相。就因爲我們對涅槃有了既定的概念,所以我們感到痛苦。直接體驗纔是唯一的道路。 第383章

帝琛的徒弟帝溟寒,曾經墨伍見過一面,就非常的喜歡,奈何他已經拜了帝琛為師了,這讓墨伍一直很不爽……

「哈哈哈,還好還好,比起寒小子還是差了一點的!」帝琛故意戳墨伍的傷疤道,換來墨伍一個瞪視。

「咦,雪嫻,怎麼就你自己回來了呢?」墨小夜眼尖的看到獨自一人走到門口的鄭雪嫻問道。

眾人也都看向已經走進來的鄭雪嫻,鄭雪嫻看了眼眾人,最後說道:「幾位老祖宗,那丫頭剛出關就聽說了浩天大會,心裡好奇,便帶著寶寶先去了!說是閉關的時候差一點還沒有突破,準備一路上歷練歷練,或許能有突破,就不跟我們一起走了,那丫頭覺得跟老祖宗們一起太拘束了……」

「這是那丫頭走時,讓我交給幾位老祖宗的!」鄭雪嫻說完不等眾人開口,急忙拿出一堆丹藥擺在面前的桌子上面道。

墨辰雨接受到自家妻子的眼神,也跟著說道:「唉……那丫頭人比較內向,大概覺得見到老祖宗們緊張,才一個人溜了!」

原本心裡有些不滿的墨族老祖們,聞言一聽也覺得有道理,因為他們的身份地位,平日裡面,那些墨族的後代看到他們,一個個都跟看到鬼似的,瑟瑟發抖,十分的害怕,這樣想著他們對墨九狸的好奇,也淡了不少……

覺得墨九狸可能也跟墨族那些丫頭一樣,就連白小天和帝琛,也都如此想著,白晴兒心裡原本有些好奇,現在一聽鄙視卻不已……

不過也因為如此,墨族的老祖宗們,看向白晴兒的眼神也多了幾分讚賞,讓帝琛覺得十分有面子,也讓白晴兒心情好了不少……

因為對墨九狸的看法改變,他們對於鄭雪嫻拿出的丹藥,也就沒有什麼太大的興趣!只有墨辰雨急忙的都收了起來……

墨族的老祖宗們也不再圍繞墨九狸的話題了,只是當帝琛詢問那對母女時,墨辰雨直接說那對母女正是自己的外甥女母女兩人,直接編造說墨九狸母女那天怎麼進去的,自己也不知道,他們收到傳音去到墨竹林時,她回來說自己迷迷糊糊抱著孩子進去了,又迷迷糊糊的出來了,發生了什麼都不記得了,之後就閉關了……

帝琛雖然覺得有些不對勁,但是想想可能墨九狸母女是被人下藥了,不然怎麼可能什麼都不記得了,墨竹林果然有些不對勁……

等到浩天大會結束,他也找個時間去看看去……

就這樣,帝琛師徒決定在墨族待兩日,然後再啟程前往浩天城,墨族的墨伍決定跟帝琛一起,兩人感情一直比較好,也親近些……

其餘的墨小夜等人,還沒決定什麼時候啟程,不過也不會太遠……

「對了,墨族長,不知道你的外甥女,叫什麼名字?」白晴兒想到什麼,在離開時轉身忽然看向墨辰雨問道。

推薦;

邪王寵妃:絕色娘親腹黑寶貝 慢養孩子是臺灣着名成功學大師黑幼龍先生的家教心得,他說:“養孩子就像種花,要耐心等待花開。”

黑老的四個孩子中,次子黑立國和幼子黑立行的成長經歷最能體現慢養的價值。

黑立國小時候叛逆心極強,學習成績一塌糊塗,甚至考過零分。黑老非常擔憂,卻也無可奈何,他不願逼迫兒子用功學習,因爲他知道,除非孩子自己願意學,否則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費力氣。黑立國貪玩、好勝、脾氣也不好,經常闖禍。最嚴重的一次,他出於好奇,在超市偷一雙手套,被當場抓住。“即使發生了這種事,我和妻子也不認爲黑立國是壞孩子。”

黑老說"我們問清事實真相,然後堅定地做孩子的靠山。我們讓他知道,父母會支持他,即使他犯錯,只要改過,父母對他的愛永遠都不會減少。”不過,他對這個孩子已不抱多大希望。上高二那年,黑立國加入了學校的摔跤隊,成天和一羣學習成績比他還差的黑人隊員在一起,自然得到了教練的賞識。黑立國第一次發現學習好能贏得尊重,於是發奮學習,成績突飛猛進,不僅順利考上大學,而且成爲學業上的佼佼者

。30歲那年,黑立國被提升爲華盛頓大學醫院的副院長。

本來最不被看好的一個兒子,居然變身業界精英!黑幼龍欣慰之餘感慨地說:“父母很容易認爲孩子學習成績差就沒希望了,其實如果做到慢養,這樣的孩子將來可能更優秀。

黑立行從小聰慧過人,學習成績在全校數一數二,最受黑幼龍的寵愛。他高中畢業時,參演過一出歌舞劇,居然上了癮,夢想當電影明星。他大學攻讀的是機械工程專業,快畢業時。他再度認真地跟父親討論自己的未來。黑老明知道兒子是異想天開,卻不忍心給他潑冷水,於是建議他用一年時間去嘗試,如果不行。再決定以後做什麼。黑立行意氣風發地投身演藝事業,練發聲、學表演、試鏡,格外積極。黑老也盡心盡力幫兒子圓夢。一年後,黑立行醒悟,夢想終歸是夢想,不是自己的特長,再下工夫也是白費。他決定放棄明星夢,回到斯坦福大學機械研究所繼續學習。

“如果我當時不准他學表演,可能造成他一生最大的遺憾。”回顧兒子走過的這段彎路,黑老不勝感慨。“其實,中國的父母是世界上最好的父母,只要對孩子有用的、有好處的,我們都願意給。問題是,什麼纔是對他們最有用的?”孩子的未來。歸根結底是由孩子自己決定的。

黑老說:“慢養並不是時間上的慢,而是說教育孩子不要太擔憂、太着急。不求一時的速度與效率,不以當下的表現評斷孩子,尊重每個孩子的差異。慢養,可以讓孩子發現最好的自己。”

每個孩子都是一朵花,只是一年四季開放的時間不同。當人家的花在春天開放時,你不要急。也許你家的花是在夏天開;如果到了秋天還沒有開,你也不要着急跺他兩腳,真正的園丁是不會在意花開的時間,他們知道每種花都有自己的特點,只是開花的早晚不同。鐵樹開花是人間奇觀,一株幼苗。從栽培到開花需要十幾年到幾十年,而且花期長達一個月以上。這就是鐵樹不開花,開花驚豔四方,且炫麗無比。

如果你家的花到了冬天還沒有開放,你就要想一想。他也許真是一棵鐵樹呢!他會開出更加炫麗的花朵,只要你有耐心等待。

黑幼龍:慢養,找回家庭的生命力。

今天早上接受中廣吳瑞文訪問的時候,他在節目中問我要選播的二首歌曲,爲什麼是選“感恩的心”與“奪標”(my way)?

我當時回答說,回想這一生,我真的好感恩。

想想,我從什麼都不是、什麼都沒有,一直到今天這個樣子,真的是奇異恩典。

我連高中都沒有畢業,我也沒有比別人埋頭苦幹,卻能對十多萬人有所幫助,不是很神奇嗎?

然而我最心存感恩的,還是能有這樣的家人,能有這樣的四個孩子。

過去這幾十年中,我很少幫助讀者瞭解我的另一半,還有我的四個孩子。時間過得真快,就像電影“屋頂上的提琴手”的主題曲所說的:“日出、日落……”。歌詞的大意是:日子就在一個季節跟着一個季節之間過去,他們怎麼都長得那麼高了,我爲什麼一點都不覺得自己老了呢?

現在我已經早就過了耳順之年了

。孩子們都已離家(還好沒有出走);都已結婚;都已生子。我發現單只是覺得自己沒有老還不夠,我還要能記取他們四人成長的精彩片段,並且與很多父母及年輕朋友分享。

感謝日月文化集團旗下的大好書屋促成這個構想:從父母的角度完成《黑幼龍慢養教育》,從孩子的角度分享《+黑的幸福祕密》。父母親教養孩子的書與孩子自己感想的書同時進行、同時出版,在臺灣可能還是第一次,我們都覺得很興奮。

更有趣的創舉是,讓四個孩子也在同一時間談談他們的感受,與年輕朋友分享他們成長的心路歷程。

我要在這裏特別感謝撰稿者陳廷宇小姐與謝其浚先生,他們的文筆與構思常將一些平凡的事件變成了精彩的故事,其浚還特別飛到美國與黑立國、黑立行晤談,令人敬佩。

身爲父母的讀者看了這兩本書後,會靜下心來,想想如何與孩子一起創造雙贏?我相信會。因爲大好書屋總編輯胡芳芳告訴我,她在編這本書的過程中,自己已經開始運用到女兒身上了。好比說她對女兒比以前更有耐心了,也不擔心女兒踢足球了。

年輕人看了黑家四個孩子的故事後,也會有突破性的領悟。那就是:上進、有企圖心,原來也可以是充滿樂趣的;小時候愛玩、頑皮搗蛋,長大後可以是滿懷愛心、幫助他人的醫生;小時候是辣妹,長大後可以是幸福的太太與媽媽。

黑立言,我的大孩子。很多人說他最像我。坦白說,我覺得他比我帥,他的個性比我好,至少比我會念書。我們全家只有他一人是長春藤學府(耶魯)的碩士。他是卡內基的資深講師,有幾種訓練課程,像“優勢銷售”、“宏效演講班”,是他引進並推廣的,卡內基的很多講師與他之間有一種特殊的情誼。

黑立國,現在是華盛頓大學醫學院副教授,也是附設診所的院長。他的故事我真的不想說,因爲實在太精采了,應該由他以第一人稱告訴你纔好,此刻我只想說。他是我們家的黑羊。連他都可以有這麼大的改變,你期望的改變必定是小兒科。他能成功,你一定能成功。

黑立琍是老三,也是唯一的女兒,也可能是最精靈的一個。她有機會工作。但她選擇了在家教養三個孩子,她現在卅五歲,你很難想象她十五歲時的樣子。我弟弟那時還小聲問我,立琍是不是已經變成太妹了?所以,天下的爸媽都不要太緊張,一切都會安然無恙。

最小的黑立行,從幼兒園開始就是老師的寶。我常覺得在這麼多肯定、寵愛中長大的孩子。一定比較有自信。他演過“國王與我”的國王,想當演員沒有當成,從史丹福大學研究所畢業後,就做他最喜歡的產品設計工作。現在自己創業,做汽車裏的兒童安全座椅,從展覽會受歡迎的程度來看。他設計的產品前途光明。

孩子是慢慢養大的。“慢養”,並不代表放任孩子,而是能夠給孩子學習的機會,讓他們在學習中成長,找到最好的自己。如此一來。家,就是孩子生命力的來源,家也才能爲孩子的人生加分。經過前二十年培養孩子們自由決定、自我負責的過程後,近來這二十年,他們每一個人在工作及家庭上,都有不錯的生活,感覺很像是前二十年的“慢養”教養方式,終於有了豐碩收割!

他們四個人也有一些共同之處:

他們都是好人(品格方面);

他們都有愛心;

他們家庭幸福;

他們很快樂



孩子,你慢慢來。你獨一無二,與衆不同,你有權以自己的思想主宰成長。

孩子,你慢慢來。春天開花,秋天結果,成熟需要時間。小神童和小超人的人生,並不樣樣領先。

人生不是短跑,也不是中長跑,是一場馬拉松——馬拉松從來沒人搶跑,因爲絕不會“輸在起跑線上”。所以孩子,你一定要慢慢來!

允許孩子慢慢成長,別再相信“贏在起跑線上”的謊言!這恐怕是當前最着急,最不能慢慢來的事。

孩子有自己的成長規律,比如3歲是直覺思維期,5歲纔有形象思維,大班的孩子纔開始出現邏輯思維的萌芽,8—12歲是記憶力最好的時期。

一項研究表明,在學前班認識較多漢字的孩子,一年級的語文會領先其它孩子,但是到了二年級,水平就與其它孩子持平了。

再以畫畫爲例,8歲的孩子才能按大人的視角觀察臨摹,在這之前孩子畫畫只是直覺思維的自我表達。讓太小的孩子學習繪畫技巧,告訴孩子太陽應該是圓的,雲朵應該是白的,且不說這是對想象力的扼制,至少是一種浪費時間。

“美術教育中深受其害的就是社會上的這些考前教育。8筆畫蘋果,幾筆調色彩,目的是爲了應試,”清華美院教授方曉風在一次學術會議上說,直接的後果是學生臨募能力強,表達能力弱,當然產生不了大師。

幼教專家說,現在很多孩子三歲開始學輪滑,其實孩子的骨骼並沒有發育好,輪滑會傷害到身體。太早學芭蕾也是一樣,對孩子的骨膜等等都是挑戰。

“別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是精明的商家發明出來的一句廣告語,”專家說,“家長被高考綁架還可以原諒,但是如果被廣告左右就太不合格了。”

興趣班的使命就是把孩子送進名校。孩子們多才多藝,但卻並不享受自己的愛好。“很多鋼琴十級的孩子發誓再也不碰鋼琴,他們不覺得音樂是終生的伴侶。因爲音樂奪走了他們玩樂的時間。”一名專門教授鋼琴的老師無奈地說。

“有時候僅僅是因爲太早,太急,家長反而把孩子的興趣扼殺了。”一所小學校長講了一個學生的親身經歷,“這個孩子來報名的時候。問我,你們學校要不要學奧數的,我說不學。她拍着手說太好了,我聽到奧數就想吐。到了初中,老師發現她的數學天分,開始讓她接觸奧數,最後這個孩子對奧數非常着迷,拿到了大獎。”

同樣學奧數的孩子,一批孩子曾參加國際奧數比賽並獲得一等獎,載譽歸來時。主管基礎教育的教育廳副廳長請孩子們談感言,有一個孩子說,“我這輩子再也不要碰奧數了

。”

教育界已經認識超前教育和強化教育的嚴重後果。最近,教育部發布《3-6歲兒童學習與發展指南》,公開徵求社會各界意見。《指南》很具體地列舉了各個年齡段幼兒的學習和發展目標。例如。5~6歲學齡前兒童,只需“能通過實物操作或其他方法進行10以內的加減運算”,並沒有標明這個年齡段的孩子須認字,只說明“在閱讀圖書和生活情境中對文字符號感興趣,知道文字表示一定的意義”。

專家認爲,《指南》的主要目的,是遏制“拔苗助長”。

事實上。在許多國家,超前教育都是被禁止的。學者楊佩昌最近撰文《德國憲法禁止學前教育,別把孩子大腦當硬盤》。他說,歐洲許多國家都有相似立法,德國甚至把這一條寫進基本法裏,禁止家長在幼兒園的教學之外給孩子補課。

“讓孩子一開始就進入快跑通道。非常不人道。”楊佩昌介紹說,德國的教育是一種逐漸加速的做法:幼兒園不學專業知識,而是教一些基本的道德倫理,學會與人相處,重要的任務是玩得開心;小學也只是學一些非常簡單的知識(對中國小學而言)。到了中學纔開始進入跑步通道,但依然還是慢跑。由於德國沒有統一的高考,所以學生壓力並不太大。只有到了大學,真正成年了,纔開始進入快跑通道。到了這個時候,終於有了競爭,也才顯示出每個人之間的差異。

“如果從幼兒園就開始快跑,需要跑幾年的幼兒園、12年的中小學,那麼到大學就精疲力竭了,大家都想休息喘一口氣。所以,你看看中國大學生髮展後勁不足,原因就在此。”楊佩昌說。

最後,我們再來回答幾個問題:

1、我們爲什麼生孩子?

2、做爲父母我們需要一個什麼樣的孩子?

3、我們應該給孩子什麼樣的教育?也就是對孩子最重要的教育是什麼?或者說教育的核心是什麼?

4、目前孩子最缺失的教育是什麼?

讓孩子快樂幸福是每一位父母共同的心願,但是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隨着我們的功利心不斷的膨脹,把自己未完成的心願寄託到孩子身上讓孩子替你完成;因爲你的工作不如意,就一定要讓自己的孩子將來要超過你;看到鄰居家孩子考上重點高中,你就忙着給孩子報奧數班,看到同事家的孩子考上清華大學,你又開始忙找老師給孩子補習。讓孩子失去童年,失去快樂,失去自由,失去健康,最終不堪重壓,採取最極端的做法:毀滅自己!等到那時候一切都悔之晚矣!

所以,讓孩子幸福快樂,健康成長是我們對孩子的希望,所以考試考得怎麼樣不重要!讓孩子珍愛生命,不僅珍惜自己的生命,同樣要珍惜別人的生命,所以活着是最美好的事情,不論什麼樣的事情和生命相比,一切都是“浮雲”,健康快樂的活着是最重要的事情。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