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富商又喊了一聲,這一次,他站着,當真是矚目亮眼。

“李先生……這寶物……就讓給他吧?我們拿不出那麼多錢……”

見富商繼續加價,姜晨好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連忙再次拉住李長生的衣袖,開聲勸阻。

“讓什麼讓……”

李長生將姜晨的手撥開,也站起身來,喊了一句:“八百萬……”

許多懂行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看了看李長生,又看了看臺上的胖陀羅和他手中笏板。

要不是這笏板就握在胖陀羅的手上,興許這些人還當真認爲這是一件真品。

可是……這笏板就是胖陀羅拿出來拍賣的……錯不了……

以前這樣的事情,倒也發生過,一些人不死心,堅信能從胖陀羅的手中買到貨真價實的寶貝,結果……每一個抱有這種心理的人,後來都接受了血淋淋的教訓。

沒想到,現在,這一幕,又要出現了。

“你你你……”富商指着李長生,說道:“你當真是要跟我搶?”

李長生咧嘴一笑,說道:“你敢喊九百萬,我就敢喊一千萬……不信你試試……”

“試試就試試……”富商氣得整個人都要炸了,大喊道:“九百萬……”

“一千萬……”

富商話音都還沒落,李長生“一千萬”三個字就喊出口了。

這兩人搶一個假貨,搶得頭腦發昏,都要打起來了。

一旁的人,心知肚明,卻是跟看熱鬧似的,就差沒笑暈過去……

一千萬,一千萬啊!

拍賣開始到現在,足足快一個時辰了。

還沒有一件寶物,被叫價到一千萬的價格。

現如今,終於出現了。

關鍵是,這喊到一千萬價格的寶物,還是胖陀羅這個假貨販賣商拿出來的。

娛樂超級奶爸 姜晨整個人已經身子顫抖,心裏發虛了……要不是林董事囑咐他一定要跟在李長生的身邊,此時此刻,他早就逃得遠遠的了……

“瘋了……瘋了……李先生果然是有失心瘋……”

姜晨口中嘟喃着,目光似是有些呆滯。

後頭幾名熱心腸的吃瓜羣衆,連忙湊上前來,對姜晨說道:“小兄弟……這喊價的,可是你朋友?”

“是……是……我朋友……”姜晨恨不得找一條地縫鑽進去。

熱心腸的吃瓜羣衆瞪大了眼睛,說道:“那你趕緊拉住他啊……這都已經喊到一千萬的價格了……就算是真的寶貝,也很少有能拍賣到這個價格的……更何況,這寶貝,連名字都沒有……錢多也不是這麼拿來燒的吧……”

“錢多?錢多?錢多個屁啊……”姜晨哭喪着臉,說道:“我要是能拉住他……還能任由他這麼喊下去嗎?”

一千萬的東西。

那緣之玉,來歷清清楚楚,都沒有拍賣出這樣的價格。

這一塊晶瑩剔透的白板,連名字都沒有,就已經喊到這樣的價格了。

富商漲紅了臉,一叉腰,似是鼓足了勁,又喊了一聲:“一千一百萬……”

“一千二百萬……”

李長生當仁不讓,這話說得比平時都要順溜。

以往姜晨問十句話,李長生未必應一句,如今這買起假貨來,倒是神速。

唐晴兒和薛浩陽都已經捂着嘴笑得不行了,差一點都要岔過氣去。

青師和扎西神師,跟看智障一樣的眼神,看着李長生,禁不住連連搖頭。

救不了……救不了……

那富商有錢,第一次來此,吃虧了也就罷了。

但這李長生,還真是有趣,身旁的姜晨一直拉着他,衆人都看在眼裏,他卻是絲毫都不聽勸。

這樣的人,已經不是傻子了,明顯就是個智障。

這一頭,富商終於沒了聲音,只是鼓着兩腮,看着李長生。

李長生咧嘴一笑,問道:“你還叫不叫價了?”

“你你你……”富商氣急敗壞,索性一甩手,說道:“不叫了……不叫了……你拿去吧!”

話一說完,坐回到了座位之上。

人羣“譁”的一聲,發出了驚歎的叫聲。

姜晨整個人,聽到富商不喊價了,徹底絕望……身體一軟,癱在了座位上。

剛纔,還不夠絕望,現在,纔是真正的絕望。

一千二百萬,一千二百萬。

一件底價四百萬的物品,還是一件假貨,竟然賣出了一千二百萬的大價格。

這錢,搶銀行都沒能來得這麼快……

臺上,胖陀羅整個人也身子發顫,看着自己手中的這塊笏板,瞪大了眼睛。

這難不成真是個好寶貝?

他一生閱寶無數,要不然,也不可能成爲製作贗品的高手。

但是,李長生這一副神色堅定,心如磐石,勢必要拿下笏板的樣子,連胖陀羅自己心裏頭都開始懷疑手中的寶貝了。

“一千二百萬一次……一千二百萬二次……一千二百萬三次……”

白髮蒼蒼的老者,見全場鴉雀無聲,沒人與李長生競價了,便開始緩緩喊道。

話音落下,手中的錘子,“啪”的砸了下去,那聲音,震耳欲聾。

但此時此刻站在臺上的胖陀羅,卻覺得這聲音,比天籟之音還要悅耳動聽一百倍,禁不住悠悠開聲念道:“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啊……” “下面宣佈,這件……寶物……由下方這位先生獲得……請上到臺上來,進行寶物交接。”

老者緩緩地開口說道。

此拍賣的寶物,非比尋常,先無論真假,這個價格,就需得當場在衆目睽睽之下進行交接,以防止寶物被偷換等。

李長生咧嘴一笑,邁步從座位處,朝着臺上走去。

一旁姜晨一拍手,哭喪着臉說道:“這下吃了大虧了。”

“吃虧是福……你懂啥……”

上臺前,李長生還不忘嗆身旁的姜晨一句。

姜晨要死的心都有了。

吃虧是福。

這虧吃得也太大了。

“真是個傻子。”

人羣之中,唐晴兒笑意濃濃,看着邁步走上臺去的李長生,不屑地說了一句。

可不就是個傻子嗎?

若不是傻子,誰會拿一千二百萬,買一個無用的贗品?

走到了臺上,胖陀羅眉開眼笑,就差沒上來給李長生一個公主抱了。

主持拍賣會的老者,看着李長生,心裏也不禁暗自搖了搖頭。

不過,縱然如此,這程序,還是要走完了。

老者十分專業,對這胖陀羅說道:“請將手中寶物,交於這位先生。”

“好……好……”胖陀羅連連點頭,將手中的笏板,遞上去給李長生。

李長生接到手中,那笏板一入他手,他立時感受到一股冰涼的氣息,從笏板裏頭滲了出來,禁不住看着手中的笏板,點了點頭。

臺底下,看熱鬧的人羣之中,有人喊了一句:“傻子……你知道這笏板的真假嗎?”

話音落下,懂行的人,都鬨笑起來。

李長生在所有人的眼中,就是個十足的傻子。

臺上,那胖陀羅卻是突然說道:“誰說這東西是假的?這東西……確實是我遊歷之時所得……只不過……只不過……我拿到手一年了,卻一直髮揮不出他的作用。”

他此話落下,臺下衆人,再次大笑起來。

“這就是一個假貨,還能發揮出作用?那才就奇了怪了……”

“胖陀羅,你這一趟,又白賺了一千二百萬……別得了便宜還賣乖……”

如今這一場拍賣會完了,衆人也開始紛紛開口說話了。

霸道總裁偷偷愛 之前拍賣會在進行當中,當然不好明目張膽開口,壞了御器樓的規矩。

李長生雖然是個傻子,但胖陀羅可是個慣騙,臺底下看他不順眼的人多了去。

李長生一手拿着笏板,另一隻手兩指輕輕撫過笏板的板身,也沒理會臺下衆人,卻是對胖陀羅開口說道:“你想知道這笏板的來歷?”

話音落下,胖陀羅瞪大了眼睛,盯着李長生,說道:“難不成你知道?”

李長生“哈哈”大笑起來,說道:“此器名爲‘朝天笏’,乃是道門八仙之一曹國舅手中的法器,昔年……曹國舅受呂洞賓點化,得道門書卷,入得山中苦修,終得飛昇,成就仙位之前,便將此物留在人世當中。”

“朝天笏?”

胖陀羅聽罷,將信將疑。

臺下衆人,也紛紛大笑起來。

“什麼‘朝天笏’?傻子……這莫不是你故意編出來的吧?”

“估摸着,是買了件假貨……扯不下面子承認,於是只好打腫了臉充胖子。”

臺底下,薛浩陽大聲喊了一句,再次引發衆人一陣狂笑。

“若真如你所說,這真是一件寶物的話,你能使用他?”

又一人喊出話來。

胖陀羅身子微微一顫,也驚奇地看着李長生。

這朝天笏他拿到手一年了,也研究了一年,雖然感覺非凡,卻無論怎麼驅使,也駕馭不了,到後來,他也死了心,認定這件物品,只是打造所用的玉器不凡而已,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

李長生淡淡一笑,猛然之間,轉過身來,面對着臺下衆人,說了一句:“無知。”

話音落下,卻見他忽然將手中的朝天笏一舉。

一時之間,只看見五彩虹光,從法器之中狂涌而出,四射而起。

晶瑩剔透的朝天笏,在這一剎那,像是被繽紛的色彩所充盈滿一般,流光閃爍,璀璨耀眼。

無盡的光華,綻放而出,直接將整個房屋,照得透亮。

在場所有人,感受到一股神聖無匹的力量,從朝天笏裏頭髮散出來。

這一下,全場驚懼。

剛纔還在嘲笑着的李長生的人,這一刻臉上的笑意都頓時僵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這……怎麼可能?”

唐晴兒臉色一變,如死灰一般難看,她身旁的薛浩陽,一瞬間也傻住了。

原本嘈雜的場面,驟然之間,變得鴉雀無聲。

所有人的目光,在這一刻,都投向了李長生手中的那件法器,臉上不由得浮現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原本因爲絕望而癱軟在座位上的姜晨,此時整個人眼睛一亮,“蹭”的一下,就坐直了身子,嘴巴張得大大的,想要叫喊,卻是失聲。

“這不可能……這法器……是真的?”

扎西神師禁不住脫口而出,整個人也呆愣在了那裏。

“這東西,若真是法寶,爲什麼……爲什麼……我研究了一年,也沒發現任何驅使它的辦法?”

一旁的胖陀羅,站在臺上,距離李長生最近,自然是能感受到朝天笏的威力,此時也不禁連忙開聲說道。

全球通緝:千億嬌妻愛入骨 李長生淡淡一笑,說道:“此‘朝天笏’乃曹國舅的法器,自然是我道門之中的寶物,尋常之人,又豈能輕易驅使?更何況……你乃是印度教的弟子,本身就與我道門有別……憑你印度教的術法神通,驅使我道門之中的寶物,豈不是天方夜譚?”

當初,那不死神師得了鬥姆元君像,也是研究了一段日子,才能發揮出法器的一部分效果。這還是因爲降頭師本來就所學甚雜,各門各派的術法神通皆有研究,對道門術法的研究更是十分精深。

這胖陀羅雖然厲害,但還比不過那不死神師,所學所知,也當然不如不死神師,他僅僅憑着印度教的術法神通,又怎麼可能做到驅使這朝天笏呢?

李長生打第一眼看到這朝天笏,立時就感受到了其中道門的氣息,剎那就明白了朝天笏的來歷,而在場人羣之中,雖然許多人對法寶的研究也十分深厚,但天下法寶千千萬,誰人敢說,自己沒有看走眼的一天? 朝天笏所發出的繽紛五彩的光,被李長生一收,頓時消失。

胖陀羅整個人神色一變,要死的心都有了,“哎喲”一聲大叫,心中後悔萬分。

法器的威勢,如此巨大,此時此刻,縱然是個白癡,都能看出來,這朝天笏,並非是假貨。

“怎麼會這樣?”唐晴兒不敢相信,連忙開口問一旁的法師。

法師的臉色,此時也是鐵青,尷尬地說道:“我……我也……沒看出那是件寶貝……胖陀羅賣的東西,又怎麼會是真品呢?”

唐晴兒整個人一時之間呆住,看着臺上的李長生,喃喃地開聲說道:“我們只當他是個傻子……沒曾想……他當我們所有的人,都是傻子……”

可不就是傻子嗎?這樣一件寶物擺在臺上,居然沒有人看得出來。

就憑剛纔朝天笏綻放出漫天彩光的那一下,就可斷定,此寶物至少值二千萬以上的價格。

但是就是這樣一件寶貝,卻被胖陀羅當成廢品來拍賣,底價只開了四百萬。

重生商女有點甜 也難怪李長生不把錢當錢看,使勁地往上加價,這區區一千二百萬,比起朝天笏的價值來說,簡直不值得一提。

青師嘴脣顫抖,問一旁的扎西神師,說道:“你不是說,這胖陀羅賣的,都是假貨嗎?”

扎西神師激動得呼吸急促,說道:“我哪知……哪知道……這一次……”

說到這裏,他也沒好再開口說下去,只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

臺上,李長生在衆人羨慕嫉妒恨的目光當中,將手中朝天笏收進了衣袋之中,咧嘴一笑,拍了拍胖陀羅的肩膀,說道:“多謝了。”

胖陀羅臉色難看至極,卻仍舊擠出一絲笑容,說道:“不謝……不謝……先生是有緣人,得此寶,應該的……應該的……”

莫說是這胖陀羅了,此時就是全場所有人,都不敢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

李長生剛纔還是衆人嘲笑的對象,這一下,就變成了所有人羨慕的角色。

他微微一笑,邁步從臺上走了下來,所有人火辣辣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他卻是當做絲毫沒有差距一般,朝着自己的座位走了過去。

姜晨整個人呆愣住了許久,一直到現在,都還未完全反應過來,見李長生走到跟前,連忙雙手拉住李長生的胳膊,說道:“李先生……我不是在做夢吧? 腹黑寶寶,媽咪拒絕爹地 剛纔……剛纔……這朝天笏,是真品?”

他的內心無比的駭然,後頭幾名熱心腸的吃瓜羣衆,此時也差點失去神智,滿臉錯愕。

李長生說道:“自然是真品,比那‘九轉修仙丹’還要真……要不然,我怎麼會花大價錢,將它買下來?”

姜晨這才反應過來,重重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也顧不得疼痛,歡喜地說道:“我就說……李先生可是天底下最會做生意的人……比林董事還要厲害……”

這傢伙,馬後炮的能力,可是不弱。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