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寧嘉點了點頭,又拉著長音「哦」了一聲。

送走了雲寒,寧嘉回了房間。桌子上的飯菜沒有動,媽媽已經面朝里睡著了。她走過去,把被子往上拉了拉,把碗筷收拾后,也躺下了。

心裡不住的回想著雲寒和她說的話,這確實是個機會,人總要不斷學習,不斷成長,才會變得強大,才不會被人欺負!被子里的手緊緊的握成拳頭,努力使自己心情平復下來,閉著眼睛努力叫自己睡著。

第二日,雲家早餐飯桌上。

「小寒,奶奶問你,你談女朋友了?」雲老夫人問。

「啊?」軒軒正低頭喝粥,聞言驚訝的抬起頭去看他,大叫的問:「爸爸,你要給我找后媽了呀?」

「吃飯,大人說話小孩別插嘴!」雲寒訓斥一句,對雲老夫人說:「奶奶,這又是誰家的老祖宗跟你說的啊?楊家奶奶是不是?我那天和韓靜雯吃飯,是她有事求我,沒談女朋友。」

「哎……」老太太扶額,手指輕輕摩挲著額頭,失望的說:「空歡喜一場!」

軒軒不滿的抗議道:「太奶奶,你還真的想讓我爸爸給我找后媽呀?」

雲老夫人哄著說:「軒軒,爸爸自己一個人很孤獨的,也想要有個朋友一起玩啊。」

「沖叔,東叔不都是爸爸的朋友,我爸他一點都不孤獨!」軒軒振振有詞,對雲寒說:「爹地,我現在要認真嚴肅的和你說哦,我不希望你找女朋友,那樣你就不會有十分的愛給我了,我想讓你只對我一個人好!」 雲老夫人誒喲喲的說:「軒軒,你這都是從哪學來的話啊?你是你爸的親兒子,他不愛你愛誰?」

軒軒倔強的說:「才不是呢!我們班的張嘉洋,他爸爸媽媽就離婚了,後來他爸爸就給他找了一個后媽,他和我們說,他后媽對他可不好了,不給他買小零食,也不讓他玩手機,就讓他學習學習的,還給報了好幾個補習班呢!」

他沖雲寒說:「爸爸,所以,請你不要給我找后媽呀!」

雲寒吃著飯,皺著眉頭說:「誰說給你找了?你看看你,一直都是你在說個不停。」

雲老夫人聽了這話不高興了,「孫子,你還真想一輩子打光棍啊?」

「爸爸他是鑽石王老五,不是光棍!」軒軒搶話說。

雲寒訓斥他:「怎麼和太奶奶說話呢?安靜吃飯!」

軒軒見爸爸冷了臉,不敢再造次,低頭乖乖吃飯。

雲寒放下筷子,對老太太說:「奶奶,我現在還沒有再找的想法,軒軒還這麼小,以後再說吧。」

老太太不滿的嘟囔道:「以後?再過兩年,我就下地了。」

「奶奶,你身體健康,活到二百不嫌老呢。」雲寒拍著馬屁說。

老太太嗔怪的瞪他,「別給我老太太戴高帽,活二百那是老妖精!你也別說我催你,你現在正當年,找個合適的人,我走的也安心,否則的話呀……」她哼哼:「死不瞑目!」

雲寒扶額,無奈的道:「奶奶,你看你,不讓你說這不吉利的話,還說。一大早起的,總說什麼死死死的啊?」

「不想讓我說,那就趕快給我領回來一個!」老太太說:「你父母都不在了,我百年以後,見到他們我這也好對他們有個交代不是?」

「沒事,你兒子兒媳不會怪你的。」雲寒調侃的說。

「別跟我沒個正行。」老太太想了想說:「正月十五,給我領回來一個!」

「這怎麼還成了任務了?」雲寒好笑的說:「又不是去菜市場買菜,隨便買一個就成。」

「那我不管!」老太太哼哼:「我看那韓家四小姐就不錯嘛。」

軒軒吃著飯,心裡氣的鼓鼓的,小腳丫在下面不住的踢著雲寒,意思叫他別聽太奶奶的。

父子倆吃了飯後,出門了。送軒軒去上學,之後去了公司。

雲氏企業在帝都也是能排上名的,屬上層圈子裡。雲寒父母幾年前在一次飛機失事中去世,留下大家大業給雲寒。對於這個新上任的小雲總,高層領導都帶著不服氣,處處為難。雲寒也不急,以柔克剛,以靜制動,處理了幾件代表性事件后,在公司里立足了威信,站穩了腳跟,再沒有人在背後說三道四,只道虎父無犬子。

開了幾個例會後,雲寒急匆匆的回了辦公室。沒想到,好友楊旭東與何沖正在裡面大呼小叫的打著遊戲。

「你倆什麼時候來的?」雲寒鬆了松領帶,坐到了辦公桌後面,打開了電腦。

楊旭東說:「你個大忙人,我們不來,你也不說找我們。都多長時間沒一起聚一聚了?」

「上次在餐廳不是見了嗎?」雲寒不在意的說。

「哈哈。」楊旭東好像聽到笑話一樣,對何沖說:「你看看這貨,說的這叫什麼話。」

倆人遊戲正好也打完了,收起了手機,坐到了他的對面。

「不是我說你,我們都叫你出來幾次了,你也不出來,晚上出不來,休息也不出來,你想幹什麼,要和我們絕交啊?」何沖不滿的問。

雲寒盯著電腦屏幕,說:「最近太忙,又要陪著軒軒上課後班,一到晚上就累的不想動,只想在家好好休息,你們沒孩子,體會不到這種累。」

楊旭東嗤了一聲,隨手拿過了桌子上的文件夾,翻來看去的,嘴上隨意的說:「對,還有,得陪美女呢。」

何沖吃吃笑:「和韓家的老四勾搭上了?我可跟你說啊,那可不是個善茬,黏上你,你別想甩掉,手段多著呢!」

雲寒冷笑,「沒有,就是人情往來吃一頓飯,沒其他的。」

「哈哈哈哈!」 強娶豪奪:總裁是狼躲不過 楊旭東突然一陣大笑,嚇得那倆人都驚詫的看向他。

「你發什麼神經?」何沖沒好氣的問。

楊旭東哈哈大笑,笑的上氣不接下氣,把手裡的文件夾給他看,說:「你看看咱們雲總要做的項目,街頭即食產品,炸臭豆腐,哈哈哈,手抓餅,哈哈哈,腸粉,哈哈哈哈哈……」

楊旭東笑的眼淚都出來了,「這都是什麼鬼?如果想做餐飲,好好的開個餐廳不好嗎?」

何沖拿過文件夾大致看了一遍,也跟著笑出了聲:「寒哥,你不是真的吧?小吃這一塊,利潤很可觀嗎?」

雲寒拿過文件夾,說:「你們不懂。」

「我們怎麼不懂了?我家好歹也是開連鎖餐廳的,這方面我還是有些話語權的。你這個街頭即食,我就覺得不是很靠譜,小吃吃的是什麼?是快速的填飽肚子,是新做好的那股熱乎勁兒,不管炸的,烤的,新做出來的時候是最好吃的。可你弄個即食,冷冷的,會好吃嗎?再有,味道上,你冷包裝的味道肯定不正。要知道,那些蒼蠅餐館為什麼招人?吃的就是老味道!」楊旭東侃侃而談。

雲寒聽的認真,略微思考了一下,噼里啪啦的敲電腦,對楊旭東說:「嗯,你說的很有道理,其實這些我也都考慮了。你繼續說,我記錄一下。」

「什麼?」楊旭東好笑的說:「合著我說了這些,你都當經驗來記了?你不是吧?真的要做這個?相信我,這個做出來,利潤和你其他產業相比較,不及萬分之一的,如果沒搞好,也是會賠的。」

何沖問:「雲寒,你怎麼突然想要做餐飲了呢?而且還是小吃這一塊?」

雲寒挑挑眉,「想做就做唄。那天吃了一迴路邊攤,覺得味道不錯,後來就聯想了一下。掙不掙錢的無所謂,就是想要有個突破。」

「嗯?你和誰吃的路邊攤?」楊旭東一下抓住了關注點。

「這個不重要,OK?」雲寒說:「你再說一些,別吝嗇!」

「切!」楊旭東嗤笑,對何沖說:「看來是真的了。據我的分析啊……」他意味深長的看了雲寒一眼,篤定的說:「他這麼做,肯定是為了某個人!」 何沖聽了,聳著肩膀呵呵笑,好整以暇的看著雲寒。

雲寒看著電腦,也跟著呵呵笑了兩聲,對楊旭東說:「你想象力這麼豐富,怎麼不去當編劇?」

楊旭東自信的說:「雲寒,你也不用否認,我猜的准沒錯!」

何沖說:「好了,你快忙,中午一起吃個飯,您老可真是難約。」

一個禮拜后,叢汐月的肺炎好了,也不發燒了,跟著紀景言出院了。

到家后,她回到自己的房間開始收拾東西,之前在醫院裡和紀景言賭氣說的話,現在硬著頭皮也要做。其實,她也是存了小心思的,想欲擒故縱一下,想看看他到底會怎麼做。

動作迅速的收拾好行李,拖著箱子下了樓,紀景言坐在沙發上打電話,見她下來,眼神困惑不解,講完電話后,他問:「汐月,你什麼意思?」

「回家咯。」叢汐月說:「不在這打擾你了,謝謝你這些日子裡對我的照顧,現在傷好了,病也好了,我就回秀苑住了。」

紀景言朝她走過去,站在她面前,雙手插在口袋裡,低頭看著她倔強的小臉,又抬起一隻手撓了撓眉毛,說:「今天阿澤和我說,你那身子還需要再好好調理調理,不能馬虎了。你這樣吧,再住一陣子,養好了身子再離開也不遲,過完五一的,你再走,我不留你。」

叢汐月抬頭看他,眼裡含著水霧,眼神複雜,帶著傷痛的看著他。

紀景言轉身又坐回到沙發上,叫來保姆,幫著叢汐月又把箱子提上了樓。叢汐月心裡悲哀的要死,又氣又羞,覺得自己真是在自取其辱,他對自己本來就沒有感情,何必要做這無用的試探呢?最後受傷的還是自己。

她慢慢轉身朝樓上走,紀景言突然又在後面叫了她一聲:「汐月!」

叢汐月停下腳步,回頭問:「還有什麼事?」

紀景言又走了過來,站定,看著她說:「過了五一,咱們就把手續辦了吧。」

「好。」叢汐月手緊緊握拳,不想讓自己太沒面子,又說:「希望這次不要再有事被耽擱了。」

紀景言無聲的點點頭,「上樓休息去吧。」

叢汐月動作僵硬的轉身朝樓上走,腳步沉重,心裡難過的掉下了眼淚。愛而不得的滋味,真難受!

一轉眼,就是元宵節了。

顧邵陽帶著夏芷兮,紀景言帶著兩個寶貝齊聚顧邵霆家。下午的時候,袁澤帶著容家遇,還有段承軒也都來湊了熱鬧。顧邵霆家,現在儼然成了朋友聚會的大本營。

保姆在紀景言的指導下熬制了火鍋底料,味香四溢。晚上,一家人圍坐一起,吃著熱氣騰騰的火鍋。正月十五雪打燈,外面又洋洋洒洒的飄起了雪花。

雲家也是熱熱鬧鬧的,之前雲老夫人命令雲寒過節必須帶個女朋友回來,他不想惹奶奶不開心,還真找了個人。對方是雲寒多年的朋友,臨時來救場一點不含糊。

「奶奶,您吃菜。」李庭雨甜甜的說,「吃西芹對身體好。」

雲老夫人笑著連連說:「好好。李小姐,家裡父母是做什麼的呀?」

「爸爸是大學教授,媽媽是中心醫院的主任醫師。」李庭雨乖巧的說:「我現在也在中心醫院工作,外科。」

「還不錯。」雲老太太肯定的點頭,「那你和我們雲寒是怎麼認識的?」

「在米國留學的時候,他是我學長。」李庭雨捂嘴輕笑,又沖雲寒投去溫柔一瞥。

雲寒眉頭輕皺,心說這戲演的有點過。軒軒坐在爸爸身邊,好奇的小聲問:「爸爸,你和小雨阿姨什麼時候好的啊?那天你帶我去上課,咱不還看到她和一個男人在一起的嗎?她怎麼可能是爸爸的女朋友?」

「噓……」雲寒輕聲的說:「應付太奶奶的,別讓她知道。」

軒軒也是個小人精,瞭然的點點頭,「小雨阿姨,好會演戲哦。」

寧嘉在廚房裡幫著忙了好一會兒,才得以空閑,在後面找了個地方坐著歇一歇。突然有人來叫她:「雲湘,少爺找你,在大廳呢。」

寧嘉急急的又去大廳,雲寒坐在沙發上在看什麼,快步走過去,問:「少爺,你找我?」

「嗯,坐吧。」雲寒低頭看資料,說:「這幾天忙,也看不到你,這是咱們項目的企劃案,你看一下,明天我帶你上街逛逛,嘗嘗帝都的小吃。」

寧嘉欣喜的接過文件夾,仔細的看著,邊問他:「你吃完了嗎?現在談這個,方便嗎?」

「奶奶和小雨聊的歡,我也插不上話,索性就出來了。」雲寒說。

「你女朋友長的挺好看的。」寧嘉說的並不走心,她的注意力還是全都放在企劃案上了。

雲寒笑了笑,「哪有,那個——」

「少爺,這個是什麼意思?」寧嘉手指著某一處,不解的問。

雲寒收住了話,湊過來看,給她解釋。

「這個,我拿回去好好看一看吧,我得去忙了。」寧嘉站起來說。

「也好。」雲寒說:「那明天十點,你在這等我。」

「可我還沒和老夫人說呢。」

「沒關係,奶奶那邊我搞定。」

雲寒又問:「吃飯了沒有?」

寧嘉笑著搖搖頭,說:「那明天見吧。」說完,抱著企劃案走了。

雲寒眼神深邃看著她離開,嘴角劃出一抹笑來。

寧嘉做完工,邁著小碎步朝宿舍走去。現在的她最怕過年節,一到這個時候,她就會瘋狂地想孩子。

回了房間,寧姨在看元宵晚會,見她回來,問:「今天怎麼回來這麼早?」

「過節嘛,就讓我們早點回來了。」寧嘉嘴角擠出笑,「媽,吃飯吧。」

今天帶回來的是湯圓,顆顆飽滿,她餵了寧姨吃一個,「好吃嗎?黑芝麻餡的。」

寧姨今天情緒看著比較穩定,顫抖著手,摸了摸她的臉龐,心疼的說:「嘉嘉,很辛苦吧?是媽媽拖累你了。」

「沒有,媽,」寧嘉一笑,「不辛苦,和媽媽在一起怎麼會辛苦?過節,咱就不說這些傷感的話好不好?」她又舀了一個,吹了吹,說:「媽,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呀,那天少爺找我,和我說一件事,他想……」

外面的雪撲簌簌的下著,溫暖的房間里,落魄的母女相依相偎,悄悄說著貼心話。 第二日,寧嘉早起先餵了母親吃飯,之後去前面等雲寒。她到的時候,雲寒已經下來了,見她來了,笑著說:「走吧。」倆人上了車,緩緩地開出了大院。

雪過天晴,寧嘉心情難得的好,來雲家一年的時間了,出來的次數屈指可數。小區里有超市,有小商場,需要買的東西不出小區就可以買了,真沒什麼機會出來。出來的那兩次,有一次是寶寶生日那一次,還有一次,是送媽媽去醫院。

「我們現在去哪兒呀?」寧嘉興沖沖地問。

雲寒轉過頭看了她一眼,笑著說:「來帝都一年了,也沒怎麼出來過,我今天帶你好好逛一逛。」

寧嘉說:「我們今天出來是吃路邊攤的,找個小吃一條街。」她說著,又看了眼時間,說:「現在還有點早,怎麼也得中午的時候路邊攤才會出。不過,帝都這裡,城管是不是抓的很嚴啊?」

婚不可測 「我叫助理調查過市場了,咱們倆先去大學城那邊,東西多,城管也不抓。」雲寒說。

寧嘉打趣道:「每個城市的大學城,都會有小吃一條街。」

大學城在城西,開車過去,一個多小時的路程。路經幾處旅遊景點,雲寒給她介紹了一番。寧嘉靜靜的聽著,看著車窗外,心裡百感交集。

紀景言以前對她說過,要帶她來帝都玩,可後來有事就耽擱下來了。那個時候,她還專門做了攻略,卻沒有派上用場。

「雲湘,你大學是在哪個城市上的?」雲寒的問話打斷了她的思緒。

寧嘉坦然的說:「我沒上過大學,高中畢業,就和媽媽一起經營小吃店了。」

雲寒倒也沒有顯出驚訝的表情來,說:「你還是很懂事的了。」

「懂事?」寧嘉自嘲的笑笑,「我要懂事,也就不會把我媽氣的病成那個樣子了。」

雲寒說:「我可不相信你媽的病是你氣的,你不是那樣的兒女!」

「你才認識我多久,我的真面目可沒在你面前表露過,其實我就是個十惡不赦的不孝女!」寧嘉半開玩笑的說,話里又帶著幾分真心。

對於媽媽的病,她一直都很愧疚,究根結底,她覺得自己才是所有禍事的源頭,導致今天的局面,也是自己任性所造成的。如果當初聽了媽媽的話,把孩子做掉,和景言分手,也就不會像現在過的這麼慘了。所以,現在媽媽每一次對她的辱罵,她也都不會反抗。

「幹什麼要黑化自己?雖然我對你不了解,但我閱人無數,看人的眼光還是不會錯的。你可不是十惡不赦,你的善良都寫在臉上呢。」雲寒誇讚道。

「少爺,您可真是抬舉我了!」寧嘉輕笑。

雲寒又看了她一眼,雖然笑著,但那笑不達眼底,隱隱藏著一抹憂傷。他雖然心裡想知道她終日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憂傷,可他卻還是忍住了,倆人的關係還未好到去問她隱私的地步。

倆人到了大學城,找了地方停好了車。果然,來的早了些,有些小攤剛來,還未準備好。

寧嘉說:「我看那邊有條小街,咱倆去那逛一逛吧。」

「好啊,這地方我也是第一次來。」 蘇醫生,你笑起來很好看 雲寒說。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