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寬敞的房間里,沒有任何聲音回應她。

葉簡汐瘋狂的砸著房間里的一切。

乒乒乓乓……

很快房間里一片狼藉,她憤怒的要衝出房間,尋找那個神秘人的手下。

可剛邁開步子,腦袋忽然一陣天旋地轉。

她伸手扶住門框,想要穩住身體。

但身體還是軟綿綿的倒了下去,她想到自己從進門開始,就聞到那股熏香,忽然明白了那股熏香或許等的就是這一刻。

眼前迅速的被黑暗淹沒,直到最後一絲光明被淹沒時,葉簡汐看到一道身影向自己走過來。

她拼盡權利掙扎著,想要看清楚那人的面容,然而意識最終還是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而就在她昏迷的時候,那道身影緩緩地走到了她身邊,將一張紙放到她的口袋裡,然後把她緩緩地抱了起來。

「進來。」

他淡淡地說了兩個字,方才領著葉簡汐的兩個老婆婆走了進來,在離他兩三步距離的時候,停了下來。

「先生。」

「把她送回去。」男人把葉簡汐遞到了其中一個老婆婆跟前,那名老婆婆毫不費力的接過了葉簡汐。

她轉身準備抱著葉簡汐出去的時候,寂靜的院子外忽然響起一聲槍鳴。

站在門口的三人齊刷刷的回過頭,只見押送葉簡汐進來的男人臉色蒼白的被人推了進來,此刻他的胳膊上還在流著血,鮮紅的血染紅了他的衣服。

沒多會兒,他的身後走出來一臉冷笑的蕭雁南:「慕江墨,好久不見。」

蕭雁南盯著站在門口的男人,眼底的冷意越發的濃重。

被點名的慕江墨,冷冷的對上蕭雁南如刀般的目光,聲調沒有任何起伏的說:「蕭雁南,你我說好了井水不犯河水,你現在竟然敢傷我的人?」

蕭雁南把玩著手上的槍,指著自己身邊的男人,說:「是說好了井水不犯河水,可我們約定的還有別的內容,你不把我的事情告訴葉簡汐和慕洛琛,我不會動他們。現在,是你先違背約定,我只是以牙還牙罷了。」

慕江墨微微的凝眉。

蕭雁南揮了揮手,他身後的那些人走上前。

慕江墨身邊的老婆子不知從哪裡拔出槍,對準了蕭雁南的人,粗啞著聲音道:「別再向前一步。」

見狀,蕭雁南嘴角勾起笑容:「慕江墨,你不打算對你的人說句話?若是你不想管她,那也可以。現在慕洛琛就在這附近,只要我給他打一通電話,他能在五分鐘之內趕到這裡。你說,他如果來了,看到你在這裡會怎麼想?」

慕江墨聞言,臉色終於沉了下來:「蕭雁南,你當真以為我不敢動你?」

蕭雁南驀然一笑:「這世上有你慕江墨不敢動的人?可惜,你確定要為了一個孩子,把你自己隱藏多年的身份,暴露在大眾之前?慕江墨,我賭你不敢,所以我們各退一步,我要那個孩子,你護住你想護住的,怎樣?」

慕江墨眼眶微微的縮了縮:「你跟天寶父母的恩怨已經過去,你又何必追著多年前的事情不放?為難一個幾歲的稚童,這事情傳出去,整個帝都的人都會恥笑你!」

蕭雁南輕呵了聲,近乎嘲諷的說,「我可不像你慕江墨,可以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心愛的人,琵琶別抱,甚至躲在角落裡默默地守護她。我蕭雁南想要的必須得到,既然得不到,那我就毀了她!天寶是她跟那個男人的孽種,本來就不應該存在這世上!我送他該去的地方,有什麼錯?你們一個個的假仁假義,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來指責我,憑什麼?」

蕭雁南話到最後,神色間儘是狠厲。

慕江墨見他這樣,心生厭惡。

蕭雁南卻不管慕江墨如何看待他的,他只求不擇手段的達到自己的目的。

事實上,若不是慕江墨這個多管閑事的人,插手他的事情。

他連葉簡汐和慕洛琛都不會放過!

當初若不是他們兩個收留天寶這個孽種,他根本不會活在這個世上!

如今他容忍慕洛琛和葉簡汐,一是看在安老的面子上,二是看在慕江墨的面子上。可若是他們敢再繼續阻擾他的事情下去,他絕不會再容忍這兩個人。

蕭雁南眼裡滑過一道狠厲,伸出手道:「把葉簡汐交給我!」

慕江墨僵持著不肯。

蕭雁南嘴角咧出一道嗜血的笑容:「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既然你不肯好好的遵守約定。那我也沒必要,再遵守那無謂的約定!」

他說著,從衣兜里拿出手機,撥通了慕洛琛的號碼。

修羅丹神 「喂,洛琛嗎?我想告訴你一件事情……」

話說到一半。

慕江墨忽然動身,抱著葉簡汐朝他走過來。

蕭雁南臉上露出的動議,緊接著話鋒一轉,不緊不慢的說道:「哦,我想告訴你的是,我已經把簡汐救下來了,她沒什麼大礙,你不用那麼著急趕過來了。」

最後一個字落音,慕江墨恰好趕到他跟前。

蕭雁南掛了電話,從慕江墨手裡接過葉簡汐,笑著說:「慕江墨,早該如此,何必多做掙扎?」 書琪將自己的手機砸在李建仁的臉上,尖銳地喊道:「李建仁,這是什麼東西?裡面的錄音是怎麼回事?」

書琪臉上不可抑制地浮現出了譏諷的表情。

李建仁還真是會面上一套,背後一套。

前面說的愛自己,後面又說愛別人。

李建仁:「什麼錄音?」

他慌忙打開了手機,聽到了裡面的錄音。

犬夜叉之歌姬天下 很快他的臉就白了起來,這是他跟玉傾歡之前的談話內容,書琪怎麼會有這份錄音?

難道當時他們談話的時候有第二個人在場?

還是說這份錄音就是玉傾歡本人錄下來的?

不管是哪一種情況,李建仁心裡都是拔涼拔涼的。

錄音的內容讓書琪知道了,他現在處境非常不妙。

「琪琪,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書琪一巴掌扇到他的臉上:「錄音裡面你清清楚楚地說了,你喜歡的人不是我,你最喜歡的人是玉傾歡,那個賤人!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李建仁被打了臉,也沒有絲毫的停頓,他非常急切:「琪琪,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那份錄音是假的!」

書琪冷笑一聲:「假的?你想說這份錄音是合成的嗎?」

李建仁:「他就是合成的,我並沒有說過這樣的話,我最喜歡的人一直都是你,琪琪,你為什麼就不相信我呢?」

「呵,我已經找人鑒定過了,這份錄音就是真的,沒有任何合成的痕迹,你讓我怎麼相信你?」

李建仁我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琪琪,你怎麼樣才會相信我?」

「怎麼樣才會相信你?你去把玉傾歡那個賤人給我殺了呀,你把她殺了,我就相信你。」

李建仁心口一跳:「琪琪,你在說什麼呀?現在是法制社會,殺人是犯法的。」

書琪惡意滿滿地說:「你是不敢,還是你捨不得啊!」

「琪琪,你怎麼會有這麼危險的想法?殺人真的是犯法的。」

書琪:「可是我就想讓她死,李建仁,如果你真想證明你們之間沒什麼的話,那你就去殺了她。」

李建仁提高了嗓音:「琪琪。」

「你不敢。」書琪說道:「李建仁,我已經不相信你了,從今天開始,你再也不要踏進我們家公司一步。」

說完她轉身就走,一點挽回的餘地都沒留。

李建仁不可抑制地慌了,如果他不能進入書家的公司,那他還有什麼前途可言?

書琪已經走沒影了,李建仁可能才追的上她。

他咬了咬牙,決定去找玉傾歡。

李建仁把玉傾歡家的大門拍得啪啪響,左鄰右舍都被他製造的動靜吵出來了,玉傾歡還是沒有出來給他開門。

就在他提腳要串門的時候,房門打開了,裡面出來一個面色黑沉的男人。

就是晏爍。

晏爍涼颼颼地看著他:「你來幹什麼?」

李建仁的理智剎那間被燃燒殆盡,他怒氣沖沖地說:「你怎麼在這裡?玉傾歡呢?」

晏爍擋著門不讓他進去:「你上次也是這麼問的,傾傾是你想見就能見的嗎?」 晏爍越看他就越不爽,這個人占著傾傾前男友的名頭,他怎麼可能爽的了?

這個人到底有哪裡好?

以前他家傾傾的眼神是不是有點不太好?

怎麼會看上這種貨色?

「讓玉傾歡出來,我要見她!」

「她不想見你!」晏爍平靜地說。

李建仁怒火高漲:「你又不是她,你怎麼知道她不想見我?」

「我說她不想見你,就是不想見你,如果你繼續在這裡鬧的話,我就叫樓下保安上來了。」

他話音一落,樓下的保安真的上來了。

保安手裡拿著電棍,凶神惡煞地看著李建仁:「聽說是你在這裡鬧事兒,是吧?」

李建仁看見保安手裡的電棍,立馬就慫了:「我什麼時候在這裡鬧事了?我是來這裡找人的。」

晏爍譏諷地笑笑:「來這裡找人會用腳踹門嗎?保安,把他轟出去。」

晏爍來這裡很多次了,這裡的保安都認識他。

雖然李建仁也來過很多次,但是現在他被人投訴,保安們自然會把他轟出去的。

以為認識他就不會把他轟出去嗎?

太天真了!

兩個強壯的保安把李建仁拽下去了,這一層樓又恢復了安靜。

晏爍關上門:「是你叫來的保安嗎?」

雖然他明明知道答案,但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心裡特高興,當著現任的面把前任趕出去什麼的,簡直不要太爽了!

晏爍感覺自己還挺爽的。

「見你那麼久都搞不定,所以就叫保安上來幫幫你咯。」

明明是嫌棄的話,晏爍聽在耳朵里卻覺得那麼的美妙。

晏爍看著自己心愛的姑娘:「那個李建仁又過來找你幹什麼?」

「誰知道呢?」玉傾歡頭也不抬地說。

「方便把他交給我來處理嗎?」晏爍第二次建議。

玉傾歡終於看了他一眼:「不用。」

那兩個人馬上就自己咬起來了,那用得著他們兩個出手。

晏爍的目光閃閃:「好吧,如果有什麼需要我的地方,千萬不要跟我客氣。」

玉傾歡:「放心吧!」

她是絕對不會跟他客氣的,自己家的徒弟,使喚起來簡直毫無心理壓力。

雖然已經答應了玉傾歡不插手,但是晏爍心裡的那股氣還是順不下去,大不了他不明著來,暗地裡動點手腳還是可以的。

欺負自己的人,總是要付出代價的。

李建仁從玉傾歡都要家門口出去之後,就收到消息,他被書琪家的公司解僱了。

更讓他難受的是,他的畢業論文好像出了點問題,如果不好好解決的話,他可能就畢不了業了。

李建仁一個頭兩個大,怎麼會這樣?

明明之前一切都好好的,怎麼問題一個接著一個來?

李建仁想不明白。

但是幾天之後,李建仁就有點瘋魔了。

他失去了玉傾歡,也失去了書琪。

實習找不到工作,畢業論文的問題還沒有解決,李建仁整個人憔悴的不得了。

他一個無權無勢的窮學生,這些問題他根本就解決不了。

這時候他沒辦法見到玉傾歡,所以就只能去找書琪了。 「慕江墨,早該如此,何必多做掙扎?」

他單手扶著葉簡汐,臉上儘是挑釁。

慕江墨眼裡氤氳著黑色的霧氣,咬著牙一字一句道:「蕭雁南,你若是敢傷害簡汐分毫,我絕不會饒了你!」

蕭雁南翻出葉簡汐兜里的紙條,看也不看便將那紙條撕得粉碎。

然後將葉簡汐交給身後跟著自己的人,他道:「這可要看你的表現了,你若是不為了那個野種跟我做對,那我也絕不會動她半分。相反的,若是你試圖保護天寶那個野種,我不止不會饒了她,甚至連慕洛琛,我也不會放過!」

慕江墨身影微微動了下,似是要上前。

蕭雁南抬眸看了眼手錶,似笑非笑的提醒道:「只剩下三分鐘時間,慕洛琛就要趕到,你確定不走?」

慕江墨頓時止住了腳步。

他不能在慕洛琛前面曝光,緊緊地握住雙手,慕江墨帶著自己的人從後院離開。

……

在慕江墨離開后,蕭雁南讓手底下的人,把現場處理一下。

現場幾乎剛處理趕緊,慕洛琛就帶著周文達趕到,看到葉簡汐昏迷不醒,他的臉色立刻變得冰冷,上前從蕭雁南手底下的人那裡,把簡汐接過來。

他檢查簡汐的狀況,發現她沒有受傷,問:「簡汐怎麼會昏迷不醒?」

蕭雁南聲音溫和的說:「慕先生不用擔心,慕太太只是吸入了迷煙過多,並沒有什麼大礙。」

慕洛琛懸著的心放下了一些,但他掃了一眼院落,發現整個院子里靜悄悄的,沉聲問:「綁架簡汐的人呢?」

「我趕到的時候,他們察覺到動靜,留下了慕太太就走了。」蕭雁南話說到這,頓了下又道,「不過,根據我的人調查到的線索,綁架慕太太的人應該是王家的人。看來,王家的人並不死心,想利用慕太太來達到復仇。」

慕江墨不想把自己的身份暴露出來,蕭雁南自然要幫他掩埋行蹤。否則,慕江墨的提前暴露,對他沒什麼好處,最起碼他不能用這個把柄,來威脅慕江墨了。

蕭雁南唇角微微的翹起。

慕洛琛蹙了眉頭,說:「蕭先生,我先把簡汐帶去醫院做檢查,今天的事情謝謝你了。」

蕭雁南道:「慕先生,你客氣了。請。」

他示意慕洛琛先走。

慕洛琛沒有客氣,抱起葉簡汐便出了院落。

……

看著慕洛琛離開,蕭雁南讓人把妞妞抱到了另一輛車上,然後又親自過去,把裴娜帶到了他的車上。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