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將其接住,然後晃晃悠悠,緩緩托起。

全程游容門一眾長老,

心臟跟著過山車,

哪裡還在乎況千歲說的什麼,問的什麼。

只連連哄道,

「是是是,對對對。」

這會別說讓她處置游乘雲了,

就是他們的老命,也都雙手奉上好嘛!

這小丫頭手上把玩的,

乃當年游容門祖師爺飛升之際,

留給門內弟子的祖傳法器,

雲光八卦鏡啊!

游容門歷來鎮派法寶,

危急時刻,

即可開護山法陣,

又能上通天際,

第一時間向祖師爺發去求救信號。

天下之大,

厲害的法器眾多,

但能通達天庭,直請神降的,

僅、此一件!

有它在,游容門才能在修真界第一門派的椅子上坐穩啊!

小混蛋到底什麼時候,從哪兒偷來的啊!

況千歲跟這群老東西沒話好說。

她也沒興趣調戲老頭。

只看著他們穿著寬袖長袍,

一身仙風道骨,道貌岸然的模樣,

莫名不爽,

「世道骯髒,想修仙,

還是先好好學習一下垃圾分類再說吧。」

她陡然揚手一揮,

靈氣突然凝縮爆開,

八卦鏡咻地炸飛到高空中。

游容門幾位長老驚呼著,

爭先恐後飛身去接,

而況千歲趁此間隙一掌打出,

靈氣一分為二,

照準游乘雲和聞瓊的面門襲去!

「瓊兒小心!」

聞亭挹運氣出手,

想從側面攔截。

另一邊,

游乘雲早早就已暗中提防況千歲

在她動手的瞬間,

便出掌迎擊。

奈何這些人短時間內,

竟忘了此時的況千歲已不是今天之前的她。

無論是殼子里的靈魂已換,

還是人神不可同語,

況千歲的一擊,

絕非他們一界修真凡人所能承受。

聞亭挹傾盡全力,

也僅僅將那攻擊偏移半寸,

聞瓊半邊肩膀中招,

整個打飛出數十米之遠。

而游乘雲不可一世的過度自信,

讓他硬生生正面接下況千歲的攻擊,

體內金丹崩碎,

靈氣潰散,

當場吐血昏迷。

「神仙大多混賬,獨月老算好。」

況千歲舒眉展笑,

風月無霽,

「在垃圾分類上,更是優秀到位。」

「瞧把你倆這紅線牽的,多般配。」 處理完渣男渣女,

「自今日起,

我與芳國聞氏,

再、無、瓜、葛。」

丟下這句話,

況千歲甩甩破爛衣衫,

在眾人面前,

臨空,踏步拾級,

登雲端,大羅天。

……

「宿主真不再考慮考慮嗎?」

系統七號做最後掙扎,

唾手可得的積分,

它真捨不得啊——!

「當個神仙玩玩也好鴨。」

「一天,就一天,一天就好。」

況千歲落地后收回分神,

掉頭回城,

住進了一家客棧。

飛仙是不可能飛仙的,

操縱分神糊弄糊弄那些蠢貨就好。

至於接下來……

洗漱完畢,換一身乾淨衣衫,

懶懶癱在床上挺屍。

她痛快的舒了口濁氣,

「當個屁。」

想讓她當神仙?

除非她死了!

系統七號噎住。

「我現在要睡覺,你不許吵吵。」

況千歲在床上滾一圈,

抻抻懶腰,

調整個舒坦的姿勢,

「等睡起來,再想想支線任務怎麼搞。」

一聽宿主還願意做任務,

系統七號立馬喜笑菊開,

「好的好的,

主任務不做就不做,

咱不缺那幾分。」

嘴上狗腿,

暗地裡迅速在宿主檔案上添一筆,

——排斥抵觸神仙。

「嗯。」

況千歲團在床上,

低聲喃喃,

「主任務算了,其他不能丟。」

「一分錢也是錢…一積分…也是愛……」

見況千歲眨眼睡著,

七號默默拉上了嘴鏈。

想來不覺好笑。

它家宿主,道法出神入化,不遜人仙,

明明當過道士,開過道觀,還教出了一個小和尚。

怎麼就討厭當神仙呢。

有意思。

標記個重點,肯定有故事。

……

在客棧休息了幾日,

況千歲對著支線任務研究打算,

最後敲定方向,買輛馬車,直奔邊城。

原主的父母,

一個上天回了老家。

一個追夫千里,四海尋他。

娃也不要也不管。

修真世界看起來牛逼哄哄,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