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將那些妖獸解決后,韓宇眸光一轉,便是將視線落在了不遠處的那片人影中,在那裡林皓宇等人正在竭力的對付著那些劍矛靈鼠,由於王管事等人回援,倒是開始佔據了上風。

「你打算前去助他們?」九炎天龍揮了揮龍爪說道。

韓宇眼眸微眯,點了點頭。

「現在那獸嵐山,可是有著詭異的氣息涌動,附近的元氣地脈已經開始有著停止向著那邊彙集元氣的跡象了。」九炎天龍說道,「這說明那靈物已然有了足夠的元氣精元,即將孕育而生。」

「若是不將這些人打發走,恐怕我無法獨自潛入獸嵐山。」韓宇說道,既然那獸嵐山有著靈物孕育而生,他自然不希望這些師兄弟前往,畢竟在那等靈物面前難免不會翻臉不認人,這樣的事情還不是他願意見到的。

「那便先將他們打發了吧!」九炎天龍略微沉吟說道。

咻!

韓宇身形一掠,攜帶著那獸傀,便是向著不遠處的修者遁飛而去。

嘭!

卻見在邵雷身形有著磅礴的雷霆元氣仿若雲層一般湧現,旋即,雷霆翻滾時,一道手腕大小的雷霆便是,穿透雲層掠下天際,直接將一頭劍矛靈鼠那可怕的攻擊轟潰,一股無形的波動便是向著四周擴散開來。

呼!

雖然一舉將劍矛靈鼠的攻擊擊潰,可是邵雷的身形在那可怕的能量衝擊力下,依然是忍不住一陣顫動,後退十數丈,唯有一道天府的實力,他還是難以一舉將那三道天府的妖獸一舉斬殺!

嘶!

那被邵雷一舉擊潰其攻擊的劍矛靈鼠也是幾位兇悍,穩住那略微潰退的身形,全身紅芒暴漲,便是欲暴沖而去。

碎魂掌!

一道厲喝聲傳來,不等那劍矛靈鼠發動攻擊,一道蘊含著無窮奧義的掌印就是向著其轟擊而下。

嘭!

碎魂掌轟擊在劍矛靈鼠身形,僅僅是將其震飛數丈,此掌雖然威力無窮可是憑藉著韓宇那准奧義境的實力根本無法一舉憑藉此掌將這靈獸斬殺。

嘶!

然而,就在那劍矛靈鼠發出暴戾的吼叫時,一道道詭異的紋路,侵襲泥丸宮使得此獸,妖靈顫慄,隨後一道掌印就是在其泥丸宮凝聚而成,一舉將其妖靈震潰!

一掌碎魂,這才是碎魂掌真正的奧義所在!

「是韓師弟!」瞧得那驟然氣絕的妖獸,邵雷嘴角掀起一絲舒心的笑容。

「這碎魂掌當真是奧義無窮啊!」

林皓宇等人都是不由抿了抿嘴唇,露出一絲怯意,這等武學碎人靈魂,防不勝防,若是被其所襲,實在難以想象那將落地何等地步。

「一掌碎魂,這小子竟然連武學都是如此厲害,我華天門竟然有著此等妖孽般的弟子!」張管事滿臉驚詫的呢喃道。

「神體雙修,此子竟然在兩道上都有此等天賦,難怪先前口氣這般張狂,原來他方是此間弟子中的佼佼者啊!」王管事倒吸了口涼氣,說道。 「我瘋了?呵呵,陳天你知道你在和誰說話么?」離仙眼裡分明冒著刺骨的寒光。

陳天望著眼前這個顯得極為陌生的離仙,嘆了口氣,用極為深沉的語氣說:「離仙,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變得這麼兇殘這麼不顧一切,但是我明白你的本性沒有這麼壞。 總裁大人的影后甜妻 快醒來吧,不要幫實驗室再作惡了!」

離仙怔了一下,還是十分堅持地對陳天說:「陳天,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只知道,實驗室的任務一定要完成,阿曼達大人的指令一定要遵守!」

「夠了,」陳天已經壓抑不住自己的怒火,「離仙你不能再這樣執迷不悟下去!」

離仙苦笑了一下:「呵呵,你說我執迷不悟?我就問你一句,陳天,你不聽我的了嗎?」

陳天的喉結動了動,醞釀了一小會才開口對離仙說:「離仙,我曾是一個雇傭兵,也曾為錢為任務做過一些殺戮的事。可我一直有一種信念,也是一種信仰,那就是要像錚錚男子漢一樣做事!」

陳天越說越激動,就連雙拳也握緊了:「鐵與火中鑄就了我,讓我像一個鋼鐵男兒一樣成長。我承認,我也殺過人,滅過口,但是我的槍口和刀刃,只對準那些作惡多端、為非作歹的敵人,而不會指向無辜的老人和婦孺!」

離仙聽著陳天的話,表情越發凝重,漸漸不由自主地咬緊了好看的雙唇,咬得幾乎要流出血來。

看到離仙表情的變化,陳天忽地嘆了口氣,緩和地對離仙說:「其實在實驗室的行動和任務中,類似這樣的恐怖事件和荒謬決定又何止一次?當一個只靠蠻力而高高在上的集體,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和利益粗|暴地將世間美好的事物摧毀的話,那自己的世界也只能是黑暗昏庸!」

「夠了,我還不用你來教訓!」離仙怒吼完,呼吸忽然變得有些急促。

漠里寒陽 陳天抿了抿嘴唇,真誠地對離仙說:「有人選擇同流合污,有人選擇隨波逐流,有些人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有些人選擇明哲保身,更有很多旁觀者、自顧者選擇敬而遠之。但是我是陳天,我選擇幫助你、挽救你,而不會為了諂媚而背棄自己的信念。」

不知道為何,離仙的身子開始瑟瑟戰慄起來,說起話來也帶著顫音:「幫助我,挽救我?你說了一大堆反對我、打擊我的話,就是為了幫助我,挽救我?告訴你陳天,我才是幫助你,挽救你的那個人!要不是我,你能有今天?」

「我感激有你,所以我更要幫助你,阻止你釋放『奇美拉』生化彈頭!」陳天說著忽然「啪」一下抓住了離仙顫抖的雙手。

這雙手十分冰涼,和離仙的目光一樣讓人感到冰山的存在。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是兩個人的心靈。

尤其有了隔閡之後,一定是那麼遙不可及。

但是這一刻,陳天絕不放手。

「你鬆開,不然我就不客氣了!」離仙喘著粗氣說,但當她感受到從陳天手掌心傳遞過來的絲絲溫暖,望著陳天的眼神逐漸變得迷離起來。

這個又叫李破又叫陳天的男人,為什麼死死糾纏著自己,這麼讓人苦惱?

他弔兒郎當的,又風流倜儻,但認真起來,還真讓自己喜歡。

我們以前好像在哪見過,你記得嗎?

那好像是在……

遙遠的大洋彼岸,一個燈光昏暗的酒吧。

你帥得讓我不敢和你說話,你經過我時風起浮動我的發……

可忽然之間,她的內心翻湧起陣陣驚濤駭浪,一個個浪涌讓離仙體內的氣血一陣逆升,不由得一陣眩暈,頭疼得像要裂開一樣。

「殺了他完成主人的任務,殺了他完成主人的任務,殺了他完成主人的任務……」一個縹緲的聲音像禿鷲似的盤旋在理想的腦海中,誘使離仙做出違背她自己初心的行為。

「不要,我不要啊……」離仙痛苦地抱著自己的腦袋,腳底下一個踉蹌,居然跌在地上。

陳天一把扶起離仙,十分關切地詢問道:「離仙,你沒事吧?怎麼了,別怕有我在呢,沒有過不起的坎!」

「殺了他,殺,殺,殺……」那縹緲的聲音變得越來越尖銳,越來越暴戾,離仙感到自己的腦袋裡已經被這聲音所填滿,整個人都不能受自己的意志所控制了!

「離仙,你快醒醒,我這就送你去治療……」陳天急得都快不行了,沒想到這時候眼前「嗖」地閃過一道白光,還沒反應過來胸口已經掛了彩。

一滴鮮血,從陳天胸膛無聲無息地滴落在地上,痛徹心扉。

陳天用十分錯愕的聲音問:「離仙,你這是……」

「來吧,決一生死吧。」離仙此時正手持軟劍殺氣騰騰地說,一雙原本明亮透徹的杏眼,不知在何時已經變得血紅!

「離仙,你是不是病了……」看到離仙這異常的反應,陳天感到不可思議。

離仙冷笑道:「你不是說我瘋了嗎?我就讓你見識一下瘋狂的樣子!」

話一說完,手臂輕輕一震,離仙手中的軟劍竟然「錚」一聲瞬間抖得筆直,高速揮舞之下,一朵劍花乍現,眨眼間絞向陳天的心窩,似乎要把面前的一切都絞殺的粉碎。

大敵當前陳天哪敢怠慢,立刻揚起了「狼牙」匕首招架!

「當!」

一聲金屬碰擊聲悠悠蕩開,陳天看到了四射的火星,旋即手腕一陣酸麻,手一松,手裡的匕首差點飛了出去。

好一個仙女劍,果然名不虛傳!

之前和離仙交戰過幾回,陳天半點便宜都沒佔到,這次交戰雖然說事出突然,但陳天絕不敢有半點大意,因為他知道,高手廝殺,一分一秒一招一式皆生死!

仙女劍的劍法如同離仙渾身的氣勢一樣輕盈、靈動,一招一式雖然殺機騰騰,卻偏偏又具有極強的視覺衝擊力,此刻的離仙就像是一位九天下凡的仙女,動作輕靈飄忽,招式驚奇多變,讓陳天應接不暇。

陳天疲於招教,但仍舊見縫插針地對離仙喊:「離仙,別打了,你到底怎麼了?」

而離仙一雙眼殺得通紅,陳天的呼喊可以說是半點都沒聽得進去,手裡的軟劍舞得一劍快似一劍,直讓陳天連開口的餘力都沒有了。

長劍與狼牙撞擊在一起,發出叮叮噹噹猶如流水的聲音,連綿不絕地響徹現場,只有那四處迸射的火星,才昭顯這場搏殺的驚險之處。

隨著戰鬥的持續,仙女劍的攻擊也更加的猛烈,這種猛烈不是氣勢上的猛烈,而是那連綿不絕如同狂風暴雨的攻擊,一波接著一波,根本不給陳天一絲喘|息的機會。陳天此刻就像暴風雨之中的一葉扁舟,隨時都有傾覆於大海之中的危險!

陳天心裡暗道:「離仙發狂了么?怎麼招招都是殺招呀?真不能再這麼下去了,必須先制服離仙,後邊再想辦法治好這個失心瘋的婆娘!」

可離仙是天人境巔峰的超一流高手,陳天此刻處於劣勢,能夠自保已經算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更不要說制服離仙,真的就像痴人說夢一般。

陳天咬咬牙,看準了離仙招數裡邊一個空隙,忽然整個人猶如一支離弦之箭「嗖」的衝殺了過去,電光火石間手腕已經敏捷地一翻,狼牙帶起一抹圓潤的弧度驟然刺殺而上。

離仙身形一頓,馬上一腳為軸,身體迴旋,堪堪避過陳天這一殺招后,旋即遞出了靈蛇一般的軟劍,直封陳天咽喉。

俗話說得好,一寸短,一寸險。陳天手裡的「狼牙」匕首,就是重在拼殺衝刺的兵器,威力極大之時卻蘊藏了不少危險。就像此時陳天已經貼身肉搏,一招不中后,面對近在咫尺的軟劍基本喪失躲避和抵禦的空間。

可陳天就是陳天,這幾年華夏地下世界之王,實驗室的傳說哥,又那會束手就擒。只見他猛地一側身,斜著扭胯,將自己身體彎曲到一個讓人不可思議的角度,硬是避開了離仙這眼看就要刺穿他喉管的一劍。

修神外傳仙界篇 也就在這個時候,正在為逃過一劫而暗自慶幸的陳天忽然聽到耳畔響起一聲槍聲,還沒等他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正面對著他的離仙身子猛地顫抖了一下,胸前立刻綻放出一朵鮮紅的花朵!

陳天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離仙居然中槍了,子彈正中她的胸口!

「哐當」一聲,離仙手裡的仙女劍頹然掉地,同時倒下的,還有離仙那柔弱無骨的嬌軀。

「離仙!」陳天高喊著離仙的名字就把離仙摟入懷裡,他感到自己的心像忽然被挖去了血淋淋的一塊,疼得幾乎無法呼吸。

「陳天,對不起……我看到離仙就要殺掉你,所以情急之下就,就開了槍!我,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這時候,一旁響起了安妮慌張的聲音。

原來安妮發現陳天不見了,心裡很不放心就尋了過來,卻在這裡驚見離仙提劍刺向陳天咽喉的一瞬,深愛著陳天的安妮鬼使神差就掏出原本用來防身的手槍,不假思索就朝離仙扣動了扳機……

真是造化弄人!

陳天懷裡的離仙奄奄一息,掙扎地對陳天柔聲說:「陳天,我真的瘋了嗎?那你不要叫醒我,讓我在你懷裡睡去就好……」

看到這心酸的一幕,陳天已落下了簌簌的英雄淚! 王成幾位管事在見到青年一掌便是將那開闢三道天府的妖獸擊斃后,不由露出滿臉震撼的表情,要知道,便是他們和此等妖獸交手都是沒有必勝的把握啊!

對於眾人的驚詫,韓宇倒是沒有一絲情緒波動,這碎魂掌雖然奧義無窮,不過他亦知道此掌的威力有限,在絕對的實力下,依然是難以奏效,此次之所以能將這開闢三道天府的奧義都一掌擊斃,乃是趁其不備偷襲所致,若是正面出手,卻是沒有這麼輕易得手了。

呼!

韓宇眸光一轉,視線便是落在另外一邊的一頭劍矛靈鼠身上,此時,赫然有著一頭劍矛靈鼠在和那林皓宇一番猛烈的交鋒后,身形一顫,驟然爆退!

嘴角掀起一絲邪笑,韓宇手掌玄奧的法訣引動,憑空一番,一道奧義無窮的掌印便是在那頭妖獸身形潰退時,向其轟擊而去!

嘭!

沒有一絲懸念,在韓宇一掌偷襲下,那妖獸尚且未曾來得及反擊,就是被一掌震飛十數丈,旋即玄奧的紋路侵入泥丸宮,一掌將其妖靈擊潰。

見到韓宇此掌之威,眾人也是頗有領悟,當下合力出擊給其製造機會,隨著劍矛靈鼠的斃命,虛空中,緊張的氣氛已然消散,幾位奧義修者,將唯剩下的幾頭劍矛靈鼠逼得無路可退。

「現在這妖獸已經不足為慮,爾等便先護送著這些弟子撤離此間,若是讓得山巒中其他妖獸趕來的話,可將在次陷入危局啊!」在一掌擊斃一頭妖獸后,韓宇向著李岱山等人說道。

「如此,那我等便先護送著這些弟子撤離了。」李岱山上略微沉吟說道。

「要不在留下一人協助你斷後吧!」林皓宇說道,雖然韓宇底蘊不弱,卻難免不會發生什麼突變。

「不用了,我能應付的。」韓宇說道。

「那我們稍後見。」見韓宇執意如此李岱山上,略微沉吟,旋即,身形一晃,便是遁至那些准奧義修者身前喝道,「保持陣形,撤!」

「是!」

近兩百名修者齊聲喝道,滾滾音波響徹天際,那黑壓壓的人群,元氣涌動時,氣勢甚是浩蕩。

隨著音波震蕩開來,幾位奧義境的修者,便是掠至這些青年四周,護送著他們,向著遠處的一處山凹遁去。

雖然此間奧義妖獸已然解決,可是,難保不會有著高階妖獸趕來,容不得他們有著半點疏忽,現在有著韓宇在後面斷後,他們亦可安心許多。

在李岱山等人離去后,唯有三頭堪比開闢三道天府的劍矛靈鼠在負隅頑抗,此時,九炎天龍實力倍增,那下起手來極其狂霸幾乎是沒有費多大氣力就是將一頭劍矛靈鼠深深撕裂攝其妖靈。

「嘶!」

隨著可怕的元氣波動震蕩開來,凄厲的哀嚎聲響徹天際,韓宇手掌一攝,獸傀身形一晃被其收入煉域鼎中。

「不知那裡有著什麼靈物將孕育而出。」韓宇眼眸眺望虛空,嘴角掀起一絲期許的笑意。

「走吧,若是被旁人捷足先登,那可將白忙活一場了。」九炎天龍成迷你形態落入韓宇肩膀上,說道。

「能引起這麼大的動靜,不知是何等靈物將要孕育而成啊!」韓宇眼眸微眯,旋即身形一晃,便是向著遠處的一處山巒遁去。

那赫然便是獸嵐山。

據說此山巒中妖獸遍布,便是奧義修者都不敢輕易進入其中,此番這獸潮便足以證明此山中的妖獸是何等恐怖。

隨著那些奧義境的妖獸斃命,下面的低階妖獸,凶焰逐漸消散,這等妖獸並非異種,根本無法凌空一戰,唯有眼睜睜的瞧著那些修者遁離,在沒有了奧義境的妖獸帶領亦不敢貿然行動。

准奧義境的妖獸雖然未曾凝聚成妖靈,不過,靈智已然略具已經知道何事可為。

韓宇身若流光,極速遁向那獸嵐山,待得一個時辰后,眸光一凝,向著一處山壁落下。

「紫晶靈草,沒有想到此次竟然孕育出了此等靈物。」九炎天龍揮了揮小爪,略帶嘴饞的說道。

「此物可否助我踏入神虛境?」韓宇眸光落在那峭壁上的,一株散發著紫色精光的靈草上說道。

「神虛境和胎變境雖然只是一線之隔,卻是難以逾越,這紫晶靈草年份不夠,難以一舉助你踏入此等境。」九炎天龍揮了揮小爪說道,「不過若有著數株此等等級的靈草供你煉化,或許將有著一舉踏入神虛境的機會。」

「幾株么?那還有著機會。」

韓宇訕訕一笑,雖然無法一舉踏入神虛境,不過,將此物踩下留著,待得湊得足夠的靈草后,在一舉衝擊神虛境亦不遲,反正此物可不是此行的目的,便當是意外的收穫吧。

眸光一凝,韓宇腳踏虛空,便是向著那處峭壁凌空掠去,手掌一拂,便打算將那紫晶靈草採摘下來。

不過,他的手掌方一拂出,那眉頭卻是緊緊一皺,其肩膀上的九炎天龍也是眸子一凝掠過一絲警惕。

吼!

一道狂暴的咆哮聲,驟然傳來,旋即,便是向著一道蘊含著暴戾氣息的巨掌向著他轟擊而來。

「奧義境。」韓宇嘴角掀起一抹冷笑,那拂出去的手掌沒有一絲要收回的跡象,右手靈光一現,一道刀芒便是向著那道巨掌斬去!

嘭!

一刀斬下,掌芒頓時奔潰,卻見韓宇身形只是略微顫動,手掌憑空一攝,紫晶靈草便是落入了其掌心。

刷刷!

當紫晶靈草落入掌心時,虛空中,一道道破空聲驟然響起,卻見幾個衣著光鮮的男子赫然飄落于山顛,略帶不善的眸光向著下面的韓宇掃視而來。

「能將我這鋸齒虎的一擊抵擋下來,這小子倒是有著幾分本事。」一個中年男子,手掌一拂,元氣涌動一頭,獠牙畢露的妖虎,便是出現在其身側,實在正是此獸,向著韓宇發動狂暴的一掌。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