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對此也不惱,深知自己動作煩人的元躍苦笑着自覺坐回席位,可屁股下就好像多了根尾巴似的總是坐不住。

他是這個項目的總負責人,平時忙碌而又充實,但當每次實際試驗之時,他卻除了下發一些核心命令外,基本上沒什麼事,因爲細節都有更專業的人負責,他去也是搗亂。結果,這時候的他反而閒了下來。

看着眼前隊員緊張地忙碌,他自己卻‘悠閒’地坐在一旁,這種感覺真不舒服。

所幸,每次實機試驗的時間都不長。

六分鐘後,伴隨着非朋族網絡外,由某一位隊員用嘹亮的嗓音吼出來“進入倒計時狀態,躍遷引擎第六次實驗,第二次雙向躍遷試驗,準備啓動!”的話語,整個控制室本來凝重的氣氛再一次加重。

而透過幾十平米的寬大舷窗,元躍隱約間似乎都能看見那不大的、停留在十公里遠處的那只有小型無人機大小的實驗體。

當然,以常規肉眼,他是不可能真的可以看到,其感知之中,實驗體不過是一個黑點而已。

但身爲負責人,對於這個物體的每一顆螺絲釘、每一道焊縫、每一根線路,他都一清二楚。因此,他直接在腦海中補足了視線中無法看到的部分:一個長約十米、直徑約五米的短柱狀物體,就是朋族製造出來的第二個自動雙向躍遷引擎……以及它的外殼。

“倒計時開始,十、九……”

耳邊傳來清晰的倒計時聲音,人們按部就班地進行着各自的工作,高度緊張的元躍腦海卻不自覺地回想起朋族對於躍遷引擎的設計試驗過程。

有關於躍遷引擎的開發目的,早已明晰於心的元躍並未在意。

他是研究人員,不喜歡、也不想去理會那些政治和戰略等因素,即便身爲朋人應該爲朋族考慮,可大部分人首先看重的還是自己。元躍比之那些絕對自私的人好些,原因在於他鐘愛技術的同時,還會在朋族計劃中去完善自己的技術,而不是特立獨行。

因此,他成爲了這個項目的總負責人,而不是某個技術員。

由於以前從沒有研究過這種東西,甚至連理論都還只存在於幻想之中,最開始建設這個研究組織時的他們,可以說是完完全全的一窮二白,用句俗語來說很準確,那就是:就是窮的只剩下錢了。

不過這種情況很快得到緩解。

由於一開始對朋族等級的判斷迷惘,普米加西亞人對於在與蟲族交戰中被毀的那些鳳凰戰機殘骸,習慣性地選擇了無視。但這些鳳凰戰機也擁有獨立的躍遷能力,至少是在眼前這種活躍躍遷點獨立躍遷的能力,理所當然地就裝備了躍遷引擎,這對於想要研究躍遷技術的朋族而言卻是無價之寶。

更幸運的是,朋族在被蟲族擊毀的鳳凰戰機中,還拆出了整整六臺損傷不大的躍遷引擎實體。

這爲朋族躍遷技術研究和引擎設計提供了很好的參照。

此後,技術部方面又分出了一個技術研究模塊的空位給研發小組,在來自未知(亞都)技術的支持下,這些小組成員們很快提出了躍遷中最容易實現的曲率躍遷技術理論,並在短短六個月中將其轉入了實用。

隨後就是引擎的設計製造和試驗。

頭前四次試驗中的躍遷引擎都是單向的,也就是射出去不收回來的那種,其目的在於驗證曲率躍遷通道的存在形式和開啓關閉模式。

前兩個單向躍遷引擎都是光禿禿的純引擎,最多帶上些簡單的檢測儀器,在躍遷之後天知道飛到哪兒去了,人們也並不在意;

不過從第三個單向躍遷引擎開始,由技術部星際通訊小組從蟲族、亞都和普米加西亞技術解析之後,再結合曲率通道技術進行朋族化改造而成的星際信號發射器,就被裝上了躍遷引擎。

可惜,第三次試驗依舊是單向的,而且一直到預估的一個月後,都沒能收到該信號發射器成功的信號,此次試驗宣告失敗;

於是,試驗停了兩個多月,用於總結成敗和改造信號發射器。

一直到五個月前,也就是50年的10月份,躍遷小組才重新啓動試驗。

第四次,雖然還是採用單向的躍遷引擎,可這次不僅僅將引擎進行了重新設計,還加裝了改良的信號發射器,並添加了空間保護外殼、能量偏轉儀、高光閃爍裝置(在信號發射器失效情況下,發出超強星體級定頻閃光,以讓雙月星觀測到目標點位置的裝置)和自毀系統。

這一次實驗異乎尋常的順利。

在躍遷引擎發射出去的第二天,位於雙月星高軌道的一顆同步衛星就接收到了這個用鐵殼包裹的躍遷引擎內,信號發射器發送回來的完整信號,其中不僅有躍遷成功的信號,還同時攜帶者衆多檢測儀器的數據。

這些寶貴的數據雖然在星際躍遷中出現了失真,可留下的,仍然給研究小組提供了極大的幫助。

而三個月後,在位於藍月軌道上的一顆天文望遠鏡也觀測到高光閃爍裝置的信號,從而幫助朋人進一步確認了躍遷引擎到達的目的地和距離,從而極大地推進了朋族躍遷技術的進步。

可惜,這本來應該是里程碑一般的事件,處於避免被已經開始接觸朋族的普米加西亞人發現朋族纔剛剛開始躍遷試驗的事實,而不得不小範圍內保密。

按現在情況,恐怕得等到朋族在宇宙文明中站穩腳跟,纔有機會公諸於世。

到第五次試驗,得自第四次試驗的信心,衆人對試驗進行了大幅度調整。

50年的13月,當時展開的第五次試驗,使用的不再是不具備載人實用性的單向躍遷引擎,而是真正趨於實用化的雙向躍遷引擎,甚至爲了讓這次試驗積累載人經驗,實驗體已經非常像一艘小型飛艇。

幾十米的軀體上,除了碩大的雙向躍遷引擎和那些進一步改良自前四次試驗的裝備外,還加裝了生態艙和能量體生物、非能量體動物、植物以及一些簡單的物質。

擁有了前四次,特別是第四次實驗數據的研究人員們雄心勃勃地宣告,這將是正式開啓朋族邁入星際種族的大門的試驗。

然而世事無常。

雖然在兩天後,這個被寄予厚望的‘飛船’如衆人所期望地一般躍遷返回,然而卻只回來了一半,另一半艦體似乎被‘卡’在躍遷通道中,留給朋人們一個半透明的碎片星雲之後,就突然消失不見。

不過,失敗是成功之母(非脫線版)。

於是這次只等了兩個月,也就是現在,朋族歷50年15月3日,朋族就準備好了第六次試驗的所需一切,並進入倒計時階段。

“……六、五……”

腦海中模擬的東西雖然看起來也很真實,可終歸是模擬的,不可能考慮到所有狀況,否則他們也不需要試驗了,所以此時的元躍也擡起頭來,看向了控制室幾塊大屏幕中的此次試驗體檢測數據和狀態儀表。

由於前一次彷彿大躍進般的試驗遭遇慘敗,人們回到了求穩的道路,不過那次試驗也不是沒有收穫。

例如,關於失敗原因,衆人就一致認爲往返的雙向躍遷技術是合格的,只是在最後作爲控制核心的2B級人造大腦和衆多2A級人造大腦組成的控制羣缺乏計算力和反應力,才使得返回時曲率球的體積計算失誤,導致試驗失敗。

不過爲了求穩,這次回到了前四次試驗的路子上來。

取消生態試驗,改會只驗證雙向躍遷引擎技術。

同時,人造大腦技術組也以實驗室強度,製作出了三顆2C級的人造大腦,配合六顆2B級大腦和數量衆多的1級大腦來充實這次試驗。

網絡中,各個小組的數據也在有條不紊地確認之中,彷彿沒人在意那倒計時一般。

“一切都準備妥當,這次一定會成功的。”

元躍的內心這樣鼓勵着自己,爲了這個躍遷引擎,他可是有一年多沒回家了,快點成功吧,那樣也能回去看看家裏的小子成長爲曾經夢想中的幽神了嗎?

不過微微一笑。

在全族升級後的現在,那小子的夢想大概已經變成了陰神、甚至靈神了吧。

“不知道念力在躍遷中能夠起到什麼作用了。”腦海中突然冒出這樣一個念頭。

但下一刻,倒計時結束。

“一、零、躍遷引擎啓動!” “一、零……啓動!”

一瞬間,所有的一切,包括網絡中的聲音都停了下來。

元躍條件反射地按下啓動按鈕,屏幕之中,靠近躍遷引擎的攝像頭立刻傳回了實時畫面:伴隨着熱浪導致的世界扭曲般效果,明明距鏡頭千米之外的那看起來只剩下拇指大小的實驗體,在鏡頭之中突然變得忽大忽小,當這種抖動區域平穩之時,實驗體已經被不明直徑的球狀半透明‘物體’所包裹。

不,是直接塌陷形成……或者說,被擠出了這個世界。

遠遠看來,這裏的一切都變得不再協調,彷彿在乾淨空曠的宇宙空間中,突然附加了一顆水球般的物體一樣,讓人產生一絲不適。明明半透明的空間,卻好像空白紙張上出現的螞蟻般清晰,讓所有看見的人都產生一種想要揮手將這東西擠出世界的錯覺。

不過在場所有人觀賞這樣的場景少說也有兩三次,已經漸漸習慣,因此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着各自的工作。

下一刻,或者說下一秒,那個突兀的半透明球飛速陡然縮小,然後在眨眼間就消失於鏡頭之外,只剩下彷彿一瞬間乾淨下來的世界一般,讓所有人的心中都生出一絲暢快感,人羣中甚至還傳來清晰的舒氣聲。

“成功進入躍遷通道,第一階段躍遷完成!”

“耶!”

歡呼聲在控制中心內響起,雖然只是第一階段將目標送出去,之後還有接收目標星際信號和光信號,以及躍遷返回,可試驗的每一步都凝聚着衆人的汗水,因此每一步的成功,都足以讓人歡呼雀躍。

不過並非所有人都能夠放鬆。

場內,仍然有近半數的人還在緊張忙碌着,雖然由於進入躍遷通道,衆人根本無法獲知裏面的情況,因此他們所能做的不過是不斷地確認數據並總結之前的觀測結果,可人們依然一絲不苟地工作着。

而在場所有人,也不會就此離去。

他們將在這裏堅持至少兩到三天,直到目標成功返回之後,才能宣告試驗結束。

不過間隙時光,衆人還是能夠稍稍放鬆一下。

按理來說,元躍此時應該是最放鬆的一個,但實際上他卻不是。因爲一直關注着躍遷的事情,不時思考每一個細節以確保不會出現問題,他的大腦計算力幾乎被完全調動起來,沒有一刻停頓。

突然,一隻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小心地分出少許計算力和思維能力,元躍轉頭看向身後。

前夫,遊戲結束 “放鬆,我們的總負責人大人,該做的大家都做了,現在就算你考慮再多,也無法影響到本次試驗,還不如耐心地等待收穫,而不是在這裏給自己加上一些不必要的壓力。總結細節的事情,應該放到任務結束之後不是嗎?”

發話的是一位看似普通的幽神,他的身份是最高長老會派遣過來協調的辦事員,在之前一年多中給試驗幫了很大的忙,將試驗當作這段時間自己一切的元躍,很自然地與其成爲了朋友。

“沒事,只是習慣,這腦子不時時刻刻用着就感覺會生鏽。”

“呵呵,那全朋族恐怕百分之九十的人腦子都生鏽了。”調笑間,辦事員卻也瞭解對方性格,不再糾纏這個話題,而是轉移方向:“這次試驗順利進行之後,要多久才能展開載人躍遷技術呢?”

“這個說不準。”

以科研人員的嚴謹,元躍沒有像自己技術部上司一樣給對方一個準信。

“如果一切順利,之後還得進行兩次雙向躍遷,然後才正式開展主動躍遷和生物體躍遷的試驗,這至少也要兩三次……”

“真複雜,簡單來說,明年年中,嗯……就是八月之前,有沒有可能成功製造出可以躍遷返回的飛船呢?”

“絕對不可能。”這倒是很堅定。

在座沒人比元躍更瞭解試驗的進度:“由於無法在幻界模擬試驗,我們每一次試驗都是現實的、而且充滿危險和不確定的……宇宙這麼的複雜而又廣大,要想解析超出常規之外的躍遷技術,對於現在的我族本就是從未遇到過的難度。我甚至不敢想象,如果不是普米加西亞鳳凰戰機的殘骸、如果不是那個未知技術來源、如果不是技術部那神奇的研究模式,我們要等到哪年哪月才能達到第一次試驗時的水準。”

“可現在我們已經進行到第六次了不是嗎?”考慮的方向不同,辦事員顯然比元躍更有信心。

“也是。”技術的深入之後,非本課題內的人很難理解其中的東西,即便是有四五六級大腦的朋人也一樣,因此元躍沒有去做什麼無謂的技術解釋,那隻會讓地方頭腦發脹的同時,把自己的心情也弄得鬱悶。

不過這時,辦事員突然神祕兮兮地詢問。

“我有個問題,只是個人的問題。”他強調之後繼續說道:“到現在爲止,我們的技術都是用‘科學’的‘基礎理論’來進行,可是你也知道,現在我們朋族真正強大的是靈神,是修煉體系,那麼……”

“別去想那些東西。”元躍沒等對方說完就有些失禮地打斷對方話語。

所幸兩人相互間也都有所瞭解,辦事員沒有在意對方的研究人員脾氣,而是表達了自己的疑惑:“爲什麼?”

“因爲不瞭解。”元躍解釋道。

“雖說修煉和靈神都強大無比,也許真的能夠對試驗產生什麼幫助也說不定。可是,修煉和科學不同,雖然現在很多人嘗試着將其結合,可就像追求邏輯正確的‘科學’絕對無法像固化‘1+1=2’一樣去固化一個的心理變化,修煉充斥着太多的不確定性,與我們追求萬物之理的掌握有些衝突。”

“或許在許多年後,當我們完全將‘科學’觀念和‘不確定性’的修煉融合之後,我們纔可以以那是的方法去研究,可是現在,我們還是穩紮穩打的好。”

“哦。”

其實也只是通過朋族網絡感受到現如今族內對修煉的狂熱,受到影響之後突然拍腦袋冒出來的點子,被否決之後,辦事員也就不再關注這一點。

但事實上,即便是元躍,也應爲習慣問題而沒有注意的一點是:朋族從一開始,其實就已經在將修煉的內容與他所認識的科學相融合,這其中,例如精神力轉換裝置、念力壓縮裝置、朋族網絡外置藉口、短距離精密通訊機制、乃至於能量化裝置等等。

這一切,其實也造就瞭如今朋族的文明特色。

而此時,針對元躍深感佩服的未知技術來源,朋族最高長老會卻在展開又一次深入討論。 朋族歷50年15月3日,臨近又一個新年。

雙月星再一次銀裝素裹,冬日的寒風在浮空島上更顯凜冽,以至於至今爲止都未能被朋人解析的浮石保護層,也無法阻擋寒意的侵襲,使得整個新朋島街道上的外出人流都少了大半。

在這近乎零下四五十度的嚴寒之下,即便是能量體遊走於外界,似乎都有種能量被凍結的錯覺,更別提體制比朋人整整弱了幾個等級的非朋人。

因此,嚴冬臘日,街道上冷冷清清,一大批家宅開始出現。

空幻也是其中之一。

平時還喜歡外出閒逛的他,此刻也窩在自家客廳的之中,一面烤着暖爐,一面還包裹着厚厚的棉被,雙手捧着熱茶……“這種時候,要是能夠再有一碟美味的餅乾和一臺遊戲機該多好,嗯,還應該有一個青梅竹馬什麼的。”

“別得寸進尺啊小子!”

一旁同樣包裹在棉被中的某母親如是抱怨着:“才一歲多的小子知道什麼叫遊戲機嗎?等你能夠用念力捧着茶杯的時候再談吧,至於青梅竹馬……嗯,小子,有前途。”

“咳咳。”空幻無語地偏過頭去:“熱茶什麼的,不就是要用手捧着纔有感覺不是嗎,念力託着很無聊誒。”

他如是抱怨,對於念力早已習慣了的空幻,顯然沒有普通人初次接觸念力的新鮮感。因此,他對周圍人一獲得念力,就在生活中每時每刻都不忘使用的行爲是深感疑惑,但身旁的母親卻不知道。

在她看來,這不過是還只是靈魂級巔峯沒能進入幽神的小子,在沒能體會到念力美好前,單純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行爲而已。

“懶得分辨。”

外面是嚴寒,屋內的暖氣,暖洋洋的感覺讓人沉溺其中都不想活動,以至於空幻連辯解的念頭都沒有產生。

探出精神力連接上電視,在不去思考複雜事情,也沒有遊戲機打發時間的現在,他的唯一愛好似乎就是看那些電視節目和新聞了。

至於一旁的休假在家的母親……當然是一如既往地修煉中。

“這裏是早間新聞,今天的新聞內容有:全族民衆喜迎糧價上漲,稱此舉是極大地提高了遁甲農民們的生活水準,並進一步讓遁甲同胞們感到朋族的溫暖;海族人魚女王舉辦盛大祭祀活動,祭祀偉大的朋族神明,感謝朋族統治爲其所帶來的美好與希望;黑骨族在新春即將到來之際,提議立法進一步讓黑骨人民融入朋族體系的懷抱……”

“……”

“爲什麼我有種看新聞聯播的感覺。”空幻囧然。

“新聞聯播?這個只是早間新聞吧,只是重播昨晚的新聞聯播而已。”一旁正用念力同時控制十個木偶然跳舞中的母親,抽空瞄了眼,對空幻的抱怨做出迴應之後,卻因爲分心而導致一個木偶擡腿錯誤,直接引發連鎖反應。

於是,

嘩啦啦……

“啊,我好不容易纔成功一次的木偶舞蹈團排演啊!”

“所以說要多聯繫啦。”空幻偷笑着轉過頭去。

更換頻道,幾次之後,他才找到了新朋島地方新聞,雖然風格和那聯播有些類似,可至少能出現些空幻覺得有用的東西了。

“……嚇一跳新聞,根據最新收到的軍方消息,從14月中旬開始的大規模蟲族清剿活動中,在我們偉大的核心族長靈雪大人領導之下,各地發揮自力更生,勇於拼搏,全心全意爲人民服務的精神,在短短半個月的時間裏,就清理了雙月本土大小蟲族共計1332頭,搗毀六個疑似蟲族補給基地的巢穴,爲我雙月星平安穩定做出了進一步貢獻;”

“另一方面,藍月方面也在覈心長老白農大人的帶領指揮之下,共清理蟲族大小基地69個,大小蟲族不計其數,進一步穩定了藍月的局勢。據可靠消息,藍月將在新年後,正式結束全面清剿工作,政府工作也將從清剿藍月蟲族轉到發展藍月本土社會上來,並計劃建立與雙月星的穩定商用通道……”

“而在白月方面同期展開的對蟲族全面戰爭中,面對蟲羣的悍不畏死的反抗,與白月蟲族實力不相上下的我白月部隊,在覈心長老楚琴大人的領導之下,聯合了來自雙月、藍月的衆多指揮官,指揮六支部隊共計百萬規模的機械士兵,在半個月時間裏,將防線向蟲族方向推進了整整五百公里。”

“此次交戰共計共摧毀蟲族12個大型基地,132箇中小型基地,以及大小蟲族無數,進一步穩固了我白月基地,鞏固了低軌道防禦陣列,並打消了蟲族的囂張氣焰……”

“同時,針對位於10萬公里距離軌道上的蟲族母巢,我朋族也沒有忘記他們施加在我族人民身心上的苦難,在雙月星系展開反擊的同一時間,也展開了對其作戰任務。”

“以十二顆戰略級質能炸彈爲開頭,數量可觀的隕石爲輔助,將對方剛剛修復的兩顆能量心臟炸燬。 惹上腹黑首席 此戰中,以陰神長老爲主的機甲部隊展現出了我長老團無所畏懼,爲民盡命的偉大精神……”

聽着耳中的新聞,雖然不會去考慮那些細節和大方向的事情,空幻還是能夠感受到眼下朋族的風向。

雖然沒有組織大規模的進攻,但很顯然,朋族掌權者們也沒有沉溺在之前突襲母巢的勝利之中,而是在這一年多時間裏組織了數次對各地的蟲族清剿,以及對白月和母巢的攻擊。

正是在這樣的主動攻擊之下,蟲族纔沒有閒心反過來向朋族發動進攻,從而爲朋族這一年多的平穩發展提供了良好的支撐。

但其中還是有些問題,例如對母巢的攻擊力度不足等。

而通過新聞,空幻也能瞭解到一些內部的情況。

例如,普米加西亞代表團已經先後代表普米加西亞文明與朋族簽訂了友好協議、共同對抗蟲族的聯防協議、以及相互交流的初步意向。

雖然這些協議的正式生效,還要等三個月前就乘坐一個小隊鳳凰戰機返回普米加西亞文明的部隊回到對方家園,並交由對方的政府審覈,可按普米加西亞代表看法,這些協議都不會有任何被否決的可能。

不過,有關朋族文明的定位,卻仍然懸而未決。

這就關係到隱祕的、不在新聞上播放的躍遷引擎試驗,對此,空幻雖然也有所瞭解,可途徑是本就對朋族常規事務不怎麼在意的8051,可想而知其所知的也不多,連今天正好是第六次試驗都不清楚。

雙手撐着下巴,空幻雙眼直直地盯着電視屏幕,口中有一下沒一下地嚼着零食。

“……普米加西亞代表團團長席古先生,於昨日做客新聞會客廳,向大家展示了豐富的宇宙文明世界之後,又於今日凌晨宣佈開啓個人朋族網絡博客。對此,節點聯合會持讚賞態度,認爲這是促進朋族與宇宙文明交流的新的窗口……”

“……凌晨時分,藍月第一座大規模太空工廠建設完成,其落成典禮將在午間12點正式舉行,屆時本臺將爲公衆進行現場直播。”

“新一代的太空工廠,因爲在消除蟲族威脅之後,已經能夠投送到同步軌道高度,所以已經取消爲低軌道工廠設計的、佔據了工廠大量空間和質量的動力機構,從而使這一代的太空工廠在穩定運行於同步軌道之時,還能夠實現同時開工一艘大型太空飛船,四艘中型飛船的建造規模。”

“在對應的大氣層下游零件模塊產業建設完成之後,依託藍月的三個太空軌道投送器,該工廠將實現每三個月下線一艘五百米級大型戰艦、每一個月下線四艘三百米級中型戰艦,或者每一個月下線八艘兩百米級小型戰艦,或者每一月下線六十艘三十米級太空艇的水平,極大地擴大了我族太空艦隊的建造規模……”

“咦,已經在開始開發藍月軌道了?”

一旁似乎暫時放棄重組木偶舞蹈團,轉而和空幻一起聽新聞的葉夫人,口中發出一絲驚呼。

“嗯,軍事院還不知道嗎?”空幻有些詫異。

“你個小傢伙知道什麼。”葉夫人隨後應付,顯然沒有解釋的念頭。

已經多次遭遇這種因爲小孩而被忽視情況的空幻顯然不會無動於衷,於是,大概已經放棄所謂面子的他,再次依靠小孩優勢施展死纏爛打的賣萌技巧,終於讓對方認清不回答就沒得安寧的現實。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