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對此,林楠一本正經的認真回答。

「第一,那是我老舅,做外甥的孝敬下還不行?第二那不是你爸,你以後也可以跟我一起叫舅也行。」

前面林楠這句話還算是正常,不過後面這句話明顯就有些調侃的意思了,又惹得周穎一陣嬌斥。

「哼,你想的美,你叫舅,我叫爸。」

大晚上的,哪怕是剛剛從周穎那裡回來,但難掩的思念之意,抱著手機陪著周穎閑聊了幾句,打情罵俏的倒也別有一番風味,林楠囑咐了兩句,不要讓她太勞累了,至於其他的事情他沒有點破,既然她們不想讓自己知道,那就索性先裝著不知道,自己做好背後輔助就行。

不是都說了嘛,一個成功的女人背後,肯定有一個靠譜的男人!

林楠現在就是這個靠譜的男人!

「謝謝你林楠!」最後,周穎開口道謝,養殖場的事情他沒有想到林楠這麼上心,這才剛到家就已然開工了,先前林楠剛走,林楠那位舅媽便給周穎打了過去電話,告訴了她這件事。

鳳凰醉:邪君盛寵殺手妃 「謝什麼謝,又不是你要,這是給你朋友的反正,到時候你看看讓你這位朋友好好感謝我就行。」林楠輕笑道。

「行,到時候我讓她好好謝謝你。」周穎笑道,一笑之下罕見的露出兩個小酒窩。

「嗯,告訴你那朋友,普通感謝就不用了,能達到你這麼漂亮的話,最好以身相許算了,其他免談。」林楠調笑了一句,正常而言聽到這話,周穎肯定會嬌斥了一句,不過這次卻露出一副神秘之意。

「好,到時候給你這個大色狼介紹下,話我帶到,到時候不敢要的話,看我怎麼收拾你。」周穎笑罵了一句。

第二天一大早,林楠就來到試驗大棚內查看自己的試驗產品,一天一個大變樣,讓林楠頗為滿意,尤其是那株煙富8號果樹苗,大半天的功夫而已,就改變了很多,讓他最為期待。

來到公司,對於林楠幾天的消失他們早已習慣了,不過昨天財務轉出近百萬的賬事情還是要找林楠這位老闆簽字的,楊瑾本來也沒詢問什麼,不過林楠還是隨意的道了一句,剎那間再度讓楊瑾一個踉蹌,手中的文件差點掉落。

什麼情況?

楊瑾發現自己越發的跟不上這位老闆的腳步了,怎麼外出一趟回來眨眼間的功夫買了一座養殖場?這是要幹嘛?

不是說林楠去東山省了嗎?怎麼突然間冒出了一個養殖場?為啥要搞養殖?

對於這些,楊瑾充滿了一萬個為什麼!

看到楊瑾疑惑的目光,林楠這才微微解釋了一句。

「哦,這個也是省城那邊提出來的需求,這個不外賣,只供個秦嵐,其他也就咱們自己食用的。」聽到這話,楊瑾更是一陣無語了,這也行?

「老闆,您養殖過那些東西嗎?咱們可都沒有懂行的啊。」楊瑾開口問道,他和林楠不同,做事更喜歡考慮全面,將事情捋順了再開始,而養殖這東西,貌似又和他們的業務沒啥關係,僅僅就省城需要就買下一座養殖場,楊瑾不知道怎麼說了。

看出了楊瑾的擔心,林楠拍拍他的肩膀。

「淡定,不就是一個養殖場嗎?很快你就會發現,原來肉也是那麼好吃。」林楠笑著說道,其他的便沒有再多說了,既然敢搞,林楠肯定有些依仗。

昨晚和周穎聊完,他就在自己的通天店鋪內翻找半天,這是林楠的倚靠,也是他事業的開端,正和某寶一樣,這裡賣的東西也是五花八門。

當然,質量不知道甩某寶幾條街!

林楠現在能夠翻看的店鋪不少,產品自然也不少,自然而然也找到了一些特殊的好東西。

上次的魚食,便是在那家店鋪賣的,專門出售各種動物的輔食,雖然在天國可能很正常,但對於地球的普通東西而言,肯定不是凡物,林楠就選擇了其中一種名黑穀子的東西,看起來和靈穀子大小類似,但卻漆黑一片,不過根據介紹,這是專門餵食天國那些供給富人們的肉類動物,功能實際上就和地球的豬飼料一樣,只不過高級很多很多,而且純天然無公害!

同時,還有著一款特殊的靈劑,也有著特殊的作用,配合著這種黑穀子,能夠製造出最美味的肉類產品。

連天國都這麼推崇,林楠自然毫不懷疑! 儘管楊瑾還帶著疑惑,但眼看老闆這般自信,他也不好再說什麼,老闆的手段他無法想象,不過至少暫時來看,好像還沒有失敗過。

果酒廠、製藥廠都是林楠突發奇想搞的,當時確實他也都反對過,不過貌似都不錯,果酒廠現在真可謂是日進斗金,每日的產量根本不夠銷售,這還是周圍鄉鎮旗艦店還沒有鋪開的情況下,一旦全部鋪開下去,需求量更是會大增很多。

至於製藥廠,能生產出同類最頂級的藥品,絕對的好東西,馬上就要上市,也有著無窮的潛力,又將是一個熱銷產品。

神秘的老闆,帶給他們太多的無法理解,既然老闆這麼信誓旦旦的,楊瑾也只能做好分內的事情,等待著林楠養殖場的好東西,被林楠這麼一說,他才發現自己最近好像很久沒吃葷了,餐桌早已經被林楠的這些瓜果蔬菜給霸佔了。

辦公室內,楊瑾隨即又和林楠談起了運輸系統以及產業園區的事情,哪怕是規劃了產業園,但農業這一塊也不會進入其中,在這裡更為方便,眼下倉庫已經在建了,運輸系統他也聯繫好了,報價一千萬左右,不過具體的楊瑾還在考慮,準備多設置一些運輸入口,使得運輸更為方便,讓它更加的智能化,還在進行評估。

另外就是產業園的事情,林楠拍拍屁股走人,楊瑾卻往關悅的辦公室跑了幾趟,關悅也明白工作的事情找楊瑾更方便,談論了不少關於產業園的事情。

對這件事,鄉政府給予極大的支持,征地的事情甚至也已經在鄉鎮府那邊提上了日程,不過這畢竟是數百畝地的事情,初步規劃了六百畝地,這可不是小事情,哪怕是鄉鎮府想要做也要上報縣政府批准,同時也要做好征地的民眾思想工作。

估計最快半個月會做好征地手續,而他們這裡也需要提供一個詳細的產業園區的規劃交上去,同時還要和鄉鎮府簽署一份協議,有著不少細節性的東西,關悅都和楊瑾談過,而今在轉達,最終都需要林楠這個大老闆來拍板決定。

對於這些,林楠也不懂,反倒是楊瑾更在行,索性都直接交給他全權負責了,簽字的時候找自己就行,無論是果酒廠亦或者是製藥廠,林楠都能保證會越來越好,自然其他的事情就簡單了。

沒多久,吳培軍給林楠打來電話,吳磊回來了,獨自一人,一大早的就挨家挨戶的還錢,而今就站在養殖場大門口,要見林楠。

對於這人,林楠還是蠻有興趣的,小時認識,但而今肯定不認識。

「要不要到我養殖場看看?」林楠對楊瑾說道,準備讓楊瑾去見識見識,也好好和這個吳磊打打交道,畢竟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他,林楠還是要親自考核一下的。

楊瑾搖頭,林楠這個甩手掌柜走了也就走了,反正也沒啥事需要他做的,而自己這一大攤的事情,真心走不開。

「你忙吧,啥時候能吃肉的時候叫我,給我先嘗嘗就行。」

林楠輕笑一聲,隨即也不耽擱,直接開車趕了過去。

半小時后,林楠的車子在養殖場大門口停了下來,離得老遠就能看到一個略顯消瘦的身影站在門口,身上還背著一個大包,一動不動的就這麼注視著緩緩開過來的車子。

「你好,吳磊?」林楠走近,開口問道,可能之前見過很多次,但多少年了林楠也沒什麼印象,這人個頭不矮,就是看起來有些黝黑,一臉老實的模樣,只是第一眼林楠就覺得這是一個實幹的傢伙。

奉令成婚 看人,林楠不敢說自己很准,但至少那種感覺不錯!

聽到林楠的話,消瘦男子直接上前,對著林楠就是一個躬身行禮,正是吳磊!

正如林楠看到的一樣,這是一個實在人,也是一個渾身充滿幹勁的人,但這一次,他摔個慘不忍睹,傾家蕩產,而此刻林楠的仗義出手,對他們家而言,意義重大,等於一種重生!

有風自南 為此,在看到手機簡訊提醒的那麼多錢時,他就已然有了決定!

他的命都給了林楠,這是他賣命的錢,儘管林楠可能不在意,但他在意。

「謝謝!」吳磊沉聲,帶著極大的感激。

見狀,林楠當即上前扶住,這可不是他要的,幫他可不是為了這些。

「不用那麼客氣,只要你願意,你就幫我把這個廠子做好就行,至於錢的事情,我說過不是給,是借,你可以慢慢還,不用有其他的心理壓力。」

聽到林楠這話,吳磊更是感激。

「只要你信我,哪怕是拼了命,我也會努力將這裡做好!」

這個時候,吳培軍也走了過來,身後還有著十五名工人,都是原本在養殖場幹活的,而今都就位,此時可也都看向林楠,等待著這位新老闆的吩咐,吳磊欠他們的錢先前也都還清了,一毛不少,每個人逐個鞠躬致歉。

沒有人怨恨他,都知道他的難處。

「林楠,你看看咱這養殖場該怎麼布置吧,該怎麼養殖什麼東西,既然開始了,咱們就好好做好就是。」吳培軍現在是廠子的廠子,林楠昨天就認命了,這裡一切他看管,即便是吳磊也要聽他的。

當然,大老闆屬於林楠。

眾人看向林楠,不過林楠卻看向了吳磊,這東西肯定還是他最擅長,之前林楠也聽過了介紹,若非瘟疫問題,吳磊的這個養殖場還是很不錯的,這是他的領域,林楠做的就是提供支持和特殊的後援而已!

「其他人都先散了休息,吳磊、舅舅我們好好研究下這件事。」林楠當即吩咐道。

不多時,三人出現在養殖場的一個辦公室內,看起來非常的簡陋,就一個桌子一台電腦,幾把椅子,一個文件櫃,一張小床而已。

哪怕是經過昨天是整理,這裡依舊顯得髒兮兮的,不過三人都沒有那麼多的講究,直接坐了下來。

對於要養殖的東西,林楠其實想的很簡單,無非就那幾樣而已。

「吳磊,以後我舅舅就是廠子,你是副廠長,養殖的事情你負責,其他的我老舅負責,養殖的東西我也想過了,就是豬、牛、雞這三種,外加魚塘里的魚類,你負責選擇最優質的種豬、種牛、小雞幼崽,價格不是問題,要最好的那種,另外養殖場該如何重新置辦的,你自己也看著來,一切都要做到最好!」林楠直接沉聲吩咐道。 打聽好了,易陽才想起來,媳婦兒不知道去哪了,身邊一看也沒有,趕緊回頭找,周子怡正在車旁邊站著呢。

「才想起我來啊,你說走車也不鎖,別丟了押金都不給退。」

易陽自己知道犯了錯誤,也不辯解,嘿嘿一笑,騎上車回酒店了,晚上他就開始想,唱什麼歌兒好,他打算這裡也唱三天,以後去過去的地方都能唱,就都按照這個標準來。

「明天你自己能弄過來嗎,還有架子什麼的,扯線這些自己能行嗎?」

「沒事兒,明天幫手就來了,放心吧。」

王卓此時正在飛機上,本來他以為易陽走了兩個人也就沒機會再見了,沒想到他媽媽接了個電話,易陽讓他去幫忙,興奮的一晚上沒睡,最早的航班直接飛廣州。

「師父,我到酒店了。」

易陽後悔把自己的手機號給他了,就應該讓他在大堂等,這才八點多,人就來了。

「你自己報名字,房間訂好了,先休息,中午再找你。」

說要易陽就把電話掛了,昨天晚上一直在想唱什麼歌兒,天快亮才睡著,睡的正舒服,就來了個電話,沒有發脾氣他已經克制了,沒錯,六十多歲的人了,他還有起床氣。

中午休息好了,易陽讓媳婦兒自己出去逛逛,他帶著王卓去公園管理處諮詢了一下,沒想到公園管理處的負責人是他的粉絲,說什麼也不要錢,自己把錢掏了,還特意給了易陽一個專屬位置,出了門,易陽想起來一句話,有朋友走遍天下啊。

晚上公園廣場經常來的人發現今天好像多了不少人,這種情況也不少見,以前都是公園那邊提前通知,有什麼樂隊來,才會有粉絲,但是今天沒聽說有誰要來公園啊。

「消息準確嗎?流浪老頭真的來?」

「放心吧,我四舅你知道吧,對,就是那個喜歡喝酒的,他有個同事,同事家的兒子的老師的同學的學生的家長的同事家的孩子就在公園管理處,所以這個消息絕對是真的。」

這位已經被這八杆子打不著的關係弄蒙了,不過他最後一句聽懂了,消息是真的,只要這個准了,什麼舅舅老師的那都無所謂了。

這裡的時間管控和長沙不同,每天五點開始,十點半之前結束就可以,易陽他們就沒來太早,畢竟一首歌,唱個幾遍就要離開了,沒必要太早。

結果因為遲遲沒看到人來,很多聽到消息過來的人又走了,以為自己被騙了,也有堅持等著的,七點鐘的時候,易陽來了。

「快看,是流浪老頭。」

「真的是,太帥了,這就是我夢想中的大叔啊,流浪大叔我愛你。」

易陽也沒想到自己來這裡唱歌的消息泄漏的這麼快,和大家揮了揮手,到了自己的專屬位置,開始擺放設備,不一會兒就圍了好多人,有些人雖然沒見過易陽,但是都聽過他的歌兒,聽說是流浪老頭來了,不是粉絲的也跑過來湊熱鬧。

「廣州的朋友們你們好。」

「好!」

易陽覺得這回答的聲音能夠從公園的一端傳到了另一端。

「很高興看到你們,我看著你們年輕的樣子真的很羨慕,羨慕你們這麼年輕和我看起來竟然年齡差不多。」

大家早就在網上聽說了流浪老頭很幽默,近距離接觸之後,發現不是很幽默,是非常幽默。

「不瞞你們說,為了唱歌,我騎著車找了好幾天,這幾天下來我就一個感覺,廣州的天氣就像我孫子一樣,想哭就哭,想笑就笑,關鍵是他哭的時候,我沒有一個尿不濕,最後我的頭髮濕了。」

易陽的話一句接著一句,逗得周圍人樂得不行,他們現在覺得,就是不聽歌,光這段兒就夠用了。

不過易陽還是要唱歌的,他今天唱的也是一首自己特別喜歡的歌曲,不知道為什麼,他現在選歌兒都是一些悲傷的,這次他選擇的歌曲名字是白月光。

白月光這首歌歌詞簡單,但是卻非常能打動人的心靈,它原版並不是中文歌曲,後來翻譯成中文版后,沒想到成為了經典。

其實易陽看到這首歌想的不是愛情,而是與人分別的傷感,月光照在地球兩端尚有相見的可能,但是如果有一個人再也看不到月亮,又怎麼可能再相見呢。

東西弄好了,易陽覺得這就是有助理的好處,要是他自己弄,估計要一個小時,王卓出手,不到半個小時,全部搞定。

拿過吉他,指尖微動,音樂來了。

「那麼亮卻那麼冰涼

每個人都有一段悲傷

想隱藏卻欲蓋彌彰

白月光照天涯的兩端

在心上卻不在身旁

擦不干你當時的淚光

路太長追不回原諒

你是我不能言說的傷」

這首歌唱出來就讓人心碎的感覺,特別是易陽讓自己的聲音有一些空洞,聽起來如同失去了靈魂一樣,這不是歌兒的靈魂,而是人因為失去沒有靈魂的感覺。

圍觀的群眾靜靜地聽著,一遍又一遍,中間也有人離開,也有人加入進來,但是不管是離開還是進來,沒有人說話,沒有人吵鬧,大家都在靜靜地聽著,他們真的相信這位流浪歌手有一個真實的故事,而這首白月光就是因為這個故事而寫。

「感謝大家,今天的演唱結束了,明天還是這裡,我還來。」

易陽先走了,沒有人攔著拍照簽名,他們自發地把路讓出來,易陽沉浸在自己製造的氛圍里還沒有走出來,大家看著這個滿頭白髮的背影,有一些心痛,有一些憐憫。

流浪老頭再次出現讓網民也很興奮,本來大家覺得他不見了,肯定不會再出現了,沒想到竟然在另一個城市又有了他的蹤跡。

「老公,你怎麼了?」

周子怡今天沒有去,易陽回來以後她就感覺到了他的情緒不對。

「沒什麼,唱完歌之後沒走出來,我想起了爸爸媽媽,師兄們,這些人是我再也見不到的了,如果再另一個世界也有一輪明月的話,他們會不會也在望月思念。」 辦公室內,吳磊顯得有些沉默,他是下定了決心要好好乾,正所謂在哪裡跌倒在哪裡爬起來,上天此刻等若是又給了他一次機會,為此他很想珍惜。

但是之前的事情給了他不小的陰影,那種可怕的瘟疫來了,當真是擋都擋不住!

成片成片的雞死亡,成群成群的豬倒下,太過可怕,那一刻他當真是很無助。

他想干,但他害怕,有些瘟疫不是靠衛生什麼的可以控制的,想都想不到,太難控制,林楠此刻想要養殖的其實他之前都有養殖。

「最優質的品種都可以找到,但你就不怕那種瘟疫嗎?真若是再來一次,我還是可能沒有任何辦法,那種損失,太驚人。」吳磊開口,看向林楠,提出了自己的第一個問題。

一旁吳培軍聽的這話也是一臉擔心的看向他,先前養殖場的事情他清楚,確實太可怕了,真若是林楠也碰到的話,那就麻煩了,這也是之前他擔心的地方。

二人的擔心,林楠又何曾不知道,不過在林楠這裡,可不是那種普通的種類,經過那種特殊的靈劑作用,再加上黑穀子的餵食,林楠之前已然了解過了,天國的那些東西根本沒聽過什麼叫生病……

自然,林楠怕個什麼?

「這個我有辦法,你儘管去干就行,需要什麼就去置辦,另外將小土丘上的野草也清理掉,我需要重新種植一些最好的草料。」林楠開口回道。

聽林楠這麼說,吳磊有些驚奇的看向林楠,他能防止各種瘟疫的發生?

他也是科班出身,自認為也了解的足夠多,但誰能說一定能防止各種瘟疫的發生?莫說是他,即便是國內最大的一些養殖場之類的偶然間也可能爆發。

不過林楠這麼說,而且還信誓旦旦的,他也就沒有多說了,隨即索性道出了自己對於這個養殖場的規劃,根據林楠的養殖,對這片區域進行區分搭建。

整個養殖場都是他一手建設的,沒有人比他更懂這裡,其實有不少地方都不夠完善,不過當時資金不足,也就湊合著了,眼下林楠既然準備大幹一場,他就直接道出了養殖場的一些需要補充和改善的地方。

這一點,他更專業,所以林楠就直接交給了他,吳培軍全力配合,並且當著他們的面,林楠一個電話讓財務那邊創建了一個分賬號,直接存上一百萬交給吳培軍,只要是該花的,一毛錢都不需要省,要儘快的開始。

為此,整個養殖場直接熱鬧了起來,林楠沒有多待,該見的也見了,該安排的也安排了,剩下的就是他們的事情了,林楠現在要做的就是準備輔助之物。

草種,這個也很關鍵,黑穀子和特殊的靈劑算是潛移默化的改善之物,而這些草種也就是這些豬雞牛等的食物,經過進化液改善過的,林楠相信很快也能幫助不小。

接下來的幾日,林楠倒是突然間閑了下來,儘管各個地方都在熱火朝天的幹了起來,他倒是很悠閑,各個地方都有著各自的負責人,不用他親力親為。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