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小君,你怎麼樣?”

關切的問候透露出他們的緊張,秦明昊不客氣地撞開凌正軒,霸道地接手摟住女人,心疼地將她納入懷抱。

“不怕,不怕,我來了。”

凌正軒怒火翻騰,尚未開口又是幾道人影擠過來圍住女人,徹底將他排斥在外。

突然出現的幾個男人個個帥氣非凡,即便秦明昊顏值並不高,但通身強大的氣場讓他依舊毫不遜色。

陳君儀並不是傷春悲秋的人,世界上唯一親人不能相見,對任何人都是極大的打擊。找到他,一定要找到他,一定能夠找到他!

穿書有喜:全能甜妻超火噠 不要會心不要氣餒,說不定小混球就待在某個角落裏等着她呢?振作起來!找到他!

給自己打氣之後,心中舒暢的了許多,擡頭看見秦明昊、明夕、鳳健伊、方嘯歌四個人焦急的臉色,還有被擠到一旁臉色難看的凌正軒,她露出微笑。有他們,真好。以前從來不把情情愛愛放在心上,現在忽然感覺,似乎也不錯。

“我沒事了。”她平靜到。

如此快的恢復能力反倒是讓他們不可思議。太快了吧?沒有哭哭鬧鬧不止兩三天,沒有一蹶不振精神頹廢幾星期,這麼快就好了?

他們都能理解她受到的創傷有多大,唯一的親人,她整天摩梭手機的動作每個人都看在眼裏。這個精神堪稱支柱的人消失不見,天崩地裂的痛不是每個人都能承受的。

可是,她是陳君儀,是個越挫越勇,永不消極的人。

越是痛苦,就越是冷靜;越是悲傷,就越是清醒。即便身處地獄,也要揮劍凌空,沖天之上!

程璐菲憤恨跺腳。原本還幸災樂禍她弟弟消失了,最好一輩子都別讓兩個人見面纔好,見陳君儀發瘋的狀態她不知道有點多興奮,沒想到這人的心理如此恐怖,連親弟弟不見了都能這麼快恢復。

果然是薄情寡義心狠手辣之人,沒人性!

……

回到凌正軒們暫住的地方,一路上不死鳥小隊開路,強橫的實力看的這羣人眼饞。果然如凌正軒說的攀上了高枝,跟着他們還怕什麼喪屍。

女人們紛紛偷偷打量這個讓凌正軒心心念唸的人,長的的確不錯,然而那平板身材哪有她們前凸後翹的好?

再看看她身邊一個個俊美的帥哥,不由得更加抱怨。

秦明昊冷冽強大,臉說不上多帥但也不差,光是通身神祕莫測的氣質和他方纔顯露的強橫身手就足夠吸引一衆女人目光。

明夕絕世風華的臉龐走到哪裏都是禍害,美的不似凡間人,如詩如畫的精緻驚心動魄,看一眼連頭髮稍都驚豔的顫慄。

鳳健伊萌噠噠的娃娃臉最能俘獲女人心,洋娃娃般可愛,卷卷睫毛眨巴一下都讓人心癢難耐,乖巧的模樣惹人憐愛。

方嘯歌溫文爾雅,帥氣的臉龐,玉樹蘭芝般修長的身體,優雅的貴族氣質和深情的眼眸,似水柔情能將人融化。

當然,還有清冷如雪蓮的凌正軒。

搞不明白這麼多帥哥怎麼就獨獨看上一個要胸沒胸要屁股沒有屁股的搓衣板?還是說這女人的勾引手段太過高超,所有人都被她迷惑?

她一來,所有的人都圍着她轉悠。平日裏把她們當成畜生和泄慾工具自詡高大的那些男人們也點頭哈腰個個跟狗似的。

果然有手段。她們嫉妒又鄙夷地看向椅子上的陳君儀。

陳君儀感官敏銳,女人們不善的目光自然感受到了,但是她懶得去管。烏合之衆,何必費心。她現如今要考慮的是如何找到弟弟。

茫茫人海,沒有任何的通訊工具,要找一個人無意於大海撈針。只有確定好的方法,才能更快的找到他。

“你們有沒有什麼方法能讓我儘快找到他?”人多力量大,總比她一個人想的好。

“回到原來的地方,說不定他反而會再次回到原平,造成再次錯過。”

“不回去就待在原平,萬一他也是這麼想的,兩人豈不是一輩子都不能再見?”

女人們聽着他們的話大致明白了,原來這人要找一個很重要的人,並且這個人就在他們所處的原平省。他們一路找來才發現那個人不再,現今繼續探討怎麼找到他。

女人們嗤笑,惡毒地直接開口:“你們怎麼沒有想過他其實早就死了?末世爆發這麼久死個人再正常不過了。”

她就是看不慣她被衆星捧月的樣子,大家都是女人,憑什麼她就高傲如女王,她們就下賤如牲畜!

話音剛落,所有人臉色大變!

他們故意避開這點,就是爲了不惹怒她。還指望能巴結上這夥人,明眼一看這女人就是主心骨,該死的蠢貨還犯賤地埋汰她,是要拖着所有人下水嗎!

見她竟然還要諷刺,男人趕緊死死堵住她的嘴巴。

但是,還是遲了。

椅子上的女人擡起棕黑色的眸子冷冷盯着她,眼睛裏魔氣凝結似有千萬條黑色毒蛇飛竄,閃爍着的陰冷光芒,盯的女人反射性恐懼後退。

空氣僵硬。

沒有一個人敢吭聲。

她並沒有施展精神力威壓,可是光是身上長期積累的煞氣就讓這羣人畏懼顫抖。

“你怎麼不去死?”冷冰冰的聲音近在耳畔,涼風嗖嗖,肌膚冷的鑽出小疙瘩。

那女人止不住顫抖,臉色蒼白,壓抑之下竟然心有不甘爆發:“我說的又不是假話!”尖銳的聲音刺耳:“每天死的人那麼多,死他一個又怎麼了?這麼久沒有消息肯定是死了!死了!”

死、死、死。

厭惡的字眼魔鬼似的糾纏在耳邊,一遍又一遍提醒她很有可能最親的人不在了!死了!

“噌!”銳利的刀鋒劃過,能源絞刃直直扎進她的大腿上,女人慘叫一聲跌倒,黏稠的紅色蔓延。

“啊啊啊,好疼啊啊啊!啊啊啊!”

淒厲的慘叫穿透房頂,仗着喪屍們在樓下靠近不了扯着嗓子死命尖叫。誠然,她的確疼的要死了。

整把刀穿透皮肉的痛苦可不是人能承受的。

“你看,這樣你都不會死,他爲什麼會死?”溫柔的笑聲傳來,沒有人看見椅子上的女人出手,她的刀已經將她釘在地上。

血腥的場面嚇的女人們尖叫。她們總是躲在男人們背後,何時見過這般直白的場面?還好剛剛開口的不是自己,要不然現在……她們慶幸之餘不忘戰戰兢兢後退。

這個女人是魔鬼。

地上的人疼的說不出話,只能用叫聲減緩疼。顯然,狠辣的女人不會給她這個機會。

“扔下去。”冷酷中帶着殘暴,還有惡意的邪肆。

扔?從哪兒?順着女子冷冰的目光,視線轉移到敞開的窗戶。

女人震驚大叫:“不要!不要!求求你我再也不敢了!不要啊!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樓下就是喪屍羣,不摔死也喂喪屍。

淒厲的慘叫聲實在可憐,任誰聽了都會心軟。

凌正軒難以置信當初善良的她怎麼會如此狠辣,當即不忍開口:“小君,她也不是有心的,不要做的這麼過分。”他面上清冷,實則內心善良,對人看似淡漠其實彬彬有禮。 正確走上聖途的方式 要不然也不會俘獲那麼多女人芳心。

不是有心的?她做的過分?陳君儀怒極反笑:“你這是向着她說話?”

女人一見愛慕的凌正軒幫助自己,狂喜不已,哭嚎着淚流滿面,姿態楚楚動人:“救我嗚嗚嗚,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凌正軒心頭更加不忍,好言相勸:“我不是向着她,我是爲你好。你怎麼能隨隨便便殺人呢?以前的你那麼善良,現在爲什麼會這樣冷血?”

陳君儀是他從小喜歡的人,她在他心中善良可愛,怎麼會變成這幅樣子?

善良?陳君儀哈哈大笑,扭曲的臉帶着狠戾:“我殺人關你什麼事?你以爲你是誰?”冷血?她就是個冷血的人又怎麼樣!不過是從小長大的鄰居罷了,給幾分顏色還真敢開染坊。

“你、你——”凌正軒捂住心口,極其受傷。小君怎麼能這麼說?他是如此的愛她,她怎麼能這麼傷他?

美和尚憐憫地看着他,友善道:“阿彌陀佛,施主若是不適,不若吃藥吧。”還沒吃藥吧。

凌正軒俊臉鐵青,怎麼聽怎麼像損他的意思,可偏偏明夕擔憂的神色不似作假,通身佛性曠遠空靈,真如得道高僧般飄渺。

“多謝大師,我沒事。”他臉色黯淡,眸子受傷的看向陳君儀,期盼她能回心轉意重回正途:“她固然不該在你傷心的時候那麼說,但是人非聖賢孰能無過,要給人改過自新的機會纔是。我知道你只是一時生氣,並不是真的要殺她。”

他微笑,清冷的臉綻放異樣帥氣,認真看着陳君儀:“我相信你不是那種人。”真誠的眸光懇切,他是真的爲她好。

陳君儀笑了,笑得無力:“你爲什麼相信我‘不是那種人’?”最後幾個字她幾乎是咬牙說出來的,“因爲你喜歡我?”

衆目睽睽下聽陳君儀毫不客氣捅破那層窗戶紙,凌正軒臉頰緋紅有些羞澀。原來她都知道,那她爲何不迴應自己?

“你都知道。”他眼睛明亮,寵溺地看着她:“正因爲我喜歡你,所以我不能看着你這麼做。她只是個無辜的人,你不應該遷怒她。我相信弟弟一定能夠找到的。”

無辜人?這麼說都是她陳君儀有病的沒事找茬故意欺負別人?那女人無辜,她陳君儀成什麼了?他們兩個人從小到大十幾年還比不過那女人假惺惺幾滴眼淚?

此時陳君儀還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打着喜歡的旗號自以爲是的“勸說”,這就是他所謂愛意?青梅竹馬,滾蛋!

起身從椅子上走過來,精美的臉面無表情。到凌正軒跟前,站定,纖細的手擡起撫摸上他帥氣的臉,在凌正軒驚喜的表情中,用力甩下!

“啪!”響亮的聲音驚呆了所有人。

地上的女人瞪大眼睛。程璐菲咽咽口水,直覺告訴她,不妙。

“裝逼也要有個界限,不要把我的容忍當成你不要臉的籌碼。”女人冷笑。

------題外話------

我有說凌正軒是弟弟嗎?有嗎有嗎有嗎?嘎嘎嘎(邪惡了)有親問是不是快大結局了,看咱這書像是要大結局的樣子麼?不會滴,故事還在發展,*還沒到哩。

——

推薦基友《異世逆天五小姐》美男多多,女主強大。

簡介:

她二十一世紀至尊殺手魅,因爲親姐妹的背叛而一朝魂穿至風辰大陸的夜家廢材五小姐的身上

你說你是二系天才,很了不起嗎?我可是全系外加靈武雙修

你說你會煉丹,不好意思,本小姐煉丹煉器都會,而且這些還只是我會的一小部分呢!

你說你背後勢力很不得了嗎?本小姐身後還有無數魔獸大軍做後盾呢!

——

有興趣多點擊看看辣,養文會掉數據,容易撲死,所以都多看看吧。麼麼噠~ “小君……”凌正軒帥氣的臉難看之極,他怎麼也不敢相信陳君儀會變成這種人,冷酷,殘忍,血腥,哪有一點當初善良天真的模樣。

難道是末世後遭受的痛苦太多,而今弟弟又不見她心中創傷太重纔會變成這幅樣子?沒錯,肯定是這樣。

凌正軒心中越發難受,心疼她心疼的要死,只感覺自己的肉都是疼的。

他含情脈脈地看着陳君儀:“我知道你只是太生氣了,沒關係,我不疼。”善解人意的說完,大度地微笑。彷彿只要爲了她,死都心甘情願。

他的癡情讓女人們更加嫉妒,礙於方纔陳君儀狠辣的出手,都是敢怒不敢言。

陳君儀實在懶得和他說話,浪費口水嘛。

她從小就是孤兒,沒有人照顧餓了就到垃圾堆裏翻找吃的。後來有一次她在裏面發現了小小的小混蛋,便把他當成私有的玩具拉到當初的家——好心伯伯讓給的一處下水道窩。

兩人相依爲命、幾經輾轉,直到她和弟弟逃出孤兒院,她漸漸的闖出名堂有了自己的房子,才認識了凌正軒。

她家和凌正軒家是隔壁,凌正軒是家中的獨子,爸媽從小嬌慣。再加上他帥氣的外表,彬彬有禮的性格,從小便招人喜歡。曾經一度陳君儀也以爲他是一個很好的青梅,現在看來他就是個豬腦子的傻逼。

要不是看在小時候他一家子對自己和弟弟多有照顧的份上,她現在連他都毫不猶豫扔下去喂喪屍!

等等,喪屍……

鼻尖傳來腐臭的味道,陳君儀皺眉仔細分辨,目光最終落在凌正軒身上,棕黑色的眸光深沉。他被咬了。

不動聲色掃過他全身,並沒有發現可疑地方,最後纔看見他有意躲藏在身後的左手。

難不成就是那裏受傷了?感染喪屍病毒99%可能性變成喪屍。這是一個多麼恐怖的數據,想當初她小隊的李瑞吉、小河村基地裏頭的虎琪,還有許許多多其他人都沒有扛過喪屍病毒。

就連賀梅要不是有陳君儀拼命保護只怕也會變成那樣,可見幾率有多小。

而現在很不幸的,凌正軒也成爲了生死挑戰中的一個,虧的這個白癡還笑得出來。陳君儀心中不是滋味。 楚楚動人 雖說由於剛剛對凌正軒好感度大大下降,但是往日的情分還是不會忘記。

要不是他爸媽幾多照料,小時候小混蛋幾次三番生病能不能活下來都是問題。都說滴水之恩涌泉相報,她即便沒有那麼高大上,也不是個忘恩負義的人。

凌正軒,她救。就當還清往日的恩情,從此互不相干。

她這人向來果斷,下定決心就不會再猶猶豫豫。而且聞味道,再不救治只怕來不及了。時間緊迫,陳君儀懶得和那女人計較。

高傲的眸子冷淡掃過滿身是血的女人,脣角譏諷,手掌反轉,強烈的風系漩渦吸引,能源絞刃拔出肌肉飛到她手心,帶出一串血珠子,疼的女人慘叫連連。

“下次再多廢話,穿透的就是你的腦袋。”陰沉的口氣,半眯的眼眸,刀鋒般凌厲的睫毛,沒有人懷疑她是在說笑話。

女人們瑟縮着不敢看她。

白皙的手掌攤開,明夕和尚自覺掏出一方白手帕送上。她接過擦拭刀面,一邊轉身走一邊道:“凌正軒跟我來,其他人待在這裏不準動。”

見她獨獨叫出自己,凌正軒大喜,連着臉上火辣辣的疼也好多了。就說小君不是心狠手辣的人,看吧,她還不是沒有把那個女人丟下去。不過即使這樣那一刀也太狠了,他得好好說說她不能再這麼做。

男人對覬覦自己喜歡女人的感覺往往十分靈敏,他們的目光他都看在眼裏,小君還是一如既往的追求者一大把。不過他對自己有信心,如今看來自己在她心中地位果然和預想中異樣不一般。

她是喜歡自己的。凌正軒勾起帥氣的脣瓣。肯定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纔沒有動那個女人。越想越開心,看向前方纖細的身姿更加癡迷。

背後黏糊的視線讓她難受,走進一個屋子後,陳君儀轉頭對他說:“關上門。”

凌正軒微微一愣,“爲什麼?”

她不耐煩:“少廢話,讓你關門就關門!”

暴躁的小獸,在他眼中簡直可愛死了,還是和小時候一樣。他寵溺微笑:“好。”合上木門,鎖釦“咔嚓”鎖上。

陳君儀開門見山:“凌正軒,你被喪屍咬了。”

俊臉大變,鐵青地看着她,“你爲什麼這麼說。”

翻翻白眼:“少裝蒜,我們認識好歹這麼多年,你有個什麼我能看不出來?”

凌正軒頹廢低頭,輕輕道:“我不想死。”擡頭,亮晶晶的眼珠子深情望着她:“我不想離開你,我們還沒有談戀愛,我們還沒有結婚,我們還沒有生孩子,我真的不想死。”

“……”擦,你死不死扯上老子幹嘛!

“被喪屍咬傷不見得一定變成喪屍,還有可能進化成異能者。”她自己是吸收末世爆發之處空氣中的病毒進化的,可以說陳君儀的體質也是萬里挑一。

孩子他爹別欠揍 凌正軒苦笑:“成功的機率太小了。”

眨眼,認真到:“我有個辦法能幫你,不過不一定成功。”

他大喜又驚訝:“什麼辦法?”大步走過去激動地握着陳君儀的手,“你真的能幫我?”果然小君是喜歡他的!

煩躁地甩開他的爪子,陳君儀皺眉:“喂喂喂,別動手動腳,都說了不一定成功。”

“你還在生我氣嗎?”他含情脈脈:“我都是爲你好。”

森冷的刀鋒眼秒殺過去,“閉嘴。”再說下去她保不準還想救治他。

誰知這廝不但不收斂,反而伸手抱住她,仗着個子高將她整個人摟在懷裏:“傻瓜,我知道你喜歡我,我也喜歡你。不要生氣了,都是我的錯好不好?”

陳君儀真的要瘋了,爲什麼小時候的帥氣的青梅竹馬變成這幅德行?白瞎了一副好皮囊!

手肘向外彎曲撞擊,堅硬的骨頭擊中他柔軟的腹部,巨大的力道差點把他的肺都打出來!凌正軒劇痛悶哼一聲,尚未反應過來,一記手刀毫不留情劈上後脖頸。他眼前一黑,栽倒。

整個過程乾脆利落。

終於清靜了。她鬆一口氣,將凌正軒扶到牀上,鼻尖的腐臭味道越發濃重。俊美的臉龐隱隱泛出死人的青色。

果然,又沒有抵抗過去。

嘆口氣,人類異能者覺醒的機率太小了。瞅着他帥氣的容顏,真是越看越不順眼。心頭冒火,反手“啪啪啪”狠狠甩了十幾巴掌,直抽的他臉腫成豬頭才罷休。

陳君儀卻是有辦法,之前狗子不是說她身體內的永生之神力量龐大嗎,當初她能夠抵抗過喪屍病毒成功進化出異能力說不定就是沾了永生之神的光。現在可以用來給凌正軒試試。

沒錯,她就是把他當成了試驗品,那又怎麼樣,救他命就夠不錯了。

自從喝了永生之神之後,她的肌膚越來越光滑,頭髮從來不會掉。陳君儀從小怕疼怕的要死,肯定不會學着電視上那些牛人咔嚓就是一刀。

用力拽下自己一根頭髮,別說,還真的很難拽。將它放在能源絞刃刀口,吹口氣,頭髮斷下一小截。陳君儀在它飄落到地上之前伸手接住,大約有兩釐米長。

總裁只借不靠:ceo靠邊玩勺兒把 這麼點也不知道多不多,永生之神的強大她深有體會,總感覺好像太多了,萬一凌正軒無法承受爆體身亡怎麼辦?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