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小娃子,鬧個屁啊。”道士說罷便是閉眼默唸口訣,彷彿這鬼怪根本就沒有纏住他一樣。他念着一堆我聽不懂的話,直接又劍指一指喊道:“燒。”

話音剛落,一陣大火忽然就在頭頂燃了起來,而那女鬼也嚇得趕緊收回了頭髮。不過還沒等我們緩過勁兒來,那女鬼卻一陣風般的突然就出現在了道士面前,迅速用自己的長髮纏住了道士的身體,讓他動彈不得。

女鬼的舌頭又伸了出來,我感覺那舌頭像是能勾走人的魂魄一般,詭異得很。道士臉脹得通紅,閉緊眼睛,喊道:“你太小看我。”

道士說完又在醞釀着什麼,可是他全身上下似乎就只剩嘴還能動了。我奇怪難道這道士就靠一張嘴打敗這女鬼?正當我奇怪的時候,腦海裏突然出現了一個聲音:“小子,我要撐不住了,你快用那玉佩攻擊她,你身上那玉佩是她的剋星。我教你,咒語是……”

我很快反應了過來,這道士應該是在跟我心靈溝通。這話聽得我一頭黑線,感情這老道士對付這女鬼也吃力啊,剛纔只是在說大話罷了。我問道:“這玉佩對這女鬼還有用嗎?”

道士有些急了,回道:“怎麼沒用,只要你學會這咒語,不說打敗她,暫時趕走她還是沒問題的。”

道士話音剛落,我就看到了他的身體上似乎有一個影子要被強行拉出來。不好,這道士要被吸走魂魄了。於是我趕緊默唸咒語,只見我胸前那本來黯淡無光的玉佩又是突然射出了一道兩指寬的綠光。

綠光剛照射到女鬼身上,她像是受到了什麼刺激,整個人撞出去了好幾米,而纏住道士的頭髮也鬆開了。道士剛一解脫,又不知道從哪裏摸出了一張黃紙,接着劍一穿那黃紙又直刺向女鬼。

女鬼中了一劍之後,我看到了何媛身體裏有一個影子飛了出去,不過片刻便消失不見了。

女鬼逃走了,我鬆了一口氣,癱坐在地上。不過看到躺在不遠處的何媛之後,我又趕緊強撐着身體站起來朝她走去。男生對於女生總有一種本能的保護欲。只是我覺得剛纔那玉佩索發出的綠光似乎是消耗了我自身的力氣一般,那綠光一出去,我整個身子都疲軟了。

走到何媛身邊,我輕輕拍了她一下,問道:“何媛,你沒事吧?”

我剛問,就聽到了何媛的哭聲,接着她就抱着我哭了起來。

“行了行了,先回家吧。”那道士說到。他似乎是有些嫉妒我。

於是我跟道士便一起送何媛回她的家,也沒多遠,就五分鐘就走到了。

到了家以後,何媛便癱坐在沙發上,抱着我一動也不動,也不說話。看得出來,她受的驚嚇挺大的。說實話,雖然她名聲不太好,甚至很多同學說她生活不檢點,但我也心生憐惜。

那道士故作嚴肅地說道:“李小峯,你小子還不趕緊打個電話回去,找個藉口說不回去了?”

我想都沒想便回道:“啊?不回去?那我去哪兒啊?”

我話音剛落那道士就是一巴掌拍在我的頭上,說道:“我說你個呆子,活該你小子到現在還自己擼呢?”

我頓時懂了這道士什麼意思了,好歹他也是一出家人,怎麼腦子裏儘想這些。我反駁道:“誰說我擼了。”

道士說道:“行了,你小子別反駁了,我還看不出來?看你面色就知道了,少擼點,免得以後不行。得了,你好好安慰一下人家,晚點咱們再說事。那女鬼受傷不輕,這幾天應該不會再出現了。”

蝕骨甜寵:餓狼老公纏上身 道士說完便拿出一張符紙,也沒見他用火,只是嘴皮動了動,又晃了兩下那符紙,便燃了起來。他把燃起來的符紙放進了水杯裏,又倒了水然後遞給我說道:“你把這個給她喝了,我先走了。”

道士遞給我水杯後便離開了,屋子裏就剩下了我跟何媛兩個人。雖然我也怕,但不能在女生面前認了慫,特別還是漂亮女生。而且被漂亮女生抱着也挺舒服的。

“何媛,先把水喝了吧。”我端着水杯要遞給她。

不過何媛依然死死地抱着我,不肯說話。我雖然有些呆,但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麼?我趕緊從包裏拿出中午上廁所剩下的紙給何媛擦了擦眼淚,又遞給她一張讓她擦擦鼻涕,這纔將手中的杯子交給了她。

趁着何媛喝水的時候,我趕緊拿出我充話費送的諾基亞給家裏打了個電話,說今晚我在學校睡不回去了。因爲你不住校學校也不退住宿費,所以我乾脆也在學校佔了牀,中午還可以睡午覺什麼的。

我媽說給我打了好幾個電話了,再不回去都得找老師了。我趕緊道歉,說是我忘記了。我一直老實,所以我媽比較放心我,也沒懷疑,只是說叫我好好休息就成。

何媛喝完了那燒過的符紙兌的水後看着我說道:“李小峯,謝謝你。還從來沒人對我這麼好。”

聽了這話我頓時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說道:“沒事,再說了,這事兒都是因爲我,也不怪你。”

“因爲你?”何媛有些奇怪。

於是我便把那女鬼六年前就找過我的事情說了一下,接着又說到了今晚她被鬼附身還***我的事情。接着就是那乞丐道士出現幫了我們的忙。至於爲什麼這六年間沒事,我就不知道了。

何媛扭扭捏捏了半天才回道:“小峯,其實……其實那女鬼附身的時候我一直都有感覺,只是我控制不了我自己。這可是……可是我的初吻啊。”

平時大大咧咧,甚至還有幾分男人婆味道的何媛突然這副小女生的模樣,弄得我是大開眼界。可是聽到她說自己初吻是今晚給我了,我還真有些不相信。因爲我覺得一個女孩子,跟那麼多男生關係都不錯,不是那種隨便的女生是什麼?說不定早就被學校不少混子給上過了。

何媛看出了我不相信,眼淚又出來了,說道:“我就知道你不相信,你們都以爲我是那種女生。”

我聽了趕緊安慰道:“沒,沒有啊。我相信你,何媛。”

何媛說道:“我困了。”

“那我去給你倒水洗臉。”我說罷就要起身。

但何媛卻一直在後面跟着我,挽着我的手,弄得我很不方便,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我覺得心裏甜甜的。

終於都洗漱完了,我便跟着何媛去了她房間。

第8章 上了何媛的牀

說實話,一個正常男人此時腦中的畫面是什麼大家都懂,只是我這人老實,所以我說道:“放心吧,沒事了,那女鬼是找我的。再說了,我不是有玉佩麼?你幫我找牀被子,我去沙發睡吧。”

雖然何媛家還有一個房間,不過這時候已經很晚了,我也懶得再鋪牀。

我剛準備走出臥室的門,何媛突然就衝上來從後面抱住了我說道:“不要走好不好,我怕……”

我愣在那,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說實話,我也想留下來。但是這樣會不會顯得我太那個了?不過想想其實叫我一個人睡我也挺怕的,人家一個女生就更不用說了。於是我便答應了下來,轉過身點了點頭。

何媛也有些害羞,我看出來了,她是真緊張。或許真如同她說道的那樣,她還是未經人事。不知道爲什麼,我也願意相信她。我也有些尷尬,畢竟我們兩個沒啥關係,就睡在一起了。

何媛上了牀蜷縮着,沒有看我,只是低着頭。我關上了臥室的門,也上了牀。我不敢跟何媛面對面,那樣畢竟太***了,也不敢大聲出氣。一個大美女躺在我旁邊,反正我是毫無睡意。雖然我沒膽子幹什麼,但想想總可以吧?

沒一會,我就感覺到何媛的身子動了,她在偷偷朝我這邊挪動。我也小心的朝她那邊挪動着。兩個人總算是挨在一起了,何媛貼着我的背,我只覺得一股電流從我的身體流過。

“小峯,我睡不着。咱們聊聊天吧。”何媛說道。

“好啊。”我說。其實我現在也睡不着,反正我上課也是睡覺。

於是何媛便給我講她的事情。他父母都在沿海打工,掙得錢也不算少。而何媛一直是由奶奶帶大的,可惜初三暑假的時候奶奶也去世了,家裏就剩她一個人。她父母覺得她那麼大了,一個人生活也沒什麼。再說了,也不可能放下工作回來照顧她。出去讀書吧,又很難,花費也大。

一個女孩子生活,確實挺不容易的。所以她的性格沒一般女生那般柔弱。而且她就喜歡跟男生玩兒,因爲男生夠爽快,不像女生,小心思多,也愛計較。

聊着聊着,兩個人也越挨越緊。到後來我就直接抱着何媛了,她躺在我的肩上。此刻什麼李陽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這也怪不得我啊,我真不是故意奪人所愛的。而且我覺得只是因爲現在何媛身邊只有我,要有李陽,肯定沒我什麼事。

“小峯,你會保護我麼?”何媛問道。

我抱着何媛的手緊了緊說道:“我會的,我一定會盡力保護你。”

“那你以後都陪我好麼?”何媛說。

聽了這話,我差點沒嚇一跳。難道何媛的意思是我從現在開始每天晚上都陪她睡?頓時我興奮得不行,就算是何媛真的對我沒意思,這一來二去,也能成了吧?想想我還該感謝那女鬼,要不是她,我跟何媛還什麼關係。

我答應了何媛,我打算以後都回這兒了。至於我媽跟我爸是不是會發現我也管不得那麼多了。難道我告訴我爸媽那個女鬼又回來瞭然後還連累了一個女同學,所以我要陪她?估計我媽不得把我打死。小小年紀不學好,還盡找爛藉口。

“何媛,其實……不是我追你。”我想了下還是決定坦白,“那情書是李陽的,本來是我打算幫他交給你,誰知道他忘記寫名字了。”

何媛回道:“那你意思是你不喜歡我,或者說瞧不上我?”

我見何媛不高興了有些緊張,趕緊說道:“喜歡,我喜歡。”

剛說完,何媛就一下親了過來,弄得我頓時愣在了那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剛準備回親過去,可惜何媛已經又縮進被窩了,搞得我後悔不已。

看到我的囧樣子,何媛笑了起來。不過看到她笑了,我也鬆了一口氣。後來就是兩個人抱着聊天,啥也沒做,反正聊着聊着我們睡着了。我從來沒有睡得這麼香過。

“李小峯,快起來了。”我的腦海中忽然冒出了一個聲音。

我迷迷糊糊地回道:“起什麼呀起,上課還早呢。”

“我是黃章,不想死就快點起牀。”那聲音又來了。

我被這一吼給驚醒了,這才反應過來,剛纔那聲音不就是那乞丐道士麼?於是我趕緊在心裏說道:“黃叔,你看這才凌晨呢,有事麼?”

黃章說道:“我看你小子是在美女旁邊不想挪步了吧?不過你要想追這女孩也得保住命才行。”

我知道黃章的意思,眼下抓鬼才是正事。於是我趕緊小心翼翼地抽出手下了牀出了房間。剛到客廳,就看到黃章已經躺在客廳的沙發上了。

我有些吃驚地說道:“你是咋進來的?”

“你管我怎麼進來的?”黃章說罷就用手對着周圍揮動了幾下,然後說道,“好了,現在這客廳我已經屏蔽了,無論我們怎麼鬧外面都是聽不到的,現在咱們說說那女鬼的事情吧。”

我這人還是有理智的,人家沒理由免費幫我啊,於是我問道:“黃叔,你爲什麼要幫我?不會是閒得蛋疼沒事做吧?”

黃章瞪了我一眼說道:“我靠,你小子怎麼跟長輩說話呢?雖然你叫我爺爺也不過分,不過你還是直接叫我名字吧。這黃書黃書的叫着怪彆扭的。”

“不行,我可是有禮貌的人。”我回道,“對吧,黃書?”

黃章不想跟我再扯沒用的,於是說道:“跟你說實話吧,這女鬼我現在也對付不了。不過她現在受傷了,應該會過段時間纔出現了。”

WWW.Tтká n.co

聽了黃章的話,我又開始擔心了,搞了半天這道士也不能對付啊,那我豈不是還很危險?於是我問道:“那你不能對付誰能對付?難道還是我不成?”

黃章回道:“你真聰明,我還沒說你都猜出來了。”

我立馬反應了過來大聲說道:“我靠,不是吧?我一高中生見了鬼都嚇得腿軟你叫我去?你都不能對付我還能對付?”

黃章直接忽視我的不淡定,繼續說道:“那鬼也只有你能抓住了,我是沒辦法了,這樣吧,你給我行個拜師禮,以後就是我徒弟了。我會教你怎麼抓那女鬼。”

拜師學抓鬼?我一想反正也沒什麼壞處,乾脆就答應了下來。不過爲什麼這黃章說只有我能抓住那女鬼,這我是真想不通。

“師父,你爲什麼說只有我能抓那鬼?”我問道。

“別問那麼多,好好學本事就行。”黃章說道,“有些事情你慢慢就知道了,說起來你奶奶還是爲你而死了,你也應該爲她報仇。”

看到黃章那麼嚴肅,我也不敢再問這個事,不過對於自己身上的玉佩,卻有些好奇。但黃章居然說他對這玉佩也不是很瞭解。我想他肯定是不願意跟我說,不然他爲什麼還能教我怎麼用?

黃章又說道:“今天我就先教你畫符吧。先教你禁忌,切記身體不適,精神委靡,或吵鬧,喝酒,發脾氣或房事後,一定不可畫符。”

我心想我倒是想有房事呢,可眼下我還是一單身屌絲男呢。至於跟何媛的關係,也還沒確定。再說了,我也不能一確定關係就跟人家那啥啊,那我成什麼了?不過黃章說的事情可不能當玩笑,我也暗暗記在心裏。

只是接下來的事情就有些坑爹了,黃章居然叫我打坐。這跟畫符有毛關係?

黃章說道:“從現在開始,你每天早上四點起牀,然後打坐兩個小時再去上課。”

“臥槽!兩個小時!”我聽了差點沒奔潰,這傢伙不是山門沒人,想忽悠我回去做道士吧?

第9章 陰陽眼過陰人

黃章不屑地說道:“嫌棄多?那三個小時吧?”

一聽黃章這話,我趕緊回道:“別,師父,我錯了還不行麼?兩個小時就兩個小時。”

“你可別想偷懶,你要是每天沒有打坐滿兩個小時,就會肚子痛。”黃章說完又用拿出一張黃紙畫符之後燒掉給我兌水喝下,整個動作一氣呵成,看着簡直叼爆了。

看來我的心思也被猜中了,這道符估計也是用來監督我了。不過我不明白,別人畫符不是都要用硃砂麼?爲什麼黃章只是用手就能畫出道道金黃色的光?我問了下他,黃章得意地說道:“那都是小把戲了,我好歹也有百年功力,能用那兒玩意兒?光靠念力就行了。”

我說你就吹吧,你看着最多就四十多,能有百年功力?黃章笑而不語,丟下一本書然後就離開了。我一看時間,現在剛好四點。於是便按照師父教的方法開始打坐。

對於有些東西,現在我是深信不疑。所以雖然黃章已經走了,但我卻一點也沒放鬆。別說打坐兩個小時了,就是讓你坐着兩小時不紋絲不動,那也難受。問題是我腦子裏還不能有雜念,一點也不能想還有多久可以起來之類的。

兩個小時對我這種上課都坐不住的人來說絕對是一種煎熬,雖然是冬天,但我的後背早就滲出了汗水。我估麼着時間還沒到一半,雙腿就已經失去知覺了。而整個人也迷迷糊糊,困得不行。

總算是熬到了兩個小時,手機鈴聲剛一響,我就關掉了鬧鐘。而這時候臥室裏也傳來了何媛驚慌的聲音:“小峯,你在哪?”

肯定是何媛起牀後發現我不見了有些着急了,我趕緊跑進了臥室,說道:“我在呢,不怕啊。”

“你幹嘛去了,小峯。”何媛有些擔心地問道,“我還以爲你不管我了呢。”

我趕緊安慰說道:“怎麼會呢?我這不早早起來練功嘛,不然怎麼保護你?”

“小峯,你真好。”何媛聽了我的話心裏吃跟了蜜一樣甜,害羞地低下頭去。

看到何媛害羞的樣子,我興奮得跟打了雞血一樣,一時間也是睏意全無。不過由於腳實在是太麻,剛準備出臥室的時候一下沒站住,摔倒在地上。

何媛見我摔倒了趕緊跑過來扶起我,一臉着急的問道:“小峯,你怎麼了?”

我揉了揉發麻的腿回道:“沒怎麼,應該是剛纔打坐太久腿弄麻了,休息一下就沒事了。我已經拜昨晚救我們那道士爲師了,現在每天四點到六點都要起來打坐。”

“啊?你要當道士?那不是不能結婚了麼?”何媛問道。但又覺得自己說漏了嘴,欲言又止。

我心裏一笑,然後解釋道:“誰說道士不能結婚了?道士又不是和尚,有些派別的道士是可以結婚的。再說了,我只是跟他學本事而已,又不是要真的當道士,俗家弟子還不行麼?”

聽了我的話,何媛只是“哦”了一下。但是我知道,就衝她問的這話,我跟她一定是有戲了。

我們都是早自習下課以後再吃早飯,所以洗漱完畢以後我們就直接去了學校。爲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我走在後面,何媛走到前面。我只是遠遠跟着,並不靠近。雖然天還有些暗,但是在上學的路上學生已經不少了。

何媛成績還不錯,所以從不遲到,要換做我一個人上學,肯定磨磨蹭蹭。我們近十分鐘的時間就到了學校,然後去操場準備跑早操。我看到李陽朝我走來,我想他多半是想知道何媛的情況。只是這事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跟他說,難道說我已經把他的女神給睡了?

李陽走過來對我說:“對了,小峯。我昨晚寫情書的時候忘記寫名字了,你給何媛說是誰給她的沒有?”

我有些表情不自然的回道:“我說了,是你給他的。”

雖然我確實說了,但還是有些心虛,因爲我抱着何媛說的。

“那何媛怎麼說的?”李陽一臉期待地看着我。我可是看出他臉上的自信了。也是,如果不是因爲昨晚有那些意外,我覺得何媛還真沒有拒絕李陽的理由,整個一高富帥啊。

“她也沒說什麼啊,要不我再幫你問問?”我回道。

“算了,我找機會自己去吧。”李陽說道。

其實我心裏已經把何媛當成自己女朋友了,現在還迎合李陽叫他去找何媛,我心裏真不是滋味。

跑步的時候我跑了半圈就摔到在地上,第一次打坐就兩個小時,還沒有休息,我真的是沒有力氣了。這一摔倒,我就直接一屁股挪到旁邊,然後告訴老師腳扭到了。老師也沒說什麼,直接叫我到旁邊去休息。

現在才六點半不到,天還是灰濛濛的。我拿張紙在臺階上墊着坐着,一面望着隊伍裏跑步的何媛。對於我的視力來說,要在一千多人的隊伍裏發現她並不是什麼難事。而且我還看得清清楚楚,忽然我就發現李陽朝着何媛跑過去了。

看到何媛居然沒有拒絕李陽的搭訕,我心裏很不是滋味,但我畢竟是個屌絲,就算何媛真的跟了他,我也沒什麼好說的。

無聊之極的我乾脆拿出那本小冊子來看。這小冊子也不知道是什麼材料做的,反正質量特好。只是有些繁體字我不認識,看來得去查查了,字典上也有標註每個字的繁體字。

第一篇就是講的怎麼看見鬼。說是有種人天生就可以看見鬼,有陰陽眼。這種人實力超常,就是在晚上也能看見東西。臥槽,我心想着不就是我麼?我視力好到每次考試都能看清遠處優生的答案,所以我即使不聽課,也不會考到後十位。當然,我還沒傻到抄個高分,那樣鬼才信。

第一種能看到鬼的人是有陰陽眼的人,而這第二種,叫做過陰人。過陰人是怎麼回事這上邊沒說,我趕緊拿出我的諾基亞查查。往百度上一搜,還真有這個說法。說的是這過陰人嬰兒時期都是不怎麼哭的,也不像其他嬰兒那麼鬧騰。

看到這裏,我的後背頓時冒出一絲冷汗。媽呀,這說的不就是我麼?我還因爲小時候不哭不鬧差點被當傻子給扔了。想到這裏我頓時有一種被人給盯上的感覺。我又拿着手機繼續往下看:

過陰人,是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死去。而且也能幫他人預測生死,但必須是在自己的出生地才行。我看到這裏心裏頓時一震,按照前面來說我應該算是過陰人,可是我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死去。那也就是說我的出生地不在這。

可是我出生那幾年我爸媽應該是在清水鎮,而且他們也不可能跑到其他地方啊?我決定中午回去問問我父母我到底是在那兒出生的。如果我真的是過陰人,而我爸媽也一口咬定我就是在清水鎮出身的,那答應就只有一個了,他們是在隱藏着什麼……

想到這裏,我的心情忽然間有些沉重了。我無法想象一個我喊了十六年的爸媽突然間成了自己的叔叔阿姨……

我的眼眶有些泛紅,我給了自己一耳光罵道:“李小峯,你真***不爭氣。”

我抹了抹眼淚繼續往下看。發現我似乎是既有陰陽眼又具有過陰人的特點。陰陽眼視力極好,而過陰人的條件我也符合,並且這上面說過陰人也是極爲聰明的,什麼東西一學就懂。這個我打算去聽聽課試試,長這麼大就沒好好學習過,如果我真那麼聰明,肯定是一學就懂。

繼續往下看,我更吃驚了。那裏寫着一句話:“過陰人的第一次過陰往往無意識,通常還是在夢裏……”

第10章 後操場的鬼氣

我又是一驚,想到了自己那晚的鬼壓牀。難道我是真的到陰間了?不過這事情我是真搞不懂,只好不去想它了。我打算等下次問問師父。眼下我更關注自己是不是我爸媽親生的。

後面都是一些望風水的知識,我也沒多大興趣。眼下的重點可是那個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出現的女鬼,所以我直接翻起了目錄,看看這上面有沒有說什麼抓鬼的方法。結果一看,要抓鬼首先還是得學畫符咒,看來我還是隻有老老實實地每天早上打坐了。

正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忽然後背一涼。我趕緊一轉身,只見一道黑影閃過,我頓時就嚇得尖叫了起來。不是吧,我剛發現自己是陰陽眼就看見了鬼?我差點沒摔下了梯子。正當這時候,跑步的人羣中也突然響起了女生的驚叫,接着一些人頓時亂作一團。

我怕何媛出事,心中的怕意頓時也減輕了幾分。我趕緊朝着何媛那邊看去,看到何媛的身後居然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影子。這不是剛纔我看到那個黑影麼?我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也不管疼不疼了,趕緊朝着何媛跑去,同時心中默唸師父教我的咒語,接着又是一道綠光射出,那黑影一下就被打散了。

而這時候跑步的學生已經亂作一團,老師們趕緊維護秩序,怕發生踩踏事件。李陽那小子膽子也不小,也會抓準時機。見何媛摔倒了,趕緊跑過去護住她,牽着何媛的手想拉她起來。

看到這一幕,我心裏面頓時有些來氣。心想要不是我趕走那黑影你能過去麼?可是我怕破壞跟李陽的關係,也只有遠遠看着何媛緊緊跟着她。

我怕何媛再有危險,趕緊再往四周一看。這一看,我身體裏頓時有一股冷意從頭到尾。媽呀,這附近的鬼氣居然如此之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這附近有很多鬼?可是這明明是學校啊,不應該出現這樣的情況纔是。

我再也不敢呆在這了,衝進人羣要去找何媛帶她走。不過也奇怪,周圍那一團團黑色在見我來以後都盡數散開了。

我跑到何媛身邊的時候她依然死死地抱着李陽的臂膀,我心裏有些刺痛的感覺,但還是沒表現出來。我對他們說道:“趕緊跟我走,這裏不能留。”

李陽是第一次見我那麼嚴肅,而且他看到我也緊張得很,身體都在發抖,於是他問道:“小峯,這是咋回事啊?”

“別問了,我們走吧。”何媛畢竟跟我一起經歷過,看我的表現就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何媛說完就過來拉着我的手。雖然李陽更強壯,但畢竟我身上的玉佩對付某些東西更有用,所以何媛見我來了自然就從李陽的那邊靠近了我。我怕李陽發現什麼,有意識的何媛保持距離。

反正現在操場上一片混亂,我們也趁亂跑了出去。跑到了教學區,我見四周已經沒有了鬼氣,這才鬆了一口氣。我癱坐在地上,儘管很冰涼,但我實在是沒有力氣再站起來了。也多虧了李陽拉着我,不然跑的時候我都不知道得摔多少跤。

我有些奇怪,爲什麼以前我也在操場跑步但從來都沒有看見過鬼氣而今天卻看到了?難道跟那個女鬼有關係?不過冷靜下來我也沒那麼怕了,這些鬼氣碰到我就自動散開,說明它們還是很怕我的,準確的說是怕我身上的玉佩。

我們在教室裏呆到天都快亮了,其他同學才陸陸續續地回到了教室。這時候老師也打電話過來了,聽到說我跟何媛還有李陽都沒事,也放心了下來。

這一次,學校有整整十多個同學受傷,但是學校都把這事壓下去了,也沒有媒體報道。不少人都說看操場上看到了黑影,接着說我們操場以前是墳地的傳言流竄了出來。上午第一節沒有上課,每個班都是開班會,主要內容就是說要相信科學不能迷信之內的,而且任何學生不得再相互討論關於後操場以前是墳場的事情。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