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小愛可愛的仰起頭看著夏熏溪,努力的回想了一下,有些不解的說到:「我也不知道呀!反正你剛才將爸爸給趕出來了。然後爸爸問哥哥是不是惹你生氣了,哥哥說是他自己的問題,然後他思考了一下就做早餐了!」

「額……」

夏熏溪有些無語!好吧!你確實不能理解,因為我也明白不了呀!我也想知道為什麼?難道就不能是正常的疼老婆!

就在夏熏溪要問小可的時候,小愛已經提前站了出來,扯著夏熏溪的衣擺小小聲的說到:「不過哥哥說,爸爸一定是心虛了!才會做早餐的!」 聽說路宇琛打算到此為止,路婷立馬趕了過來!

「路宇琛,你是真傻還是假傻。」

路婷人還沒有走到他的面前,就是一劈頭蓋臉的教訓。

這麼好的一個機會,他怎麼就不知道好好的把握呢。

「路婷,我是你哥。」從小到大,跟自己說話都是沒大沒小的。

話音一落,就遭到了她的白眼,「我沒有你這麼蠢的哥。」

她一得知他要放棄喬語的時候,整個人是氣不打一處來。

當初說好的兩個人合作,她得到梁景銳,他得到喬語。

怎麼喬語現在一失憶,就態度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變化。

緊接著,她又試圖說通他,「你確定你不再考慮一下,幫我跟梁景銳在一起。」

這麼好的一個合作盟友,她怎麼能夠說放過就放過。

「不可能。」 無上寵愛:肖先生,請放手 路宇琛冷冷的甩出一句話之後,就直接回了房間。

剩下路婷一個人在客廳裡面,氣的直咬牙齒。

最後憤憤不平的離開了家,她又不是非他不可。

沒過多久,她一個人小心翼翼的來到了喬語的病房門口,看了看病房中的她,想要敲門的手又落了下去。

喬語看到她這樣,雖然不認識,但心裏面很是疑惑。

她親自上前,將門打開,一臉迷茫的看著她,「你是?」

路婷低下頭,「喬語……聽說你生病了,我過來看看你。」

「哦,那你進來吧。」既然是來看她的,應該在這之前跟自己是好朋友。

現在的喬語,對路婷沒有任何的抵擋。

路婷進去之後,眼裡面滿是擔憂,「我聽他們說你失憶了,你真的什麼都忘了嗎。」

見此,喬語微微一笑,「嗯,不過有你們陪在我身邊,我都已經知足了。」

反正失憶這種事情早晚都會恢復,只是她因為什麼住院,周圍沒有一個人告訴她。

「我們?除了我之外,還有誰陪著你。」

喬語毫無防備的把這幾天,梁景銳陪著他說了出來。

在說話的時候,眼裡面滿是幸福的光芒。

只是,路婷在一旁有些為難的看著她,「喬語,有些事情,我覺得你即便是失憶了,你也應該知道。」

話音一落,喬語一臉震驚的看著她,難道這件事情另有隱情。

路婷在病房之中待到了深夜,兩個人說了什麼,沒有一個人聽到。

而她在來這裡之前,特意問過了,梁景銳這會沒有時間過來。

所以,在她看時間差不多的時候,就找個借口離開了。

而喬語也從她的口中,得知了許多周圍人不肯告訴自己的事情。

等到梁景銳過來的時候,看到病床旁有一束花,下意識問了一句,「有誰過來了嗎。」

「不知道,是護士送過來的。」

但是喬語他們兩個人說好了要對這件事情保密,所以她並沒有告訴他真相。

梁景銳也沒有多想,一臉溫柔的看著她,「今天情況怎麼樣了。」

「還好……」

喬語心裏面也很是糾結,她感覺的出來,梁景銳對她特別好。

一時間不知道該不該相信,路婷跟自己說的那些話。

不知道為什麼,梁景銳感覺到今天喬語對他的態度有點不太一樣。

至於那裡不一樣,他也說不太清楚。

可能是失憶的緣故吧,梁景銳在心裏面這樣安慰自己。

而這幾天,梁景銳前腳一走,路婷後腳就走了過來,跟喬語在病房之中一直聊天。

在臨走之前,她語重心長的跟喬語說了一句,「你千萬不要被他的表面現象給騙了,畢竟就是因為他,你才變成這個樣子。」

「你要是不信的話,可以套套他的話。」

她了解梁景銳,如果她真要問起來的話,他一定會承認的。

到時候兩個人之間的誤會,也就越鬧越大。

在這天,梁景銳過來的時候,喬語忽然問起,「景銳,我為什麼會住院。」

他不肯講話,她又在一旁問道,「是不是跟你有關。」

梁景銳在心裏面想了想,如果那天他看好喬語的話,她也不會發現左左,更不會因此遭到刺激。

想到這裡,他有些慚愧的低下了頭,現在變成這樣,他又不可推卸的責任。

林夏的重生日子 「我知道了。」喬語深嘆一口氣,繼而又笑著說道,「不過我相信,你也是為我好。」

看著她無條件的相信自己,梁景銳心中微微一顫,將手放在她頭髮上的時候,她身子不找聲色的退了一下。

興許是這幾天的相處,還沒有讓她徹底適應起來。

畢竟她失憶之後,整個人的性格跟之前有些不太一樣,對自己有些陌生也很正常。

殊不知他這次承認,徹底摧毀了喬語對他的最後一點信任。

她心裏面,也開始相信路婷告訴自己的那些話。

剛開始梁景銳還沒有發現,直到後來,喬語對他冷眼相待不說,連個字都不願意跟他講。

這才發現,喬語這幾天對他有些疏離。

真正讓他感到不對勁的,是路宇琛過來看望喬語的時候。

喬語一看到他進來,整個人連鞋子都顧不上穿,一路小跑過去,笑嘻嘻的跟他說道,「你怎麼現在才來,我我等了你好久。」

聽到這句話的路宇琛有些迷茫,不過還是順著她的話說了下去,「要是想我的話,給我打個電話就好了。」

只見她十分乖巧的點頭,扭過頭看到梁景銳的時候,下意識翻了一個白眼。

但是對待路宇琛,就完全是另一個態度了。

雖然路宇琛心裏面有些奇怪,不過他特別高興,她這麼親近自己。

到了傍晚,外面的天色慢慢暗了起來,路宇琛也該回去了。

可是在他起身要離開的時候,喬語突然拉住了他的手臂,「你不要走好不好,你留在這裡陪我。」

「或者,你帶著我離開也可以,總之,我不想看到他。」說著,她指著不遠處毫無存在感的梁景銳。

明明自己變成這樣都是他害的,為什麼宇琛還讓他留在這裡看著自己。

路宇琛心裏面滿是震驚,但是看著她態度執拗,就只好先哄著她離開。

在離開之時,路宇琛也沒有想清楚,喬語好端端的怎麼會變成這樣。

病房中剩下喬語跟梁景銳兩個人,溫度突然間變得很低。

因為路婷跟她說,梁景銳喜歡自己,但是這種喜歡特別的偏執,即便是自己跟路宇琛在一起,他也要倒插一腳。

而這次住院,就是因為他心生嫉妒,把自己囚禁在他家裡面造成的。

「喬語,你到底怎麼了。」

這幾天的冷眼相對,讓梁景銳心裏面也很不是滋味,他想不明白,自己到底那裡做錯了。

可是他一上前,喬語的身子就連忙往後退去,彷彿下一秒,就要從病房中跑出去一樣。

「好,我不碰你,你在這裡好好的待著,我出去好不好。」

為了穩定她的情緒,梁景銳只好離開了病房,不過最主要的就是,他要找一個人算賬。

雖然不清楚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一定跟路宇琛拖不了干係。

他在電話中約路宇琛出來,在看到他的那一刻,一句話也不說,上去就給了他一拳頭。

路宇琛忍不住蹙眉,「你發什麼瘋。」結果話音一落,又硬生生的挨了他一拳頭。

他見梁景銳對自己是下了狠手,沒有辦法,只好跟他扭打在一起。

看著他整個人被憤怒沖昏了頭腦,他心裏面也很是無奈,「就算是我有什麼地方做錯了,你起碼也要讓我知道吧。」

這幾下拳頭,他挨的還真不是一般的憋屈。

「你對喬語做了什麼。」梁景銳嘶吼出聲,下手的力氣是越來越重。

路宇琛躲閃不及,更不想就這樣吃虧,便還了過去。

到了最後,兩個人的臉上都掛了彩。

路宇琛氣喘吁吁的說著,「停,我真是怕了你了,你現在能夠好好的跟我講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吧。」

「你真的不知道?」

梁景銳看他這個樣子也不像是裝的,心裏面有些躊躇不定。

可要是不知道,為什麼喬語一句話都不願意跟自己說,反過來對路宇琛卻是像跟自己的相處模式。

就好像一夜之間,所有的東西都反過來了一樣。

「我要是知道的話,會挨你這幾拳頭。」路宇琛摸著自己的鼻子,看到手上的血跡,整個人更加的無奈。

他又不傻,要是做什麼事情的話,不可以毫無防備的過來。

「你在喬語面前,什麼話也沒說?」

那也不可能啊,如果不是她聽到了什麼東西,肯定不會對你這樣。

聽此,路宇琛頓時翻了一個白眼,「我見喬語的時候你不就在旁邊站著,我就算跟她說了什麼,你也應該聽到才對。」

「你要是懷疑我偷偷跑過去,你可以問我父親,我這幾天都在忙公司裡面的事情。」

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他也願意接受路氏集團的股份,打算過一段時間就接替他的位置。

所以這幾天,他整個人就在路氏裡面工作,這好不容易有空,趕緊過來看望喬語。

只是沒想到,會發生這樣不愉快的事情。

看他也不像是說謊,梁景銳整個人頓時懵了,眉頭一皺,感覺十分不安。

那麼,喬語到底為什麼會突然反常?

是誰在搞鬼?! 蕭閻雲沒好氣的瞪了小愛一眼,說好的爸爸的小情人呢!你能不能不要這麼實在,什麼話都跟你老媽說!

見夏熏溪正一臉探究的看著自己,蕭閻雲有些尷尬的一笑,忍不住抓了抓頭髮,指著眼前的早餐說到:「夠不夠,不夠我再做一個煎蛋!」

「不用了!早餐哪裡吃的了這麼多!你坐下來吧!」

夏熏溪忍不住多看了蕭閻雲一眼,確實有點奇怪哦!跟之前是不一樣哈!該不會是……難道真的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就在夏熏溪猜測的時候,蕭閻雲已經一臉殷勤的將抹好果醬的麵包遞到了夏熏溪的面前,並且小聲的說到:「昨天晚上幸苦你了!你……要是下一次不高興的話。你可以直接說,我不會生氣的!」

紅塵盡陌 額……

夏熏溪有些無語的看著蕭閻雲!

這種事情怎麼能當著孩子的面說出來呢!再說了!我什麼時候說過我不高興了!真是的……你……你到底在想什麼哦!

見蕭閻雲真要起身多弄一點吃食的時候,夏熏溪嚇住了,趕緊一把將人給拉著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見小可他們都看著自己,忍不住綳著一張臉說到:「吃飯!」

於是就有了,媽媽真的生氣了!爸爸你好自為之的眼神!

夏熏溪也是無語了!這都是什麼孩子呀!現在的小孩子要不要這麼鬼精鬼精的呀!真的是……完全搞不定呀這樣!

「老婆,我……」蕭閻雲覺得自己有必要讓夏熏溪消氣的,只是還沒有開口說話,一片麵包就已經塞到自己的嘴裡了!

就在小可那一副你沒救了的眼神裡面,夏熏溪有些羞澀的說到:「不是昨晚的事!你不要瞎想了!」

「那是什麼事呀?」

還是昨天晚上小雲的事情?可是也不對呀,這事發生也不是一兩天了呀,幹嘛要將自己給趕出來呀!蕭閻雲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夏熏溪。就等著她給自己解惑了!

卻不想夏熏溪只是看了小可一眼,有些擔憂的望著自己,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你說吧。我挺得住!」

忍就忍,夏熏溪終究還是沒有忍住,有些憂傷的說到:「我是不是很醜?」

「啊?」蕭閻雲一時間有些懵!這……又是幾個意思!

蕭閻雲的一個沉默,夏熏溪就傷心了!有些不安的看著他說到:「如果你真的接受不了的話,其實可以直說的,我……」

「說啥說呢!我什麼時候嫌棄你丑了!你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女人!不只是臉,在我的心裡你比誰都漂亮!」

蕭閻雲知道自己這話說出來她肯定不相信,只是有些話她既然問了,他就要說清楚!

蕭閻雲習慣性的將夏熏溪給抱在懷中,耐心的解釋到:「你看娛樂圈裡面的那些女人哪一個不是頂尖美女呀!要是只是看臉的話,我又何必等到這麼久,只為了等一個你出現在結婚呢!感情的事情很難說得準的,從認定你開始,你就是我心裡最漂亮的女人!」

「我……」

我能說我很感動,但是聽了還是有點揪心嘛!你這話說的,我怎麼感覺自己好像也沒有比其他人高級多少呢!

唉! 若愛能不朽 算了吧!他一直說話都是這個樣子的,想要他改也改不過來呀!能怎麼辦呢?誰叫自己選的呢!

小可眼見著自己的老媽就這樣輕易的露出笑容的時候,忍不住扶額一臉悲痛的說到:「女人……想法就是簡單呀!」

「……」

夏熏溪看了看小可,再看看一旁的蕭閻雲,忍不住吐槽到:「說吧!你以前是不是也是這麼不討喜!」

「那怎麼可能呢!」

蕭閻雲像是不認識小可一樣,滿是鄙視的說到:「我小時候說話嘴可甜了,好多的叔叔阿姨都誇我聽話懂事呢!」

「騙子!」小可有些不恥的看著蕭閻雲說到:「以前奶奶可是說過了,我跟爸爸小的時候簡直是一模一樣的!」

「額……」

就沒有見過如此喜歡拆台的小孩子,我以前怎麼可能跟你現在一樣呢!你這是在污衊我!

夏熏溪無力的嘆了一口氣,一手擋住了蕭閻雲的視線,看著小可望了望他面前的餐盤,很不耐煩的說到:「二十分鐘你面前的餐盤沒有吃完,今天一天的菜就你自己洗了!」

小可有些驚恐的看著夏熏溪,見她一點也沒有開玩笑的意思,再看看小愛那幾乎快要見底的餐盤,忍不住認命的嘆了嘆了一口氣,特別老成的說到:「戰線沒有統一呀!」

「還有十九分鐘,如果你再不動手的話……」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