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小清石連忙向洞里的深處跑去,心裡還惦記那棵小樹呢,上次自已把師傅的人蔘王全都給吃光了,害得師傅無法突破,這棵樹上的果實應該是好東西吧!要不然巨莽也不會守在這裡。

這個時候小清石的速度比原來可不止強上一陪,眨眼間就來到了那棵小樹前,從樹上摘下果子剛想收起來,這個時候才發現小金龍還在巨莽的身體里,自已也是光著身子,再看看自已的身體,有巨莽肚子里的液體、蛇血還有在剛才煉體時從體內排出來的雜質,厚厚一層覆蓋在身體表面,散發出一陣陣的惡臭。

小清石一頭扎進了水裡,只露出個腦袋嘴裡咬著黑龍刀觀察著巨莽雙手在水裡用力搓著身體。

半個小時過去了,在河水中的小清石看到巨莽不再動了,才從中出來,白里透著紅光的身子一點點的向著巨莽靠近,走到尾部用力砍了幾刀,尾部很快就給砍斷了,看巨莽沒有任何的反應這才放心走到莽蛇的身前,默念道:「小龍回來。」

金光一閃小龍回到了身體內,小清石看著躺在地上五十米長的巨莽,也不知道能不能收到空間時里,從來沒收過這麼大這麼重的東西,心裡實在是沒有底!先收一下試試,想到這小清石鎖定巨莽念了一聲「收」巨莽一下子就消失在了空氣當中。

小清石連忙將意念進到空間里「啊」,一進空間就發現空間的面積比前大了無數陪,一座金光閃閃的大山出現在空間裡面,這是金山嗎?小清石來到金山前,發現在金山下立著一個金色的石碑,石碑的正面寫著三個大字「金精石」,後面刻著一篇修練三味真火的功法和練器的法決,小清石看完石碑上全部內容終於明白過來,這是師傅的祖上留下來的練器材料和法決,只有練出三味真火才能連化這金精石!

師傅的祖先也真是的,留下一座9999金的金山多好!可以換成人民幣來用用。小清石真的好鬱悶!

小清石只看了一遍就記下三味真火的修練功法和練器的法決。

出了空間看著那刻小樹,真想把小樹收到空間里去,可是怕失去上面石乳的滋潤,小樹活不成啊!小清石從樹上摘下一個果子,果子一半鮮紅如血,一半黑如碳墨,自已吃下去如果有毒身體里的小金龍還會來幫我,如果師傅吃了那就大禍了!

不管有毒沒毒先把樹上的果實全部摘了下來,除了手裡留下一個外,其它的都放在了空間里。

小清石沒有任何憂鬱直接將陰陽果吃到了肚子里,陰陽果一進肚子頓時化成一冷一熱兩股真氣在肚子內開始在身體四處遊動,一路走經脈過穴位,瞬間走遍的了全身,這個時候全身409個穴位全部打開,從穴位裡面排出一道道腥臭的氣體,身體內的雜質再次排了出來。

強忍著氣味的小清石,堅持到最後身體不在有氣味排出體外了,直接跳到水裡將身體又重新洗了一遍,到了岸上的小清石身輕、耳聰、目明、感到全身上下前所未有的舒暢。

這個時候小清石才算是脫胎換骨了,上次練體排出了體內的雜質,這次練體排空體內廢氣,讓身體更加接近了自然,在以後修練的道路上變得越來越順暢了! 小清石突然想起來自已還在訓練啊!也不知道自已在這裡呆多久了,更不知道兄弟們現在是什麼情況,趕緊的從空間里拿出來手錶一看,還好!現在是第五天的中午,以自已現在的身體和速度一天就可以趕到基地,可是兄弟們現在不知道有沒有的吃,有沒有的喝,這可是第五天了!

現在手裡有了陰陽果和巨莽肉,再回上點藥材到可以試一下練成藥丸,陰陽果可以排去身體里雜質,莽肉可以增強力量,想到這小清石跳到水裡從洞口游回到岸上。

好久沒見到陽光了,刺眼的陽光讓他適應了好長時間,在陽光下小清石看著自已的身體,雪白的皮膚下面隱隱透著紅光,再看看自已的下腹忍不住大叫一聲「啊」

這也太誇張了吧?怎麼變得這樣變態啊?比上次自已在金百合那個維修工的電視里,看到的那個鬼佬還要強大不少,而且兩蛋變成一個紅一個黑和陰陽果一樣,這如何是好啊?

忙從空間里拿出部隊里配發的綠色底褲穿在身上,向著四周看了看,沒有什麼人這才放心下來,太丟人了!

在樹林砍了一大堆木材放到空間里,穿著底褲又游回到山洞裡,野外生存訓練是禁止生明火的,只能回到洞裡面。

拿出頭戴的鋼盔放在用石頭架上,把陰陽果和莽蛇肉切成很細的小塊再加上一些藥材開始熬制起來,等用小火把鋼盔里水一點點熬干,陰陽果和莽肉一點點融化在藥材裡面,在鋼盔里留下了的一層不太厚的藥膏,用手將藥膏念成一粒粒拇指般大小藥丸,一共八粒。

小清石看著自已的傑作,也不知道藥效怎以樣,自已先吃一粒試試。

藥丸進了肚子里,小清石的真氣明顯增加著,而且身體里傳來和上次吃陰陽果一樣的感覺,雖然沒上次那樣強烈可是身體的感覺和上次一模一樣,看來自已成功的練制出增加內力又能改善體質丹藥,就取名叫「大力神丸」!接著又拿出一些莽蛇肉烤成一塊塊的肉餅,這可是自已和兄弟們的糧食啊!

回到湖邊穿好衣服的小清石,沿著老廣留下的標記一路急行,兩三米高的矮樹直接在樹上飛躍,遇到沼澤地直接踩上去輕身飛過,一直追到晚上七點鐘,在一棵大樹上老廣和小志兩個人正靠在樹上睡著覺,兩個人的衣服已經看不見綠色,都被泥土遮住了,像兩個泥猴爬在大樹上,小清石輕輕走到大樹底下,學著老虎的叫聲大「吼」一聲,正在覺睡的兩個人同時快速拔出手槍,將槍口對著下面,當他們看到樹下是站著一個人的時候,老廣剛想張口大罵:「你媽」雖然天很黑可是他們倆卻認出這個身影好像是自已的兄弟石頭呢!馬上改口道:「你媽!啊!你是石頭?」

小清石開心的大笑起來!聽到笑聲兩個直接從樹上跳了下來,直接抱住石頭也開心大笑道:「臭小子!終於趕上來了!我們倆一直在擔心你,這回好了!我們三個再找到強子、老謝、奎奎又天下無敵了!」

這個時候從老廣和小志的肚子里傳來一陣「咕嚕!~咕嚕!」叫聲,馬上明白這兩個人是餓了,忙從身後的背包里拿出烤好的蛇肉放到他們手裡說道:「先吃點蛇肉,這可是好東西!」

老廣和小志手裡拿著蛇肉並沒有吃而是對著小清石道:「你還自已是留著吧!後面還有二天多呢!我們一會再抓點老鼠、野兔什麼的就可以了!」

「吃吧!還有很多呢!這都是給你們準備的!」

老廣和小志一聽還有很多,直接把手裡的東西放在嘴裡,一口咬下去一陣肉香充滿了口腔,「啊!是熟的?石頭你怎麼會生火啊?發現了就要被淘汰的啊!」小志緊張的問道「放心吧!我發現一個山洞,正好一條大蛇我殺了它,在山洞裡烤的,外面看不見!」

兩個這才放心下來,開始大口大口吃著蛇肉。

很快消滅了蛇肉,三個坐在地上,小清石將發現老廣的標記后,自已按著標記一路尋找過來,沒有說水下巨莽的事情,說了也沒人信啊!

北京的動物園在1975年曾經展示過一條100米長,5米粗的巨莽,和長長的火車沒什麼兩樣。

第六天早上四點,三個人又開始向前出發,有了蛇肉做補充,三個人的速度很快,老廣和小志一直在問小清石,吃了他的蛇肉怎麼渾身都是勁,是不是在裡面放了興奮劑了?

在中午的時候,三個人發現了老謝留下的標記,他們找到老謝的時候老謝正和強子、奎奎一人抓住一隻扒了皮老鼠,正在用嘴用力的撕扯著老鼠身上的肉,三個除了一雙眼睛還保留著黑白顏色,其他的地方都被泥土樹葉覆蓋住了,像三個野人坐到那裡,臉上、嘴上都是動物的鮮血。

三個看到老廣他們三個人激動的扔掉了手中的老鼠,撲到他們三人身上,高興的又喊又叫!

做為特種兵,生吃一切能吃的食物,目標就是生存下來好完成任務。

蛇肉也不多了,小清石只能偷偷從空間里拿出生的蛇肉出來,放在背包里,不過對與另外五個兄弟來說這已經是天大的美味了!老廣把這叫「生蛇片」比以前吃到的「生魚片」強得太多了!

第七天,六個人趕回到了基地,進到了前二十名,而最後有二十名戰士傷心的離開了特戰大隊訓練基地。

回到基地,六個人首先跑到澡堂里,站在澡堂里老廣突然發現小清石皮膚有了些變化,可是自已又說不清有那些變化,當著著小清石的的時候又看看自已的,突然向著另外的幾個人喊到:「兄弟們!快來看!我們的石頭長大啦!」

律婚不將就 四人人跑了過來順著老廣指的地方一看「啊」

強子小聲的道:「都是爺們兒!差距咋就么這麼大呢!」

老謝鬱悶的道:「下次不要叫我來看這個,太傷自尊了!」

奎奎搖了搖頭道:「看來我們發育的太晚了!」

小志笑了笑道:「好看並不一定好用!」

眾人一齊鼓掌道:「實話!」 小清石看著五個人正好把自已的大力神丸給他們,排出身體的雜質也可以在澡堂子里洗一下,想到這對著五個人道:「各位兄長!小弟祖傳有一良方!專用來強身健體的藥丸,名叫大力神丸!要吃的請舉手!我就是吃這個長大的!」

五個人看著小清石的下面一起舉起手來叫道:「快去!」

小清石轉身回到更衣室,從空間里拿出五個大力神丸來又轉身回到了洗堂里,五個看著他手裡拿著五個黑黑的藥丸,老廣問道:「怎麼連個包裝都沒有啊?三無產品啊?」

「狗皮膏藥還有包裝呢?這咱什麼都沒有呢?」

「連個生產日期都沒有?這是啥子嗎?」

小志的命是石頭救的,二話不說直接拿起一個吃到肚子里,五個人一齊看著他,過了一會小志慢慢感覺一冷一熱兩股氣流在肚子內開始在身體四處遊動,肚子里開始「咕嚕!咕嚕!」叫起來,小志轉身就向洗手間跑去,五個人也跟著跑了進去,剛一進去一股惡臭迎面撲來,裡面還夾帶著小志的聲音:「好舒服啊!」

又衝出洗手間的五個人離得遠遠的看著洗手間的門口,過了三分鐘,全身烏黑的小志從裡面跑了出來,直接衝進澡堂里拚命搓著身上黑泥,直到小志恢復到原來的膚色,五個人才放心下來!

這個時候八隻眼睛卻盯住小志的分身,一看真的有了很大的變化,一齊向著小清石沖了過去,從他手裡搶過藥丸張口就吞了下去。

四個人吃完很有經驗的拿著毛巾去了洗手間。

這個時候陸續有隊員進到了澡堂里洗著澡,當四個人全身烏黑衝到澡堂里的時候,一股惡臭開始瀰漫了整個澡堂里,正在洗澡的人開始捂著自已的鼻子紛紛逃了出來,有些人邊逃邊道:「澡堂也是對我們野外生存的考驗嗎?真是太狠了!」

清石和小志很聰明事先跑了出來,站在門口等他們,四個人抬著頭挺著胸笑眯眯走了出來,對著小清石同時舉起大拇指道:「神葯!」

第三天,哨聲又再次響起,戰士們又熟練全副武裝,小清石他們六個還是比別人增加了五公斤的重量,可是今天這五公里跑下來一點不吃力,回到宿舍整理內務時候小志向著幾個人道:「我們明明可以跑到最前的,為什麼不跑啊?」

老廣看著小志嘆了口氣道:「傻孩子!要低調!你還想再加五公斤啊!」

老謝點點頭接著:「如果我們六人全部跑到前六名,領導問起來是什麼原因啊,你就說是吃了小清石的大力神丸嗎?」

強子站起身來道:「誰敢出賣石頭我就削誰!」

奎奎用力的點點頭道:「肥水不流外人田!」

第二個月緊張的訓練又開始了,每天固定的兩次全副武裝五公裡外,晚上開始不定期不定時間搞起了緊急集合。被包打了拆,拆了打,衣服脫了穿,穿了脫,最多的一次連續搞了七次緊急集合一直到天亮,還要爬起來跑一個五公里,老廣自我評價為「一夜七次郎」。

接下來的幾個月里,白天開始進行800米障礙要求4分鐘以下,捕俘技術,擒拿格鬥,攀登,射擊等訓練。射擊要求百發百中,擒拿格鬥要做到乾淨利落,氣功破石要一次完成。射擊三種姿勢:步兵卧姿100米射擊五發48環以上;步兵立姿200米五發45環以上;步兵跪姿150米三個點射十發90環以上。

進行舉汽車輪胎、舉彈藥箱、抬載重皮艇、扛圓木等高強度體能訓練,增強體能素質。肩扛300斤以上圓木進行5公里越野訓練,往往選擇路況陡峭,穿越泥潭、叢林等惡劣的路線。

每次訓練完,就是鐵打的六個人衣服也是濕的透透的,體能消耗的很厲害,疲憊不堪,堅持不間斷地訓練4個多小時后才能得到休息。

挑戰心理極限、體能極限和毅力極限,錘鍊隊員過硬的實戰能力。

訓練中不斷有隊員被淘汰了,訓練強度越來越大,學的科目也越來越多。

特戰隊員除了掌握海、陸、空、警多達上百件武器外,還要掌握格鬥、刺殺、跳傘、爆破、潛水、攀登、滑雪、車舟駕駛、擒拿格鬥、方位判斷、地圖識別等本領。還要學會照相、竊聽、通信、泅渡、警戒、偵察、搜索、捕俘、營救等技戰術技能,還要掌握一可食野生動植物的辨別知識,掌握預定作戰地域語言、風俗等等。

通不一項就立即淘汰出局。在整個訓練過程中,隊員要做到「手不停、腳不停、口不停,身體始終處於運動狀態」,錘鍊長時間連續投入戰鬥的能力。

轉眼已快八個月了,小清石在訓練中度過了十七歲生日。他們六兄弟一路破關斬將,成績一直保持著領先。 總裁老公從天降 大隊長和總教官非常好奇一個屋子裡六個人全部都是猛將,有點不符合常理啊!

這一天中午,剛吃完中午飯,老廣就被叫到了隊長辦公室,站在辦公室面對大隊長、政委、總教官三個心裡沒能了底,自已沒有做什麼壞事啊?三堂會審?

這個時候政委笑著對他道:「來來來做下說!沒什麼事,就是找你聊聊天!」

老廣一聽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事!熱情的不符合邏輯啊!連忙道:「三位首長!如果我犯了什麼錯誤你們就直接說吧!我挺得住。」

三個人對視了一眼,政委笑了笑道:「你們一間房六個人,個個都是神槍手,不能說是打遍全隊無敵手,但在全隊除了你們六個人還真沒有什麼對手,體能也是全隊最強的,你不要和我們說這是巧合吧?」

老廣一聽就知道壞了!最後沒有低調麻煩來了!苦笑著道:「三位首長!我們平時就是更刻苦的訓練,如果說比別的戰友成績好,可能是我們那間房風水比較好吧!」

「胡說八道!軍人講什麼風水,軍人靠的是堅強毅力,刻苦的磨練!」隊長拍著桌子大聲的道「你就別在演戲了!我們可是了解過了,上次你們幾個野外生存訓練回來,在澡堂出了一身臭味,身體就開始變強了!」總教官在邊上道。

老廣真的暈了也不知道怎麼來回答澡堂里的事情,只好道:「我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金清石給了我們一人一個藥丸,吃了身體就這樣了!」

三個人聽完互相看了一眼同時點點頭,小清石他們可不敢讓他交出藥丸啊!只能去找參謀長才行,如果全大隊的隊員吃上這個藥丸那整個戰鬥力就翻倍的增加了! 參謀長聽著大隊長彙報師弟的情況,立即趕到了特戰大隊,把正在泥水裡抱著大圓木的小清石叫到了大隊辦公室。參謀長看著滿身滿臉泥水的小師弟心裡很難受,是自已把他忽悠下山還受了這麼多苦,可是自已也是一名軍人,部隊需要人才,強兵才能保家衛國,自已只能顧大家而不顧小家了。

小清石著著辦公室里只有參謀長一個人,直接叫了聲:「師兄!你把我從訓練場上叫來有什麼事吧?」

師兄從桌上拿起紙巾走到師弟面前,一點一點擦著他臉上的泥水道:「石頭,師兄把你帶到這裡來吃了這麼的苦,恨師兄嗎?」

小清石傻傻的笑道:「恨師兄幹嗎?這裡挺好的啊!戰友對我都挺照顧的」

「師弟那我就直說了吧!聽說你有一種藥丸,吃了會改善體質增強體力,是師伯給你的嗎?」參謀長說完緊緊盯著師弟的雙眼小清石一楞!什麼情況?師兄怎麼會知道吃藥丸的事情?一定是五個人當中有人說了這件事情,怎麼辦?

參謀長看到師弟的眼睛轉來轉去,就知道這傢伙要編故事了,也不著急就站在那裡看著小清石。

小清石想了想道:「師兄!這藥丸是師傅給我的,只給我了七粒,現在只有剩下一粒的,如果師兄要就送給你吧!」

參謀長笑著道:「剛才忘了告訴你一件事情,我把我師傅和師伯接到北京來了,正準備帶你去見師伯,正好我可以問一下師伯,有了好東西怎麼也不給我留點!」

「啊!」小清師聽到師傅來了,自已有快七個月都沒有見到他了,聽到師傅就在這裡心裡這個高興啊!可是聽到師兄要去師傅那要大力神丸,這可麻煩了,一見師傅自已騙師兄的事就穿幫了啊!

參謀長看著師弟的臉一會高興一會苦臉的就想笑,和我玩心眼,你太嫩了點!

小清石看著師兄一直在盯著他,沒辦法了只好向著師兄道:「葯是我自已練的!藥材是我上次訓練時在山裡採的,不過那種藥材已經沒有了!」

「什麼藥材?快說!我去找!」參謀長急聲問道「陰陽果!我只是碰巧在一個山洞裡遇到的!」

「什麼?陰陽果?這是什麼東西?沒聽過啊!」參謀長一聽陰陽果,搜遍了自已的所有記憶都不知道這是什麼果,連名字都是第一次聽到。

「那你手裡現在有多個陰陽果?」參謀長不死心的問道「只有5個了!不過不能給你,那是留給師傅的!」小清石的陰陽果加起來也就50多個,除了留給師傅的,自已還留著突破第七層用呢。

參謀長一聽是留給師伯的還真不好意思再開口要了,不過也不能這樣放過他。

「你手裡那粒先給師兄,如果你再能練制出來10粒這種藥丸,部隊可以授於你少尉軍銜!」

「才少尉?」

「你還想給你個少將啊!」參謀長鬱悶的想到十七歲就是少尉還不知足啊!

「給你十粒藥丸,少尉什麼時候能任命?」

「咦?你小子是不是手裡還有不少這種葯?回答的挺痛快啊?」

小清石也不理會師兄直接道:「你也別管我有多少個!我們一手交葯一手授銜!你給我肩上掛一個豆,我卻給你十個豆我都虧大了!」

「成交!」參某長狠狠的咬著牙道「現在去帶我去見師傅啊!」

「師伯是來過了,不過去五台山我師傅那了!」

「啊!你騙我!」

「誰讓你先騙我的!」

「你!你……」

小清石被師兄騙了,自已也騙了師兄,也不能對師兄說什麼!自已真是報應啊!

氣呼呼的轉身跑出了隊長辦公室,回到訓練場發瘋的訓練起來!老廣的右眼開始一直跳個不停,偷偷看著小清石的表情,猜測是藥丸出了事了,而出賣他就是自已啊!

訓練完六個人回到宿舍,小清石把在他在隊里的事情和大家說一遍,幾個人聽說自已人中間出了叛徒,連忙對天對地的發著毒誓來證明不是自已乾的!老廣紅著臉道:「都別發了!是我說的!」

「你?你為什麼要出賣自已的兄弟?就是一個叛徒!」

「我也不想啊!可是軍人服從命令是天職,最後我.我我就服從了!」

「你就是一個叛徒!」

「你對得起石頭嗎?白眼狼啊?」

小清石看兄弟們都怒氣沖沖教訓著老廣,反正自已也沒太吃虧,忙對大家道:「算了!算了!不要說老廣了,我這不是還弄一個少尉嗎!也不虧!我們還是說說,現在是最後的一個月了最後的考核也開始了,我們不但要面對更加艱苦的訓練,還有面對各項的考核啊!」

眾人一下子都沉默了,接下來的一個月,可能會有很多人離開這裡,因為將要面對是超越自已身體極限的訓練,和各項殘酷的考核。

戰士的射擊訓練彈藥是以箱來計數的,現在的訓練已經沒有給你瞄準的時間,抬槍就射,全憑感覺出槍,200米外的酒瓶要全部命中,做到彈無虛發。在五十公里時速的汽車上準確擊中200米外的人靶,人人都要達到狙擊手的標準,打不中立即淘汰! 六個人聊一會就都睡下了,凌晨二點鐘正在熟睡中小清石突然聞道一刺鼻的味道,趕緊大叫道:「快起來!悲劇來啦!」

這個時候在走廊里的教官們,正在往一間一間房裡扔著催淚彈,第一次放時候小清石不知道是什麼,以為著火了把他熏得涕淚橫流,大叫「著火啦!著火啦!」這也成為了全隊里一個最大的笑料!

隨著次數的增加也就習慣了,一個星差不多會來上一次,老廣以前說過:「如果能像大姨媽一樣一個月來一次就好了!」

小清石也好奇的問老廣:「你大姨媽什麼時候每個來部隊看過你?」

老廣很認真的回答道:「她在夢中來看的我!」小清石也不明白「大姨媽」有兩個含義,只想老廣太想他的大姨媽了!

被催淚彈熏出來的戰士個個穿著短褲,沒辦法,因為接下來要「失身了」集合起來站在場上,黑夜裡吹過一陣陣冷風,這個時候四周同時噴出巨大水柱,教官們拿著高壓水槍不斷向著人群沖著,六個兄弟很有經驗的拉住對方的手臂,人群中不斷有人被衝倒,站起來再被衝到,十五分鐘回去繼續睡覺,這已經成了習慣。

第二天一大早,身背已經30公斤的五公里又開始了。

白天上午的越障礙更加的殘酷,教官手拿步槍,場邊上還架著機關槍,六個人正飛快的穿越低樁鐵絲網,機關槍在鐵絲網上來回掃射著,彈頭「嗖嗖」不斷射到鐵絲網邊上的泥土裡,濺起一片片塵土。

這就是實彈中的訓練,子彈打中了你算你倒霉,打死了你也是活該!死亡名額早就準備好了!

六個人衝出鐵絲網又沖向牽引橫越,下邊的水塘里不斷有炸藥在身邊「轟!轟!」的響起,炸起的水柱淋濕了全身同樣也淋濕牽引繩,讓行動變得更困難。膽小的真不能去當特種兵。

過了牽引橫越就是3米高的阻絕牆,六個人翻身而過,身後傳來教官邊開槍邊罵聲:「快跳!快跳!不跳就打死你!孬種!」

六個人過了阻絕牆又跳到螞蟻窩裡,2米深的糞坑,糞坑裡屎是大隊里養的豬屎,小志每次從糞坑裡爬出來回去都會說:「裡面一定有人屎!」讓這幾個人一個星期沒吃好飯。現在什麼屎都已經不重要了,只有一個目標向前沖!後面還有子彈在腳後跟著,不跳也不行!不習慣更不行!出了糞坑還要穿越火圈,在火海中穿行,上刀山下火海,你想不到這裡都有,你做不到也要用命去來完成。不行立即滾蛋!

教官手裡的槍是人命,手裡的計時器更會斷送戰士特種兵的夢!

下午格鬥搏擊,對手抽籤決定,有兩人一組,最開始是在沙地上然後是泥水裡、水裡等不同地形上搏鬥。格鬥分4次進行,每次3分鐘,每個回合換一個新對手,這個是最冷酷無情的,你要把自已的戰友打到,打輸了的就捲鋪蓋滾蛋,一共才12分鐘,要打倒四個對手在12分鐘內,能做只有不停打下去!小清石開始還真的不忍心對自已的戰友下重手,可是架不住別人找他拚命啊!在最後三分鐘實在是忍不住了,直接用重拳一拳一個將最後兩個打倒,完成了任務。

現在的隊員不到150人了,還有後邊更加變態的考核,每天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來面對突發情況,就像今天中午大家正坐在一起吃飯,剛吃一半就見裝菜的盆里菜汁四濺,一顆發煙手雷扔到菜盆里。

洗個澡裡面也會出現催淚彈,讓你在裡面試一下濕毛巾握口這招是不是真的好用;戴著防毒面具跑越野,還要拔槍射擊,你以為這樣沒什麼難度了吧?教官在你邊跑邊射擊的時候,拿著棍子打你的腿,拽你的肩膀,大聲的罵著你,在跑的路兩邊還不定時的來點地雷爆炸,時時刻刻在磨練著你的意志。

整個訓練的口令都是用英語的,不過你只英語好也沒有用,因為在中間會穿插一些法語、西班牙語、德語、還有阿拉伯語!隊員至少要掌握三種以上的語言的日常對話,熟悉多種語言口令,特戰隊也會經常參加國際的特種人比賽,軍事反恐的軍事演習,語言是基礎!

在這最後瘋狂的一個月里,戰士白天訓練再苦再累,晚上睡覺時眼睛幾乎都是半睜開的,一有風吹草動立即進入戰鬥狀態。

還差五天就可以解放了,只要能堅持過這五天,那麼就會成為真正的讓自已驕傲、戰士佩服的特種兵。

第五早上跑步回來的剩下的150名隊員集合在場上,特戰大隊大隊長陳志勇、政委王明宇、總教官趙天賜三個站在隊伍前面,大隊長陳志勇向著戰士們喊道:「今天能站在這裡的,證明你們已經是一名優秀的軍人,可是離更優秀還差一點,離成為一名優秀的特種兵更差得很遠!今天將進行最後一次的考核,祝你們能全部通過考核,成為我們特戰大隊的一員!」

總教官趙天賜接著道:「這次五天四夜的訓練,將把你們空投到一座無名的小島上,每人只能帶一壺水,一塊壓縮餅乾,一把軍刀,一把信號槍,你們不但要面對生存的考驗,還要面對著敵人的攻擊,被抓住的將被淘汰!現在只留我說的那幾樣裝備,即刻出發!」

戰士在放下身上的裝備后,教官開始對每個人進行搜身,如果兜里裝上半塊巧克力,在這個時候都會改變一個人的命運!

戰士又開始仔細的檢查著自已的傘包,整理好后直接上了汽車去了機場。在飛機上小清石同戰友們一起聊著天,已經從他身上再也看不出第一次跳傘時的影子,人也成熟了許多,像個老兵一樣臉上流露出自信的表情。 這次飛機飛了一個半小時左右,飛機上傳來機長的聲音:「已到達指定區域,請準備!」機艙門緩緩打開,這次總教官沒有罵任何人,戰士們一個一個縱身躍下。

小清石一出艙門,一眼望去下面全是湛藍色的海水,在海水中間有一個黑黑的小島,不用說那個小島就是他們五天四夜要呆的地方,連忙調整降落傘的角度向著小島的方向飛去。

這個小島差不多20平方公里,山高林密。在小島的邊上立著一塊大大的石碑,上面刻著四個大字:軍事禁區。

戰士不斷的降落在小島上,每一個人都迅速收好降落傘,並把傘隱藏好,自已也快速消失在樹林里,因為不知道敵人在那裡,也不知道就會出現在你身邊,吃了可以慢慢想辦法,可是一但被抓住那面對可就是淘汰了。

小清石降落在沙灘上,也快速收好傘包,和別人不同的是將傘包放在空間里,四周觀察了一下,沒有發現另外幾個兄弟,前面落下的的戰友都已經消失在茂密的樹林里,小清石也快速的向樹林奔去。

就這個時候,在山下一處非常隱秘的地方,貼著山體掛滿山藤長滿野草的牆壁慢慢打開了一個門,一個移動的小樹閃身進到里小門裡,小門又慢慢恢復到原來的樣了。

這個小樹沿著一條長長的地道來到了一處在山體內挖出300多平方米的房子內,在房子正前方的牆上,一個大大投影幕正在直播著戰士們空投到小島上的情況,房間內十幾台電腦畫面上也顯示著小島上的每一處的情況。

原來小島上到處都裝有監視器,山洞裡人可以清楚的觀察著小島上發生的任何情況。在房間一排椅子上坐著十九名特戰隊的老兵,古強就站在這些人的前面,看到進來的人道:「響尾蛇,機關都布置好了嗎?」

「都布置好了,就等獵物上鉤了!」樹人說完回到隊伍里坐好。

古強向著這二十人道:「這次100名新兵的考核,由我們小隊二十一人來完成,目的就抓住他們,能逃過我們抓捕的人,也就有資格進入了我們特戰大隊,只要不死人你們可以用盡一切辦法去抓捕!」

這個時候一個隊員道:「隊長,對付這些新兵蛋子不就是手到擒來的事嗎!我更害怕把他全抓了,讓我們後繼無人啊!哈.」身邊不少老兵都跟著笑了起來。

只有幾個和古強一起參加過長白山演習的人沒有笑,因為他們從畫面上看到了一個變態的人!以前就能一拳打飛隊長,經過八個月的訓練金清石他們更沒有什麼信心來抓住他,自已不被他打爬下就算偷笑了。

古強看著那個說話的人道:「貓頭鷹你帶著四個人為一組,從東面抓捕,其他十五人分成三個小組,分別從南、西、北面進行,抓回來的人就關押到另一個山洞的水牢里,有人來救那就更好!我就守在那裡。」

幾個和古強一起參加演習的人這個時侯互相對看了一眼都長長鬆了一口氣,因為他們看到小清石是從東面進了小島,貓頭鷹這回有戲看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