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小白張開手指,對着小嬰兒的頭上輕輕的一彈,我清楚的看到一道白光埋入了小嬰兒的身體裏。

小白滿意的一笑,縱身一躍,再度的跳回了之前廖老準備好的清水杯裏面,轉眼之間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小嬰兒緩緩的睜開水汪汪的雙眼,卻並沒有哭,反而是雙手雙腳不斷的蹬動着,發出陣陣好似銀鈴般的笑聲。

“小傢伙,經過大家的努力,你的業障已經完全的消減,我只希望你可以好好的,快快樂樂的生活下去,不

要再去想以前的那些恩怨。”

廖老撫摸着她的頭,振振有詞的說道。

“爲了讓你忘記前塵往事,我給你取個名字,叫做忘怨。”

小嬰兒居然好像聽懂了廖老的話一樣,再度的發出了陣陣好似銀鈴一樣的聲音。

“念恩,學善,忘怨,廖老,要是我們下次再收一個這樣的傢伙,估計你就該要給他取名叫做“想好”了吧。”

我滿心戲謔的對廖老說道。

聽到我的聲音,忘怨突然間從廖老的懷裏掙脫了出來,徑自的爬入了我的懷裏。

我怕把她摔到了,連忙伸手把她接了過來,直接的攬入了懷裏,直立着放在了自己的胸前。

但是,這小丫頭的生猛,卻是完全的超出了我的想象,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她已經張開自己沒有牙的嘴,隔着衣服,緊緊的咬在了我的胸前。

這時候正是深秋,天氣依舊還熱,爲了貪圖涼快,我只穿了一件淡薄的襯衣。

我被這小丫頭弄得胸前生疼,外加羞愧,讓我忍不住的驚叫出聲。

但是這小丫頭卻是抱定了狠心,死活就是不肯鬆口,逗得在場所有熱都鬨堂大笑了起來。

直到這一刻,我才發現在鬼嬰廟的大廳裏,居然有着一名我現在最不想見到的人。

薛晴!

自從去年,據說她的那位在加州伯克利留學回國的前任出現以後,我們之間,就不由自主的疏遠了距離。

而這事情的起因,便是有一次我在學校的樹林裏,親眼的看到兩人抱在了一起。

在那個時候,雖然薛晴還沒有答應我的追求,但是,我們兩個之間,卻是都已經默認了對方的身份。

也是自從那事以後,我只感覺到心痛,便從此開始刻意的和她疏遠了起來,並且不再接受她的任何邀約。

大家笑罷多時,薛晴這才主動的上前,直接把忘怨從我的懷裏奪了下來。

即便是被薛晴抱在懷裏,忘怨這個小傢伙依舊不肯罷手,雙手雙腳瘋狂的掙扎着,想要從薛晴的懷裏掙脫出來,再度的重回我的懷裏。

“喲,想不到你這傢伙還是蠻有女人緣的,校花級別的美人也就算了,怎麼就連這小傢伙,也都對你這麼有興趣?”

薛晴把忘怨抱在懷裏,說出來的話,我總是聽的其中有着一股酸溜溜的味道。

我不想再和她有任何的交集,也不想再和她爭辯什麼,索性的輕輕的摸了摸忘怨的頭,轉身對廖老提出了告辭。

“廖老,事情已經辦完了,天色不早,明天我們還要上課,就先回去了啊!”

我說着話,不等廖老同意,就一路的跑出了鬼嬰廟。

“叔叔,記得來看我們啊!”

由於現在還沒有天亮的關係,那些供奉在鬼嬰廟裏的小鬼,不斷的從排位裏面跳出來,對我依依的惜別。

“叔叔,聽說外面好玩的很啊,不知道你能不能帶我也出去玩一玩呢!”

突然之間,一個陰鬱無比的聲音陡然在我的耳邊響起。

(本章完) 我順着聲音發出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一名小嬰兒正漂浮在空中,渾身上下都瀰漫着一層濃郁的黑氣,看上去陰森到了極點。

而他的聲音,聽上去也是格外的陰森可怖。

“小傢伙,你是什麼人?”

感受到他身上濃重的陰氣,我不由自主的倒退了幾步,沉聲的對他問道。

“叔叔,你可以叫我小七,這個名字是我自己爲自己取的,因爲我笨,居然被一個女人連續的墮掉了七次!”

小七冷笑着,笑聲聽起來無比的瘮人。

他迴轉過身體,對我高高的舉起了黑氣凜然的手臂。

我清楚的看到,就在他的手臂上,分佈着七個巨大的傷疤,呈點狀密佈着,看上去恐怖到了極點。

“小七,你想幹什麼?”

我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涼氣,手掌緊緊的握了起來。

“不想幹什麼,我說過,我只想和你一起出去,去找那個女人報仇!”

小七的聲音聽上去無比的陰冷。

“小七,沒有廖老的同意,我沒有辦法帶你走的,你冷靜一點。”

雖然我有清水聖蓮傍身,但是,我卻可以清楚的感受的到,這小鬼的身上,似乎有着一種讓我心中恐懼到無法再恐懼的能量,讓我忍不住的後退了幾步。

“叔叔,那些所謂的狗屁佛法,我完全的聽不下去,你讓我在這裏也是受罪,我只想去找那個女人報仇,報仇!”

小七歇斯底里的叫喊着,聲音聽起來恐怖到了極點。

而他的小臉,也都隨之緊緊的擠在了一起,令人感覺到恐懼的是,他的嘴裏,居然也都和學善一樣,其中長滿了尖長的獠牙。

“不可以的,絕對不可以的。”

我重重的搖着頭,瘋了一樣的扭頭跑了開去。

可是,這小鬼的移動速度也實在是太快了一點,我纔沒衝出去多遠,小七已經好似瞬移一樣的衝到了我的面前,徑自的擋住了我的去路。

他張開雙爪,朝着我張開了滿是獠牙的大嘴。

“叔叔,這裏是你的地盤,我並不想傷害你,你別逼我…….”

小七怒吼着,渾身滿是狂暴的氣息,我絲毫也不懷疑,如果我不還手,他會在轉眼之間,就直接把我撕成一團碎片。

雖然狂暴,但是小七卻似乎還是有所顧忌,厲聲的朝着我威脅道。

“小七,你也不要逼我,以你現在的功力,我想你應該無論如何,也都比不上我手中的水土之力吧。”

眼見得小七咄咄逼人,我怒吼一聲,徑自的擺出一副準備戰鬥的架勢出來。

“叔叔,我說過,你不要逼我!”

小七有些惱恨的朝我怒吼着,雙臂一抖,手掌上的指甲,立刻瘋狂的暴漲了起來,看他那模樣,居然似乎對我並沒有半點的懼怕。

最可怕的是,對於他現在所擁有的神通,我可以說是半點也不瞭解,根本就不知道他會用什麼樣的方法和我動手。

“小七,你又不乖了是不是。”

就在我準備和小七動手的時候,廖老溫和的聲音,猛然在我身後響起。

隨着聲音,廖老緩步的從廟中走了過來,笑眯眯的看向了小七。

“廖爺爺,我啊,不過就是和叔叔開個玩笑啦。”

小七怒氣衝衝的朝着廖老叫嚷着,但是尖利如刀的爪子,以及滿口的利齒,卻是轉眼之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他現在的樣子,儼然就是一個可愛的乖寶寶。

“是嗎?”

廖老滿心的奇怪的看了小七一眼,卻是轉臉看向了我。

“小亮,這小傢伙,我就交給你了,帶他出去見識下,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啊。”

“什麼?”

聽着廖老的話,我的下巴幾乎都快要跌在腳面上。

他到底什麼意思?

難道他就真的不知道這小鬼到底是如何的頑劣,要他跟隨在我的身邊,那簡直就是想要害死我嗎。

“廖老,這不好吧。”

我有些無可奈何的看着他,真的希望他就此收回成命。

“廖爺爺,人家這麼乖,每天都在學習佛法,哪有空出去瞎逛啊。”

這小七倒也是夠虛僞的,明明心裏着急着想要離開鬼嬰廟,卻偏要裝出一副乖寶寶的樣子,一臉不捨的看着廖老說道。

“小傢伙,你的那份小心思別以爲我不知道,小亮,這小傢伙身上背的冤孽太過深重,如果不讓他去了結這段塵緣,恐怕他就算是在這裏,也無法化解掉身上的怨氣。”

廖老無奈的嘆着氣,抱起小七,直接將這個隨時可能讓我惹出一身麻煩的小傢伙扔給了我。

“廖爺爺,所以你的意思,就是我現在可以和叔叔一起出去了對不對!”

小七拖着腮,睜着一雙可愛的大眼睛問道。

“是,你現在就可以和小亮一起出去了,不過在你離開之前嗎…….”

廖老說着話,笑着眯起了自己的雙眼。

“在我出去之前要怎麼樣啊。”

小七也學着念恩和學善兩個小傢伙的樣子,一躍跳上了我的肩頭,笑眯眯的看着廖老問道。

“在你出去之前,我希望你…….”

廖老的話音未落,手指卻突然飛快的朝着小七一點,一道金黃色的佛光,徑自的埋入了小七的體內。

“廖爺爺,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小七無比驚愕的叫喊了起來,極力的保持着自己之前在廖老面前維持的乖寶寶的形象。

“不過,我還是怕小亮會制不住你,所以啊,特意的在你身上下了一道佛咒,只要小亮心中唸誦阿彌陀佛,你就會立刻被收回古曼童裏面。”

廖老笑眯眯的說着,而我卻忍不住的在心裏大罵起這個老傢伙的狡猾。

這傢伙真的是狡猾到了極點,不僅把小七這個燙手的山芋扔給了我,卻又非要給這個傢伙帶上一根緊箍咒,我就算是想破了頭皮,也真的想不透他這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麼藥。

不過,我一向都比較信服他,見他把事情就這樣的定了下來,就知道他肯定有什麼深意,索性的不再與他爭,只好默默的打開包袱,讓小七也進入了古曼童裏面。

小七的身體纔剛

剛進入古曼童,一陣激烈的震顫,立刻從我身後的揹包裏傳了出來。

看那激烈的程度,我大概的也可以猜出一二來。

鐵定是念恩學善他們幾個對於這個新來的傢伙相當不感冒,所以纔會聯手的給他一個教訓,讓他記住古曼童裏的規矩。

“我的娘啊!”

隨着古曼童劇烈的顫抖,喜兒慶兒他們幾個實力比較弱小的小鬼,紛紛的被打了出來,漂浮在我肩頭的左右,心有餘悸的看着顫抖的越來越激烈的古曼童。

到了最後,古曼童裏面,儼然的只剩下了念恩,學善,以及剛剛進去不久的小七。

“念恩,學善,還有小七,你們幾個都給我出來!”

我怒吼一聲,真的害怕他們三個會稍有不慎,就將古曼童打破。

念恩和學善他們兩個的天賦極高,已經修煉到了可以脫離古曼童,不再依靠古曼童中肉身也不會魂飛魄散的地步。

但是,其他的小鬼,卻遠沒有他們那麼厲害,如果古曼童真的被打碎,他們少不得就要魂飛魄散。

“好嘞!”

念恩和學善答應了一聲,徑自的從古曼童裏跳了出來,而小七,則是慢吞吞的從裏面爬了出來,才一露面,立刻一臉苦相的飛向了我。

“叔叔,這幾個傢伙太過分了,我才一進去,他們就一起偷襲我,這麼多人一起欺負我,簡直都快把我欺負到死了。”

這貨的臉色裝的相當逼真,如果我不是之前曾經遭到過他的襲擊,又見識過他在廖老的跟前賣乖,我少不得就要相信他說出來的這番話。

“哼,你少在這裏裝神弄鬼了,叔叔,這傢伙還算有點本事,不過和我差的很多,看我不把你燒成灰!”

念恩怒喝一聲,手掌緩緩的擡了起來,一紅一藍的煙火立刻升騰了起來,徑直的被他握在了掌心。

“我要把他撕爛!”

學善一直不善言談,只是磨着牙齒,凶神惡煞般的叫嚷着。

“叔叔,你管不管他們?”

但是小七,卻依舊沒有顯露出自己殘暴的一面,只是可憐兮兮的看着我,似乎是正在被壞學生欺負的好娃兒一樣。

“都給我過來!”

我連忙的朝着他們怒吼一聲,徑自的來到他們的中間。

“好吧!”

念恩和學善無奈,只得收起了自己的武器,灰溜溜的來到了我的跟前,對着我低下了頭。

“還有你,小七!”

我點點手,心中念着阿彌陀佛。

小七似乎聽到了我的唸誦,身不由己的飛了起來,身體徑自的落在了我的身前。

“以後,你們要進入這古曼童,那就是一家人,既然都是一家人,那就要和這個大家庭裏的所有人相親相愛,不分彼此!”

雖然明知道這三個傢伙心裏都憋着火,但是,我卻依舊要把規矩給他們事先講清楚。

畢竟,一山從來都不會容二虎,就算在小七還沒有來之前,念恩和學善之間,也都已經鬥得有些不可開交。

現在再加上這個陰陽怪氣的小七,我想着都感覺到頭疼到不能再頭疼。

(本章完) 自從小七這個傢伙也進入了古曼童裏面之後,本來就時有發生的戰鬥,就基本上發展到了每天都會進行的地步。

每到夜晚,那放在我房間中的古曼童,就會噼啪作響,劇烈的顫抖,根本讓人睡不着覺。

無奈之下,我只好再度的對這三個多餘精力沒有地方發泄的小傢伙下了嚴令,要他們有什麼恩怨,都要出來外面解決。

要不然嗎,反正廖老已經給過我一柄打鬼鞭,只要任何的一位不聽話,我都會用打鬼鞭好好教訓他們一頓。

ωωω▲тт kan▲¢ Ο

就算是學善再如何的狂暴,小七如何的陰險,但是在打鬼鞭的威懾下,也都變得老實了很多,就算是有什麼摩擦,也都相當知趣的會跑到外面來解決。

我的日子就在這種喧鬧中飛快的流逝着,不知不覺間,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星期。

“亮子哥,幹嘛沉着臉。”

許雲瓊走在我的身邊,相當體貼的對我問道。

“沒事!”

雖然我明知道她對我有意思,但是,我卻並不想接受她,而這一切,只是因爲我的心裏還有一個人。

而這個人,就是薛晴,那個傷害我最深的女人。

我一直都覺得自己在感情上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但是對於薛晴,我偏偏就是半點的也放不開,正是由於他的關係,我無形中也開始逐漸的疏遠着和徐雲瓊的距離。

但是許雲瓊這個丫頭,就是偏偏有着一股韌勁,不管我如何的疏遠她,就是死活都黏在我的身邊,就算是我想趕也都趕不走。

如果不是由於嬰鬼廟裏印製的很多傳單和護諸童子陀羅尼經需要頒發,而我和她又恰好的分在了一個組裏面,就算是打死我,我也絕對不會在週末和她一起出現在這情侶最多的地方。

看着身邊一對對成羣結隊的情侶,許雲瓊有意無意的將自己的身體靠在了我的肩膀上,看向我的眼神裏滿是幽怨。

“救命啊,有人搶小孩子啊!”

就在我不知道如何面對許雲瓊的時候,一陣驚叫聲猛然響起,也讓我暫時的從她充滿了幽怨的眼神裏暫時解脫了出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