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小紫依笑道:「佛門之事哪有這麼簡單,世上人都在追求長生不死,其實傳說最接近的,就是佛門上了。他們的佛祖可能就是長生不死的,能活很多很多世,很多很多年,所以關於佛門的事情,一向很神秘。」

「你之前不是一個老婆,叫採薇的女和尚嘛,也許她知道呢,你怎麼不問問她。」小紫依笑道。

「她?」

提到採薇,葉楚神色有些黯然:「她離開了。」

「呵呵,在你們要上成仙路前,她卻離開了,這個時機可真好呀,我想肯定是佛門中有事讓她離開的。」

小紫依哼哼道:「要不然以她對你的痴戀程度,你就是打她她也不會走的,一定是有佛旨降臨了,她不得不離開。」

寵妃萬萬歲 「佛旨?」葉楚皺了皺眉。

小紫依道:「佛門中傳說有佛旨一說,即使是在萬域星空之中,佛祖都有能力,將自己的佛旨傳給佛門中人。」

「凡是接到佛旨的,務必馬上執行,不然的話,佛劫就會降臨,後果不可想像。」

葉楚嘆了口氣道:「現在看來,還是一頭霧水呀,佛星在哪裡也不知道,佛門中人也找不到。」

「著什麼急呀,慢慢找吧……」

小紫依吃完了這一盒糖果,又向葉楚要,葉楚對她說:「小心牙齒都掉光……」

「嘿嘿,我樂意,反正老公有了,牙掉光了,你也要娶。」令葉楚無語的回答。

……

葉楚也沒想到,在這封家老大的洞府中,能遇到小紫倩的妹妹,還讓自己多了一個小老婆。

至於這封家老大怎麼得到的這副養魂仙卷,小紫依也不清楚,她蘇醒的時間也就只有幾十年吧。

而這封家老大,平時也根本就沒有看過這副畫,只是覺得不錯,便往這上面丟了。

小紫依是能讀心,但是也得人家在這副畫面前站一會兒,她才有機會讀對方的心。

但是封家老大,卻基本上沒有看過這副仙卷,因為他壓根不知道這東西有這樣的來歷吧。

蘇醒了之後,小紫依便感覺到,這畫中還有一隻魂虎獸。

專門吸食魂魄的,平時就對自己虎視眈眈的,所以這幾十年,她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這副畫中躲避這魂虎獸的吞噬。

好在葉楚現在來了,最近魂虎獸在畫中的實力大增,若是不來的話,自己就真有可能有麻煩了。

若是被這魂虎獸又吞噬了一部分魂魄,那自己又要陷入沉睡,不知道多久后才能蘇醒了,甚至有可能被這魂虎獸給完全吞噬。

在這屋中和小紫依聊了好一會兒,葉楚也知道了小紫依的一些情況,這時候外面的二人也完事了。

葉楚帶著小紫依出來了,那副仙卷他卻沒有帶走,據小紫依說,那種東西是帶不走的,而且若是帶在身邊的話,就相當於一顆定時炸彈。因為誰也控制不了它,它可能會不時的冒出來,甚至將外面的人,給拉進仙卷中,封印魂魄。

囊中妻 不過葉楚離開之前,還是使了壞,在那副仙卷的外面,給補了一筆腥紅的畫筆。

這樣子,若是封家老大回來的話,應該會發現這多出來的一筆,到時候就會站在那副古畫面前看一陣。

萬一那時候這古畫突然發作了,將他的魂魄給吸了進去了,地傢伙就完蛋了。

出來之後,外面的二人才剛剛穿好衣服。

小紫依掛在葉楚的腰上,葉楚弄了一塊布,給做成了一個身前的背帶,就這樣背著她了。

這丫頭,就是要抱著葉楚,說這樣子她能恢復的更快一些,葉楚也沒辦法,只能等以後見到別人,就說是自己的女兒了。

「這個傢伙是誰?」小紫依問葉楚。

二人現在施展了隱遁術,他們的說話,這封家老三也是聽不到的。

小紫依可以讀心,但是前提是需要,先與對方對視一段時間,這段時間並不需要太長,但是也需要近一分鐘左右。

之前葉楚是在那古畫面前,站了近一分鐘,所以她才能讀葉楚的心,建立與葉楚元靈之間的一種聯繫。

「這是那個封家老大的三弟,和他老婆。」

葉楚介紹了一下,自己掃過封家老三他老婆的元靈,也沒必要非得讓小紫依去和他對視,然後打探什麼東西。

畢竟無緣無故,弄一個小女娃,去和人家對視,這怎麼看都覺得不正常,也會早早的被人給發現的。

小紫依呆在那封府的洞府中,平時也感應不到外面的情況,因為洞府的外面還有法陣。

「長的真難看,遠不如老公。」

結果小紫依來了這麼一句,還是令葉楚心裡有些得意的:「那是當然,哥哥我可是靠顏值吃飯……」

「好假,你明明是靠血脈……」小紫依伸手掐了掐他的下巴,扯住了一把葉楚的鬍子。

「丫的……」

葉楚也有些無語,在這丫頭面前沒有秘密,真是麻煩呀。

「老公,我們現在去哪兒?回你的困仙牢嗎?還是殺到封家去,攪了他們的好事?」小紫依問葉楚。

她真是連葉楚的什麼都知道了,包括最近發生的事情,也都是了如指掌,而且這丫頭的魂魄歸一,融合的很好了。

雖說實力還是很弱,只有聖境左右,但是這意識,以及這頭腦,以及見識還是在的。

「別叫老公……」

葉楚真是感覺很彆扭,這種感覺一般的男人,估計難以體會的,假如有一個兩歲的女娃娃掛在你身上,像你女兒似的,卻不停的喊你老公,會喊的你頭皮發麻心裡出陰影的。

「那叫你什麼呀,總不能叫爸爸吧?」小紫依嘴裡還含著一個棒棒糖,只不過這種棒棒糖,可比地球上的高檔多了。

這種東西其實就是一種類似於吸吸果凍一樣的東西,一次只要吸一丁點就行了,就能保持口腔中有很久的糖的氣味。

葉楚的乾坤世界中,這種東西還有一些,而且當年軒轅飛燕也留下了不少給自己,就是帶給孩子們吃的。

「叫你個大頭鬼……」

葉楚甩了她一個白眼,哼道:「先別扯那麼多廢話,等我回去先。」

「你不去找封家老大老二報仇?」小紫依不解道。

葉楚哼道:「報什麼仇呀報,這仇用得著我報嗎?」

「你是想直接彙報掌教,或者是獄主?」小紫依聽得到葉楚的心聲。

葉楚雖然不想去想,可是這是本能的,下意識的,自己一時半會兒還沒有適應過來。

葉楚笑了笑道:「你都說了人家實力強大,咱們寡不敵眾,沒必要在這裡耗著,讓他們去狗咬狗吧。」

「可是你不知道獄主是誰呀,你也不知道掌教在哪兒……」小紫依不解。

不過葉楚的心聲,馬上就告訴了她答案。

「好吧,誰叫你有一雙天道宗的天眼呢,哎,老公真厲害……」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3910

葉楚笑了笑道:「你都說了人家實力強大,咱們寡不敵眾,沒必要在這裡耗著,讓他們去狗咬狗吧。」

「可是你不知道獄主是誰呀,你也不知道掌教在哪兒……」小紫依不解。

不過葉楚的心聲,馬上就告訴了她答案。

「好吧,誰叫你有一雙天道宗的天眼呢,哎,老公真厲害……」

小傢伙又嘖嘖了幾下嘴,懶得說了,葉楚都將這些給考慮好了。

要去找到掌教,可以說並不是太難,之前從那個辰牢主的夫人那裡便得知了一個方法。

另外如果有仙使令的話,或者是獄頭的手令,也可以與掌教取得聯繫。

並且在之前的仙島中,那一大片的仙島,都是掌教的血脈在居住的,只要到那裡去,想要找到一個方法,將這個消息傳給掌教,可以說是很容易的。

老婆大人,名正言順 葉楚的下一個目標,就是再返回那片仙島處,到那裡去看看那一座交易仙島,看看上面有什麼東西可以交換到的。

離開之後,葉楚便直接來到了這仙島處。

又花了近兩天的時間,所謂的交易仙島,其實就是一座比較大一點的仙島。

葉楚帶著小紫依來到這裡的時候,這裡已經是夜晚了,葉楚他們來的正是時候,一般來說,他們都會選擇在夜晚交換東西。

白天,反倒是沒什麼人,會出現在這裡。

傍晚時分,這裡便有一些零零星星的修行者開始出現了,都是一些掌教的後人。

葉楚挑了幾個修為還不錯的,看上去有些氣質的人的元靈掃了掃,便得知了今天的大概情況。

今天只是一個例行的交易,因為每到這個時辰差不多這仙島便要開放了,他們就可以進來裡面進行交易。

至於這些傢伙,可以說每人想換到的東西都不一樣,也有兩個中年人來這裡純粹就是為了來打探消息的。

他們背後的人,就只是派他們來這裡,經常來混這裡,看看有沒有什麼好東西出世的,一旦出世了,他們的背後的人就會出手搶奪。

哪裡都有劫貨的,只是這裡的劫貨者,顯然是高手中的高手,就這兩個中年人的背後的人,就是兩位魔仙級別的人物。

還有一個黑袍人,看上去很和藹,臉上一直是掛著笑,可是葉楚這一掃把他給嚇了一跳。

這傢伙竟然是邪天的弟子,邪天的三個弟子之一中的一位,而且是前年剛剛收的一個小弟子。

所以修為現在還只有魔神上階九重的實力,還沒有進入大魔神之境,這傢伙也是來打探消息的,同時這個傢伙還是一位前任紅衣大掌教的玄孫,竟然認邪天當了師父。

另外就這個小弟子所知,他的玄祖爺,也就是前任紅衣大掌教,和邪天的關係走的很近,自己之所以能認邪天當師父,也是前任紅衣大掌教認同了的。

所以說,這仙獄的關係之複雜,遠遠超出人們的想像,即使是身在高位的三大掌教,也不是很乾凈的。

或者說,沒有一人是乾淨的,想撇乾淨,幾乎不可能。

葉楚跟著這些人,一起先上了這座仙島,進入仙島之後,這裡的情況讓他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

仙島的面積並不大,也就是大概方圓三十幾里吧,不過上面是一塊平地,平地上搭了一個道台。

道台上面修築了好幾條街道,每一條街道都寬約百米左右,弄成了最少三十幾排這樣的街道,上面有不少方格子一樣的小房間。

而這些人,來到這裡之後,想要擺攤的話,只要進入這些小房間就可以了。

小房間的外部,都有相應的法陣,葉楚瞄了瞄這些法陣,看上去很不簡單,就算是很強的強者,想要一下子破開這種小法陣,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而那些單純的只是想挑東西的,就需要像這樣子,一家一家的進入小房間中,去查看裡面賣家的東西。

所以相當於這裡的交易規則就是,東西不公開,想要看,自己進入小房間。

遇到了就是緣分,談攏了就成交,談不攏,馬上各回自家,誰也不耽誤。

葉楚瞄了瞄,這裡起碼有一千多個這樣的小房間,這要是光是晚上這麼幾個時辰的時間,想要全部看光這一千多個小房間,還真的沒辦法。

跟著進來的這些人,不少人直接就進入小房間中,而且首先進入外面的這些小房間,這樣子可以快速的見到不少的客人。

也就更有機會,遇到合適的人進行交換成功,而也有一些人像葉楚一樣,只是來看東西的,見到有人進入了小房間,自己也跟著進去,趁著大部分人還沒有過來,就先進去看看有沒有什麼好東西。

葉楚之前並沒有隱遁身形,只是給自己妝扮了一下,讓別人認不出來自己。

這仙島處最少也有數千萬人居住,別人也不可能認識自己,想要識破自己也幾乎不可能。

他帶著小紫依挑了一間有人進入的小房間,進入小房間之後,只看到了這個小房間中間被一道白玉擋開了。

在白玉的下面,有一個暗閣,裡面有這賣家的東西,但是這賣家人卻藏在暗閣的後面,所以相當於是看不到賣主。

這也是為了防止有人來劫貨的,不讓這雙方見到對方的臉。

暗閣下面,有一個小檯子,檯子的上面是被白玉給擋開了,東西就放在這塊白玉的下面。

葉楚看了看這下面的東西,是一些奇石,還有一些手飾,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再看看呀,哥……」暗閣後面,傳來了這個賣家的聲音,應該是一個年輕的女人。

不過葉楚卻沒有什麼興趣,直接就出了這個小房間,他進入到了遠處的一個小房間。

進來后,在白玉下面,見到了一個沒有蓋子的木頭小盒子。

小盒子內部有一些刻紋,看上去有些古怪,好像是一些奇形文字,或者是圖騰之類的東西。

「這東西怎麼賣?」葉楚開口問道。

由於隔著白玉,他也感應不到這東西有多少靈力,其實這也考驗你的眼力了,因為白玉隔開了大部分的感應能力,不一定能夠看得完全准。

對方說:「只換延命丹。」

「要多久的?」葉楚問。

「五百年的。」對方道,「三顆。」

「那我可沒有。」

葉楚咧嘴笑了笑,這東西看上去也不是太特別,只是自己感覺有些意思而已,沒必要花那麼大的價錢。

還陽丹,本就不多了,還是留著以後用吧。

「那不送。」

對方倒也不是特別著急的樣子,看這樣子應該是信心滿滿,覺得這沒蓋子的盒子,能夠換到他所需要的東西。

葉楚也懶得和他加價了,直接就出來了。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