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小艾斯特先生是一個非常爽朗的年輕人,見面之後,寒暄了幾句,梁景銳就提出了自己的請求:「艾斯特先生,我想收購令尊手裡的某種材料,不知是否可以?」

聽了梁景銳的要求,艾斯特先生為難道:「父親的事情我很難做決定,這樣吧,我可以帶你去見我妹妹,由她來提,可能會容易點!」

梁景銳高興道:「非常感謝!」

說完,三人就起身離開,艾斯特先生帶著他們,在車上,給梁景銳和葉肅勛介紹道:「我這個妹妹還在讀大學,她是一個非常善良的姑娘,也許會幫的上忙!」說到這裡,艾斯特笑了笑,道:「正因為她的這種性格,所以父親幾天前還給她找了個保鏢,專門處理惡意接近妹妹的人!」

葉肅勛笑道:「看來,你們兄妹感情不錯!」

艾斯特先生哈哈哈笑了起來,道:「當然了!」

「到了!」

艾斯特將車停好,道:「你們等會,我進去將妹妹帶出來!」

梁景銳和葉肅勛點點頭!

看著艾斯特消失的身影,葉肅勛拍拍梁景銳的肩,道:「一定會成功的!」

艾斯特來到妹妹的公寓,一進門,首先看到一個亞洲女子,只聽她笑道:「你好,請問你是?」

艾斯特笑道:「你好,我是溫蒂的哥哥,你是?」

「我是她的保鏢,喬!」 兩人聊了幾句,聽到哥哥聲音的溫迪出來,奇怪道:「哥哥,你怎麼來了?」

艾斯特笑道:「哥哥想請你幫個忙,我們可以出去說嗎?」

溫迪點點頭,道:「當然可以!」

說著,收拾下東西,溫迪跟著哥哥向外走去,眼看馬上到門口了,溫迪突然想起了什麼,轉身對喬語說:「對了,喬,公寓里的食材沒有了,你能幫我去附近超市買點嗎?現在我和哥哥在一起,你就放心吧,你也可以隨意逛逛!」

喬語看了兄妹兩一眼,點頭道:「好的!」

而車內,遠遠看到艾斯特兄妹出來了,梁景銳和葉肅勛立即下車,那一瞬間,梁景銳似乎看到了喬語的身影,可惜很快就被來往的人群淹沒了!

晃了下神,梁景銳苦笑了一聲,又出現幻覺了嗎?正了正心,梁景銳和葉肅勛向著艾斯特兄妹兩走去!

四人找了個附近的咖啡館坐定,溫迪聽了梁景銳的要求,遲疑道:「我可以試試,不過我不敢打包票!」

梁景銳感激道:「沒關係,謝謝溫迪小姐的幫忙!」

聊了會兒天,溫迪為難地看著哥哥,道:「實在不好意思,我待會兒還有課,要先離開了!」

梁景銳聞言,立即道:「那溫迪小姐先上課吧,有機會請讓我表達我的感激之情!」

溫迪笑笑,道:「沒關係,不用放在心上!」

說完,就起身離開,艾斯特看了看外面,道:「你的保鏢還沒回來,我先送你進去吧!」

溫迪點點頭,艾斯特向梁景銳和葉肅勛說了聲,就帶著妹妹回了學校。

透過窗戶,看著兄妹兩漸漸離開,梁景銳和葉肅勛也無意久坐,也跟著起身離開,就在兩人轉身的一剎那,窗前疾步走過一個女子,只見她向著校門口的艾斯特兄妹倆追過去,從那一閃而過的面容可以看出,赫然就是喬語!

國內,顧予寒聽到梁景銳去找了Z國的艾斯特小姐,立即從椅子上站起,道;」想辦法阻止艾斯特小姐出校門!」

「可是,首領,艾斯特小姐已經出了校門,正在和梁景銳他們見面!」

顧予寒一下子坐椅子上,苦澀道:「難道真的是天意?」

「首領?」

顧予寒回過神,無力道:「那你看到艾斯特小姐的保鏢了沒?」

「保鏢?沒有啊,首領!」

顧予寒心中湧起一陣狂喜,道:「去找艾斯特小姐的保鏢,我等會將照片發過去,想辦法拖住她,不要讓梁景銳看到她,直到梁景銳離開Z國!」

雖然對首領的命令感到奇怪,但已經習慣執行命令的手下還是道:「是,首領!」

掛了電話,將照片發了過去,顧予寒輕笑道:「果然還是天意嗎?梁景銳,可惜,你們註定無緣!」

這邊,焦急等待的梁景銳一直在等著艾斯特小姐的回信,終於,在下午的時候,收到了好消息:「梁,我父親同意了,但想見你一面!」艾斯特小姐道。

梁景銳笑道:「謝謝艾斯特小姐的幫助,理應去拜訪一下族長!」

說定了時間和地點,艾斯特小姐歉意道:「實在很抱歉,我晚上有個約會,不能親自將您引薦給父親了,但我已經交代了管家,讓他帶您進去!」

梁景銳道:「不敢麻煩艾斯特小姐,這樣已經很好了,感謝您的幫助!」

說完,梁景銳禮貌地道謝后,掛了電話!

晚上,梁景銳與艾斯特族長單獨會面,兩人談了很多,也達成了合作!

出了艾斯特家,梁景銳立即買了返程機票,準備連夜回國!

而剛剛才從學校回來的艾斯特小姐帶著喬語卻和梁景銳的車擦身而過!

回到國內,梁氏總裁辦公室,梁景銳顧不上休息,直接將周立叫來,遞給他合同,道:「現在還差多少?」

周立高興地看著合同,但當看到數量時,沮喪道:「還差一點了!」

梁景銳拿出煙,默默抽了會兒,終於,將煙按滅,道:「那現在只有一個辦法了!」

周立一驚,吃驚道:「總裁是說~?」

梁景銳點點頭,道:「這是唯一的方法了!」

周立反對道:「可是,那個原材料基地是我們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還沒有成熟,如果現在就投入使用的話,會讓基地元氣大傷的!」

「元氣大傷總比拖垮梁氏好吧?」梁景銳堅定道,「去吧,想辦法讓基地盡最大的努力,將需要的東西弄出來!」

周立只好點頭道:「好吧,總裁!」

周立親自去了基地,看著好不容易弄起來的東西,心疼地直想哭,這些原材料比原來的要好的多,是梁氏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財力才弄起來的,成本也比原來高,本來是用來升級7號產品用的,現在就用了,不要說賺錢了,可能還得賠錢!

唯一的好處是,儲存量還可以,足夠用了。

周立安頓好基地的事,回到了公司向梁景銳彙報!

聽了彙報,梁景銳面無表情,冷冷道:「好了,讓他們抓緊生產,應該可以按時完成!」

「是,總裁!」周立遲疑了下,道,「總裁,要不還是將被人收去的原材料收回來吧?對我們總是好事!」

梁景銳冷笑道:「先不急,那些東西,除了我要,也不會再有人要了,就先在那人手裡捏著吧,我倒要看看,這麼大量的貨物,最終沒人要,到時候,就有好戲看了!」

周立一笑,道:「也好!」

梁景銳沉思了下,道:「關於這次的事件,你怎麼看?」

周立立即道:「很明顯是有人故意的,就是不知道是誰?」

梁景銳緩緩道:「我讓路青查了,M國UR公司總裁最近要到中東去開發新的生產基地,需要FC安保公司的保護,所以,這件事~」

「和顧予寒有關?」周立驚訝地接道。

點點頭,梁景銳冷笑道:「來而不往非禮也,現在,也該讓顧予寒嘗嘗心焦的滋味了!」

抬頭看了看周立,梁景銳沉聲道:「告訴路青,全力阻撓FC在本市的生意,想辦法將他們趕出去!」

「是,總裁!」

京城的人們安逸地生活著,有些人卻知道,山雨欲來風滿樓!

FC公司頂樓辦公室,顧予寒收到邁瑞的消息,知道梁景銳回來了,並且解決了問題,感興趣的挑挑眉,道:「回來了?這才好玩!」

正待說話,突然,接到本市FC負責人的電話:「首領,不好了,我們的生意全部被暗夜截了!」

顧予寒笑道:「一個殺手組織湊什麼熱鬧?」

負責人無奈道:「可惜客戶認為,暗夜能殺人,也就肯定能更好的保護人,所以一聽是暗夜,就都~」

顧予寒氣笑了,道:「真是外行人!算了,那就讓暗夜去做吧,你們就當休息一段時間好了,等著看吧,暗夜會殺人,可不一定會保護人,告訴下面的人,全面撤回,將爛攤子丟給暗夜,我另有打算!」

負責人垂頭喪氣地道:「是,首領!」

顧予寒看著窗外,冷冷道:「梁景銳,那我們就走著瞧吧!」

梁氏,梁景銳聽了路青的彙報,冷笑道:「想看暗夜的笑話,那你可要失望了!」說完,對路青道,「既然接過來了,就好好完成任務,也可以趁機樹立暗夜新的形象!」

「是,總裁!」路青答應了一聲。

掛了電話,梁景銳冷笑一聲,緩緩道:「顧予寒,那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不知不覺間,顧予寒和梁景銳的戰場集中到了暗夜!

最近,路青有點焦頭爛額了,剛剛接上暗夜首領,又面臨著暗夜轉型,並且還有外部FC安保公司的搗亂,路青恨不得一個人能分成八個,忙得像是陀螺,停不下來!

這天,路青正看著資料,這暗夜的情報部門確實非同尋常,怪不得當初他進來沒多久,就被查了底朝天,還自鳴得意!

突然,聽到敲門聲,手下來報:「首領,梁先生來了!」

梁景銳是暗夜的實際操控人除了心腹幾個,其他很少人知道,聽到梁景銳來了,路青急忙站起身,道:「快請!」

看到梁景銳來了,路青急忙迎進來,揮揮手打發手下離開,激動道:「總裁,您怎麼來了?」

梁景銳看著雙眼布滿血絲的路青,笑道:「是不是覺得吃力了?」

路青不好意思地笑笑,憨憨地摸了摸頭,那個樣子,還有個一個叱吒風雲的首領的樣子,笑道:「是呀,沒想到打打殺殺是一回事,管理一個組織又是另一回事!」

梁景如笑道:「有時間多看看管理方面的書!」想了想,問道:「你覺得最大的問題在哪裡?」

路青正色道:「角色!很多殺手都是習慣了殺人,卻不習慣保護人,所以,常常忘了自己的立場,不能適應新的身份!」

梁景銳沉吟了下,道:「可以將兩者分開,一部分是殺手,另一部份是安保人員!等時間久了,兩部分人慢慢的融合,取長補短,也許會更好!」 路青眼睛一亮,驚喜道:「對呀,可以先分開,然後再慢慢融合!謝謝您,總裁!」

拍了拍路青的肩膀,梁景銳笑道:「你很聰明,很多事情只需要一點就通,不要緊,你欠缺的只是老辣的經驗,以後會慢慢地好起來的!」

「恩,謝謝總裁!」路青激動道。

這頭,FC公司總部頂樓,顧予寒的手下們都看著自家首領,不知道他有什麼辦法可以對付暗夜組織?

顧予寒的手指不自覺地敲著桌子,突然,他的手一頓,抬頭道;「暗夜擅長殺人,不擅長保護人,現在他們多的是殺手,缺的是安保人員,所以,現在我們可以專門去攻擊他們的短處,否則等他們緩過了這陣子,將會更加難以對付!」

一個手下問道:「那,首領,我們要怎麼做呢?」

顧予寒笑道:「很簡單,暗夜保護誰,我們就製造事端,讓委託人產生不安全感,這樣,就會對暗夜失去信任,重新回到我們的公司!」

手下們大喜,道:「首領英明!」

顧予寒緩緩地笑了!

暗夜組織內部,路青正與手下們商量著按職能分工,突然,一個手下急急地進來,道:「首領,我們負責保護的委託人都被截走了!」

路青一下子站起來,道:「是誰幹的?」

「對方留下了標記,是FC!」手下立即道。

路青咬牙道:「果然是他們!」

傅少,請你消停一下 手下們一聽,紛紛嚷道:「那就搶回來啊,難道我們還怕他們不行?」

「就是,首領,您一聲令下,我們就攻進FC公司,殺他個~」

「夠了!」路青制止道:「打打殺殺終究不是長久之計,我們的規模一直比不上FC,就是因為政府的壓制,所以難以發展壯大,現在是一個機會,我們一定要轉型,想辦法站在陽光下!」

眾人聽到路青的話,都若有所思。

路青想了想,道:「現在針對FC的挑釁,你們都有什麼辦法?」

讓他們想辦法混進一個建築,可能他們會有不少辦法,但讓他們動腦筋,這些人一個個都垂下了腦袋。

看著一個個恨不得把頭埋進胸口裡的人,路青哭笑不得,也許是前任首領太過聰明,所以他們已經習慣了首領怎麼說,他們就怎麼做,好處是便於管理,壞處是所有的壓力要你一個人承擔,怪不得前任首領跑那麼快,敢情是受不了這壓力了!

萌寶入懷:攝政王的神算小卦妃 路青嘆了口氣,道:「我倒是有一個辦法,你們看怎麼樣?」

低垂著頭的人立刻一個個昂起了頭,紛紛道:「首領怎麼說,我們怎麼做就是了!」

果然,路青笑了一下,道:「想辦法向客戶暴露劫走他們的是FC公司,他們能那麼容易得手,不是因為我們保護不力,而是他們手裡本來就有這些委託人的資料!」

看著大家迷茫的表情,路青只好再說的清楚點:「能委託保護的人,一般非富即貴,最忌諱的就是自己的資料掌握在別人手裡,所以我們一直向客戶承諾的絕對保密,現在因為需要我們保護必須提供資料也就罷了,可是,FC公司竟然利用這些資料來劫持他們,可想而知,這些人的心裡,恨的是誰?」

大家恍然大悟的哦了聲,立即喜道:「首領說的沒錯,這些人最矜持了,受了這樣的侮辱,肯定心裡恨的牙痒痒呢!」

大家齊聲笑了起來,路青笑著抬抬手,道:「那就去做吧,注意,要做的隱蔽,最好是讓客戶自己發現劫持他們的是FC。」

「是,首領!」大家齊聲應是!

同時,梁景銳聽了周立的彙報,笑道:「這個路青,歪點子倒是不少!」

周立笑道:「可能小時候在街面上混過,所以腦子機靈,其實他倒挺適合這條路的!」

梁景銳點點頭,想了下,道:「想辦法在外圍配合路青,撒布消息出去,就說FC失去了客戶,惱羞成怒之下,將資料隨意出賣,賺上一筆,然後準備撤出本市!」

周立笑道:「這下,FC簡直就無法在本市立足了!」

梁景銳笑笑,沒有說話,心道:「顧予寒,現在開始,我要反擊了,你準備好了嗎?」

FC公司出賣客戶的資料的謠言一瞬間布滿了整個城市,等到顧予寒收到消息的時候,已經無法挽回了,這種事,本來就很難解釋,而這些客戶的信任,一旦失去,將是無法挽回的!

顧予寒沉默的坐在椅子上,他的手下們大氣都不敢喘,都緊張地等待著首領的決定!

顧予寒沉默良久,終於開口道:「準備撤出本市吧!」

「首領!」大家齊聲高呼道。

顧予寒道:「放心吧,我們也不會就這麼離開的,總有一天,我們會回來的!現在除了在暗地裡留一支情報小組,其他人立即撤出本市,回到總部!」

眾人垂頭喪氣地道:「是,首領!」

就這樣,本市最大的安保公司撤出了,留下了暗夜一人獨大!

收到消息,暗夜上下齊聲歡呼,這些年,他們一個是殺人的矛,一個是護人的盾,天生就不對盤,現在FC撤出了,意味著暗夜要慢慢壯大了!

等著大伙兒高興過了,路青抬手示意大家安靜,眾人立即平靜下來,如今,路青在暗夜的威信越來越高,已經贏得了大家的認可!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