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小護士的話頓時讓沈鬱青感覺晴天霹靂,沒錢了,所以醫生就不救了?她顧不上心中的憤懣,說:“要多少錢?”

“你去繳費處看吧。”

沈鬱青心中冰涼一片,但又無可奈何,這就是醫院殘酷的現實!她一把抓住小護士的手:“護士小姐,麻煩你讓醫生用最好的藥全力搶救我弟弟,錢我一定會繳的!”

小護士點點頭:“那就最好了,你快去吧。”說完又關上了門。

沈鬱青不敢耽擱,立刻往繳費處走去。

戚耀明撫摸着自己的額頭從急診室走出來,手上還拿着一張單子,是醫生給開的藥,要先去繳費然後才能拿藥。

晚上喝了不少酒,沒想到後勁這麼足,一個不小心竟然撞上了一邊的護欄,雖然剎車及時,不過額頭還是撞上了,頓時血流如注!

拍了片子,沒有腦震盪,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拐個彎就是繳費處了,沒想到他一個不小心,竟然與人撞在了一起!

沈鬱青手腳不及時,硬生生的捱了一記撞,她只說了一聲對不起,連對方的長相都沒有看清楚就閃身走了。

戚耀明震驚的指着她:“你……你……”你了半天,才你出來,“你怎麼會在這裏啊。”可惜沈鬱青沒聽到。

沈鬱青趴在繳費處的吧檯邊上,滿臉焦慮的翻着自己的錢包。

收費的人正在等她。

一共是7865元。

打開錢包,裏面只有幾張乾巴巴的錢。沈鬱青全部拿出來數了一下,連零頭都沒有到。她的卡里的錢,也所剩無幾。

頓時,她感到一陣絕望。哀求着那人說:“對不起,我帶的錢不夠,你可以讓醫生先救我弟弟嗎?我明天一定會把錢繳清的!”

那人爲難的說:“對不起,小姐,醫院有規定……”

沈鬱青犯了難,手腳冰涼的哆嗦着,小巧的臉上竟是抑鬱之色。

突然,一隻手伸到她的面前,手上還拿着一張金卡!在燈光的照耀下閃出一道金光!

“護士小姐,用我的卡吧。”他淡淡的說。

沈鬱青震驚的回頭,率先看到的就是戚耀明富有象徵性的鑽石耳釘,忍不住擰起了眉頭,壓下了他的手:“你怎麼會在這裏?”

戚耀明聳聳肩:“就醫。”

“快點。”他又催促着收費的護士。

護士小姐看了他們一眼,立刻接了金卡要去刷錢。

“等等,”沈鬱青阻止她。

戚耀明補充道:“怎麼,都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想着你所謂的骨氣?骨氣能當飯吃,骨氣能當錢花,骨氣能救你弟弟的命嗎?”他字字鏗鏘,沈鬱青默默的看着他,緊抿的脣閉的更加緊了,久久說不出一句話來。

終於,她慢慢收回了手,任由護士拿着卡,在機器上平靜的一刷!

可是這刷掉的,是她的尊嚴。

喜劫良緣:將軍榻上來 陽光透過米黃色的窗簾筆直的照射進來,照的牀上呈大字型睡覺的人懶洋洋的,如做了日光浴。

戚耀明穿着緊身的*,上身*的趴在被子上,結實的背部線條賠上古銅色的膚色讓他整個人猶如太陽神一般的完美。

房門輕輕被推開,一雙白嫩的手率先伸進來,接着便是一個長長的頭髮,然後是一張美豔的俏臉。她謹慎的先朝裏望了望,見他沒醒之後,才躡手躡腳的走進來。

她身上穿着雪白的校服,一副完全準備妥當的模樣,陽光穿透她潔白的肌膚,照的她溫婉可人。

原本柔和而精緻的小臉上突然露出惡作劇一般的笑容,露出潔白的牙齒。她先試探性的叫了一聲:“明?”

沒反應。

笑容漸大。

伸出一隻小手在他錚亮的背脊上摸了一把,佔了點小便宜。他感覺有異樣,卻是咕噥的翻了個身,扯過被子繼續沉沉睡去。

她又溫柔的叫了一聲:“明?”

還是沒有反應。

她笑得眉眼彎彎,變戲法似地從身後拿出一面鑼,一個棒槌,“乒乓”棒槌敲擊銅做成的金屬表面,那叫一個驚天動地,她自己都受不了的閉起了眼睛。將手臂伸直了放在他的耳邊使勁的敲着!

戚耀明感覺天崩地裂,天搖地動的,一把抱着被子從牀上跳起來叫道:“地震了地震了”

“砰”完美的在他的耳邊敲下最後一個音,女孩笑得樂不可支,將鑼鼓往他的牀上一丟,叉腰站在他的面前甜笑道:“醒了?”

戚耀明耳內餘音繞樑,徹底的麻木了,睜開眼,就看到她的笑容,立刻大呼上當就要回去睡覺,耳朵卻被女孩一把拎住。

“疼,疼,疼,快點給我放手,放手啊”戚耀明的瞌睡蟲頓時嚇跑了,忙不迭的討饒道,“你可以鬆手了吧。”

女孩重重的哼了一聲:“哼,你別以爲我冷依兒是這麼好欺負的人,我告訴你,要不是我爺爺非說我們是什麼指腹爲婚的未婚夫妻,我纔不會住在你這裏呢。”她傲慢的仰起了下巴,“所以在我住在你這裏的這段期間,你有義務對我好,懂了沒有?”別看她個子不高,長相也很甜美,吼起人來也是絲毫的不遜色啊。

頗有幾分河東獅吼的味道。

戚耀明耳朵嗡嗡作響,一臉的苦澀,求饒道:“小姐,你饒了我吧,我真的不知道什麼指腹爲婚的事情,你要住我也讓你住了你到底還想怎麼樣啊。”

才短短三天之間,他的生活已經翻天覆地了。

冷依兒一手叉腰,一手還揪着他的耳朵,驀地踮起腳尖,拍着他的俊臉說:“看在你長得還算不錯的份上,我要你每天送我上下學!”

“辦不到!”戚耀明想也不想就拒絕了。

“行,那我打電話給爺爺讓他派人來接我,你繼續睡吧。”她當真放開了他的耳朵去拿手機。

戚耀明嚇得一個激靈,趕緊按住她的手:“行,行,我怕了你了,一起走吧。”

“這還差不多。”冷依兒滿意的拍拍手,又催促他說,“快點。”

冷梟總裁的棄婦情人 “我要換衣服你難道也不知道避一下嗎?”

“避什麼避,你全身上下我都看過了。”她一摸自己的鼻子,笑得分外甜蜜。

戚耀明正在扣扣子的手驀地一頓,無法置信的看着她:“你什麼時候看的?”

冷依兒湊近他,笑得甜美:“祕密!”

“快點啊,對了,我聽說你跟沈鬱青對上了?”冷依兒突然抱胸靠在門口眼露精光的問道。 犀利的目光沉沉的落在冷依兒的身上,眼底有如冰山一般的寒光令冷依兒不敢再造次。

“好了,走吧。”將淡粉色的襯衫的最後一個釦子扣上,手腕上是精緻的黃金鈕釦,一向是身份和財富的象徵,這件剪裁得體的襯衫,絕對是招引女孩子喜歡的類型。只是臉太臭了,將原本輕佻的顏色穿的黯淡了幾分。

冷依兒先是癡癡的看着她,然後又悄悄對他做了個鬼臉,最後才若無其事的跟上去。

送走了冷依兒之後戚耀明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不時的張望着教室外面的走廊。

講臺上是年過半百的老師講的口沫橫飛,他卻狀似無意的靠在椅子上悠閒的轉着筆,姿勢瀟灑而強勁。

不少女生偷偷的張望着他,他勾起嘴角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看的她們臉紅心跳。可是直到下課鈴聲響起,他也沒有看到那道身影從跟前走過。

驀地站起身來,正想往外走去,卻看到有人匆忙從外面衝進來對他們喊:“放榜了放榜了,全校測驗放榜了。”

“切。”迴應他的,是一片噓聲,報信的男同學差點被同學的口水淹死。

“這還用看嗎,不是聽說是那個新來的轉校生第一名嗎?有什麼稀奇的,雲天這次只是發揮失常了。”有女生酸溜溜的說。

“這你們就不知道了,那第一名跟第二名簡直是相差了一百多分啊,最勁爆的是那沈鬱青天天不來上課!”八卦的聲音還在繼續,“自從她轉過來之後除了第一天報道和考試出現了一下之外,她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衆人譁然。

那女生怯懦的張了張嘴,許久才憋出一句:“我們雲天只是手被門夾了,寫字不方便而已,要不然,怎麼會……”

戚耀明挑了挑好看的眉毛,將雙手插在褲袋裏慢悠悠的往光榮榜走去。那裏聚集了大堆的學生,爭先恐後的。

他只是微微靠近,騷動的人羣便安靜了一分,他抿着脣一步步靠近,衆人自動爲他分開一條道路,他很清楚看到了高高在上的那兩個名字。第一名沈鬱青和第二名陸雲天,相差的分數是–159。

他哂笑了一聲,轉身離去。

走在一條比較安靜的小路上,原本跟着他的女生也被他巧妙的甩掉了,他很喜歡這裏的風景,安靜雖然有些蒼涼,卻不失大氣。

只是沒想到,身後會有人叫他。

“戚耀明–”清清淡淡的嗓音乾淨的不然一絲塵埃,竟然是沈鬱青。他凝眉看着她,不知道她爲何會在這裏。

她的手上拿着他的衣服,緩緩的都到他的跟前,將衣服遞給他:“還你。”

“你是爲了特地還我這個,所以跑到這裏來的?”他莫名興奮的盯着她,眼神中充滿了期待。

“不是。”她卻淡淡的搖了搖頭,臉上也是一片坦然。

戚耀明微微失望了一下,不死心的又問:“那你過來這裏幹什麼?你不是不來上課的嗎?”

沈鬱青揚了揚眉,擡頭看着他。

陽光細碎的從斑駁的穿透層層疊疊的樹葉,光線寂寥的照在他的臉上,他挑了挑眉角,沒有說話。

沈鬱青勾了勾嘴角,極細微的扯出一抹笑,那笑讓她原本十分個性的面部線條頓時柔和了起來。戚耀明看的有些癡了。

“我是特地來告訴你,那些錢,我會盡快還給你的。”笑容背後是無限的苦澀,她擡起眼,定定的看着他說。

“什麼錢?”他有些失神,並未立刻反應過來,見她笑容拉下,又馬上想起來,忙不迭關心道,“你弟弟好些了嗎?”

“好多了,”她的臉色稍稍緩和,收回自己的視線,垂下頭,一手插進自己的褲袋裏,姿態瀟灑的說,“我先走了。”

她總是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樣子,讓人不得靠近,可是她的身上又總是縈繞着一股似有若無的憂鬱,讓人很不住想接近。

鬱青鬱青……也許真應了她的名字,放不開的憂傷。

戚耀明默默的念着她的名字,竟感覺恍然。再擡頭,她已經走出很遠。孤孤單單的一個寂寞的背影,戚耀明的心微微一撥,倏然拔腿追了上去,口中還不停的喊着:“沈鬱青,沈鬱青–”

她的腳步稍頓,卻並未止住。

戚耀明想伸手按住她的肩膀,但是吃了前幾次的虧,也學乖了,手伸到一半又縮了回來,果真見沈鬱青身形往旁邊一移,他一陣慶幸,不敢再挑戰她的身手,只好悻悻然的閃身到她的面前,末了還不忘誇讚道:“你的身手真不錯啊。”

沈鬱青眉心微蹙,淡漠的開口問:“有事?”

戚耀明貪婪的盯着她的臉,就算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也不得不承認她是極美的,聽聞她的問話,咳嗽了一聲掩飾自己的尷尬:“那個,我想問你……你晚上,還去那裏嗎?”

那裏是哪裏?那裏就是上次去過的藍pub。他問的小心翼翼,沈鬱青僅是愣了一下,並沒有過多的表情,他原本不期望她會回答,她卻點了點頭:“嗯。”

戚耀明不知道說什麼纔好,等他醒過來的時候,沈鬱青已經於他拉開了很遠的距離。

他顰着眉心,張了張嘴,又微微闔上。只是心中,已經有了計量。

裝飾豪華的辦公室內,窗明几淨,大理石的地面上鋪着昂貴的波斯地毯,人走在上面,不會發出一點聲音。

一個男人低頭坐在辦公桌後面,金色的鋼筆隨着他的手指沙沙作響。他的身後是大片的落地窗,落地窗外,是鱗次櫛比的建築物,夕陽西下,建築物上的窗戶都開始反光,折射出一道又一道五彩繽紛的光芒。

儘管已是傍晚,天氣卻依然酷熱的悶人,很多的人還在外面苟延殘喘,可是他卻毫無所覺,他的世界裏,無人能進入。

突然,門口毫無預兆的傳來篤篤的敲門聲。他手沒停,身體也沒有動,僅是掀了掀嘴皮子,道了一聲:“進來。”

開門進來的是他的弟弟,雷君凡。

“大哥,”他叫了聲,聲音沉穩,幾年的歷練下來他變得更加穩重了。 總裁接招:寶寶來複仇 將手上的文件夾放在他的桌子上,雷君凡在前面的椅子上坐下來,伸展開自己的手腳。

雷君睿目光如炬的挑了挑眉。雷君凡立即解釋道:“這是他的資料。”

戚耀明。

雷君睿沒有動,只是身體往後靠,鋼筆被套上,握在他的手間,漆黑的眸子閃着幽深的光芒。

“大哥,鬱青的事情……”雷君凡始終不放心的說道。

雷君睿舉起手,阻止他繼續說下去,沉吟道:“我既然給了她兩年的時間,就會說到做到。”

“可是鬱宸的病不能等啊。”雷君凡驀地坐直了身體,“我怕他到時候……那樣的話鬱青會崩潰的。”

雷君睿銳利的眸中絲毫沒有波瀾,彷彿說的是與他一個毫不相關的人,確切的說,也的確是一個不相關的人。他在乎的,從來只有他看上的。他看上的,是沈鬱青,不是沈鬱宸。即使,那個人是她的親弟弟,也無她無關。

淡漠的神情倨傲寡情,雷君凡頓時明白自己說錯了話,不由的止住了話題。

雷君睿輕微的一笑,剛硬的面部線條沒有絲毫的柔和:“君凡,你當初帶她回來的時候她就已經跟那邊的人斷了關係,如今她還回去照顧他們,是我最大的極限了。”

雷君凡無話可說。站起來離開。

在他離開之後雷君睿纔將視線放在黑色的文件夾上,那裏面,是關於戚耀明的一切。瞳孔微微一縮。

“姐姐。”鬱宸見沈鬱青進來,就想坐起來。

沈鬱青立刻走過去不讓他動。

鬱宸的臉上浮現高興的神情,看着她就問:“姐姐,你今天不上課嗎?”

“嗯,下課了。”她臉上平靜無波的應對着,轉身去拿水瓶。

“是嗎?這麼早啊。”鬱宸的語氣裏充滿了豔羨,他將目光投向窗外,看着窗外青色的草地以及草地上奔跑的孩子,羨慕的神色更重。

儘管他不說,沈鬱青卻依然能體會出那種渴望上學渴望奔跑的自由,心中一緊,對他說:“鬱宸,今天天氣好,姐姐推你出去走走吧。”

他連出去散步,都是如此的奢侈。

“這樣會不會很麻煩?”鬱宸的臉上出現掙扎,“還是不要了,太浪費時間了。”

她鼻頭一酸,搖頭:“不要緊的,鬱宸,姐姐今天沒事了,就陪你。” 總裁獵嬌妻 她能給予他關心的時間實在是太少了。

鬱宸終究是高興的。 冷情媽咪酷酷爹 沈鬱青叫來了護士幫着他坐在了輪椅上,推出了病房。

突然,鬱宸問她說:“姐姐,今天你朋友怎麼沒跟你一起過來?”

“我朋友?”沈鬱青揚了揚聲音,“誰?”

“難道不是嗎?他說他叫戚耀明,是你的朋友。”鬱宸回首看她,白淨的臉上是病態的蒼白。

“他經常來看你?”

“來過兩次。”鬱宸老實的回答。

沈鬱青吃驚不小,面色便沉了下來。鬱宸見她生氣了,立刻道歉道:“對不起,姐姐,我不是故意的,我下次讓他不要來了。”他是如此的害怕,以至於如此的小心翼翼。

“不,鬱宸,姐姐沒生氣。”她搖頭,安撫他說,“不要緊的,他不會對你有惡意的。”雖然不知道戚耀明爲何要來這裏,但是直覺上沈鬱青還是覺得他是個好人。

鬱宸依舊不放心的說:“真的嗎?”

“真的。我們再走走吧。”

身邊是孩子在草地上歡笑的叫聲。鬱宸羨慕的看着他們,一個可愛的小女孩跑過來將手上的氣球送給鬱宸說:“哥哥,這個給你,希望你快點好起來。”她的身後是她的母親微笑的看着他們。

沈鬱青感激的朝她們點點頭。鬱宸笑了,瘦弱白淨的臉上浮現出絲絲的笑意將他看起來沒有那麼虛弱了。

小女孩又蹦蹦跳跳的跑了回去。鬱宸微笑着注視着她說:“真好。”

鬱青蹲下身來,握着他的手,保證道:“鬱宸,你要答應姐姐,一定要堅強,要勇敢,知道嗎?姐姐不能沒有你的。”

鬱宸愣愣的看着她,眼中浮現出幾縷堅定,點點頭。

沈鬱青又沒有去上課。

戚耀明經過她的班級,看到位置上空空如也,不由的蹙眉。陸雲天正好從外面過來,與戚耀明在拐角處相遇,他有些吃驚的說:“是你,你怎麼會在這裏?”

“我爲什麼不能在這裏。”戚耀明嗤笑了一聲,波瀾不驚的掠過他的身邊。

陸雲天很快便反應過來:“你是來找鬱青的吧,不過她已經兩天沒有來學校了。”

戚耀明眉心緊蹙,腳步未停留。路雲天衝上來攔住他。他不着痕跡的後退了兩步道:“幹什麼?”

陸雲天抿着脣,頎長的身軀擋住他的去路問:“你知道她去了哪裏嗎?”

他怎麼會知道。知道就不會來這裏了。

於是他面無表情。

“算了,當我沒問,你怎麼可能知道呢。”陸雲天自嘲的笑了笑,收回手,離開。

戚耀明盯着他的背影,情不自禁的眯起了狹長的眼。黑色的劉海被風一吹形成微微的弧度。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