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小雲依舊是維持著剛才那個動作,輕聲的應到:「是!」

然後便毫不拖拽的離開了!

高月疑惑了一下默默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對著夏熏染行了一禮,也趕緊跟著離開了!

看著前面的小雲,忍不住加快了腳步跟上去,譏諷到:「我還以為你是多麼的高貴呢!想當初我求你教我夏熏溪的生活作息的時候,你還擺出一副高傲的樣子,原來呀……也只是一個叛徒而已!」

小雲冷冷的撇了高月一眼,漠然的往前面走!

「隔牆有耳,不管你是真的還是假的,這句話都要永遠記住!」 可是紀父不識好歹,看著梁景銳不跟他見識,還以為是梁景銳害怕,做的事情更加過分。

第二天,他就派人傳出輿論,說是梁母在跟他出國旅遊的時候,曾偷偷跟其他男人有不清不楚的關係。

紀父三番四次這樣做,讓人不得不去懷疑這話的真實性。

也不知是紀父對梁母還有最後一點感情還是什麼,他只是找了一個小報社。

他把自己弄的證據給了報社,並未讓他公佈於眾,而是讓他找到了梁景銳。

「梁先生,我想你也不願意讓這幾張照片流傳出去吧。」

報社的記者說著,就把自己得到的照片拿了出來。

他也派了專門的人檢測過,這個照片不是合成的,看樣子這件事情八九不離十了。

為了掩蓋自己母親的名譽,他肯定會給自己一筆豐厚的財產。

但他就是有一點搞不清楚,為什麼那個人要放棄這麼好的一個賺錢機會不說,竟然還願意拱手讓給自己。

不過想那麼多也沒用,只要自己有錢賺就可以了。

「這照片,你是從哪裡弄到的。」

梁景銳挑挑眉,對於他的威脅並未放在心上。

這幾次的事情,讓他漸漸對這些東西有些麻木,甚至還有些無奈。

怎麼就沒完沒了了呢?!

「這照片,自然是在正規渠道獲得的,梁先生要是不信,儘管可以拿回去讓人查看,你放心,我這裡還有一份。」

記者微微一笑,把照片遞給他之後,就把大拇指跟小拇指伸出來,放在自己的耳朵上。

「我等你的好消息哦。」

梁景銳看著他的樣子不像是說謊,下意識拿起那些照片。

這邊,喬語發現梁景銳從回來到現在,眉頭一直緊緊皺在一起。

「出了什麼事情,讓你這麼擔心。」

現在事情都已經平息下去,他應該放鬆才對,怎麼會是這樣的表情。

梁景銳深嘆一口氣,將手裡面的文件遞給喬語,「這個照片,你看一下。」

喬語一臉疑惑的接過去,在看清楚照片上人的時候,頓時大吃一驚。

「怎麼會!」

「這照片是真的。」梁景銳無奈嘆氣,「我打算去找這個照片的出處,把這次的事情徹底解決。」

只是他離開之後,就只有喬語一個人在家裡面了。

「你一個人在家,記得照顧好自己。」

梁景銳跟她語重心長的交代一句,便準備收拾行李離開。

喬語看著他的背影,久久不能忘懷,怎麼一天的安穩日子,都過不了呢。

自從梁景銳去了國外之後,喬語就一直在家裡面待著。

公司裡面偶爾會有一些文件讓她簽字,喬語過的有些清閑,讓她都不知道要幹什麼了。

直到半個月後,梁景銳才從國外回來。

將軍她嬌軟易推倒 喬語一聽說他回來,連忙跑到機場接他,剛上車便詢問,「調查的怎麼樣了。」

梁景銳整個人的情緒更加複雜,「我已經調查清楚了。」

那個照片上面要是仔細看的話,能夠看到一些水印。

梁景銳當初看著這個水印,像是在那個照相館裡面拍攝的一樣,根據這個線索,他找到了照片的出處。

剛開始店員說不清楚,後來也是在他的在三逼問下才知道,拍這個照片的時候,有三個人。

一個人是梁母,一個是照片裡面的另一個,還有一個是——紀父。

喬語心中一驚,「怎麼還是他!」

不是都已經放他一馬了,怎麼還陰魂不散。

朕要娶你 梁景銳無奈聳肩,他也不太清楚,紀父這樣做的目的到底是因為什麼。

「早知道這樣的話,就不放他離開了。」

喬語心中懊惱,現在他們連紀父在哪裡都不知道,又怎麼去解決這次的事情。

「我已經派人去找了,應該很快就會有消息。」

梁景銳這樣說,喬語心裏面頓時安心了不少。

只是她不知道怎麼一想,心裏面產生一個不一樣的想法。

「你說這一切,會不會是背後有人指使。」

梁景銳一臉疑惑的看著她,喬語接著說道,「紀父一個人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能耐做出這些事情,還有梁曉的父親是誰,我們到現在還沒有查出來,我懷疑,紀父的背後肯定也是有什麼人指使。」

這次的調查結果實在是太快了,快到她都有些難以置信。

紀父從來不是那種粗心的人,他要真是想讓梁母身敗名裂,根本不會讓人這麼輕易發現。

更可況他已經用過一次這種招數,現在在用一次,就不怕他們過去找他算賬。

喬語的潛意識告訴她,這件事情或許沒有那麼簡單。

敵暗我明的,不管是什麼事情都太過於被動了。

梁景銳聽著喬語的分析,也覺得有道理,「讓我現在就打電話給助理……」

梁景銳打算讓他深入調查,卻遭到了喬語的阻止。

「你怎麼就能夠確定,你調查紀父這件事情,沒有人知道呢。」

或許這是對方故意這樣做的,讓他們的目標轉移到紀父的身上,自己則是去做另一部的計劃。

可若是在這個時候讓梁景銳去調查,一定會打草驚蛇,倒不如……

她還未開口,梁景銳便點點頭。

他們兩個人這麼多年的夫妻,喬語不用多說,梁景銳也知道她是什麼意思。

「這件事情我會在背地裡調查。」而梁景銳則是繼續調查紀父,他們想要來一個聲東擊西,自己倒不如將計就計。

喬語開始從紀父接觸過的人身上盤查,哪怕是說過一句話的,也要調查清楚。

「停!」喬語在看監控的時候,突然讓調監控的人把畫面暫停,「放大。」

放大之後的照片,顯示出那個人在紀父的手裡面遞了一張什麼紙條。

這是在國外的一個街頭,而且兩人之間從未講話,根本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喬語連忙讓監控切換到另外一個人的畫面,可就在這個時候,監控突然黑屏了。

看來是有人發現,她在背後偷偷調查此事。

可是這也不失為一個好消息,這樣她就可以輕而易舉的調查出誰黑掉的監控,以及那個人所在の地址。

喬語來到了自己查出來地址的家門口,她按響門鈴,打開門的卻是一個陌生的阿姨。

「你是誰?」對方講話格外的不客氣,「住在這套房子裡面的人你認識。」

喬語點點頭,對方不耐煩的說道,「那正好,把拖欠我的房租給我交了。」

站在喬語面前的是這個房子的房東,喬語連忙詢問,「住在這裡的人長什麼樣子。」

「你不是認識這裡面的人嗎。」房東一臉疑惑的看著喬語,自己都已經知道了,還反過來問她。

喬語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我這不是想確認一下,我又沒有來錯地方。」

「那好吧,住在這裡的人……」

話剛出口,喬語就聽到一個動靜,不知道是誰踩到了附近的石頭。

「誰在哪裡。」喬語聽到動靜之後,連忙去聲音的發出地。

可那個人看到自己暴露,連忙在前面奔跑。

身後的房東看著他的背影,連忙跟喬語說道,「就是他租的房子。」

房東雖然沒有看清楚他長什麼樣子,可是他身上穿得那套衣服,她認得。

那個人從搬進來的第一天,就隨身攜帶這個外套,怎麼可能會錯。

喬語一聽到房東說這個人是他,就連忙上前追趕,「你給我站住,別跑。」

房東看著他們兩個人離開,語氣格外的焦急,「哎,你們都走了,那這個房子的房租誰來交。」

可是她說這句話的時候,已經看不到兩個人的身影。

一般的房東看這樣一定會氣急敗壞,而她卻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然後一臉悠閑的離開。

喬語到現在也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情就是故意做給她看的。

過了一會,在巷口的拐角處,那人故意拉低了自己的帽子,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繼而消失在巷子之中。

「人呢?」喬語追到巷子裡面之後,發現已經看不到那個人的人影,心裏面有些無奈,「自己怎麼就跟丟了呢。」

只要找到了這個人,就能夠知道,到底是誰策劃的這一切。

就在喬語打算轉身回去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一道陰森森的聲音,「你是在找我嗎。」

喬語聽到這個聲音,心裏面頓時慌了。

這個人是故意引誘她來到這個地方的!

如今她是孤身一人,要是對方想要對她做什麼的話,那自己就……

喬語心裏面雖然害怕,只是臉上依舊面不改色,「你終於出現了,我還以為,你會躲一輩子呢。」

她扭過身子,打算直視對方的臉頰,卻發現他的面容已經被帽子遮掩住。

「既然帶著我來到了這個地方,怎麼不願意用真面目示人。」

「你真的想看?」

不知為何,喬語覺得這個聲音格外的熟悉,心裏面有了答案,只是不敢確定。

對方嘴角微微勾起,帽子也被他丟在了地上。

而喬語也終於看清楚對方的長相,一個任她怎麼也想象不到的一個人——紀父。

「怎麼是你。」

剛問出這句話,喬語就感覺自己的頭有些暈乎乎的。

她身子搖晃,依稀看到紀父笑的格外開心,再然後,她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原本只是以為是傳言的,突然在第二天的時候夏氏召開總裁認命會議的時候,所有的消息在蕭閻雲沒有解釋的情況下全部都好像得到了證實一樣!

一張一張的照片從網上傳播開來,立刻引起了一邊倒的輿論!

即便是蕭閻雲的忠實粉絲在認為他們的偶像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的同時,也開始罵之前的雪雨,說她惡意陷害!

這是一場陰謀,一場商業大戰。

其實蕭閻雲本來很喜歡夏熏溪的,可是夏熏溪一點也不喜歡蕭閻雲,而是她以前的男友陳宇,這不過只是夏家為了得到蕭家的一場商業大戰!

說夏家的人真狠心,在欺騙了對方的感情的同時還要將所有的錢都拿走,真是過份!

都說網友的思路是跳躍性的,這樣的猜測不知道是怎麼想的,卻莫名的在網上火了,還得到了一致的肯定!

就在夏家正在想辦法解決的時候,消失了一周的雪雨出現在了一家高級會所,看著眼前的場景,莫名的有些恍惚!

還記得有一次喝醉了,也就是她突然放肆的大哭一次的時候,被他帶回了他家,跟他有了牽扯。

還記得那個時候兩人都不好意思,故意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忙著自己的事,卻要在停下來的時候又開始思戀對方,忍不住幻想要是那天晚上發生點什麼會怎麼樣?

雪雨,不,夏熏溪,從那天晚上醒過來之後她就已經再也回不到那個只考慮自己的雪雨了。

就在這樣的迷茫中,左擁右抱的蕭閻雲出現在了她的視線中,看著他微醉的臉,夏熏溪全身的血液好像都在顫抖一樣!該怎麼說?要不要承認自己已經恢復記憶了,要不要問他當時為什麼要讓自己失憶,要不要……

一步兩步三步,直到蕭閻雲慢悠悠的從她的身邊走過去,連頭也不回甚至是一個眼神都沒有的時候,所有的顧慮在這一刻全部化為烏有。猛的一個轉身將他身邊的女人毫不留情的推開,就這樣冷冷的看著他!

被推開的兩個女人正有些不爽要衝上去理論一番的時候,看著夏熏溪竟然敢直接瞪蕭閻雲,甚至是對著他發火的時候,知道此人惹不得,默默的又退了回來!

「你現在是要怎樣?自暴自棄,演給我看還是演給你身邊的人看,讓他們知道你就是這樣的人,就是跟網上謠傳的一樣!」

原本就有些猜測的兩美女聽到這話,忍不住有些不安的低下頭,卻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支起耳朵聽得分明!

「你不是知道我本來就是這樣的人嘛!」

那一刻兩女人的心簡直是激動到了頂點,就這樣的一句話錄下來之後賣給狗仔得要多少錢!

雖然明文規定不能說,可是又有誰知道是她們說的呢,畢竟這裡是大門口,進進出出這麼多人!

就在兩人激動不已的時候,蕭閻雲已經一臉木然的朝著外面走去!好像根本就不在乎他的那句話說出來會有多麼嚴重的後果一樣!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