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尖嘴猴腮的血雲盜聲音尖銳的大叫着,他的肩膀之上,坐着的那隻血紅的小猴子發出尖叫,驟然向着唐傑撲去。

這血紅小猴子雖然只有尋常的貓咪大小,可卻是兇悍異常,兩隻猴爪尖端有着小刀一樣鋒銳的利爪,向着唐傑的面門抓來。

血紅小猴的爪子上有劇毒,被抓中後肌肉會迅速的腐爛,十分的歹毒。

“噗!”

然而血紅小猴還沒靠近唐傑兩米內,一道刀光一閃,血紅小猴便是身體被斬裂開來,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一聲的掉落在了地上。

“小紅!我跟你拼了!跟你拼了!”

尖嘴猴腮的男子見狀發出淒厲的尖叫。

尖嘴猴腮的男子本是一個耍猴的藝人,與這血紅小猴相依爲命,如親人一般,此時目睹小猴子被殺,不顧一切的向着唐傑撲來,要拉他一起死!

“嗤!”

唐傑微微側身,避開了尖嘴猴腮男子的撲擊,同時閃電般的出刀,從他的脖頸處掠過。

尖嘴猴腮的男子隨着慣性跑出了幾步,軟軟的栽倒在了地上,頭顱滾落到了血紅小猴子被斬成兩半的屍體邊。

“比起血雲盜……他才更像是怪物啊!”

看着唐傑一步步走向那些血雲盜,寒光一閃便有一個血雲盜毫無懸念的倒在地上,許多士兵都吞嚥了一口唾沫,眼中滿是震撼和驚懼。

血雲盜殺人取心,以二三十人擊潰數百人的精銳士兵,強的如怪物一般,但比起血雲盜,唐傑才更加的像怪物!

這些兇悍的血雲盜遇到唐傑,簡直就跟老鼠遇到了貓似的,只要靠近唐傑數米,下場便是死!

砍瓜切菜,這是所有目睹這一幕的鳳悅城士兵們心中唯一的想法。

完全不是一個層面的戰鬥啊! 咻!

毒牙身形一動,來到百蟲毒陣的陣心盤腿而坐下來,雙手捏訣,打入一道道紋路通入到百蟲毒陣當中。

咕嚕咕嚕。

百蟲毒陣當中,那些沼澤地有著泥漿氣泡滾動著,升騰起裊裊的紫色毒霧。

望著這些紫色毒霧,蕭凌皺著眉頭,這百蟲毒陣當中有點意思,隨著紫色毒霧升騰,那群毒蟲毒蛇越加的活躍,密密麻麻跑動的樣子,給人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若是被這群毒蟲毒蛇咬到毒蟲話,不敢想象是多麼恐怖的場面。

咻!

一條毒蛇率先朝著蕭凌殺來,蕭凌隨手一爪,將那條毒蛇抓在手中,猛然用力,直接將這條毒蛇捏死。

嗤嗤!

當毒蛇死去后,鮮血滴在了蕭凌的手掌上,發出腐蝕的聲音。

蕭凌立馬發現那毒蛇的血液蘊含劇毒,他運轉血炎,直接將這點血液毒素燃燒蒸發掉。

這樣的毒蛇毒蟲,在百蟲毒陣當中到處都是。

不僅如此,這些毒蛇毒蟲當中,不乏一些獸王層次的存在,就算普通的武皇強者落在百蟲毒陣當中,都難逃一死。

「蕭凌是吧。」

毒牙獰笑道:「你身陷我的百蟲毒陣當中,你已經必死無疑。當然,我不會輕易殺死你,這樣的話,太便宜你了。」

「這裡面的諸多毒獸,足夠讓你歷經無數痛苦。若是你現在跪地求饒,向我磕頭,我說不定還能夠給你留個全屍。」

毒牙對自己的百蟲毒陣相當的自信,用著百蟲毒陣,死在他手中的一星武皇,起碼有一手之數了!

面對蕭凌,毒牙有自信將蕭凌虐殺。

「就憑這些毒獸,你就想殺我?」

望著這諸多毒獸,蕭凌忍不住笑了起來,道:「看來,你對自己的百蟲毒陣有著絕對的自信。就是不知道,我將你這百蟲毒陣破解后,你又會是什麼表情。」

在毒牙施展出百蟲毒陣后,聖碑當中的龍碧君就為蕭凌出謀劃策了。

百蟲毒陣主要依靠的是幽暗沼澤的沼澤地為陣地,以及幽暗沼澤當中的各種毒獸為陣攻,兩者相互輔助,才能夠維持百蟲毒陣。

要破解百蟲毒陣很簡單,一是擊殺全部毒獸,二是將百蟲毒陣所在的沼澤地全部摧毀。

「想要破解我的百蟲毒陣,簡直是狂妄至極!」

毒牙目光涌動著殺機,他施展百蟲毒陣后,陷陣者,沒有一個不是震驚絕望的,哪有像蕭凌這般對他指指點點,對他的百蟲毒陣不屑一顧。

「今天,我就讓你嘗嘗百蟲噬心的痛苦!」

毒牙雙手捏訣,控制著百蟲毒陣當中的各種毒獸,朝著蕭凌猛然發出狂風暴雨般的攻擊。

這裡面的每一隻毒獸,都可以咬死強大的武修,這麼多毒獸一起發動攻擊,就算御穹等人也看的頭皮發麻。

御穹道:「毒牙,我要活的,他還有大用處。」

蕭凌身上身懷諸多強大的玄器,甚至還有聖武院的逆天玄器,御穹可不想讓蕭凌這麼快就死了。

「御兄,你放心,我保證留他一條性命。」毒牙連忙道。

作為一介散修,毒牙投靠了天御帝國的御穹,甘心做御穹的手下,這樣的話,他能夠在御穹那裡得到許多修鍊資源。

沙沙沙!

在毒牙的掌控下,毒獸密密麻麻的殺向蕭凌,猶如洪水猛然席捲,傾徹而下。

「燃血禁界!」

望著撲面而來的毒獸們,蕭凌不急不緩,直接將燃血禁界施展開來。

嗡!

一道血色火焰涌動的區域,從蕭凌眉心爆射而出,以他為中心,朝著四面八方席捲開來,將整個百蟲毒陣瀰漫。

燃血禁界,是蕭凌的獨門領域。

在燃血禁界當中,生靈的鮮血都會逆流燃燒,最後化為血霧,成為燃血境界當中的血氣能量。

蕭凌突破武皇境界后,燃血禁界的威力也越加的強大,那鮮紅的血色火焰,越加的妖嬈。

「領域!」

當蕭凌施展出燃血禁界后,毒牙瞳孔猛的一縮,失聲道。

不僅是毒牙,除了御穹以外,宗磊等人眼中也有著震驚之色,顯然對蕭凌施展出領域,感到非常的吃驚。

領域,唯獨在武王境界的時候,機緣巧合,或者天賦逆天的情況下,才能夠凝聚出領域。

也就是說,武修一身當中,只有在武王的時候,才有機會凝聚領域。

等你到達了武皇,亦或者武宗,甚至更高的境界時,根本沒有凝聚領域的機會了,除非你得到了某種逆天的機緣,可以獲得某種領域。

總之而言,領域相當的稀有。

「蕭凌這個領域相當的棘手,毒牙你小心些!」

御穹出聲道:「這領域叫做燃血禁界。在這個領域當中,武修鮮血會逆流,並且會自動燃燒,直到死亡為止……」

第一次御穹與蕭凌交手的時候,就在這個燃血禁界吃了暗虧。

「鮮血燃燒!怎麼可能有這種恐怖領域!」

聽著御穹的介紹,毒牙內心有著一種不安的情緒在瀰漫,他看著百蟲毒陣當中,瞳孔猛的一縮,發出凄厲的尖叫聲。

「不可能!」

毒牙看到了極為恐怖的一幕,在燃血禁界當中,他掌控的毒蟲們,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直接爆炸成血霧,融入到燃血禁界當中,使得燃血禁界越加的猩紅強大。

不僅是毒牙臉色難看,就連宗磊等人的臉色也相當的精彩。

在他們眼中極為恐怖的百蟲毒陣,面對蕭凌,好像並不是那麼恐怖了。

蕭凌直接放出了領域,就直接碾壓了一大片的毒獸,這太過撼人心魄。

「毒牙,你行嗎?」

宗磊上前一步,道:「要不要我助你,將蕭凌擒拿下來。」

「用不著你管,我自己可以的!」

毒牙一雙眼睛布滿了血絲,看著百蟲毒陣當中的毒獸死了一大片,他的心都在滴血,這些毒獸當中,他也放置了不少自己的毒獸,死傷大半了。

若是繼續這樣下去,他百蟲毒陣的毒獸全部要被蕭凌擊殺!

這簡直就是一場屠殺!

看著御穹眼中的一抹失望之色,毒牙咬牙切齒,他知道自己必須做出反擊,順利擒拿蕭凌,才能夠讓御穹重視自己。

當毒牙思考的時候,在百蟲毒陣當中的蕭凌已經拿出無鋒劍,運轉血炎瀰漫無鋒劍的劍身,使得無鋒劍猶如火焰巨劍一樣。

咻!

蕭凌每揮動一次無鋒劍,就帶走一大片毒獸的性命,毒牙看著這一幕,心都在抽搐。

嘶啦。

幾頭獸王層次的毒獸被蕭凌擊殺后,毒牙臉色蒼白,他再也不敢猶豫片刻,拿出一個袋子,緩緩將上面的繩子解開。

這是馭獸袋,裡面可以裝納妖獸。

沙!沙!沙!

在這個小小的馭獸袋當中,竟然涌動而出體長近百丈的毒獸。

這毒獸由一段一段的體節組成,每一節身體上都覆蓋著一塊近似方形的甲殼,這些甲殼呈現七彩光澤,顯得無比鮮艷。

它的身體是七彩顏色,有著一個黑色的巨大頭部,頭部生有一對滿是倒刺的大齶牙,一開一合的動個不停,前方還有一對黑色的長長的觸鬚,正在不停掃來掃去。

其長長的身體兩側,整齊的長著上百對七彩相間,銳利如鐵鉤一般的尖腳。

這頭妖獸,竟然是一隻外表極其兇惡,體形巨大無比的七彩蜈蚣!

「蕭凌!我這七彩蜈蚣已經到達了獸皇層次!」

毒牙臉上十分蒼白,掌控七彩蜈蚣很消耗他的心神。

「獸皇層次的七彩蜈蚣……」

看著毒牙召出七彩蜈蚣,蕭凌眼中有著訝然之色。

他可是第一次見到馭獸師,若是他沒有料錯的話,毒牙應該是專門馭毒獸的馭獸師。

「蕭凌,嚇傻了吧!」

毒牙聲音有點嘶啞,道:「七彩蜈蚣一出,你必死無疑。只不過,御兄要你活口,我會竭盡全力的不讓你直接被七彩蜈蚣殺死。」

七彩蜈蚣是毒牙的底牌,這張底牌就算御穹等人也並不知曉。

「毒牙,你倒是隱藏的很深。」

宗磊哈哈大笑道:「有這個七彩蜈蚣的話,蕭凌插翅難逃!」

御穹等人也是微微點頭,露出淡淡的笑意,對於毒牙這招很看好。

蕭凌在他們眼中,已經是砧板上的魚肉,任由他們切割了。

「這頭七彩蜈蚣恐怕有數百年的修為了。」

蕭凌打量著七彩蜈蚣,認真道:「若是用七彩蜈蚣拿來煉藥的話,一定能夠煉製出很高級的丹藥。既然你將這七彩蜈蚣放出來,那我就勉為其難的笑納了。」

蕭凌冷不丁的這句話,使得毒牙身軀微微一震,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

「你想抓我的七彩蜈蚣煉藥!你是瘋了吧!」

毒牙目光一獰,蕭凌這樣輕蔑他,已經刺激到他倨傲的自尊心,他雙手捏訣,暴喝一聲,道:「七彩蜈蚣,給我狠狠的教訓他!」

隨著毒牙語音一落,七彩蜈蚣一陣搖頭晃腦,從探出半截身軀,在蕭凌面前直立了起來,兩側的那些腳動個不停,一顆巨大的頭顱對著蕭凌,顯得極其猙獰而可怖。

咻!

一陣破風聲響徹開來,七彩蜈蚣直接湧入百蟲毒陣當中,朝著蕭凌殺來。 出刀,收刀,出刀,收刀!

“嗤嗤嗤!”

唐傑的動作重複而單調,沒有那麼多的變化,但無人能夠看清他的動作,每一刀都必然有一個血雲盜被斬殺,如同砍瓜切菜一樣輕鬆寫意。

不出多久,二三十個血雲盜便只剩下了四人,這四人全都是沒有進攻唐傑的,所以才活了下來,其中包括血雲盜的首領,那長髮披散的狂野男子。

狂野男子面色扭曲,雙眼着泛着血光,牙齒咬得咯咯作響,他們血雲盜最近聲勢驚人,連修仙者都殺死了一個,可竟然會在一個小子的手上近乎全軍覆沒?

“咔咔咔!”

極度憤怒的情況下,狂野男子的骨骼在爆響,他原本就很魁梧的身體此時更是身高暴漲,暴漲到了兩米二高,全身一塊塊肌肉膨脹,變得肌肉虯結,雙眼瞳孔都化爲了野獸般的豎瞳,滿口牙齒變得如鋸齒一樣尖銳!

“這是什麼?妖魔麼?”

唐傑見到這驚人的一幕,也眉頭皺了起來,難道這狂野男子是一頭妖魔麼?

但唐傑瞭解過關於妖魔的資料,知道妖魔的氣息非常兇惡,與人族的氣息完全不一樣,一感受就能感受到清晰的不同,這狂野男子的氣息方面變得強大,卻並沒有超脫於常人的感覺。

“是……是妖魔麼?”那些士兵見狀都是眼中不由露出恐懼,妖魔,在這個世界對於普通人來說,就跟鬼怪一樣帶給人恐懼!

“首領……一定能殺了他!”另外幾個血雲盜見到這一幕心中升起一股希望,狂野男子是他們血雲盜中的最強者,發怒的時候能將活人都撕成碎片,是他的話或許能夠擊殺眼前這小鬼!

“我要將你的四肢扯斷!將你的心挖出來!”唐傑思索間,如同妖魔般的狂野男子發出一聲尖銳、刺耳的咆哮聲,口中流淌着粘稠的液體,他一雙粗壯的腿微微彎曲,下一秒驟然衝出,如同一頭妖獸一樣撲殺向唐傑!

那副模樣完全像是失去了理智似的,一隻寬大的手掌五指張開,狠狠的抓向唐傑的面門!

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不亞於唐傑當初斬殺的妖獸雪影狼,超出武者所能達到的極致。

“斬鐵刀法.撩斬!”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