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就兩人希望就要破滅時刻,突然一陣大吼聲從他們身前不遠處響起,「站站站站住…打打打打劫」。

今日分享:幸福不是追求完美,而是忽略缺憾,人生如路,需荒涼中走出美麗風景來,聰明人知道自己能做什麼,智慧人清楚自己不能做什麼,生活中不是所有門都能昂首通過,要懂得適時低頭,才能出頭。

ps:感謝關注,歡迎品讀,敬請期待,後續精彩,若贊,請收藏、推薦、票票支持,謝謝! ?就兩人希望就要破滅時刻,突然一陣大吼聲從他們身前不遠處響起,「站站站住…打打打劫」。

這聲音一出來,頓時嚇了凌峰和上官婉兒一大跳。

轉而兩人又是一陣驚喜,兩眼精芒一現,扭頭四顧。

想看看這聲音源頭何處。

真是天無絕人之路,正當他們正要絕望時刻,總算是又找到了希望。

雖然是來打劫,但是至少也證明真有人此地活動,那麼他們想要出山也就有了希望。

他們四顧半天,卻依然沒有發現聲音源頭究竟來自哪裡。

也沒有看見有人出現。

兩人有些納悶兒,既然要打劫他們,那總得出來個人吧,人都不出來那還打劫個什麼勁呢。

兩人猶如丈二和尚有些摸不著頭腦,這究竟腫么回事?難道是幻覺?

剛才明明是有人說打劫啊。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似乎都從對方眼神中看出了對方疑惑。

既然兩人都聽見了,那指定不是幻聽。

肯定有人附近。

既然有人附近,而且有喊了打劫,那這人指定是會出現,這只是只見問題。

那他們只用小心提防著,等待著這個結巴強盜前來就行了。

兩人相互點了點頭,然後帶著警惕繼續緩慢向前走去。

他兩沒走出多遠時,便聽見一聲大笑聲響起。

「哈哈哈哈……」

「老夫劫人無數,沒想到今天竟然劫到兩個嫩雛」

聽到這聲音響起,凌峰和上官婉兒心中都是充滿了激動,這人總算又是出現了,雖然聲音好像有些不對,但只要出現就是好。

不管是不是打劫,至少他們此刻看到了出去希望。

他們舉目四望見仍然沒有人影出現。凌峰便抬頭看著前方喊道:「不知前輩是何方高人,小子凌峰先此拜禮」。

「我們山裡迷路了,無意中闖入前輩寶坻,還望前輩見諒」

「為表示小子歉意,小子想當面賠罪,望前輩能現身一見」。

凌峰說完,看著四周,四周再次陷入安靜中。

片刻后,又一個跟前面兩個聲音都不同聲音響起,「喲。看看,這小孩兒真會說話,看看那小臉蛋兒,多細嫩啊,我喜歡」

「不過就是看起來小了點,唉,先將就著吧」。

「等弄回去先養養,將來肯定很標緻」。

聽著這個娘娘腔似聲音,凌峰心裡一陣發毛。從先前這話來看,感情他們不是遇到打劫,而是遇到人販子了。

貌似還準備把凌峰當小白臉圈養起來。

正凌峰愣神時,那那個結巴聲音再次出現。「你…你…你,那啥…啥…啥眼光」

「看…看…看,旁邊那小…小…小妞才…才…才叫個標緻,水…水…水靈靈」

「帶回去好…好…好好享受享受,哈哈哈…」

上官婉兒聽到這人話。心裡也是一陣發毛,感情他們不光是遇到人販子了,還遇到劫色了。

凌峰立即上前兩步擋上官婉兒前面。注目看著周圍,深怕那結巴突然出手把上官婉兒抓走了。

從剛才幾人表現,凌峰就能感覺出這幾人絕對不一般。

能夠他們周圍範圍用內力發生說出如此洪亮話,並且還讓他們不能辨別聲音出自什麼地方,這幾個人絕對是高手。

隨便拉出任何一個人來都絕對比他們兩強,至少這一手他們兩都做不到。

凌峰此刻感覺十分鬱悶,什麼叫剛出狼穴又入虎窩,這就是了。

剛剛還以為自己有機會走出蠻山了,結果沒想到竟然會遇到這樣事。

看來山沒出去,還得被人給圈養了。

不行,不能如此坐以待斃。

凌峰走上官婉兒前面,領著上官婉兒向前,小心翼翼走去。

他們剛走出沒幾步,就見前面一晃眼出現三個人影。

三道人影一出,將正向前摸凌峰他們嚇了一跳。

凌峰見三道人影出現,立即升起高警惕。

只見三個約么四五十歲怪人站前方。

中間是個瘦瘦,留著一爪山羊鬍子老頭,左邊一個跟個矮矬子似,滿臉橫肉,右邊一個頂著香菇爆炸頭跟個老妖怪似女子。

看著這幾個人裝扮,凌峰眉頭一皺,心道,「奶奶滴,又是幾個奇葩組合,這天下咋還有這麼樣子怪人呢」。

正當他想這一下子,那山羊鬍子開口道:「想走?遇到我們蠻流三雄,你們還想就這麼走了?」

「不留下些東西就想這麼離開?」

「能入得此山想必兩位也是有些能耐,相信你們身上也應該有些寶貝吧」。

「我呢不求別,就求點小財,只要把寶貝留下,我可以放你們離去」。

凌峰聽他這話一說,心道:「什麼蠻流三雄,我看就是流氓三熊」。

「想求點小財?奶奶老子身上都是清潔溜溜,有個屁寶貝」。

凌峰心還沒想完,右邊那個香菇頭女子開口道:「小財今兒我就讓給大哥您了,我今天就要那個小男子了」。

「那…那…那我就要那…那…那小妞了,嘿嘿…」,左邊那男子結結巴巴說道。

凌峰心中一擰,「奶奶滴熊,竟然這樣就將我們給瓜分完了」。

「不管怎麼樣也不能讓他們得逞」。

凌峰臉色一橫,然後扭頭對上官婉兒說道:「婉兒師姐,一會兒我來攔住他們幾個,你拚命向後跑,不要回頭,記著不要跑直線」。

上官婉兒聽凌峰一說,心中溫暖再度升起,一種莫名感動從心裡直衝腦門兒。

看著自己眼前比還小不少。少年為自己擋身前,她心裡有種說不出滋味。

她立即回到:「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就算要死也死一起」。

說完便挺身而出站到凌峰前面。

凌峰見此,再度向前將上官婉兒護於身後,說道:「這都什麼時候了,你怎麼還這麼逞能?能走一個是一個,趕緊離開,我來擋住他們」。

上官婉兒倔犟道:「是誰逞能呢?貌似我實力你之上好不,要走也是你走。就你這能耐你能擋得住么?不要不自量力,還老充大舀。」

上官這話說出,凌峰自覺臉上有些掛不住,貌似自己被小看了,不過這也是事實,自己確實不如她,但是他相信他很肯定能超過她。

但此刻這事實已經擺眼前,必須得去面對,他經過前面蠻荒谷一行。大難不死,目前他已經成功突破到了武師初級,而上官婉兒也已經成功突破至武師後期。

可是眼前三人從之前表現來看,應該全部都是武尊以上層次。所以他們這一次要想成功跳脫確實比登天還難。

那幾人見凌峰和上官婉兒動作,那香菇頭女人笑著道:「喲,小男子竟然還懂得當護花使者,我喜歡。來,過來,跟姐姐回去。姐姐保證讓你天天樂成長」。

聽著香菇女話,凌峰感覺身上起了幾層雞皮疙瘩。

看著這流氓三熊,凌峰一咬牙輕聲道:「婉兒師姐,我數到三,咱們同時向後跑,要是能擺脫他們,咱們再想其他辦法出去」。

上官婉兒點頭答應道:「嗯」。

「一、二、三,走」

凌峰數完后,卻沒見著兩人向後跑去,而是同時向那流氓三熊衝去。

看著對方出現跟自己相同動作,他們心裡既是感動,又是後悔。

他們原本都是想著,等數到三,就讓對方拚命往後跑,而自己就衝上前去,為對方擋住幾人。

可是沒想到他們兩想得都是一樣,因此就出現了,兩人都同時向著那流氓三熊衝去。

兩人衝出后,那山羊鬍子老頭說了一句「哼,不自量力」便瞬間化作一道虛影沖向凌峰和上官婉兒。

山羊鬍子一動手,那結巴男和香菇女便不甘落後也沖了過去。

凌峰和上官婉兒與三人一接觸那就是一種壓倒性敗退。

凌峰使出了所有他會武學,想了所有辦法,依舊是一點招架都沒有。

上官婉兒先還接上幾招,可幾招后也同樣是一點還手機會都沒有。

很兩人便受傷,雖然都受了傷,但也不是致命傷,顯然這幾個怪人並沒有真心下死手,不然他們早就被解決了。

但是凌峰他們可不想被他們抓住,所以就拼著受傷也要想突破出去,所以越是拚命突破他們身上傷便越重。

凌峰和上官婉兒靠一起,看一眼將他們圍中間幾人,然後相互看了對方一眼,兩人便同時想著香菇女衝去。

他們想集中力量向香菇女那面衝出去,因為從之前表現來看,這幾人中弱應該是香菇女。

就當兩人同時用全力衝去,剛要接觸到香菇女時,兩道虛影一晃又同時出現他們前面,同時握拳出手,正對上凌峰和上官婉兒出招。

四拳相對,凌峰和上官婉兒受到那兩人出拳反震,他們都同時像斷了線風箏一樣向後飄去。

這次凌峰他們出拳本來就用了全力,想要從這裡衝出去,而那兩道虛影便是另外兩面山羊鬍子老頭和結巴男,他們見兩人同時攻向香菇女,便速奔襲過來想要截住他們,但沒想到,剛到凌峰他們拳已出手,他們只能用力還擊,擋住這一擊,不然他們也許都回受傷。

所以他們這一拳出去沒有控制好力道,便將凌峰和上官婉兒反震回去。

凌峰和上官婉兒同時掉落地上,一口鮮血從他們口中吐出,接著便兩頭一歪昏迷了過去。

見凌峰和上官婉兒吐血倒地,那香菇女皺眉道:「大哥,咱們不會將他們打死了吧」。

山羊鬍子回到:「應該不會,從剛才咱們使用力道來看,他們應該是受了內傷,昏迷過去了」。

「走,咱們過去看看」。

幾人來到凌峰他們跟前,看著這兩個稚嫩臉龐,他們心中竟然升起了一種是欺凌弱小感覺。

他們也沒有多想,山羊鬍子道,「先把他們弄回去,等他們醒來,然後再問清他們來歷」。

香菇女很樂意便走過去抱起凌峰。

正當她剛抱起凌峰時,凌峰身上一塊牌符掉落地上,上面刻著大紅篆字「翎」。

香菇女看著掉落地上牌符,瞬時就愣住了,她語無倫次說道:「大…大…大哥,你看」。

山羊鬍子有些納悶道:「怎麼,你也結巴啦」。

香菇女急忙用手指著地上牌符道:「不是,大哥,你看那個牌符」。

山羊鬍子順著香菇女指地方看去,看見地上躺著一塊似木非木,似玉非玉,刻著一個大紅『翎』字牌符,也是一愣。

他急忙走過去,撿起牌符,看向牌符後面,只見後面一座簡易道觀刻印其上,道觀雖然看著簡易但卻是十分清晰靈動。

山羊鬍子舀著牌符手有些顫抖,嘴也有些顫抖說道:「這…這…這,這是恩人牌符,這麼多年了,終於又見到恩人牌符了」。

「恩人吶,終於又有你線索了」。

說道這裡山羊鬍子都險些老淚縱橫了,看著手中那樸質牌符,他似乎陷入了曾經回憶中。

結巴男也走過來看著牌符激動道:「這恩人牌…牌…牌符,是…是…是從這孩子身上掉…掉…掉下來,莫…莫…莫非,這孩子跟…跟…跟恩人有什麼關係?」

「不…不…不然,恩…恩…恩人牌符怎…怎…怎麼會出現他…他…他身上呢?」

「難…難…難道,他是恩人…」

香菇女接道:「看來我們這次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對上一家人了」。

山羊鬍子似乎從思緒中回了過來,立即說道:「,將他們帶回去,為他們療傷」。

說完三人便將凌峰和上官婉兒輕輕抱起,這次他們也不敢像前面那樣大力,也不敢有任何其他想法了。

今日分享:成功嘗試能收穫成功,不成功嘗試能收穫智慧,成為一個有修養人,做好三件事:身不妄動,口不妄語,心不妄念;人生一路走,要明白生命真正魅力不是你應該變成誰,而是你本身是誰;沒有規劃人生叫拼圖,有規劃人生叫藍圖,沒有目標人生叫流浪,有目標人生叫航行。

ps:感謝關注,歡迎品讀,敬請期待,後續精彩,若贊,請收藏、推薦、票票,謝謝你們大力支持,謝謝玲瓏、狂徒、漆黑、族長們年度票支持! ?凌峰眉頭皺了皺,眼皮輕輕震動幾下,接著緩緩睜開那雙重沉沉眼帘。

他終於從昏迷中醒來,此刻他只感覺四肢無力,腦袋昏沉沉,就像腦袋裡面裝了一腦漿糊似得,迷迷糊糊。

他扭頭四顧,發現此刻自己竟躺一張古樸木床上,身上蓋著一床柔軟絲被,絲被還發出絲絲淡淡清香,床前還有一些簡易傢具,一桌,四凳,一櫃,一銅鏡。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