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就在他話音落下的時候,原本安靜的叢林,卻是突然間躁動了起來。

「嘶,嘶……..」

樹葉摩挲的聲響傳來,伴隨著的還有一股濃烈的腥臭味。

「我去?我的嘴開過光?」

秦穆然站了起來,一雙眼睛警惕地盯著周圍的草叢,神經在一剎那都繃緊。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不就隨口一說,還就真的成這樣了。

「小疏,到我身邊來!」

秦穆然當即招呼君無疏來到自己的身邊,道。

「啊?」

君無疏還沒有反應過來,已經被秦穆然拉到了身邊。

「秦大哥,怎麼了?」

君無疏睜著一雙水靈的大眼睛,看著秦穆然問道。

「噓!」

秦穆然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隨後目光盯著一處。

從他的感知結果來看,那個帶著腥臭味的生物就在他的正前方。

「小疏,躲好!」

突然,秦穆然的瞳孔一緊,隨後將君無疏放在一棵樹下,隨後自己縱身一躍,向著一旁翻滾而出。

「嘭!」

一道長大的黑影橫掃而來,攜帶著滾滾威勢,碾壓而去,打在一棵參天大樹上面,五人環抱粗的大樹,當即便是攔腰而斷,向著一旁傾塌。

劇烈的聲響和震動,直接便是驚動了周圍棲息的生物,頓時整個叢林里熱鬧一片,傳來各種聲響。

躲過致命的一擊,秦穆然這才接著微弱的燈光,看清了對方的樣子!

竟然……竟然是一條巨蟒!

這條巨蟒目測大約長几十米,身體粗度達到三四米。

這樣一個龐然大物,這要是放在古武界的話,恐怕都有資格化蛟了!

「嘶!」

巨蟒沒想到自己的一擊竟然會被秦穆然這個渺小的生物給躲避過去,張開血盆大口,吐出猩紅的蛇信,散發出陣陣毒霧,便是向著秦穆然襲殺而去。

「孽畜!找死!」

秦穆然也是怒了,哥沒有主動惹你呢,你倒好,反而是直接找我的麻煩!

老子要是不收拾你,你還就真的以為我是HelloKitty啊!

「嘭!」

秦穆然速度快到了極致,在原地只不過留下幾道虛影,縱身一躍,人到了半空之中,已然來到了巨蟒的腦袋旁。

「嘗一嘗秦大爺的八極崩拳!」

秦穆然一拳頭重重地打在了巨蟒的腦袋上。

這一拳,沒有運用內勁,只是單純的利用身體的力量抗衡,待在了巨蟒的左側腦袋。

秦穆然原本以為以現在自己的力量一定可以輕而易舉地就將巨蟒的腦袋給轟殺掉,但是現實總是無情地給了他一個巴掌。

秦穆然一拳打下,只感覺自己的拳頭傳來了陣陣疼痛,而巨蟒也是承受住了巨力,痛苦地嘶吼了一聲,更加的憤怒,可是卻沒看到受一點的傷。

「那個…..那個……蛇大哥,這是個誤會…..誤會!」

秦穆然擺了擺手,試圖和巨蟒交流。

只是,巨蟒怎麼會搭理你秦穆然,更何況剛才你還動手打了他。

這樣的舉動對於巨蟒來說,簡直就是恥辱!

「吼……..」

巨蟒憤怒地嘶吼了一聲,巨大的蛇頭朝著秦穆然傾瀉而來。

「我去!」

秦穆然縱身一躍,速度快到了極致。

開什麼玩笑,能夠長得這麼大,那可都是至少百年以上的老妖怪了,被這樣的老妖怪追殺,那不得使出吃奶的勁兒,那就真的要當蛇糧了。

秦穆然一步踏出,身體便是飛躍到半空之中,同時再快要落地的時候,再次踏出,身體再次制空飛出,如此以往,雖然巨蟒的速度也不慢,可是相比於秦穆然來說,也要稍遜風騷。

秦穆然一直躲避著,他想要反擊,可是赤手空拳的,怎麼跟這個巨蟒對抗?

「嗯?對了,那邊可以將它絞殺!」

秦穆然注意到了周圍的植被情況,頓時眼中一亮,心中已然有了對策。

既然沒有攜帶足夠鋒利的武器將這頭巨蟒殺死,那麼就只能夠靠這周圍的環境,將巨蟒扼殺。

巨蟒不死,秦穆然他們絕對最後會因為力氣耗盡而成為巨蟒的「盤中餐」的!

秦穆然可不想就這麼沒了性命,家裡還有一個貌美如花的媳婦等著自己呢!怎麼能夠死在這裡!絕對不行! 他,到底在不在呢,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猜到劉美熙她口中的那個他,他,到底是誰,相信大家應該都猜到了,沒錯,他就是,其實說不說都無所謂啦,反正大家也都已經猜到了,“嗎的,走了這麼久,終於看到人了,還以爲他嗎的人都已經死光了”,程陌這時終於看到了李肅和秦風二人,於是,程陌他加快了腳步,想要上去問問李肅和秦風二人。

劉美熙一把就抓住了程陌他那想去調戲葉黎的手,要你調戲女生咯,要你在劉美熙的面前調戲女生咯,現在知道痛了吧,看你還敢不敢有下次,估計程陌他也不會有下次了,因爲他的手被劉美熙給弄脫臼了,一時半會的,估計很難。

估計很難好,“放開他吧”,看到程陌一臉很痛苦的樣子,李肅他有點於心不忍,於是,他對劉美熙說道,聽到李肅這麼說了,劉美熙她儘管心裏有那麼一點點不過癮,但還是馬上就放開程陌的手了,這真的要多虧了李肅幫他。

幫他說好話,幫他求情,要不然的話,程陌他會痛死去,武術世家出生的,那還是有點不同,對穴位、關節,還是有點研究,一眼就可以看到破綻,然後讓對方痛得死去活來,高,實在是高,不知道李肅他能不能打得過劉美熙。

應該可以的吧,不知道,但估計他們倆這輩子都不可能會有較量了,所以,永遠不需要分勝負,即使是切磋,那也最多是點到爲止,不可能動真格的,李肅他不會和女生較量,他見到女生,臉都紅了,還較量個什麼,直接認輸算了。

“任務參與者李肅,從此刻開始,不能離開一米之內,否則,將直接抹殺”,這個時候,都到了這個時候了,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竟然還來一個這樣的限制,不能離開一米之內,它到底是想幹嘛,難道說,它又有什麼陰謀嗎。

“大家不要怕,大家都跟在我身邊,千萬不要離開我,接下來不管是看到什麼,都不要害怕,也不要擅自離開我,大家聽明白了嗎”,這時,李肅不得不給大家打一劑鎮定劑了,就怕到時候,大家會因爲看到什麼可怕的存在。

看到什麼可怕的存在,然後擅自的跑開,那個時候,李肅他便不可以去救他了,但願其他的任務參與者能夠稍微淡定一點,不要怕,兩個小時其實很快就過去了,一轉眼的功夫而已,之前的任務不都是這樣的嗎,沒什麼不同的。

“明白了,李哥,我的命就交給你了,你應該不會讓我死掉的吧”,李肅說完之後,秦風在這時說道,也算是配合李肅了,但也只有這樣了,“嗯,我明白,李肅”,劉美熙也在這個時候說道,表示自己很放心,同時也明白了。

這到底有何意義,會不會又是魔王它的陰謀詭計呢,此時,李肅在心裏是這樣想到了,有可能,很有可能,但是。

“接下來不管是看到什麼,聽到什麼,大家就當作是什麼也沒有看見,什麼也沒有聽見,如果大家實在是怕的話,那麼,大家就把眼睛閉起來吧,耳朵也可以堵上”,李肅也只能是這樣去跟大家說了,就是希望大家到時候。

到時候別一下就嚇跑了,那樣的話,就會很危險,李肅一時也顧不到那麼多人,不,現在李肅他不能離開一米以外,那麼也就是說,大家只要稍微離李肅遠一點,那李肅根本就不能去顧及其他人,這個限制,給的確實是有點大。

終於,十二點到了,現在已經是午夜十二點整了,過一秒,過二秒,秒鐘還是在繼續的走着,它永遠都不會停歇,就好像生命一樣,只會越來越少,不會越來越多,就是我們大家在看到這些文字的時候,生命它也在悄悄的溜走。

奇怪,都已經午夜十二點了,爲什麼鬼魂還沒有出來,還沒有出現,這到底是爲什麼,難道,難道說,這裏並沒有鬼魂,是李肅他一個人在自導自演,誤導大家這裏有鬼,其實這裏是沒有鬼的,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是李肅他在。

還只出到頭髮,頭髮都還沒有全部出完,伽椰子這裏暫時就先不說了,畢竟它出來還要得一下,現在再來說說李肅等人的情況,本來,李肅等人的情況應該是這樣的,“什麼情況,你小子竟然連我都敢騙,鬼呢,他嗎的鬼呢。”

“現在過了這麼久了,怎麼連一隻鬼影子都沒有看見”,這是程陌他說的話,沒錯,他還是一樣的,很拽,因爲還沒有看見鬼嘛,所以,他不怕了,他又不害怕了,他又可以跳起來了,郭不知此時,其實是鬼魂還沒有出現罷了。

“李肅,你不會是真的在騙我們吧”,秦風也表示懷疑,到底李肅是不是在騙大家,有些事,還真的不好說,別看李肅長得一副不會說假話的樣子,但誰又知道他到底,會不會說假話騙人呢,嗯,很有可能,秦風在心裏這麼想到。

李肅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不知道到底魔王它這麼做,是爲了什麼,瓦特,到底是爲了什麼呢,如果是第三。

但她也並沒有放棄,她還是想要抓到一些東西,隨便什麼東西都可以,但最好是人頭,因爲她最喜歡的就是把活人的頭擰下來,然後看着他的眼睛,從他的眼睛裏感受到那一絲的怨氣,人死之後,除非是自己沒有任何遺憾了。

自己想死了,要不然的話,多多少少都還是會有一絲怨氣的,除非無怨無悔無遺憾,想死就死人莫留,但試問世間上又有幾個這樣的人,能夠做到這一步的,也許,真的有,但被伽椰子它殺死的人,就絕對是沒有這樣的人。

只是說,誰的怨氣大一點,誰的怨氣小一點罷了,但要說,是一點怨氣都沒有,那是不可能的,因爲,被伽椰子它。 秦穆然的目光很快便是注意到了叢林之中的一處。

因為在那裡,秦穆然看到了一個自己在古籍上看到的一種植物!

這種植物聽說早就已經滅絕了,但是竟然在這裡還能夠發現!

地雷果!

地雷果很是脆弱,一旦受到輕微的震動都會發生劇烈的爆炸。

眼前的這條巨蟒實在是太大了,秦穆然手中沒有武器,根本就沒有辦法跟這條巨蟒抗衡。

唯一的辦法,就是利用地雷果來炸死這條巨蟒!

「嗖!」

秦穆然一腳踩在了岩石上面,順便借力,隨後整個人有如離弦的弓箭飛射而出,向著地雷果的方向飛了出去。

「吼!」

在巨蟒的眼中,秦穆然不過是隨時都能夠吞噬的小嘍啰,但是就這個小嘍啰,卻是讓巨蟒一次又一次遭受了挫敗!

這對於巨蟒來說是無法忍受的。

一聲巨吼,巨蟒吐露蛇信向著秦穆然追了過去。

龐大的蛇身碾壓周圍的草叢,留下一道很深的痕迹。

秦穆然速度快到了極致,眼看著就要到達地雷果所處的位置,頓時停下了身形。

要是自己再不控制,這一下子充了進去,那就真的尷尬了。

要知道,一個地雷果的威力就堪比手榴彈,放眼望去,這裡的地雷果沒有一千也有八百。這要是炸死來,簡直可以用摧枯拉朽來形容,那酸爽真的是無與倫比啊!

秦穆然看了看周圍,心裡謀算著一會兒怎麼對付那巨蟒。

與此同時,巨蟒也是跟著追了過來,濃重的腥臭味有如潮水般湧來,聞了就讓人深深作嘔。

「吼!」

巨蟒看到秦穆然後,頓時發生一聲怒吼。

「孽畜,你秦爺爺等你很久了!」

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揚,沒有絲毫的害怕。

長期遊走在戰場上,見慣了各種場面,秦穆然很是淡定。

「受死吧!」

秦穆然一聲怒吼,體內,《元龍訣》的古武心法自動運轉,丹田震顫,其中蘊藏的勁氣在剎那順著體內的經脈開始遊走,開始加持秦穆然的身體。

「轟!」

四周的空氣都微微一震,雖然秦穆然還沒有出手,但是暗勁中期的氣勢已經完全釋放出來。

巨蟒看到秦穆然這樣,蛇瞳猛然一縮。

能夠形成這麼大的體型,早就已經誕生了靈智,靈智告訴他,眼前的這個如同螻蟻一般渺小的人類,有點危險。

這一剎那,巨蟒感覺受到了危險,在它眼中輕易可以捏死的存在,竟然會有這麼大的氣勢,他說什麼都要將這個人類給吞了!

「吼!」

巨蟒一聲嘶吼,一擊神龍擺尾,龐大的尾巴橫掃而來,剛才秦穆然可是見識到了這條巨蟒的尾巴蘊藏的力量有多大。

那麼粗的大樹都能夠輕而易舉地被打斷,更不用說秦穆然這個脆弱的小身板了。

巨蟒的尾巴橫掃而來,秦穆然一步踏出,腳底發力,整個人如同離弦得弓箭彈射出去。

凌空在身體快要落下的時候,秦穆然順勢踩踏踩在巨蟒的尾巴上,同時雙腿輪流替換,飛快地順著巨蟒的尾巴,有如登天梯般地迅速向上衝去。

「轟!」

巨蟒似乎感覺到了秦穆然出現在了自己的身上,整個都變得異常憤怒。

可憐的秦穆然此時顫顫巍巍地現在巨蟒的身上有如河裡的浮萍一般,晃晃悠悠,似乎隨時都會被巨蟒給甩了出去。

「孽畜!吃你秦爺爺一拳!」

秦穆然運轉內勁,一拳打出,赫然便是元龍拳。

剛剛純靠著肉身的力量根本就不能破開巨蟒的蛇皮,此時秦穆然動用古武心法和內勁就不信還不能破開防禦了!

元龍拳打出,秦穆然得手臂上都隱約浮現出一條元龍朝著身下的巨蟒打了過去。

「轟!」

元龍拳打的空氣爆響,而不出意外,元龍拳的拳頭直接破開了巨蟒的防禦,一個碩大的傷口被秦穆然一拳給轟了出來。

「吼!」

刺激的疼痛讓巨蟒有些支撐不住,身體劇烈地扭曲著,掙扎著,想要將秦穆然給甩出去。

可是此時的秦穆然已經破開了巨蟒的身體,怎麼可能就這麼容易被摔下去!

秦穆然全身染著巨蟒的血,如同血人,一手穩穩地扣住巨蟒的肉,給了自己一個發力點,同時不遺餘力地擊打著巨蟒的傷口。

趁你病,要你命。

秦穆然一拳接著一拳地打在了巨蟒的身上,同時他還不局限於這個,整個人直接通過傷口鑽入了巨蟒的體內。

「媽的!你不讓我活,我也不讓你活!」

秦穆然沐浴蟒血,一拳接著一拳,不管三七二十一,只要是巨蟒體內的東西就是一通亂打。

「吼……吼……」

巨蟒疼的在地上翻滾,四周的樹木都承受不住巨蟒的力量,盡數被壓扁。

「咦?這麼大的蛇膽?」

秦穆然一路有如通關一般地打著,驟然發現了巨蟒蛇膽的位置。

「蛇膽大補,更不用說你這種千年老蟒了!吃了!」

沒有一絲的猶豫,秦穆然直接不客氣地想開口咬了下去。

「噗嗤!」

蛇膽被秦穆然咬破,頓時蛇膽之中的膽汁有如黃河決堤般地涌了出來,盡數落在秦穆然得身上還有他的口中。

「我去!怎麼這麼苦!」

秦穆然不是沒有吃過蛇膽,但是他可以保證,這是他吃過最苦的蛇膽,還帶著一股泥土腥味兒。

「嘔!」

秦穆然吞下不少膽汁以後,也是忍不住胃裡一陣翻江倒海,想要吐出來。

「太苦了!」

秦穆然艱難地順著巨蟒的尾巴爬了下去,一身狼狽。

身上散發著難聞的味道,那是血腥與蛇膽的膽汁結合的味道。

此時,巨蟒被秦穆然打的重傷,而它最為重要的蛇膽也被秦穆然咬破,徹底發狂,肆無忌憚地向著四周橫掃而去。

「嘭!」

一聲巨響傳來,卻是巨蟒闖入了地雷果的區域。

「砰!砰!砰!」

一個爆炸,隨後便是連鎖的反應,一個接著一個的爆炸,巨大的威力瞬間將巨蟒鎖定,巨蟒在地雷果區域倒騰著,可是越掙扎,越是讓更多地雷果爆炸,巨蟒剎那被無盡的火力覆蓋,炸成了碎片! 到了這個時候,李肅他甚至心裏面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會不會是,只要畫面到了現在這個時候,那麼,自己也就。

殺死的這段時間裏,那個人會受到極度的恐懼,刺入心靈的恐懼,彷彿恐懼是無處不在一樣,任憑你在哪裏。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