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就在我還望着大雨思考時,身邊不知不覺多了一些人,其中有個傢伙看見我後招呼就脫口而出了。我循聲望去,嘴角一抽。?

這不是那天晚上看見了我很糗的樣子並且還嘮嘮叨叨又愛心氾濫的男人,夏川麼??

說來這傢伙即便是難得的假日也打扮地整整齊齊的,咖啡色運動衫白色褲子加上一雙淺色的球鞋,及耳長的頭髮打理得乾乾淨淨的,仔細聞聞,身上居然還有一股香味……真是夠娘們的。?

望着他那撲閃撲閃的想和我溝通的眼睛,我迅速地側頭抓癢假裝沒瞧見他。可這傢伙相當地皮厚,假意不曉得我的冷漠,又靠近了我一點,溫和地笑道:“好大的雨啊……啊,你沒帶傘呢,鍾小姐?”?

我沒想和他套近乎,於是繼續假裝雨聲太大聽不見。 朱門庶女謀 而見我對於他的兩次詢問都沒有反應,他終於覺得不好意思,沒有再說話,只是和我一起望着天。但是說來這傢伙還挺受歡迎的,等車期間居然陸陸續續有三四波小姑娘跑來和他搭訕,吵吵鬧鬧的,煩得要命,但是他也好性子,居然和人家笑眯眯的聊天,我無語地瞧了他一眼,他見我看過來,馬上對我露出笑容,我緊忙轉開頭,繼續假裝沒看見。?

只是說來也奇怪,這車走了一撥又一撥了,可這傢伙居然一直都沒走。我心中叨唸莫不是他和我同一趟車,可說起來還真的是夠衰的,那傢伙在發呆了二十多分鐘後,再一次和我搭訕的話叫我傻眼了:“啊,車真是的,怎麼一直都不來呢?說起來,難道你也坐515麼?”?

聽見這話的那一秒,我口中叼着的煙差點掉了。?

真和我同一輛車!?

想到這裏我不淡定了。看着遠處來了一輛出租車,我緊忙伸手去攔。我不坐公交車了行不行??

可惜不曉得那出租車司機的眼睛是怎麼了,停到了前頭一個沒招手的白衣服的小姑娘身邊了。那姑娘看起來本來是不想搭出租車的,那車停了好久她才彎腰上車。我罵一聲,只好再攔下一輛,但是某個瞬間,我突然對那白衣女有一點特別的感覺。?

這種感覺俗語叫做第六感(普通人也有,但很弱)。我只要眼角抽搐或者打嗝就曉得周圍沒有什麼好東西在了。?

盯着白衣女,隱約見她嘴角有血色,我心中不自覺佩服道?

好傢伙,大白天出來溜達……?

我也不是逢鬼必捉,沒惹着我,人也沒給我錢捉拿她,我自然不會動她。更何況……?

看了眼漫天的霧氣,再看一眼那出租車司機喝酒後的滿臉紅光,我心中明白幾分。?

原來如此。?

然而,就是因爲出了這麼一個吸引了我注意力的事,直接導致在我攔到出租車前,公交車515已經來了。煩悶地嘆口氣,想着與其花30塊打車,還不如花2塊坐公交,我上車了。回頭看見夏川也跟上來,我更鬱悶了。誰想,投完幣,我正打算找個離他遠點的位置坐下,突然,身後又出狀況。?

“啊,糟糕,我零錢用完了……”?

“兩塊錢也沒有?”?

“不好意思,我出門只帶了卡,忘記帶現金了。”?

“哎,還有人出門只帶卡的?有認識的人沒有,借一下。”?

話才說完,夏川不自覺地看向了我,大大地笑道:“那個,鍾小姐,我的錢都用完了。你有零錢麼,能不能借我2塊錢,我下次還給你。”?

“……”?

2塊錢我當然是有的,但是我送人東西和給人送終差不多,於是我生硬地回道:?

“不好意思啊,我沒有。你問別人啊。”?

“啊……”?

他顯然沒有意料到我會拒絕,一時懵了。?

他問其他人顯然行不通。這車子來得晚的原因就是坐的人少,看了一圈下來,除了一對旁若無人的情侶和兩個睡着的大媽外,沒有人了,但我也不能心軟害人對吧??

見沒有熟人,夏川不得不再次問我?

“真的沒有麼……?”?

“真的沒有。”?

“真的沒有?”?

他的眼睛偷偷地瞄到了我剛纔哐當哐當直響的口袋,我面無表情地捂着口袋,道?

“沒有。”?

“真的麼?”?

“真的呀!”?

“……不然借三塊錢也可以。”?

我無語:“你是豬麼?兩塊錢都沒有,哪裏借你三塊?半塊都沒有!”?

“喂,先生,我們車要走。”?

“……”?

聽我的回答,又因爲司機催得緊,夏川顯得有點沮喪,最終只好走下車。?

然而,數着他的步伐,想着這小子昨天救過我,我有點備受良心的煎熬。最終,見他委委屈屈地摸着門要下車,我沒忍住,不耐煩地道?

“好了好了,等下!”?

話落,我走到司機身邊,投了2塊錢,道:“正好有多2塊錢,你看看有誰沒帶錢就讓他上車好了。”?

而夏川聽見硬幣叮噹的聲音後,馬上覆活了一樣,感激地對我笑道:?

“謝謝你,鍾小姐,錢下次見面我還你。”?

聽了這個,我只是託着下巴看着窗外道:“不好意思,我沒借錢給你,不要還了。”?

“……”?

這態度顯然讓他不解,但見他也看得開,雖然還在想發生了什麼,卻隨即安靜地坐在了我的前面。?

雨水更大了。?

一路上挺安靜的,那小子坐得筆直,而我在後頭擦溼嗒嗒的頭髮。他偶爾偷偷回頭看我一下,我便假裝睡覺或者看風景。就這樣,一直到他先下車。?

車停的時候,我瞬間拋下擦頭髮的手帕,裝睡,免得和他交流。我感覺有人走過我身邊,也有人走下車,而卻沒有聽見夏川的聲音,但是等車開的時候,我再次睜開眼,卻低頭髮現身邊多了一把傘。?

這不是那小子的傘麼??

我有點吃驚,迅速地望向窗外,卻見夏川走在雨裏。我拉開窗戶,大喊:?

“喂,你的傘!”?

但是他衝着我,用很溫柔的表情開心地道:“鍾小姐,沒關係,你拿去用吧,下次見面的時候再還給我好了。”?

聽見這個,我啞然無語。?

這傢伙會不會太爛好人了一點??而且你怎麼保證下次就能見到我啊??

可握着傘,我倒覺得還不賴,總比剩下的路繼續淋雨強。要知道,車停下了我還要走一陣子呢。?

車繼續開着,我看着身邊那把藍色的傘,覺得心頭還真是爽快。有些話糾結在喉嚨口,卻怎麼都說不出。只是覺得沿途那前天還被我說晦氣的白色菊花,現在卻也很順眼。?

而就在我思緒紛紛的時候,腰間的手機響了,我低頭看,發現手機信號是紅色的——有新任務了。 大廈兇案

?早從很久前開始,我就一直在和一個人合作。這個人叫令天桐,我叫他阿天,而他管自己叫百靈通。雖然名字滑稽,可也不誇張。這傢伙信息面相當廣,對什麼都是瞭若指掌。他專幹販賣消息的生意,而且做得面面俱到,小到雞毛蒜皮的消息,比如給孩子打聽打聽上哪所學校好,在學校課業好壞,有沒有被人欺負啊什麼的,大到給人查查外遇,捉捉姦,或者是尋找仇人和背後敵手什麼的都很順手。而且是屢試屢成,只要錢給得多,幾乎沒有他沒辦不到的事情。?

可能你們會說,這不就是私家偵探麼?可他的看家本領可就要讓其他的偵探們望而卻步了。最突出的一個就是他有通靈鼻。之前說過了,一般人都有微弱的第六感,但有的人的第六感相當強烈,甚至超過一些捉鬼師,阿天就是一個例子。?

他的鼻子,說形象點有點像狼狗,只要聞過某個人的東西的味道,就能尋到那人或者那人的其他東西的位置。但是隻這樣不夠,他的靈通鼻敏銳到了難以想象的地步,哪怕一個人最後被燒成灰丟大海餵魚了他都能找到。更絕的是,人如果死了,又沒有特定的遺物能夠取到味道的話,他將那個人的名字和八字寫在紙張上,燒成灰一聞,馬上就能知道這人大概的位置。這個阿天曾經在幾乎沒有什麼線索的情況下幫一個人尋找到了60年前丟失的一個玉鐲,還替人尋到了五十年前死在異鄉的曾祖父留下的一塊懷錶。甚至,他還幫了個富婆找到了她老公的位置。據說找到時,那條吞了他老公的鯊魚已經又長了半米,並且從太平洋游到了大西洋。?

我們的相識也是機緣。有個沒腦子的傢伙想找到我,給了他一大筆錢,於是他帶着他來了。?

後來看中了他的本事,又經過一些事情,我便和他進行了合作。在他答應幫我一個忙的前提下,我也答應替他接一些除魔的任務。阿天雖然爲人小氣刻薄,還十分地膽小,但是報酬卻每次都給我要得很多,且神奇地沒有被我可剋死,這讓我有了穩定的收入,我們也得以長久地合作下去。?

看見手機亮了,我便掏出了接聽,那頭隨即有人聲傳來。?

【大姐,有任務。對方給的錢不少。】?

“不要說廢話,什麼任務,我看我時間夠不夠。”?

【這個你可別推,拜託啦。】?

“爲什麼?”?

要知道阿天也有點本是,不想接的任務,打死也沒有人能逼他的,畢竟他跑起來可比誰都快,但是此時他卻用這種哀求的語氣……對了,一定是了。?

“幹嘛?你又因爲手賤偷東西被警察抓了?”?

我想也沒想,脫口而出,而那頭訕笑起來?

【嘿嘿,知我者,大姐也……】?

“和我攀關係,再多說一句小心過幾天回家死在……”?

【呸呸呸。我錯了還不行麼?……其實是這樣……】?

後來他老實交代了。?

果然是被捉了。?

其實也不怪他。令天桐這小子雖然性格猥瑣,但也長得人模人樣的,可惜很早開始就一直一個人。他從小孤兒院長大,沒有朋友沒有女友,人一寂寞就容易乾點叫人難以理解的事情,因而他時日久了就養成個壞毛病,那就是偷。這偷癮以上,就和吸毒一樣戒不掉也抗拒不了,越是寂寞越要偷得多。他喜歡看人罵小偷(也就是他自己)會覺得特開心,犯罪心理學上說是源自於空虛心理。但是他更絕,因爲每次他偷了還都會給人還回去,見人對他又握手又感謝又請吃飯的,更加高興了。我想他大約就是爲過把有人關注有人痛恨以及有人喜歡的感覺的癮才屢次偷東西,倒值得同情。?

只是幹這個也有風險,總有那麼一兩個厲害的警察捉了他。這次大約是還來不及還東西給人家就被捉了。?

“那警察知道你是那個百靈通了?”?

【哎呀,大姐,以我的名聲,人家能不知道麼?】?

“放屁,人家誰知道你是誰?”?

【好吧,是這樣的……警署有一個警官,他家裏有個阿嬤是我以前的一個老顧客。被他看見了我,救了我一馬,但要求我找個人來幫忙處理警方這兩天遇見的一件古怪事情。我也說了,我們鍾大姐忙得很,沒空,他以爲我耍詐,就說要是找不到,那就把我關起來,還說我盜竊慣犯,要起訴我,關我一個年半載的。所以,大姐……】?

聽見這個,我就有點不耐煩。對着電話道?

“就你小子能。告訴你多少次無聊了就去噹噹義工,幫助老婆婆過馬路也比偷東西有意義。你非要去惹麻煩。”?

【哎呀,咱們不說過去,就說現在。大姐,拜託你了……你幫我,我一定儘快完成你給我的任務。”】?

“就別再胡扯了。都一年了,一點動靜都沒有。”?

【快了快了,我最近聞見了一點動靜。我覺得你馬上要走運了。】?

“油嘴滑舌。我看看時間再決定去不去。”?

【大姐,拜託拜託,今天下午三點有人開專車來接你。任務也不重,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話落,那裏掛掉了。我冷笑一聲,可想想也沒可說的,撐起雨傘回了家。而果如其然,下午馬上有車來接我了。不早不晚三點。只是纔看見那車,我立刻拒絕了上車的要求。?

“請問是鍾小姐麼?”?

“不是。”?

站在門口,盯着那開到我家前院的警車,感覺到周圍的鄰居的好奇打量,我滿心煩躁。?

就算是警察,你找人做事就不能弄輛普通的車麼?開警車來接我,別人還以爲我犯事兒了呢。?

“可是,百靈通告訴我們你住在這裏。”?

“百靈通?那是什麼?114的新業務?”?

“這個……”?

“所以,我覺得找什麼除魔師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

就在我因爲心情不好,故意刁難眼前的兩個警員的時候,警車裏頭又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我望去,見車上下來了一個妙齡女郎。她有一頭淺棕色的長髮,眼睛的顏色很淺,接近於冰藍色,身材豐滿,凹凸有致,第一眼我就知道她是所有男人夢寐以求的女人,當然,也是那種習慣頤指氣使的女警官。?

“你好,我叫藍芙蓉。是省警署派來本市執行監督任務的警官。”?

女郎對着我面無微笑地道,隨後開口:“其實我也不認爲世界上有什麼除魔師,都是一羣迷信的詐騙團伙。可惜我們有的警員不信,還聽信一個騙子的話,才讓我們來到了這裏。如果我們打攪到了你,我對此表示十二分的抱歉。但是,因爲我們的警督認爲地球上真的有鬼……”?

藍芙蓉瞥了一眼車(應該那個警督就在這車裏了),道?

“所以,不好意思。按照警督的話,四區的吉利大廈,我們希望在事態變得更糟糕之前能夠有人阻止某種存在的惡性行爲。現在上車的話,一個小時後就能到。警車也有警車的方便,我們也是爲了最快地到達案發地點。”?

四區的吉利大廈??

……那座從建廈開始就讓我覺得遲早要出事的建築麼??

呵呵,那可是一個麻煩地方啊。?

“不好意思,七點有我要看的電視。”?

因爲不想去,我這樣道,而對方馬上回答?

“這個您不用擔心。電視節目,我們會派人給你錄製的。”?

“我要看小肥貓俱樂部。”?

這話說完,藍芙蓉一時噎在那裏,其他兩個警員也好像沒聽明白一般愣在那裏。可是突然,車裏頭傳來了一個清晰而溫和的嗓音:“可以的。”?

而說完話,車門打開,只見一個身姿俊朗,警服筆直,年紀不過27左右,長相斯文的男警官下車了。擡起頭,我瞬間被他的相貌吸引了,真是一個與衆不同的男人,他的眼睛像無時不刻在觀察人一般很有神,然而他一旦笑起來,便會顯得絕對的溫柔,甚至讓人忘記他之前好像還在算計什麼。?

“你好,鍾小姐,初次見面。”?

他對着我伸出手來,而我象徵性地伸手握了一下,卻發現對方的手指意外地有力:是訓練過格鬥的人。?

這個發現讓我又忍不住再瞧這個男警官一眼。不過,想想看,年紀這麼輕能夠坐到這個職位,也不能是簡單的角色了。一時我起了興趣:?

“好吧,看在你們這麼誠心誠意的份上。走吧。不過我要看看你的警員證。”?

見我肯走,男警察聽了微微一笑,很好脾氣地馬上掏出了自己的證明。?

“好的,這是我的警員證。請過目。”?

我看去,見上面寫着幾個字。?

【s市督察夏洛。】 死前回閃

四區的吉利大廈,我看過的。=烽=火=中=文=網=這座樓什麼都好,但是千不該萬不該犯了一個大忌,那就是“天斬煞。”

天煞斬,這是懂風水的人的話。兩座大廈靠得很近且中間形成一道相當狹窄的空隙,遠望去好似大廈被從天而降的利斧所破,猶如一分爲二似的就是天斬煞了。這種建築結構會形成一個急風口,科學上認爲氣流衝擊力強,造成人身體不適。而阿公告訴我,那穿透大廈的風便是各個路口彙集而來的陰風,邪惡狠戾,不僅會衝散運氣,財氣,更可能奪人性命,造成血光之災。

更要命的是,左右兩棟建築都是吉利集團的物產,果真是一座大廈被“劈”爲了兩半。

因爲各種兇案頻繁發生,又因爲這裏自從使用開始各種設備就故障不斷,聽說吉利大廈一個月前封樓了。我能知道大約發生了什麼,但是由於不愛管閒事,也沒過問。

下了車,早有四五輛警車停在這了,一打聽才曉得我們的車還在路上的時候,這裏又發生了命案。一個人好端端地跑到這裏來跳樓了。

“死者叫做周偉,原本是這裏一家公司的職工。之前的工作一切順利,不曉得爲什麼卻……家裏還有老婆和孩子。”

才下車,一個警員上來對藍芙蓉和夏洛行禮,之後彙報了情況。藍芙蓉看着那記錄的文檔,又看了眼夏洛,夏洛顯然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有些納悶。他道:“法醫驗屍了麼?”

“法醫還在路上。”

之後夏洛看向了我。

我之前一直在打量這座樓上方的雲層狀況,察覺到夏洛和藍芙蓉的視線,我撇了他們一眼,道:“屍體在哪裏?我去看看。”

“你去看?”

藍芙蓉顯得不可思議。

對的,再怎麼說一個女人主動去看屍體,這是一件叫人震驚的事情。就算是一個男人也不敢隨便揭開那塊染血的遮屍布。夏洛則顯得比藍芙蓉淡定一點,他想了想,道:“好,那就去看看。”

這倒黴的周偉跳樓的地點真沒選對,下面一大塊的綠化地,還都因爲很久沒人打理而長了長草了,他沒跳進去,反而就直直地撞在了樓下的石頭長凳上,後果可想而知。旁邊還有一個警員不停地和我形容,說什麼恐怖啊,不宜觀看啊,腦殼和雞蛋一樣磕開了腦子都看不見了啊的,可見現場有多血腥,而我只是很快地說聲謝謝,走到了那具屍體前。

這裏已經被封鎖了,到處拉了警戒線。愛書者小說網?因爲法醫沒來,警察也還沒完全弄明白髮生了什麼,所以現場不能破壞。藍芙蓉遞給了我一雙手套

“請不要破壞現場,鍾小姐。”

而我看了那手套,道:“這個倒不用了。我自己帶了。”

話落,我從口袋裏掏出一副手套帶上。這副手套是我自備的,裏面放有阿公送我的符咒,它的功效是保證我驗屍的時候不會引起詐屍。要知道,人雖然死了,但是一點小磁場或者異能搞不好就能讓他再度坐起來,甚至跑起來。雖然未必能引起危害,可也夠嚇人了。我是嚇不死,旁邊的幾位或許就要當場暈厥了。

並且,這手套裏的符咒還有一個功能,那就是增強我進行第六感靈測的能力。通過它,我可以看見死者死前30秒內發生的事情。也就是說,如果有人殺他,我能看見兇手。

藍芙蓉和夏洛的心理素質顯然很不錯,可即便如此,我想也沒有人喜歡直接面對一具摔得稀巴爛的屍體。只是他們是幸運的,我進行靈測不用看全屍。

戴上手套,握着屍體的手,我閉上了眼睛。在握着他的那一刻,我彷彿已經變成了死者,這個叫做周偉的男人。隨着一股寒意涌入身軀,我開始感覺到了他死前的恐懼和絕望,他推開了頂樓的門,步伐很凌亂,好像是躲避什麼。但是我看不見是誰在追趕他。隨後他爬到了最高處,驚恐地道

“不是我,不是我。”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