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未分類

就在這時,蕭怒沉聲喝道:「現在,考驗你們忠誠的時候到了。聽我命令,站到船頭!」

眾人齊刷刷地站到船頭,不明就裡地看著蕭怒。

「轉身!」

眾人轉身面朝血河。

「跳下去!」

蕭怒這一聲大喝,簡單三個字,卻如同三記響雷,差點把這十七個護衛震暈過去!

生死攸關,雖然他們發過血河之誓,但絕不代表著他們要聽蕭怒的命令,白白送死。

眾護衛遲疑了一下,有七人毫不猶豫縱身一躍,緊接著,另外十人也先後跳了出去。

噗通!

噗通!

邱雲傑在一旁捂著嘴偷笑不已。

同時,也暗暗為這群兄弟感到慶幸不已。

如果,剛才但凡有一人不跳,那他的命運將徹底改寫,恐怕日後會追悔莫及。

而這個機會,顯然只有一次,他深知,少爺絕不可能給人第二次這樣的機會。

一旦錯過,決不再來的機會。

於是,蕭怒施施然看著一群護衛先是在河水中閉目等死,然後喜極而泣,經歷了狂喜狂悲,然後再讓邱雲傑把眾人拉上船來。

這一次,十七個護衛,連同邱雲傑在內,全都跪倒在蕭怒身前,個個激動得語無倫次。

蕭怒淡然道:「你們,今日,你們的抉擇,將會影響你們的一生。未來,你們必定會名垂永恆星域,記住,我今日賜予你們的,只是初級神器。未來,我還能賜予你們中級神器、高級神器。初級神器,可以讓你們無需使用匿息符,也能在血氣中自如存活,只要你魂識不耗盡,你可以在血河中暢遊——當然,目前,你們還只能在十級水域中活動,若是十一級的水域,你們的魂識太弱,即便能停留,也只能是短短的幾息時間而已。」

頓了頓,又道:「區區一個四等貴族的任家,就敢在我們面前趾高氣揚,血河之地,他們也敢大言不慚,包場了?要包場,也是我們包場!你們說是不是!?」

「少爺威武!少爺威武!少爺我威武!」

眾護衛振臂高呼起來,群情激奮,就像一群嗷嗷待哺的惡狼。

蕭怒又道:「我父親需要高等滋補元氣的食材,需要天元丹、神元丹恢復修為,你們肯定還有不少至交好友、親人也想成為你們一樣的人,將來可以做出一番驚天動地的大事情。但是,我可以栽培他們,前提就是,要無條件地忠於我。日後,等我們帶著大批物資,返回金狼星,只要你們給我名單,我答應你們,就給他們一樣的機會!至於抓不抓得住,就看他們自己了,今日之事,你們不得對任何人泄露半字!你們若是生出背叛我之念,那件神器就會立刻要了你們的小命!反之,它就會成為你們的守護神器,伴隨你們一生平安!」

「少爺威武!少爺威武!」

「好了,邱雲傑!」

「屬下在!」

「出列!」

邱雲傑氣定神閑地站出隊列,忽見少爺手掌一翻,手上就多了一口三尺長短,通體泛著森厲寒光的彎刀!

「嘶!」

邱雲傑和眾護衛,都看得清清楚楚,蕭怒僅僅只是翻了一下手掌,那口彎刀就像是憑空出現的一樣!

「神跡啊,難道少爺真的是真神降世么?」

「對對,少爺就是真神!」

「不然他怎會有如此之多的神奇手段?」

這一刻,所有護衛隊蕭怒完全死心塌地了,因為,他們追隨的是降世的真神!

「邱雲傑,來,拔出你的兵器,用力砍一刀試試!」

蕭怒舉著彎刀,對邱雲傑道。

邱雲傑二話不說,拔出腰間長刀,對準蕭怒手上的狠狠一斬。

「噹啷!」

蕭怒握刀的手穩如磐石,手上的彎刀似乎從未動過一下,但邱雲傑卻覺得手上突然一輕,卻是自己手上的長刀毫無徵兆地斷為兩截了!

「嘶!好鋒利的寶刀啊!」

眾護衛瞠目結舌。

邱雲傑的長刀,可是聶家繳獲中的最好的兵器。比他們之前所用的兵器,品質還要高出不少。可是,卻被蕭怒手上的彎刀給輕易消斷,說明,少爺手上的刀,當真稱得上是削鐵如泥了!

寶刀!

蕭怒沖著幾乎獃滯的邱雲傑道:「雲傑,這口箭魚刀,就賜給你了,等下,你可得給我好好殺敵!」

邱雲傑慌忙丟下斷刀,如獲至寶地接住箭魚刀,笑得合不攏嘴。

不想,蕭怒像變戲法一樣,接二連三地變出箭魚刀來,每個護衛,人手一口!

頓時,十八護衛覺得眼前就算有千軍萬馬,他們十八人都能憑手中箭魚刀,將其斬殺得乾乾淨淨。

誰知,就在他們摩拳擦掌,準備重新駕船沖向任家那邊時,蕭怒忽然道:「且慢,容我再賜你們一件神器!」

頓時,船上響起一連串的吞口水的聲音。 蕭怒所謂的神器,居然是一顆拇指大小的珠子!

蕭怒舉著珠子,給眾人講解使用之法。

「這是血河珠,每一顆內壓縮著千斤血河水。使用很簡單,你們首先在珠子上打下魂識印記,遇敵後,將珠子丟出去,撤除魂識印記,此物就會自行爆裂開來。千斤炸開的血河水,你們可以想想,會造成多麼可怕的破壞力。此物煉製不易,一旦使用,務必不能留下任何活口,走漏風聲!」

其實,血河珠是蕭怒利用箭魚魚鱗、血河水、噬魂須糅合煉製而成的。

煉製此物緣於他一時的靈感,那抱著他墜河的任家戰王,生生被他拖著超過了三十息停留時間,護體符功效失去而殞命,蕭怒體會到了對永恆星域的武者而言,血河水才是最犀利的近乎無解的殺傷性利器!

無差別攻擊,炸裂之後的血河水,將覆蓋方圓十五米!

「這血河珠若是被他人看到,消息走漏出去,咱們將永無寧日了。個中厲害,想必你們都分得清楚。它煉製起來極費心神,大家一定要珍惜使用,每人暫時發放十顆。我想,有了血河珠,就憑你們十八人,也足以將前方任家的人馬全部肅清了,有沒有信心?」

邱雲傑等人哄然應道:「有!少爺請放心!」

蕭怒笑道:「咱們目前修為都未入王級,一旦入了王級,可以靈魂出竅,屆時,御使血河珠殺敵於千里之外也不是難事,哈哈,都加油吧!」

接下來,邱雲傑等人熟悉箭魚刀,煉化血河珠,忙得不亦樂乎。

蕭怒則回到查看阿蘿的傷勢,順便給她和蕭瑟種下噬魂須。

進入船艙,蕭怒心疼不已。

阿蘿的傷勢,比他想象得還要嚴重。

心境和神魂的傷,是最難癒合的,而偏偏阿蘿的傷就是這兩種兼而有之。

蕭瑟神情凝重地道:「少爺,小姐的傷勢很重,僅靠咱們現有的低級療傷丹藥,只怕會影響到她的根基。咱們是不是抓緊時間前往基地?」

蕭怒沉吟了一陣道:「我已經給她用了三十滴洗魂水,暫時沒有惡化的危險。我們抓緊時間,掃蕩完這片島嶼,咱們就立刻前往基地。這段時間,麻煩您悉心照顧著她。」

蕭瑟關切地道:「少爺,您可不能再以身涉險了,之前已經嚇死我了」

蕭怒點點頭道:「我知道的蕭瑟爺爺。我會小心的。」

片刻之後,蕭怒親自掌舵,大船再次朝任家的船駛去,任家護衛們沒想到這艘船居然還敢返回,許多護衛在甲板上揮舞著刀劍,不斷高升怒罵著。

須臾之後,兩船再次靠近不足三四米,而這一次,出動出擊的卻是蕭家的護衛們。

為首的,正是揮舞著箭魚刀,施展出了摧城拔寨天賦能力勇不可擋的邱雲傑!

在邱雲傑率先撲向任家船頭的一瞬間,約莫有七八個任家護衛的刀劍朝他同時斬落。

邱雲傑怒喝一聲,箭魚刀挽出一朵炫目的刀花,在身前劃出一個圓弧!

「噹噹噹噹當!」

殘肢、殘破兵器,四處飛濺,七八個出手的任家護衛慘叫不迭,亂成一團。

邱雲傑如一頭下山猛虎,勢不可擋,穩穩落在任家船頭,橫刀一掃,又是一片任家護衛慘叫倒地!

箭魚刀不但鋒銳無雙,在邱雲傑運用了天賦能力后,更是提升了狂風戰技的威能,幾乎沒有任何一個任家護衛能接得住邱雲傑一刀!

見隊長如此威猛,其他的蕭家護衛自然也不敢怠慢,順勢躍上任家大船,頓時,

(本章未完,請翻頁)如十幾頭猛虎,一頭扎入狼群中,混戰爆發。

沒了那個後期巔峰的戰王坐鎮,這一船的任家護衛,無不是戰將級,哪裡是得了箭魚刀,如狼似虎的蕭家護衛們的對手。

戰鬥從一開始便呈現一邊倒的局面。

神秘讓我強大 不斷有任家護衛的屍首跌出船去,被血河水吞噬消融,也有不少慌不擇路逃竄的,也跌入河中喪命。

留守這艘大船上的百餘名任家護衛,半盞茶時間不到,就被邱雲傑等人秋風掃落葉一般殺了個精光!

初戰告捷,蕭家護衛信心大漲。

這艘船的貨倉中,堆積著數十口大大小小的箱子,裝滿了八級到十級的藥材、礦石、血獸身上採集到的材料!

整整三十九箱!

邱雲傑等人換做以往,陡然見到平生都沒有見到過的這些高等資源,只怕早就獃滯了,但現在他們心中卻並無太大的波動。

蕭怒登船,直接走入貨倉,將三十九口資源箱子全部收入神宮。

然後,留下三人守護蕭瑟與阿蘿,命他們暫時把船開到遠離島嶼百十米遠水域等候,他則帶著邱雲傑等人上島。

第一次沉睡醒來的歐陽佳佳,他自然是留給了阿蘿,保護阿蘿的安全。

這片島嶼,方圓三十里,有著大大小小十四五個島。

十九天之後,這片島嶼中探險的任家人全部覆滅。

而蕭怒等人的收穫卻是無比巨大的。

十級礦石共收穫九十三箱,七種,合計超過五萬斤。

斬殺八級血獸四百多頭,九級凶獸一百一十五頭,十級凶獸二十一頭,由於團隊配合無間,戰鬥力超強,又有蕭怒這個身具鎖脈封血天賦能力的開掛者輔助,戰鬥雖然激烈,卻根本沒有什麼真正的危險,而且這些血獸的屍首都保存得極其完好,價值甚高。

採集到七十多箱高級藥材,無不是八級以上十級以內的。

從任家人手上繳獲的戰晶、戰元丹、戰符也有不少。

任家那艘大船,幾乎被裝滿!

蕭怒只收取了一些十級的比較高等的放入神宮,然後命邱雲傑等人對兩艘船進行了改頭換面,反正有的是高等材料。

改造花了整整七天!

蕭怒看著再也看不出半分游龍會大船標識模樣的兩艘大船,豪氣地道:「總有一日,我要打造出一支蕭家的無敵艦隊!」

兩艘載滿高等資源的大船,並駕齊驅,駛向基地。

五百里,距離不遠不近,按兩艘大船的航速,正常的話,五個時辰就到了。

但蕭怒他們卻足足航行了七天一夜。

因為,沿途,他們不但遭遇了無數次血獸群的襲擊,戰鬥得異常辛苦,還碰上了兩艘企圖劫掠他們的船隻。

結果,當然就是蕭怒的艦隊再添兩艘大船,改造花費的時間頗多。

期間,血河珠大顯神威!

其中一場戰鬥尤其兇險,他們碰上了兩名實力彪悍的十二級戰王。

結果,最後是邱雲傑和七名護衛,協助蕭怒,抱著同歸於盡的念頭,拖著那兩人跌入血河,才解決了戰鬥。

無數次血戰,邱雲傑等人實戰經驗飛速提升,信心簡直高漲到一個難以置信的地步。

他們發現,只要是身處血河之內,他們完全可以越級戰鬥,簡直成了打不死的存在。

在血河境內,實力才是活下去的唯一保障。

實力,就代表著財富。

他們從一無所有到現在,擁有四艘大船,其中三艘幾乎都快裝滿高等資源了,他們根本無法估量,這是一筆多麼驚人的財富。

(本章未完,請翻頁)而蕭怒卻給他們潑了一次冷水。

他們一行二十一人,都行將晉入王級,都需要破壁丹。

而十一級的破壁丹,十分昂貴。

初步估算一下,他們三船收穫,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價值,會消耗於他們的晉級過程中。

更為可怕的是,當他們晉入王級,普通將級戰晶,是無法維繫他們日常所需的,需要王級戰晶。一枚王級戰晶,等於十萬將級戰晶。

一名普通的王級武者,一個月最少都得消耗三塊王級戰晶,才能維持住自身的境界!

而且,單是有王級戰晶還不夠,還得要王級的各種輔助丹藥。若是日後要繼續往深水區(高等血河區域)探索,必然要配備高等戰備資源,如戰符防具療傷丹藥等等,而這些東西,都需要用王級戰晶來購買。

養一個戰王,等於養一千名戰將,這話一點也沒有誇張的成分。

蕭怒只想邱雲傑等人戒驕戒躁,不可心生驕縱。

Click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